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 > 1265殷勤,挡住你就看不到
    看着月宁安蹲在地上,蜷成一团,哭的好像被人抛弃了,陆藏锋只觉得,有一把刀狠狠扎进他的心里,反复拧动,搅的他整颗心稀巴烂……

    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月宁安,可最后伤月宁安最深的人,却是他。

    陆藏锋掩去眼中的自责,蹲在月宁安面前,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月宁安:宁安,是我……”

    “别碰我!”认错的话还没有说完,月宁安就用力挥开陆藏锋的手:“我现在不想理你,更不想听你任何解释。我知道,当年的事你也不想的,我知道你事后不说,是不敢说,是害怕我伤心难过,害怕我不理你……这些我都知道!”  

    月宁安抬起头,双眼凶狠的如同失怙的狼崽:“但没用!我心里该难过还是难过,该伤心还是伤心,该愤怒还是愤怒,该不想见你还是不想见你。”

    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清澈透亮。两人离得近,陆大将军能从月宁安的眼中,清楚地看到那个满脸疲累,不知所措的自己。

    月宁安聪慧又固执,她认定的事,旁人怎么劝说都无用。

    “陆藏锋,算我求求你……求你,这一段时间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最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一看到你的脸,我就会忍不住想到,我父兄支离破碎的尸体,我母亲自残而死的画面。”

    月宁安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现在看到陆藏锋就烦,多看一眼心里就难受得不行。

    她怪陆藏锋,但更怪自己。甚至,她都分不清,她是怨陆藏锋多一点,还是怨喜欢上间接害死自己父兄的自己多一点。

    “只是不想看到我的脸吗?”陆大将军望着月宁安离去的方向,摸了摸自己的脸,缓缓起身:“我知道了。”

    只是不想看到他的脸,那他就有办法了。

    至于走?

    不出现在月宁安面前?

    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再不懂姑娘家的心思,也知道小娘子们生气时说的话,绝对不能当真。他要当真了,真走了,指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月宁安了。

    ……

    月宁安回到驿站,就立刻命人整装出发。

    随同而来的护卫,见月宁安脸色阴沉,也不敢说他们还未用早膳,在驿站匆匆买了一些干粮,就上马了。

    一行人,一路疾行,直奔关城。

    一连跑了两个时辰,遇到水源处,一行人下来休息并用膳。

    然,他们刚下马,就见一只只宰好、洗干净的猎物,从天而降,落在他们面前。

    随行的护卫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拔刀,左右张望,就见有一道黑色身影,站在他们不远处。

    那人脸上蒙着一块树皮,将整张脸都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晴。但衣服与身形却有几分熟悉,尤其是那一身冷硬肃杀的气息,更是叫人印象深刻……

    “大小姐,是陆大将军。”早上见过陆大将军的护卫,小声的道。

    月宁安凝眉,扭头望去……

    陆大将军立刻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树皮面具,似无声的告诉月宁安:他没有让月宁安,看到他的脸。

    月宁安:“……”就好气!

    月宁安大步朝陆大将军走去,却不想……

    她一动,陆藏锋一个掠起,遁入林中,消失不见。

    月宁安:“……”更气了!

    但,月宁安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往回走。

    人都走了,她能怎么办?

    “大小姐,这些……怎么办?”护卫指着地上收拾干净了的猎物,小心地寻问道。

    他们再怎么蠢,也知道他们家大小姐,跟陆大将军闹别扭了。不然,陆大将军不会怂的躲在角落,不敢出来见他们家大小姐,更不会殷勤地为他们准备猎物。

    可是,他们真的很想吃!

    要知道,那可是大周的超品大将军,大周的战神,是站在云端上的人物。别说高攀了,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人物,可现在……

    大周的战神,神仙一般的人物,居然亲手为他们准备的猎物!

    怕是皇上,都没有这个待遇吧?

    他们真是,连做梦都不敢想。

    恐怕那些写话本的,再怎么胆大,都不敢这么写……

    “你们吃吧!”她跟陆藏锋生气,但猎物总是没有错的,她不跟食物过意不去。

    “是,大小姐。”不用花时间去打猎,就能吃到新鲜的肉,还是大周战神亲手准备的,护卫们兴奋又激动了,但碍于月宁安不高兴,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躲在一旁悄悄的吃。一个个吃的满面红光,一脸荡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吃什么仙酿佳肴……

    陆大将军猎了不少猎物,显然是准备好了护卫的那一份,要连月宁安的护卫一起讨好。

    要是让陆一他们看到,指不定要叹气:同人不同命呀!

    他们跟随大将军,出生入死多少年,都没有吃到过大将军亲手猎的,亲手收拾的猎物,月姑娘的护卫,却凭借月姑娘的面子吃到了,简直……能把人酸死!

    用完午膳,月宁安一行人稍做休息再次出发。

    夜晚,一行人错过了住宿地,只能在林中暂时休息,他们刚一步入林中,就看到了生好的火堆,还有架在火堆上烤的肉……

    当然,站在不远处的陆大将军,也很醒目。

    “大小姐,这……”有了中午那一顿打底,护卫们再次看到陆大将军准备的晚膳,稍稍能克制那么几分,不像中午那般兴奋、激动了,但眼中的渴望仍旧能溢出来……

    月宁安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心的怒火,她拉紧缰绳,咬牙切齿地道:“我们……”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大将军便消失在黑暗中,用实际行动告诉月宁安,她不想见他,他就不出现。

    月宁安:“……”气成河豚那么气了!

    护卫见状,硬着头皮劝道:“大小姐,我们先前查的,只有这片林子有水源,错过此地,方圆十里都没有水源。”虽然已经吃了一顿,但大将军亲手准备的猎物,再多他们都不嫌多。

    “就地休息!”月宁安可以跟陆藏锋生气,但不得不为护卫考虑。

    远离水源,去一个事先没探查过的地方休息,只会徒增护卫的负担。

    她是月家的当家人,不是被父母娇宠的小娘子,她不能任性……

    “是,大小姐!”

    哪怕极力克制,月宁安还是听出了,护卫掩不住的高兴。

    也是,赶了一天的路,谁不想好吃好喝的休息呢?

    和午时一样,陆大将军准备的野味,都进了护卫的肚子,月宁安吃的是煮热的干粮。

    用完膳,其他护卫都在露地休息,只有月宁安一人睡在营帐。

    是以,月宁安不知,她睡着后,消失了的陆大将军再次出现,站在她的营帐外,守了她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