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117 指路经(腐都幽魂加更)(万更求订阅)
    (为腐都幽魂盟主的5/10加更)

    ——

    黑噬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狗,又黑又亮的大眼睛,

    一睁眼就已经看到了陈青,立刻迈着小短腿扑了过来,扑在陈青脚下不停用脑袋蹭着陈青的腿。

    使劲嗅了嗅,绕着陈青跑了两圈,便张开翅膀飞起,顿时在整个暗室里扇起了大风,两下就已经坐上了陈青的脑袋上,只是没坐稳,一脚踏空,下一刻尾巴与双翅都已经抱住了陈青的脸。

    “下来下来!没大没小!”陈青怒道,将它扯下,抱至胸前细细察看,越看越喜:“那么黑,眼睛又那么明亮,就叫你黑明吧!”

    “哦哦哦!”这才陈青才觉暗室里灵石越来越浓,赶紧将石髓收起,随后又将融灵阵都撤去,他可是记得清楚,老头儿可是说了这石髓是好东西。

    “石类妖兽最大的好处是身上可以刻阵法,”山海青突然道:“可以想想该刻什么阵法。”

    陈青一怔,大喜!

    本来么,他就在想黑明的伙食问题。

    讲道理,陈蛮是两脚吞金兽,陈宽觉醒肯定也需要很多很多资源,自己晋阶应该不远了……天呐!这得花多少钱?

    而现在又多了黑明一个,谁受得了?

    若是能刻法阵,在黑明身上刻几个聚灵阵……那就解决了他的伙食问题!

    哈哈哈哈,妙哉妙哉!

    “在石类妖兽身上,向来都是刻爆发类战印,本座倒没听说过谁会在其身上刻聚灵阵,以解决伙食问题!”山海青冷笑:“仅仅是因为每月几十万的开销。”

    “唉!富人不知穷人饥啊!”陈青摇头叹道。

    几十万?

    那是钱么?那是命!

    再次拿起《指路经》残片,陈青却是一怔,方才没看到,残片的背面还有字:

    “自此一役,族人死绝,无颜再回千乘川,留此绝笔,吾既归去。”

    感受着平静文字里蕴含的痛苦,陈青叹了口气,突然明白了,这块残片,既是自己“寻找指路经”的任务物品,也是龙四“寻找亡者笔记”的任务物品。

    昨日秘境坍塌,龙四爆发下将众人救出秘境,于陈青而言有救命之恩。

    陈青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但有恩报恩这点是要做的。

    而且,恐怕尘家等人很快也要找上陈青了,老头儿前世强到爆炸,但如今还没法作为一张硬实力底牌……

    自己有着许多秘密,不可能推心置腹,但必要的盟友、朋友是需要的。在陈青的打算中,潘耀明、龙四等都属于此流。

    思索着,渐渐有了答案。

    盘坐下来,开始拿念来强化身体和意念。

    昨天测试气血197,随后再也没测过。

    生死战斗当中气血是很容易增长的,秘境一场,在撤退时数次面临死亡,陈青估摸着已经提升很多,而昨晚梦境一战,面临的绝望更多,只是不知道梦境里面临生死不知道会不会让气血增长。

    再加上方才用来强化身体的这一百丝念,陈青估摸着应该有220左右了。

    兴冲冲来到健身房,陈青一测……

    231牛。

    “厉害!”陈青一乐,想着若是再遇上周阳乔赵富贵,能狠狠伤伤他们的自尊心。

    想到赵富贵,陈青一皱眉,把电话打了过去。

    “陈哥……”赵富贵的声音哽咽,“师父……师父要死了,我师父要死了!”

    陈青一惊,道:“我马上到!”

    “陈哥,我师父要死了啊!师父要死了啊……”

    陈青挂了电话,将黑明套入一个布袋背上,从三楼一跃而下,在快到湖面时脚底焚血步炸开!

    只是没控制好,大半身体都已经掉入了水里。这才又踏出焚血步,身体一下子冲出水面,踏在水面上,几步就已远去。

    这一幕恰巧被一个小孩看在眼前,在他眼里,这人突然从悬崖上掉下,嘭的一声掉入水里,然后踩着水就已远去。

    呆了一会儿,他才突然拉住了妈妈的手:“妈!妈!刚刚有个人踩着水面过去了!”

    他妈回头看了一眼,陈青掉入水里那处在假山后,并没有看见涟漪,此刻只看到水面几个涟漪,顿时笑了,宠溺地摸了摸孩子的头:“宝贝,又拿石头打水漂了吧!”

    “我没有!我没有……”

    妈妈很慈祥:“再撒谎妈妈就赐死你。”

    .

    陈青速度很快,很快就已经来到了堕落街。

    和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是整个青云城最肮脏堕落的地方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男人与女人啪啪作响的皮肉交易,还有些明显就不是善类的藏在黑暗的小屋中,还有一些看起来就吊儿啷当的乞丐四处游晃着。

    在人多的地方,陈青并不想吸人瞩目。

    但是,一个瘦乞丐却看到了他。

    “那个人!”瘦乞丐一下就瞪大了眼睛,扯着一旁的同伴:“看!看!就是那个人!”

    “仇人?嘿嘿,有乐子了!”矮胖乞丐打量着陈青,突然眼神一变!

    “就是一周前把可乐打残的那个学生娃!”瘦乞丐面显戾色,说着就想动手。

    正要寻仇的矮胖乞丐脚步都已经迈出去了,突然缩了回来,拉着同伴扯入了一条小巷。

    “你疯了!!你疯了?!”矮胖乞丐怒道:“你他妈脑子装屎了?”

    “啥……啥?”瘦乞丐一愣。

    “可乐!!觉醒了!!一巴掌就打死了狗哥!!但就算这样,去寻这娃子的仇都没活着回来!你有啥能力?啊?!”

    瘦乞丐一窒,冷汗都下来:“你是说可乐哥就是去找他没了的?”

    “嗯!”矮胖乞丐道:“可乐啥性格?仇不过夜!觉醒当天就让我去查了这娃子的资料,那晚就再也没回来过!”

    .

    修炼成了第二条神经回路,陈青五感大增,将这些话清清楚楚听在耳朵里。

    他隐约有了一个答案,就在一周前,陈宽回来当天便不辞而别,出了小梅杀人那事儿回家时胸口受了伤,老头儿当时就说了他是被觉醒者伤的。

    如今,好似一切都串连成了答案。

    被自己——准确来说是山海青——砸烂了脸的乞丐,机缘巧合觉醒了去找自己寻仇,却被陈宽打死,陈宽因此受伤,怕陈青知道不辞而别。

    想通一切,陈青只是微笑。

    自家的大哥,果然不会只是普通人。

    昨晚在暗室里,自己亲手结果了无吉。陈宽亲眼看着,也没有啥表示,只是默默去收拾残局。

    一个普通人,怎能做到面对这种情况还能保持平静呢?

    这一刻,陈青心底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景:助陈宽觉醒!

    “大哥若是觉醒,必会是盖世的英雄啊!”

    想着,就已经到了垃圾场。

    门锁着,陈青直接跃入其中,垃圾场里有许多小房,但不用寻找,陈青就知道了脏佛在哪。

    那一个用铁皮焊成的小房前,趴了许多大狗,不时抬起头呜咽一声。

    这些狗平时里很凶恶,但今天有生人前来也不吭声,只是耷拉着,时不时呜咽一声。

    陈青跨过大狗时,大狗都有所感,猛然间张皇起身,都是退开好几米,想来是感受到了陈青背上的黑明。

    陈青也不去管,进入房间,就见到了三人。

    隐在黑暗里的龙四,跪坐在床前满脸都已是泪的赵富贵,还有躺在床上、血染了半床的脏佛。

    脏佛此刻面如白纸,嘴唇已经没了血色,眼神没了焦距,直直看着漏光的棚顶。

    “陈哥!”赵富贵一看陈青到来就已大哭出声:“师父……师父……师父要没了啊!啊!啊……师父要没了!”

    陈青走过去,拍了拍赵富贵,看向龙四,平静道:“四哥,我能救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