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 > 1266多疑,不过是利弊
    吃人嘴软,吃的还是陆大将军亲手打的猎物,护卫……

    护卫一个个闭上眼,睡觉了。

    闭上眼,看不到,那就是没有发生……

    再说了,有人替他们守夜,他们睡个安稳觉不香吗?

    有护卫给陆大将军做掩护,月宁安半点不知,待她醒来,护卫已收拾好了一切,连肉粥都煮好了。

    就是不知,这肉粥是护卫煮的,还是陆大将军煮的……

    月宁安也没有问题的打算。

    问了,她能不吃吗?

    稍作收拾,一行人再度出发……

    接下来的行程,陆大将军没有再露面,但一路上他们一行人,天冷有衣,下雨有伞,膳时有肉,露宿有营,一路都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到了驿站,驿站的负责人更是殷勤的不行,不仅早早就备好了热水、饭菜,还有这个季节难寻的水果。.

    月宁安不用问也知道,这必是陆藏锋的手笔。

    她有心想要跟陆藏锋说清楚,让陆藏锋离她远一点,她现在不想听到、见到,任何与他有关的人与事,可是……

    陆藏锋全程神龙见首不见尾,压根就没有露面的意思。

    月宁安憋屈不已,心里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却没法发泄,只能加快速度朝关城赶……

    她就不信,就皇上那小心眼的人,得知陆藏锋追着她到了边关,还能坐得住,不召他回去!

    皇上确实坐不住!

    皇上得知陆大将军一上岸,就追着月宁安跑了,不等陆大将军到关城,就命人带着圣旨去追陆大将军,命陆大将军立刻回京,然而……

    没用!

    陆大将军全程神龙见首不见尾,皇上的人压根找不到他,怎么传旨?

    “去关城!带着圣旨去关城等!朕就不信,在关城还堵不到他!月宁安弄的那个交易区,不是要开业了吗?正好……朕也派个人去坐镇,免得月宁安乱来。”关城交易区事关重大,皇上不敢放心交给别人,特意命李伴伴走一趟。

    李伴伴收到这个命令,差点没给皇上跪下。

    陛下这是把他当心腹,还是把他当仇人呀?

    命他去关城召陆大将军回京、监视月宁安,这哪一件不是要命的差事,两件事一起办,他还能活着回来吗?

    他怎么感觉,陛下这是嫌他活太长,想要送他一程。

    李伴伴哭丧着脸,哭喊着不想离开陛下,然而没用……  

    “朕知道李伴伴你舍不得朕,但关城交易区事关重大,旁人朕不信,朕就只信你!”看看江南的事,连他派去的钦差,都能被那些商人威胁收买,还有什么事,是那群唯利是图的商人做不出来的。

    “陛下……奴才定不负,皇上的期待。”被皇上如此看重,李伴伴还能如何,他只能含泪叩谢龙恩。

    李伴伴红着眼睛,含着泪水,背着包袱,迈着小碎步,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皇宫……

    每一次回头,李伴伴都希望身后能传来,皇上召他回去的声音。然而,直到他走出皇宫,也没有收到皇上召他回去的命令。

    “咱家的命,真苦。”李伴伴迎风落泪,拿着帕子默默地擦眼泪。

    哭了半晌不见有人出声安慰,李伴伴只能绝望的收起帕子,在侍卫的催促下,以壮干断腕之姿离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小太监的声音:“李伴伴,且慢一步!”

    “是不是陛下舍不得咱家,命咱家回去?”李伴伴几乎跳着转身,一脸惊喜,然而……

    看到小太监的面孔,李伴伴脸色一白,惊恐地翘起兰花指,指着对方,连连后退:“你,你,你……你找咱家做什?我,我,我告诉你,咱……咱家可什么也没有做!”

    叫住李伴伴,正是伺候焰皇叔的小太监。

    被焰皇叔收拾过一顿的李伴伴,在宫里谁也不怕,就怕焰皇叔和他身边的人。一听到焰皇叔的名字,他就感觉全身都疼……

    小太监给李伴伴行了一礼,将手中的信呈到李伴伴面前:“我家主子,托伴伴带封信给月姑娘!”

    “带信?只是带一封信,没有别的事?”李伴伴颤着声,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句。

    “只是带信,没有别的事。”小太监重申了一句。

    李伴伴……

    李伴伴差点又哭了。

    给焰皇叔送信,这又是要命的差事,可他不能拒绝。

    李伴伴饱含泪水,笑的痛苦又讨好:“咱家一定亲手交到月姑娘手中,请焰皇叔放心。”他太难了,宫里的主子,都嫌他死的不够快……

    小太监从头到尾,面色不变,把信往李伴伴手中一放,转身就走了。

    李伴伴站在原地,含着泪水目送小太监离去,等到彻底看不到小太监的身影,李伴伴把手中的包袱,往随行的侍卫身上一丢,拿着信,咬牙朝暖阁狂奔……

    虽然他很怕焰皇叔,但他是皇上的人,这一点绝不能忘!

    ……

    李伴伴将手中的信,呈给皇上:“陛下,焰皇叔命咱家给月姑娘送一封信,这信咱家也不知要不要送?”

    “这信,没有封口。”皇上扫了一眼桌上的信,目光冷冷地扫向李伴伴。

    李伴伴吓的一哆嗦,扑通一声跪下:“陛下,咱家一收信就回来了,绝没有打开。”

    “晾你这老货也不敢。”皇上骂了一句,李伴伴知道皇上信了,嘿嘿一笑:“奴才就是一个老鼠胆,借奴才几百个胆子,奴才也不敢私自偷看焰皇叔的信。”

    “多话!”皇上拆信的手顿住了。

    他要打开了,不就是偷看了吗?

    真是的!

    皇叔没有封口,他看一眼,怎么叫偷看呢?

    可这老货说得也没有错,皇叔给月宁安的信,他背着皇叔拿出来看,可不就是私自偷看嘛。

    罢了,罢了……

    皇叔敢让李伴伴送信,且连封口都不封,如此坦荡,这信里肯定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皇叔如此信他,作为侄儿,他也该多信任皇叔一点。

    都怪这老货,害他差一点,就私拆皇叔的信了,要让皇叔知道,指不定多伤心。

    不对……  

    李伴伴这老货,一收到信就往暖阁跑,皇叔他会不会误会什么?

    这个当口,皇叔要是误会了他,跟他生了间隙,不支持他,他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