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141 本座行事,何须向你等汇报?
    “师尊,陈青带到!”高洋迅速退至当中一老者身后,低声道。“这是哪里!”

    “发生了什么?”

    胖子周阳乔三人面色震惊,看着这已经超出了他们想象的一幕。

    陈青再一次缓缓扫视周围,空旷的大殿,地毯两侧坐着一些人,二十多个,有的是上了年纪,长着一把白胡子,有的正值壮年,还有的看起来与陈青差不多大。

    而这些人身后,大多站立着一个小辈,应该是侍仆之类。

    而高洋口呼师尊的那个老者,枯瘦如柴,眉毛很长,几乎有半指长,穿着一件银边黑袍,袖角有条小龙,正冷冷打量着陈青。

    老人一声冷哼:“见到长者,跪下!”

    一股庞大的力道凭空压下!

    仿佛身上担起万斤包袱,赵富贵周阳乔胖子三人瞬间就已经被压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周阳乔的面色震撼,她是力场,最是清楚这等力量有多难!

    这一刻,她的心中荡起一股惊惧,她心里发寒,想着这里会不会是自己四人的葬身之处!

    而在这一刻,陈青身体的指挥权已被山海青夺了去。

    同一人,但这瞬间气势已经完全两样。

    陈青身上荡开一股子很是玄妙的力场,力道很小,但已将那庞大的力场轻柔排了开去,陈青笔直站着,手上已然浮现出了一只灵气团,当中有一只小朱雀似乎要展翅而起。

    陈青淡淡道:“就算龙头在此,本座也不必行礼,更不用说你一小小龙二。”

    好几个人都看向了陈青手中的小朱雀,有的人面色微微一凝,轻咦道:“几日前便听说此子掌有朱雀印,大朱雀失踪,却是不知道朱雀印为何会出现在我云州。”

    “青龙堂的地方,大朱雀印又如何!”另一人却是皱眉道,此人眉角腮帮处有细碎黑鳞,不知什么天赋。

    老人微微眯了眯眼,也不在这事上纠缠,只是冷冷道:“贼子,将你如何害死百名神教好手的过程细细招来!”

    “害死?”山海青冷冷看着那老人,冷笑道:“既要参赌,又不服输,教规第三卷第七条,可曾读过?”

    周阳乔与赵富贵、胖子三人这会儿还处于震惊当中,看着那一个个气势惊人的人物,知道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识范围。

    只是……

    看着陈青,几人心中都有股强烈的陌生感。

    都是同学啊,

    整日厮混在一起,怎么,陈青都已经参与到了什么级别的事件中了啊!

    而赵富贵的面色却是兴奋夹杂着震惊。

    他早已知道,陈青不是普通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眼前这个地方,若没有料错,就是冥教云州总分舵!

    而没有料错的话,这些人物,都是冥教在云州高层和好手!

    这些高手,专程为陈青开了一次坛!

    那老人一愣,继而冷笑:“敢入石墓者,皆是将生死看破之人,但你这贼子作弊胜出,便是谋害了百名神教百里挑一的好手!”

    “作弊?哈哈哈哈!超出了你认知的速度便是作弊?”山海青大笑,继而冷冷盯着老人,一字字道:“老匹夫,但凡你能找出一点本座作弊的证据,本座自绝于你面前,如何?”

    老人一怔,眼睛微微眯起,想来是老匹夫三字已经深深刺激到了他,指间一弹,一道黑气直奔陈青而去!

    陈青面色平静,也是指尖一点,一道黑焰径直与黑气相撞在了一起,下一刻便与黑气相遇,相互纠缠消融,只是瞬间就已经没了踪迹。

    这一下,大厅里那些对眼前之事兴趣泛泛的人都来了兴趣,有几人轻咦了一声。

    “这是?”

    “这是什么功法?”

    “似乎在何处见过。”

    好一会儿,才有一人面色有些迟疑道:“怎么……感觉是冥王指?”

    这一下,好几人的面色都变了!

    冥王指,大朱雀印,这些功法同时出现在同一人身上时,意味着什么?

    再联系起大朱雀的失踪……

    当下,众人面色皆都有些复杂,身处高位,盘算着的事本就多,许多人在这一刻已经联想到了许多东西。

    而龙二,眼神也是微微一眯,看着那消散的黑焰,不知想到了什么。

    龙二身后,高洋正一脸复杂看着陈青。

    师命难违。

    在将陈青带到这里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陈青是石墓唯一的生还者,而且,从石墓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在将陈青带入这里时,他已经作了很多设想,比如陈青杀人似的看着他,又比如,陈青会如何威胁自己,又比如,陈青会后悔自己识人不明。

    但他没有想到,直到现在,陈青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哪怕,只是一眼。

    “彼此间的差距已经大到都懒得看我一眼了么?”高洋站在龙二身后,愣愣看着陈青。

    淡然,从容。

    对陈青来说,这里说穿了就是一个审判厅,这里坐着的每个人,都能轻易杀死陈青,但是,陈青竟会如此从容。

    “小友,老朽有一事不明,大朱雀离奇失踪,你却持大朱雀印出现在云州,再加上方才这……是冥王指吧?”另一个柱着拐杖的老人却是眯着眼睛,狐疑起来:“不知这些背后可有什么联系?”

    “要务在身,无法说予旁人。”陈青摇摇头。

    “哦。”老人也不纠缠。眯着双眼,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

    “就算是尘家的小妮子,也不可能于那么快的时间完成石墓任务,”另一中年人却道:“绝不可能!不管你有什么任务,若无法证明你是凭自身实力完成石墓,就算大朱雀问罪,就算大青龙问罪,我也要将你留在这里!”

    陈青看向这个中年人,与其他人一样,也穿着银边黑袍,面上隐隐有金属之色。

    “本座行事,何须向你等汇报?”陈青冷冷一笑:“或许你说几句好言,本座还可稍加指点。”

    “完了!”陈青大急。

    心中大骂,这种时候啊,他奶奶的你装啥大尾巴狼!

    只是陈青心中这么急着,渐渐地也明白了过来,要是自己诚惶诚恐一个劲解释,甚至哇哇跪地求饶,恐怕这些人都不会正眼看自己一眼,本来么!

    这里是黑恶势力的老巢啊!这些人恐怕都是杀人吃肉不带眨眼的那类狠人,只有老头儿这般牛气哄哄,或许才能让他们有一点忌惮。

    “放肆!”中年人已然站了起来,在站起来的时候,身上已然化为了金属,他直视着陈青:“就算大青龙怪罪,今日也要将你废于此地!”

    “金兄莫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浑身笼罩于黑幕中的身影自座位上渐渐浮现,龙四笑道:“为何一个个说话都如此冲?”

    龙四说着,转头朝陈青道:“陈青,你是在我舵内入墓的,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我洗刷下‘同犯’的嫌疑啊……”

    龙四笑道:“此事也简单,各位座下都有一两个后辈天才,让他们与陈青交交手,一试便知。”

    “这不妥吧?”另一中年人却是冷笑道:“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任务,胜过我等座下弟子又有何难?只是,胜,可也得有几种胜法。”

    “不错!”另一人也接过了话:“能在如此短时间里完成石墓任务,恐怕十招就能胜我门下萧铁罢!”

    “何须激将?”陈青傲然道:“本座时间有限,你等找来好手,若是三招之内不胜,本座自绝于此,如何?”

    听这一句话,胖子三人尽都面色大变!

    陈青,只是一重武者!

    而就算是武校,都已经出现了二重的学员了,看这些人的架式,恐怕有个三重、甚至修为更高的弟子也不稀奇!

    那时候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怎能说出三招就胜的这种自找死路的话!

    就连一直对陈青有着迷之信心的赵富贵,此刻也已面色大变!他信陈青能一重胜二重,甚至三重可能也能拼一下,但是……

    三招!这已经不是概率有多大了,而是绝无可能!陈青为何会说出这等狂语?

    就连坐着的许多人此刻也是一愣,万万没想到陈青敢说出这种话!

    “这可是你说的!”

    “够狂!可以!小子,你可别后悔!”

    陈青平静站着,缓缓道:“只是,若本座在三招之内赢了,你们又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