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神别笑 > 第618章 家族的秘密
    肖武与两人说笑几句也就转入正题,毕竟三位都不是那种爱聊风花雪月的人。肖武也才知道,向飞平之所以在这里,竟然是为了等自己。

    白如一当先伸手打出法诀,这客厅被一座简单的阵法笼罩。肖武感知,应该是一座隔绝探视的阵法。这阵法很初级,只是稍稍起到作用而已。

    阵法启动,白如一微微一笑,“既然二位兄弟看得起白某,那白某也不客气,今日谈话,唯我三人知晓,不可再传他人。”

    肖武微微点头,他知道向飞平必然有事找他,可白如一也参与进来,却微微有些意外。

    白如一微笑说道,“我白家比不上二位兄弟的家族,我的消息自然比不上二位兄弟的消息,是我占了便宜。那就由我先开始吧。”

    肖武觉得自己莫名要听到些秘辛了,他们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秘密?可这不耽误他探听消息,肖武已经打定主意,一旦暴露,就出手拿下这二位“好兄弟”。

    就听白如一压低声音说道,“我的消息有三个。第一,此次梦树大典,梦源城共从我白家取走入梦果实五百颗。第二,而伴生树今年并未开花,按照家祖所言,界外修士不该此时进入,可他们还是来了。第三……这次离家,与往日不同,家祖似有话未说尽,令我颇为担心。”

    肖武与向飞平对视一眼,见向飞平眼中满是忧色,肖武也佯装忧虑,可是他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消息到底代表了什么。

    向飞平忧虑的看了肖武一眼,而后道:“莫兄你怎么看?”

    “???”肖武看向向飞平,我特么什么都看不出来啊?嗯,难不倒我的,“依我看,此中必有蹊跷!”

    另外两人齐齐点头,显然英雄所见略同。呵呵哒,用最肯定的语气说最没用的废话,这就是配角要做的事情。

    肖武见两人沉默,甩锅道:“向兄怎么看?”

    向飞平目露忧思,“五百颗入梦果实,就意味着梦源城中符合条件的金丹修士应该是五百人左右,这次梦树大典的人数有些少了……”

    “这有何问题?”白如一问道。

    “家祖掌管此次大典,一切准备,与传说无异。这意味着我们可能获得的好处极大。可这却与传说不同,我们的得的好处有些多了……”向飞平道。

    肖武也一下明白此中关节,这一界里金丹修士怎么可能这么少?加上自己这些从外地赶来的,数量也没达到一个极端的水平。可依照肖武对梦中界修士暴脾气的了解,那绝对是硬刚的状态。而这梦树大典就是批量制造元婴修士的机会。为何人数这么少呢?那一定有极端危险的任务交给他们。

    白如一也瞬间明白,“家祖言不能尽,是因为……我们可能很危险。”

    肖武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道:“问题是,这次梦树大典并没有限制散修参加。那二位道兄,你们呢?是自愿来的?还是……必须的?”

    “我接到家祖命令,必须参加!”向飞平眼睛一缩,“而且,向家,只有我一个……”说罢,看向白如一。

    白如一总是挂在脸上的笑容忽然一窒,“别看了,我白家不过小家族而已,我也是接到家祖命令来的。”

    两人看向肖武,肖武略一犹豫,苦笑道:“不瞒二位道友,我是自己来的。”

    两人齐齐一愣,露出探寻的表情。

    事实上肖武不敢说自己也是奉命而来,按照他的理解,莫苏心肯定没有接到参加大典的命令,因为他完全没有行动的计划,而且独自守在自己的城里。很有可能,莫家也有一位奉命而来的金丹修士。

    向飞平深吸口气,缓缓道,“我不是向家嫡系,我的消息只有两条。第一,家祖传令向家金丹以上修士倾巢出动。”见肖武与白如一露出不解的表情,显然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奇怪,向飞平摇摇头,“不是金丹修士驻守城池,我向家十一座城池,此刻已经只有炼气修士了。”

    肖武两人齐齐深吸口气,有点可怕了吧?

    向飞平缓缓道,“家祖命令是,元婴修士征调成立猎杀队,金丹修士成为巡逻队,外出巡弋不得回城,发现界外修士即刻示警。筑基修士分散各地,将命牌送入了梦源城。”

    白如一和肖武都愣住了,这也太狠了吧?命牌肖武还是明白的,就是将一部分神识抽离注入命牌,没什么特别的作用,只是主人死亡,命牌碎裂。也就是说,向家所有元婴修士倾巢出动,所有筑基以上全部侦查,而侦查的方式,就是他们的生命。

    “家祖奉命镇守梦树,据说莫焚天和风旗首领已经带人去了英都,据说英都西南的邾城被屠城了。”向飞平却没有停下,继续投下一颗重磅炸弹,“而且那里有界外修士聚集,还有……有人感受到了炼虚的波动。”

    有人进阶炼虚了?是谁?肖武脑中闪过一个个的人名,会是公孙止吗?他会不会也进入了试炼?可是显然道子荐选并不看修为。但是莫焚天和风旗去清剿,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两人略微沉思,看向肖武。肖武明白了,这是等着自己也爆点猛料。而之所以自己会被拉入这个圈子,就是因为自己是莫家族人,怎么也该知道些消息。

    肖武略一沉思,自己编点什么好呢?可在两人看来,却像是肖武在思考什么不能说,什么可以说。一城之主,显然比他们两个受待见。

    就见肖武一叹,缓缓道:“二位道友,我说的话,你们可以不信,但是不能对别人说,你们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消息。”

    两人身子齐齐微微后仰,这是有大消息啊!难道有比界外修士进阶炼虚更加吓人的消息?

    两人大气都不敢喘,肖武凝眉酝酿片刻,缓缓道:“第一,界外修士有内斗,并不团结。所以,首领们准备各个击破。”

    两人齐齐张大嘴,不是被吓着了,而是“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这不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吗?

    肖武尴尬一笑,继续道,“第二,家祖曾说……”肖武声音压得极低,两人不觉伸过头来,表情却是极度惊讶,极度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两人齐齐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