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129 世上再无罗宗吉
    “咋了陈哥?”

    “诶诶诶,别出神!”周阳乔用手肘捅了捅陈青。

    陈青回过神来,笑道:“没啥。”

    当下,该讨论的讨论,该切磋的切磋,时而练会儿队形,时而打上两手……

    似乎没人感受到外面出了什么事儿。

    深夜,胖子三人终于离去。

    陈青来到三楼,看着别墅不远处看似空无一物的竹林,朗声道:“谢谢!”

    这才回了屋,扭头进了暗室。

    无吉还等着自己呢!

    依旧是那个无限宽广的世界,无吉淡笑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陈青:“陈青小友,别来无恙。”

    山海青接管过陈青的身体,摇摇头:“何必?”

    一个闪身过去,一指已经抵在了无吉额前,指尖一圈波纹荡开,双眼便已变得无神。

    随即,就是一股股的记忆:

    在道华城郊的罗家村,罗家宗字辈的罗宗吉被一次次欺负……

    从小,他就睡不好,噩梦伴随了他的童年,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尖叫着醒来。

    渐渐地,罗宗吉毛发一点点掉光,身体苍白枯瘦,像是一个萝卜头。

    罗家以前或许是大姓,但传至他,或许也只有道华罗家这个曾经荣耀过的名头了,和“士大三单光,宗国传发祥”的字辈。

    他,正是宗字辈,罗宗吉。

    但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荣耀可言,反而从小就恨透了罗家上下。

    不算堂亲,单单他家,整整七个兄弟,多子的家庭,其实并没有太多温暖,书里大哥保护弟弟的剧情实在太少,反而,几位哥哥都成了他梦里的主角。甚至,大点的弟弟也开始打他了……

    爸爸忙着给一家人挣口饭吃,孩子太多,父母几乎都只嫌烦,在记忆里,父母抱过自己的次数甚至没有一掌之数。就那年新年,父亲抱着几个孩子照了张照片,而仅是这个拥抱,都成了他大半年恶梦的庇护所。

    每一次妖魔鬼怪出现,他都能躲进这个怀抱里。

    但,恶梦,尖叫,这些伴随着他人生的东西,也成了几位哥哥厌恶的东西。

    为了让他不打扰哥哥们睡觉,大哥带着几位兄弟时常毒打他,强迫不让睡觉,弄得伤痕累累,特别是那一次用石头砸了手指,他疼得好几天都没能睡下。

    终于,他被哥哥赶出了家门,单独一人睡在外面的猪圈里。

    而早已厌烦深夜里尖叫的他,默许了这种行为。

    黑暗、潮湿、恶臭……

    还有在黑暗里显得格外邪恶恐怖的三只猪。

    他的恶梦升级了!

    以前还有父亲的怀抱,现在再也没有了。

    逃,无尽的逃,但永远也逃开不身后那纠缠着的黑影,和那种侵入灵魂的恐惧。

    那一夜,他在恶梦里惊醒,逃出家门,在村口的槐树上跳了下去。

    或许他和全家都盼着他死,但是,他活了过来。

    他全身的毛发几乎都掉光了,人不人,鬼不鬼。

    在伤好了一点后,他再一次住进了猪圈,而恶梦,再次升级。

    在梦里,自己依旧被恶鬼追着,

    但自己,也成了恶鬼。

    在某个梦里,他吃掉了欺负他最狠的大哥。

    隔天早上,他被大哥拖出了猪圈,几乎被毒打至死,他苦苦求饶,在求饶的过程里将大哥那一句“让你这个妖怪在梦里吃我”。

    渐渐地,罗宗吉的恶梦影响了全家人,甚至,几户邻居。

    周围人频繁做起了恶梦,梦里始终有一个大脑袋的瘦小孩。

    于是,被定义成不洁的他被赶出了村,父亲在河边花了十来分钟搭了个被定义成“帐篷”的东西。开始,在中午和黄昏,还会来个哥哥,将一个冷土豆扔在帐篷前,后来,冷土豆也少了,终于再也没有。

    整个村里,似乎默认了他已死亡。再也没有这么一号人。

    只有某个心情不太好的人,会借着由头来到河边,将他拖出毒打一顿。也有正欢腾着的小孩,朝着他扔石头。

    刚开始,他还会求饶,会喊几声救命。

    但渐渐地,他越来越木讷,像具没了灵魂的肉,就算被石头砸在头上,汩汩冒血,那钻心的疼传来,他都只会漠然缓缓转头,眼神空洞看着施暴者。

    在某个雨夜里,那名叫帐篷的东西塌在了雨中,他睁着眼,透过窟窿,躺在地上,看着笼罩了世界的大雨,像是尸体。

    河道水位渐渐上涨,他的头和胸摊在岸边,脚已经浸在了水里,被水轻轻抬起,慢慢放下。

    一条黑色的蛇被水冲在了他的身边,他似乎没能感觉,依旧定定看着天空。

    在这晚,不知道“觉醒”这个词的他觉醒了。

    夜晚,整个罗家村的人都被拉入了一个梦里。

    梦里,大脑袋的瘦小孩坐在一条大蛇的脑袋上,屠杀了整个村。

    罗宗吉,在早上带着黑蛇离开了罗家村,

    给自己取名无吉,世界再无罗宗吉。

    ……

    陈青呆呆愣着,不知作何想。

    “故事可还精彩?”山海青面色平静:“要不饶了他?”

    陈青长长出了口气,叹了口气,却是摇摇头:“与我无关。”

    或许陈青很软弱,但善良,很怂,但他只认一个事实:无吉是抱着杀自己全家的目的来的。

    这种人,陈青就似昨晚切开他喉咙的那一刀,不会有一丝犹豫。

    更何况,看似可怜的无吉再怎么样,都是屠杀了一整个村的恶魔。

    “低阶倒还罢了,到了四五重,每个人都经历了无数机缘,无数故事,但凡你因之支援一分,便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明白。”陈青点点头,双手交插放在胸口,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无限广阔的广场上。

    无吉双目尽是血丝,嘴角有着一丝狞笑:“陈青小友,别来无恙。”

    “你……无吉前辈?”陈青装作吃惊,瞪大了眼睛:“这是哪里?”

    无吉显然没有与陈青深入交流的打算,在陈青惊慌中很快就没了耐心,双目一睁,“强迫直白”天兵已然出现在了身后,双眼中有一圈又一圈的波纹:“告诉我,你在秘境里的任务是什么!”

    “任务名字叫‘血亲’,找到四伯罗宗吉……”陈青瞪着眼睛,装作震惊说出了一句话。

    无吉一惊,眼睛都已经瞪得滚远,颤抖着声音:“你……你……你说什么!”

    近70丝念传了过来。

    陈青死死捂着嘴巴,嘴里却传出了声音:“找到四伯罗宗吉。”

    无吉身上又传过来了60多丝念。

    “你……你……你是谁!!”无吉骇然道,身体都在颤抖,“你……你是谁?!”

    “我叫罗国宁……”

    “不!不!怎么……怎么可能!”无吉骇然道,双目中已然瞪出了血泪:“宗国传发祥……你……你是国字辈?国……国字辈怎么还有人在?”

    说着又有40丝念传了过来。

    无吉指着陈青,手指都在颤抖:“你……你胡说!你胡说!”说罢,又尖叫了起来:“你,你爹是谁!!”

    “我爹叫罗宗祥,排行老七……”陈青缓缓道来:“爹说,他这辈子最牵挂的,就是四哥罗宗吉,他说,四哥身子弱,他怕四哥在外吃亏。”

    “他还说,四哥样子不好看,恐怕没有姑娘看上,他知道邻村有个傻姑,人傻,但模样好看,总笑嘻嘻的,应该能和四哥成个家。”

    “七……七弟,”无吉浑身颤抖着,毒辣如他,阴狠如他,在这一生不知杀过多少人。

    但在这一刻,终于号啕大哭。

    哭声震动整个无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