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 > 1267决裂,这黑锅甩不掉了
    这老东西,差点害死他了!

    皇上狠狠地瞪了李伴伴一眼,拿起桌上的信,重重地砸向李伴伴:“皇叔命你送信,你且送去就是,拿给朕做什么!你这老货,莫不是被人收买了,要挑拨朕与皇叔的关系吗?”

    轻飘飘的信,硬是被皇上砸出气吞山河的气势,气可见皇上此时有多愤怒!

    “陛,陛下……”李伴伴被砸懵的,想也不想,扑通一声再次跪下请罪:“奴才冤枉呀!请陛下明察。”

    他哪有那个胆子,她顶天就是不想去关城呀!

    “既然没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去关城!”要不是知道,李伴伴忠心耿耿,不可能那些官员收买,他铁定以为李伴伴是故意的。

    要知道,这个时候,可容不得一点闪失。

    一旦皇叔与他离心,不再支持他,那群朝臣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借机发难,借启安与皇城司在江南办案手段过激的事,弹劾皇城司与启安,逼他在启安与皇城司之间做选择……

    跟那群臣子斗了快十年,他太清楚那群老奸巨滑的家伙,有多奸炸。

    不行,他得要去跟皇叔解释一句,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寒了皇叔的心,让皇叔跟他离了心。

    ……

    皇上好歹是皇上,哪怕着想要跟焰皇叔解释,也不会急赤白脸的跑过去,跟李伴伴似的拍胸脯保证,表忠心一类的。

    皇上打着尽孝的名义前去看焰皇叔,推着焰皇叔在宫殿走了半晌,又陪着焰皇叔用了一顿午膳,陪着焰皇叔闲话家常许久,这才不着痕迹地提到,李伴伴把信带回去,但他并没有看的事。

    当然,皇上不会忘记,暗戳戳地给朝中大臣上眼药,暗示朝中那些大臣,正相方设法挑拨他们叔侄的关系,让焰皇叔千万不要上当。

    焰皇叔自是认真的听着,时不时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好让皇上知道他在听,但皇上要是仔细一些的话,就会发现……

    从头到尾,焰皇叔都没有,给皇上半点肯定的回复。

    焰皇叔只是在微笑罢了。

    皇上一走,徐叔就出现了,将厚厚地毯子,盖在焰皇叔的膝盖上:“老主子果然神机妙算,把信敞开,皇上反倒不看了。”

    “我虽然年迈威还在,他还要用我,自然要顾忌我的想法。”焰皇叔合上眼,周身的精气神散了大半,面上透着掩不住的疲倦。

    徐叔暗自叹息了一声,却什么也没有说……

    焰皇叔现在,也就只外表看着精神,内里早已破败,药石难医。

    “他是一个能忍的,但可惜了,有个爱生事的弟弟。”焰皇叔目光冰冷,精光闪现:“让人引赵启安来见我!”

    徐叔应了一声,推着焰皇叔回房。

    等到徐叔将焰皇叔推回房,焰皇叔靠着轮椅就睡着了……

    当天夜里,赵启安就收到焰皇叔,给月宁安写了一封决裂信的消息。

    “决裂?你确定?”赵启安猛地坐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再度撕开,鲜血直流,赵启安也心空去管,死死地盯着小太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小太监吓的一个机灵,极忙道:“奴才肯定!焰皇叔交给李伴伴的信并未封口,很多人都看到了,宫里都传开了。”  

    “要命!”赵启安咬牙切齿的低咒一声:“扶我起来!”

    “殿下,你的伤……”小太监上前扶了一把,担心地劝说了一句。

    “闭嘴!持我去见皇叔!”现在还管什么伤不伤的,焰皇叔真要和月宁安决裂了,他就惨了。

    这两人,哪个都不会放过他。

    都怪他嘴贱,没事乱说什么话。

    不对,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当时气氛太好,月宁安太……太让他生气了,他才会忍不住,把那件事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也不是不后悔,但想到月宁安心里早有数,再加上陆藏锋在江南,有陆藏锋给月宁安出气,想来事情不会闹大,至少不会闹到焰皇叔面前。

    只要不闹到焰皇叔这,他就没啥好怕的,可不想月宁安的性子那么烈,居然直接跟焰皇叔摊牌。

    这两人要真决裂了,焰皇叔铁定会揍死他!

    赵启安都不敢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就去求见焰皇叔。

    焰皇叔没有为难赵启安,哪怕是半夜,还是见了赵启安,但是……

    不知道两人怎么谈的,赵启安一走,焰皇叔就晕死了过去。孙不死与太医匆匆赶来,勉强稳定了病情,但脸色一个比一个凝重。

    “皇叔怎么样了?”皇上来得晚,脸色难看的,跟躺在床上的焰皇叔有的一比。

    他今晚刚翻后妃的牌子,与爱妃交流到到一半,突然被打断,他吓得差点废了。

    焰皇叔的情况很糟糕,太医们不敢回答,皇上也知这些太医什么德性,转而看向孙不死。

    孙不死正不高兴,皇上问他就说了:“皇上放心,焰皇叔暂时还死不了。焰皇叔也没有啥毛病,就是怒极攻心,心肺受损。好生养着还能活个半年,要是再被气上一两回,当场毙命也不意外。”

    皇上:“……”这话怎么听着,不是味道?

    “赵王呢?”在来的路上,皇上就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

    虽然他不知具体发了什么,但想来皇叔怒极攻心,与启安脱不了干系。

    “王爷回,回去了。”小太监跪了一地,颤声回答。

    皇上本就高涨的怒火,直接爆了:“立刻……让他给朕滚过来!”他怎么有一个,这么坑兄长的弟弟?

    把皇叔气晕过去,他居然还能没事人一样的回去?

    他还没有心?

    赵启安刚回殿,还来不及脱下外衣,就听到太监来报,皇上让他立刻去焰皇叔的宫殿。

    “出什么事了?”赵启安本能的寻问。

    “王爷走后不久,焰皇叔就晕死了过去,孙神医诊断皇叔怒极攻心,伤了肺腑,最多只有半年元寿。”小太监是皇上的人,不等赵启安细问,就和盘托出。

    “你说什么?”赵启安整个人都傻了:“我走后,皇叔怒极攻心,伤了元寿?”

    皇叔晕倒,跟他有关?

    可他就是去请个罪,什么也没有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