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千秋不死人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倒逼
    增加赋税?而且还是将赋税加到士大夫一族的身上,你闹呢?

    就算大商人王都不敢这么干。

    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可绝不是说说。士大夫也是即得利者,也是统治阶层,哪有自家人打自己人的道理?

    简直无法想象!

    要是真的将刀挥舞到自己人的身上,这大商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亡国是迟早的事情。

    不管天子也好,还是天下间的权贵也罢,都是即得利者,大家联起手来去剥削那些平民、商贾,但是你现在将大刀架在了自己战友的脖子上,闹呢?

    当年大商能取代大夏,就是因为大夏众叛亲离,被天下间的所有贵族背叛,然后气数反噬,丧失了天时地利,被大商取而代之。

    现在大商又要走大夏的老路?

    此时朝中气氛有些怪异,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虞七,说不出是什么表情,眼睛眨巴眨的看着对方,大殿中气氛更加奇怪。

    “此事不过是我的一个想法罢了,会不会实行,有待商椎。”虞七也是心头一凛,察觉到了大殿中气氛的不对劲。

    虞七虽然改口,但朝中那股怪异的气氛却没有散去,直至夜晚众臣散去,那股怪异的气氛却越加凝重。

    直至整个大殿只剩下虞七与傅天仇,才见傅天仇苦笑的看着虞七:“贤婿,你这回可是鲁莽了,说错了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天下各大诸侯还不供应天子?”虞七底气不足,但嘴上却犹自不肯松口。

    “人族九州,被人王与八百诸侯把持,但却是人王、八百诸侯、天下贵族共治。人王地位超然,那是因为有真龙护持,有能力压天下的武力。本质上来说,大商王室与天下贵族并无任何区别,不过是天下间最大的权贵罢了。天下间贵族虽然有大小、强弱,但本质上却都是同类,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傅天仇一双眼睛看向虞七:“这世上只有强者向弱者征收赋税,哪里有强者向强者征收赋税的?你要是向天下贵族征收赋税,那就等于将把大商王室无限拔高,凌驾于贵族、超脱于贵族之上,形成了一个新的阶级,自绝于天下权贵。”

    虞七闻言手指敲击朱红色的桌子,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他有些懂了,但却又有些没懂。

    “你说,若天下所有权贵联合起来,支持凤鸣西岐的大势,岂非西岐大军过处,大商朝歌瞬间易主?天子将会瞬间被打落人王业位!”傅天仇看向虞七。

    他有些懂了。

    就像是一个国家,忽然所有臣民、大臣、百姓都在一瞬间背叛了他的君主,那君王的话也将成为废话。他虽然还高居王宫之中,但却已经不再是天下的王。

    虞七瞪大眼睛,吧嗒着嘴:“你是说,我若强行对天下贵族征收税务,会惹得天下贵族的背叛?背叛大商投靠西岐?”

    “当年大夏就是统治这片天地太久,已经不认得自己几斤几两,总觉得自己是天下间贵族的领袖,自己就应该超然物外,不将天下诸侯放在眼中,欲要自加一等,将天下权贵踩在脚下!”傅天仇说起这话,眼神里充满了回忆。

    “有这等事情?”虞七露出好奇之色:“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你愿意自己的脑袋上骑着一个大爷,给别人当奴才吗?”傅天仇摇了摇头:“所以,大夏灭亡了。”

    “你现在要对贵族征加税收,就是在自我加冕,欲要对天下贵族确认主家之权!自古以来,都是强者向弱者征税。统治者向被统治者征税。凤鸣西岐的大势就在眼前,你若强行征税,不知会惹出何等后果。”傅天仇此时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虞七闻言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也说了,只是我出手向各大世家征税,要是真的出现那等情况,请人王出面,还有回旋的余地。”

    说到这里,虞七看向傅天仇,声音里充满了无奈:“穷人就连活下去都是一种奢侈,向他们征税,就是往死里逼。我能怎么办?九边亿万大军,都等着朝廷粮饷呢。大王闭关之前,将大商交到我手中,就是要我收回九边大权。现在九边收回来了,总不能因为自己没有钱粮,再将那权利退回去。”

    “到时候,只怕我会成为天下的笑柄!”虞七一双眼睛看向傅天仇:“再者说,你看全天下,所有赚钱的产业,那个不和权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个不挂在权贵的手下。大商开国五千年,阶级固化财产定型,谁也没有办法打破眼前的桎梏。”

    “底层百姓全无出路,整日里为了一口粮食而拼尽全力的努力。富人呢?富人朱门酒肉臭,对于那穷人看也不看!这世间充满了不公,而想要打破桎梏,唯一的办法唯有变法!我不但要征收富人的税去补贴穷人,我还要变法,废除奴隶制度,天下人人平等,再无任何差异!”虞七看着傅天仇,声音里满是昂然。

    修为到了他这种地步,他越加对自己有信心。

    若能孕育出四万八千神灵,普天下谁还是他的对手?

    都得死!

    胆敢违逆他的人,都要死!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是高高在上的即得利者,你是制定规则的人,又何必为了那群底层蝼蚁,砸了所有人饭碗?挑战整个世界的秩序?”傅天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理解眼前的这个疯子。

    “岳父大人不必忧虑,我已经布下种种后手,谁敢反对,直接一掌拍死就是了!”虞七看向傅天仇:“还有,岳父大人可别忘了,往上数个几千代,大家都是在妖兽爪牙下挣扎的泥腿子,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只是妖兽的食物罢了。现在制定规则的天帝没了,那自然是强者为王,万类霜天竞自由,谁强谁制定规则。”

    “我与各大世家的矛盾已经无法缓和,各大世家奈何不得我,自然要任由我折腾。各大世家要是有办法置我于死地,也绝不会心慈手软!”说到这里虞七看向傅天仇:“不是东风压到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了东风。无一例外!谁被压倒,唯有死亡的份。”

    “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你莫非是疯了?普天下能做到这般地步的,唯有天帝!”傅天仇此时有些后悔,不该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虞七。

    虞七好是好,天资也确实是出众,可惜就是一个疯子!

    一个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疯子。

    “私盐的利益,兵家可以拿出一部分,助你填补九边”傅天仇看着虞七,很希望他能打破这个执念。

    “不必!我现在已经没有路了。既然国库里没有钱,那就只能硬生生的踩出一条路!”虞七看向傅天仇:“岳父大人只管静观其变,我是绝不会将您牵扯进来的。”

    “我不是怕你将我牵扯进来,而是怕你……怕你……可惜了你的前途!”傅天仇面色感慨。

    傅天仇此言完全发自内心,当年他之所以肯将小倩下嫁给虞七,并非全因为十娘的恩情,更多的是因为虞七这个后辈,确实是天资出众,乃少有的人杰。

    可惜

    是人杰不假,但惹事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厉害。

    傅天仇眼睛静静的看着虞七,二人目光对视,他从虞七的眼神里只看到了一往无前的挑战,那平静中的不容置疑、坚毅。

    没有丝毫的畏惧。

    “你会后悔的!就算大王出关,也保不下你。你或许此时有办法压制住天下权贵,全天下的权贵都奈何不得你。但是一旦大王出关,那所有的一切都将变了!门阀世家是奈何不得你,但却有办法倒逼陛下。一旦大王与你反目,你又该如何?”傅天仇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大王与我反目?倒是有这个可能。毕竟对于大王来说,祖宗基业才最重要。”虞七目光灼灼的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声音平淡没有丝毫的异状,就像是吃饭喝水般,轻轻松松的开口:“那我就杀死大王,夺了他的江山,亦或者扶持一个听话的人上去。”

    “你这个疯子!这里可是大内深宫!”傅天仇惊得两股颤栗,二话不说扭头便走。

    再不走,他怕将自己给搭进去。

    “布局也该开始了,就从税收开始,一步步的压榨天下权贵的油脂,逼迫权贵的底线。一步退,步步退。直至将其逼迫到墙角,就是社会教变法之际!”虞七一步迈出,身形消失在了宫阙内。

    稷下学宫

    虞七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王传书的屋子内。

    浩然之气冲霄而起,如今的王传书,周身浩然之气涌动,已经成为了儒家的大高手。

    至少可以媲美合道境界的大高手。

    有孔圣福泽加持,王传书修行一路顺风顺水,突破五脏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毕竟是圣人亲自带在身边指点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