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极限变身 > 第九十六章:真伪
    所谓爱情,其实是一种自我认知的错觉。觉得自己是对方眼中的唯一,世间亿万的男男女女,只有这一个与自己心灵相通,这反证了自己也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一个,自我感觉立刻迅速膨胀。

    而膨胀的自己为了不至于迷失,或者为了躲避自我感觉的失落,就必须以唯一的姿态去接纳对方,两个唯一的融合产生了他们自以为是的真正的爱情。

    所以,如果能够冷静地认识到,自己的另一半照样可以甜蜜地躺去别的男人怀里或者照样可以甜言蜜语地向别的女人献殷勤,爱情也就立刻不复存在了。

    剩下的可以叫占有、也可以叫依靠……等等等等,唯独不能叫爱情,因为所有关于自己以及对方的唯一性都已被摧毁,而失去了唯一性的支撑,一切就变成了可以去衡量与交换的筹码。

    宋梅对陈赫就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在她的内心里,陈赫早已成了一个伴侣,而并非爱人,这对于一般的家庭或者同居者而言,绝非罕见的特例,只不过宋梅面临了抉择。

    用爱情去交换是不可能的,因为唯一性无法交换,但伴侣可以,陈赫可以做他的伴侣,方晋同样可以,而且方晋的家世和学识,比陈赫可不止高了一筹,给宋梅带来的也是全新的体验。

    最终,宋梅和方晋相互选择了对方成为自己新的伴侣,这里面没有爱情,当唯一性破灭以后,很难再重新建立那样的错觉,这也是许多男男女女曾经沧海之后,再也无法爱上的原因。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清醒容易,糊涂很难。

    然而还有两种情况使爱情成为一种折磨人的疾病,已不存在却叫人深受其苦。一种是当对方已经从错觉中清醒的时候,另一方却依旧陷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还有一种则是虽然从错觉中清醒,却依旧迷恋错觉产生之时的快乐,午夜梦回,常常怅然若失,而那能够让自己产生错觉的人却再也寻觅不着。

    宋梅愕然站立在星光公司的门前,站立在车水马龙的白兰市的街头,车辆行驶的声音,远处女人打骂孩子的声音,不知谁家在收听广播,传来的真理教布道的声音,一股脑儿地送进她的耳中。

    她突然觉得异常孤独,感觉自己就像一蓬被狂风席卷到异域的蒲公英,惊慌而无力,她再也找不到那能够让自己肆意生长的坚实的土壤了。

    小七循惯例与潘审见面了,和只占了宏图国30%的真实教不同,与占了宏图国70%面积的真理教的代理人见面,仪式感是非常重要的,所谓的仪式感不过是一桌丰盛的宴席以及足够的最后一道菜。

    “我们有我们的消息来源,国兴分公司与邪教的往来让我们警惕,我们致信贵公司的原因就是提起贵公司的重视,如果贵公司以为我们会任凭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显然是错误的。”

    潘审收下最后一道菜,用餐巾优雅地擦着嘴巴说道。

    “我们公司理解贵教的担忧,不过我公司委托我对贵教再次澄清一点,我公司在雨霁市的机构,仅仅是一个研究机构,我公司的主要经营地点,依旧在白兰市,这一点,贵教无需担心。”

    “而且,我公司的研究成果也会对贵教开放,您可以看看,我们会以优惠价格向贵教提供一些这种产品,不知贵教感不感兴趣?”

    小七说着话,掏出手机,将那展示给潘又芝看过的东西又拿给潘审去看,潘审的目光接触到蟹蛛怪,就再也无法挪开。

    “需要多少钱,你们能提供多少?”潘审盯着蟹蛛怪问道。

    “我得提醒你,对于这种东西的研究,我们还处于起步阶段,战斗力完全没法和你在翎尖渡见过的相提并论。但我保证,未来会逐步提高这种东西的性能。”小七微笑着说道。

    “多少钱,有多少?”潘审不耐烦地追问。

    “如果贵教能够消除对我公司的敌意,我们会以每只50万的价格,每月提供200只给你们。”小七回答。

    “你把真理教的友谊看得太廉价了,最少也值5千万吧?”潘审瞅着小七微笑着,露出一口白得耀眼的牙齿。

    “用5000万来买真理教的友谊,确实值得,成交!”小七点了点头。

    潘审满意地离开,没有像萧芸在时那样矫情地专门送小七回酒店,小七也乐得自由,顺着白兰市的街道自己往回走。

    只是他回酒店的路线并不直接,他总是会兜一兜圈子,有时也会绕一绕道,直到时近午夜,小七才回到了真理唯一大酒店的门前。

    他进去不久,周可就悄悄地出现了,他在酒店门前不远处,新摆出的一个烤串摊子上买了几根烤串,看着烤串的男子来回忙碌的模样突然皱了皱眉,他走到烤串前的一张小桌边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烤串摊子上就聚了一大帮人,烤串的男子忙的更起劲了,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了下来。

    周可突然示意那男子走到他的桌边,在烤串老板之前呆在桌边的就已经有5、6个人,他们身着各种服饰,还有一个白袍子裹满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女人。

    周可站起身,将烤串老板转了过来,发现他的背后不知何时被人贴了一张白纸,纸上写着“10”,白纸贴在白袍上倒是并不显眼,但是那个“10”就比较刺眼了。

    来回拨拉着身边的人,周可将他们的背冲着自己排成一排,结果发现每个人背后都贴着一张白纸,纸上的字迹连成了一句话:“你欠我100块”,100是由一个10和一个0组成的。

    发现那个全身蒙在白袍子里的女人背后没贴纸,周可不禁打量着那女人的背部微笑起来,他扯下一张白纸刚要在上面写字,突然皱起了眉头,眼睛凑近了那女人的后背。

    只见那白袍下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用墨水画了个小小的“。”,句号!差点就要丢大脸了!周可把其他人的后背又重新看了一遍,确定刚刚那句话确实没有句号,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他从兜里掏出100块,蹒跚地离开了烤串摊,剩下一帮人在午夜的风中发着呆。周可在真理唯一大酒店的一个房间门下,将100块塞了进去,然后退了一步,站在门前等待着。

    房间里,小七从门缝里捡起那张100块,用指头轻轻弹了一下,正要去开门,突然眉头动了动,他微微一笑,走回床边熄了灯,平静地躺回了床上。

    周可等了一会,看见房间里的灯光熄灭,门边亮起了请勿打扰的灯,他才轻叹一声,蹒跚地向楼下走去。

    正当周可在白兰市全面布控小七的时候,一个消息惊动了整个瑞晴公司的防御系统,一个瑞晴新月分公司的员工汇报,新月市国兴世纪生物游乐园里发现了秦远桥的踪迹。

    蒋旭当即亲自领着四名彗星公司的特派员以及六名变身者赶往新月市新月世纪生物科技乐园,他们乔装改扮进了乐园,在游乐体验区发现了他。

    秦远桥的感觉非常敏锐,一见彗星的人,立刻跳进了一边的沙虫高速,蒋旭等一干人也纷纷跳了进去。

    还没等他们拔足追赶,每个人的屁股下面都拱起了一条沙虫,顿时,大家一起沿着沙虫高速奔跑起来。

    没跑多久,蒋旭和几个变身者就因为撞击摔进了沙堆里。由于整个沙虫高速在游乐体验区是一条像F1赛车那样的环形跑道,几个人就想站在那里,等着秦远桥跑了一圈过来时,再上前堵截捉拿。

    却没料到,他们刚站了几秒钟,一个个的屁股下面,沙虫又拱了起来,结果他们又被迫沿着沙虫高速跑个不休。

    秦远桥骑着沙虫远远地跑在前面,后面几个慧星公司的特派员骑着沙虫紧紧追赶,再后面则是蒋旭一般人,他们一会儿撞出一大捧飞沙,摔进沙堆里,一会儿又骑着沙虫向前跑去。

    很快,蒋旭就瞅出了门道,当秦远桥驾驭着沙虫如一团急速掠过的黄影飞速而至时,他大吼着让手下拦截,却不料每绕一圈,沙虫的速度就会提高一次,蒋旭他们对秦远桥的阻拦与堵截纷纷落空。

    只见秦远桥骑着沙虫的黄影在沙虫高速上灵便地左冲右突,绕过一个个障碍,背后留下一蓬蓬相互撞击留下的沙尘,如流星般突破而出。

    这刺激的一幕引发了四周观看的游客爆出一声声叫好,涌到沙虫高速边的看客越来越多。

    蒋旭摔在沙堆里,刚刚抖着满身的黄沙,一道黄影突然自他身边疾掠而过,他惊得一把捞去,却早已经被秦远桥再次跑了过去。

    “让开!”一个彗星公司的代表狂吼着冲了过来,蒋旭惊慌地连连躲闪,却不料胯下猛地拱起了一个沙虫,沙虫往前一突,恰好与彗星公司代表的沙虫撞在了一起,两人双双摔了下去。

    “笨蛋!”彗星公司代表咒骂了一声,匆匆跑开了一点,很快,胯下再次拱出一只沙虫,他继续急急地向前追去。

    “老板,一个人占一条道!”一个奔过蒋旭的家伙叫了一声,蒋旭若有所觉,骑上一条沙虫沿着固定的道路奔跑起来,秦远桥刷地一声又从他们身边冲了过去。

    有好事的游客也跳进了沙虫高速,一时间在沙虫高速里玩耍的人大大增加,秦远桥在高速上奔驰的难度开始加大,特别是到了人们拥挤的路段,只见一蓬蓬撞击的黄沙腾起,人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而秦远桥一骑绝尘突出的时候,又总会博得人们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终于在一个沙虫密集相撞的弯道处,秦远桥所骑的沙虫撞上了一个刚刚撞击落地的变身者。

    “是他!是他!就是他!”那家伙万万没料到自己居然将目标撞倒了,顿时惊喜地大叫起来,却没料到秦远桥肥胖的身子一扭,骑着胯下拱起来的沙虫又向前奔去,这家伙顿时傻了眼。

    这回重新出来的沙虫速度慢了许多,不一会儿就被一个彗星公司的代表撞翻了,但是秦远桥极为灵活,又迅速跨着沙虫离去,身后丢下一连串撞击在一起的身影。

    接二连三地撞击,使秦远桥的沙虫速度一直起不来,而来玩沙虫高速的人越来越多,秦远桥终于在又一次摔倒后,放弃了继续在沙虫高速上逃亡,他从沙里抽出腿来,蹒跚地向沙虫高速一边的护栏跑去。

    一个彗星公司的人骑着沙虫一头撞在秦远桥身前的高速护栏上,秦远桥见势向一边躲开。

    他的身前身后,蒋旭带来的人一个个地骑着沙虫撞到,一蓬蓬的沙尘扬起,一个变身者终于一把抱住了秦远桥的一条大腿。

    瑞晴公司的人接二连三地扑了过来,终于叠罗汉一般把秦远桥压得水泄不通,一个沙虫从下面拱了起来,因为压力太大,“噗”地一声就消散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秦远桥抬出了沙虫高速,新月世纪乐园的保安远远地看着,视若无睹。陈均看着监视屏“噗嗤”一笑。

    “不动上点手脚,这帮家伙估计追一天也抓不到。”

    “蒋旭在呢,要不要……?”一个手下在他身边提醒。

    “不行,咱们的力量还办不到,也许姓蒋的就指望我们去杀他呢。”陈均摇了摇头。

    蒋旭一行人匆匆押着秦远桥离开了乐园,埋伏在乐园外的乔山明带着人跟了上来。

    “你送他们直接去弹射场,注意等我的消息。”蒋旭看了眼牢牢抓着秦远桥的彗星公司四人对乔山明说道。

    “咱们不留几天?”乔山明有些意外,蒋旭可是对彗星公司抓捕秦远桥的目的非常感兴趣的。

    “不留,一收到我的消息就送他们上弹射机。”蒋旭果断地摇头。

    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其他手下扬长而去,而乔山明则走到彗星公司四人身边,一辆车缓缓地开了过来。

    坐在自己的小车上,蒋旭一边返回阆苑市,一边掏出了手机。

    “林先生,秦远桥已经抓到了,我需要你的推荐函。”蒋旭说道,紧接着他放下了电话。等了片刻,林文江的电话过来了。

    “推荐函已经发给你了,你查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