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亚索的英雄联盟 > 【0204】 去向成谜
    泰隆和卡特琳娜打了个平手。

    这也是两个人第二次交手了——上一次还是卡特琳娜执行任务时、差点因为骄傲自大坑死自己老爹的时候,那一次杜·克卡奥将消灭道这个“无用之人”的任务交给了泰隆。

    那一次,泰隆能够杀死卡特琳娜,但最终只选择给她留下了一道伤疤,也正是在那之后,他才真正成为了杜·克卡奥的心腹之人。

    所以说,大将军严苛的表面下,其实还有着另外一面的。

    现在,泰隆第二次遇见了卡特琳娜。

    相较于上次,卡特琳娜收敛了很多不必要的炫技动作,在战斗的时候也保持了必要的谨慎——那些花里胡哨的创造力被用在了正确的地方,加之双方归根结底并非性命相搏,战斗最后以平局收场。

    随着斯维因的吩咐,周围的护卫终于离开了房间,偌大的办公室终于只剩下了三个人。

    “你也在这?”对于这个划伤了自己左眼却又留下了自己一命的人,卡特琳娜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语气,迟疑了片刻之后,她选择了一贯以来的语气,“怎么,现在你给斯维因卖命了?”

    “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对于卡特琳娜隐含着指责的语气,泰隆混不在意,“将军的失踪很不正常,所以我先一步找到了斯维因先生。”

    “哦,是吗?”卡特琳娜挑了挑眉梢,“那么,你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就是。”泰隆顿了一下,“这件事……应该和斯维因先生无关。”

    “无关?”卡特琳娜虽然若有所思,但表面上仍摆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是否无关可不是你嘴上说说而已——老头子可不能不明不白的消失,就算要完蛋,他也要死在我的手里!”

    “?!”

    泰隆有点意外,他万万没想到卡特琳娜会说出如此惊人之语,也万万没想到,她对杜·克卡奥有着这样的执念。

    那可是你亲爹啊——你满心想的都是弑父?

    “别用那种惊愕的眼神看着我。”卡特琳娜满脸嫌弃,“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就要承受误判的后果——但不管怎样,他不应该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踪!”

    眨了眨眼睛,泰隆大致明白了卡特琳娜的意思,他虽然面上没有表情,但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好笑。

    这对父女还真是有趣,父亲说着“要除掉没有用的女儿”,但却给饶过女儿一命的自己大开绿灯;女儿说着“一定要让老头子因为误判付出代价”,却在稍微有了一点线索之后就急冲冲跑到了现在整个诺克萨斯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特利威尔要一个答案……

    克卡奥家族的传统还真的很特殊啊!

    当然,这种微妙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维持着自己面无表情的样子,泰隆看向了斯维因。

    “你说过,会给我一个答案的。”

    “当然。”斯维因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最终的结果,但我这的确有一份你们需要的答案。”

    ……………………

    实际上,斯维因的确不知道杜·克卡奥的下落。

    之前在艾欧尼亚之战期间,为了组织起普雷希典战役的攻势,他的确和杜·克卡奥有些筹划——杜·克卡奥也的确在他的说服下,主动选择先“失踪一段时间”,以此为斯维因的普雷希典战略创造机会。

    但在战争结束之后,杜·克卡奥却仍然没有出现,这就不在斯维因的计划之中了,虽然杜·克卡奥的失踪客观上的确帮助斯维因承担了一部分的责任,但说句实话,斯维因一点都没有让杜·克卡奥完蛋的意思啊!

    要知道,杜·克卡奥是斯维因的老上司,而且一直都是诺克萨斯贵族之中的典范人物,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斯维因打算重整诺克萨斯,那杜·克卡奥也必然是在他的保留名单之内的!

    然而,杜·克卡奥却失踪了。

    好在两个人商议的时候,杜·克卡奥也和斯维因提起过自己“失踪”的时候打算去的地方、

    “也许,只有乌泽里斯那种地方才适合我这把老骨头。”

    这是两个人告别的时候,杜·克卡奥说的话,也是斯维因所能掌握的、唯一一个关于杜·克卡奥去向的线索。

    在泰隆和卡特琳娜面前,斯维因没有隐瞒,而是将这一点和盘托出——而听到了乌泽里斯这个地名之后,泰隆和卡特琳娜都一头雾水。

    如果杜·克卡奥真的去了乌泽里斯,那将是一个很不正常的选择。

    暂时失踪可以理解。

    但你特么离开艾欧尼亚算是几个意思?

    “这也许只是随口一说吧。”卡特琳娜迟疑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乌泽里斯和艾欧尼亚那么远,老头子就算是想不开,在海上颠簸一顿之后怎么也想开了,那不可能。”

    “……”

    而泰隆虽然没说话,但看他的表情,似乎也很同意卡特琳娜的说法,毕竟在他看来,杜·克卡奥将军属于那种严肃而可靠的、亦父亦师的人物,怎么也不能忽然一抽风就跑到乌泽里斯去。

    “我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斯维因点了点头,但随即又叹了口气,“但现在看来,他可能真的去了乌泽里斯。”

    “什么?”X2

    打开脚边的保险箱,斯维因拿出了一份客船的登记记录,放在了桌子上——而记录上被红色圈出来的部分,赫然记录着一个叫“库达尔”的人,从崴里去往乌泽里斯的登记信息。

    泰隆和卡特琳娜对视一眼,脸上都出现了一丝错愕。

    没错,库达尔就是杜·克卡奥最常用的化名之一,有着完整的身份信息,如果有什么需要隐瞒身份的行动,他经常会使用这个名头。

    “会不会是重名?”卡特琳娜依旧难以置信,“他应该不至于……”

    “不是的。”斯维因摇了摇头,“当时的崴里虽然部分对民用开放,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军港……而且这个库达尔当时走的也是后方勤务官的路子,我有九成把握,那就是杜·克卡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