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721 赠钱送地,打脸周校(三更合一)
    很快,江扶月跑完步回来。

    一进门就看见徐开青和周校长坐在沙发上,她直接忽略后者,走过去喊了声:“老徐!”

    “诶,你回来啦。”

    “找我有事吗?”江扶月接过韩恒递来的淡盐水,笑了笑,“谢谢小舅。”

    一声“老徐”不止惊住了韩家三兄弟,还成功让老校长周正奇当场呛茶。

    徐开青赶紧给周正奇打眼色:你倒是说啊!

    周正奇还在那声“老徐”里回不过神,突然,脚背袭来剧痛,他差点惊跳而起。

    居然搞偷袭!

    “咳……”他清了清嗓子,放下茶杯,起身站直,“是这样的江同学,校方已经查清楚事情原委,上次举报完全是无中生有,让你受委屈了,我代表校方正式向你道歉。”

    这个态度……还行。

    四平八稳,也算诚恳。

    “现在误会解开,老徐那边实验室也给你空出来了,随便什么时候都能用,你看……什么时候回去?”

    周正奇还惦记着那栋没捐成的实验楼呢!

    只要江扶月回去,依韩家对她的宠爱,肯定会把这事儿重新提上日程。

    谁知……

    “道歉我收下,回去就不必了。”江扶月平静道。

    “你不用实验室了?”周正奇不信,觉得她在赌气。

    “当然要用,数据还没出完。”

    “那你怎么?”

    江扶月微微一笑:“不是只有Q大才有实验室。”

    周正奇老神在在:“没错,帝都上百所高校,自然不缺实验室,但能达到A3实验区那种级别的,我敢保证你找不出第二个。就连B大都没有。”

    徐开青作为国宝级物理学家,当初Q大为了留下他,斥巨资打造了他的个人实验室。

    随着时间推移,实验室不断延伸拓展,被规划成区,如今已成为综合性、高标配、成熟度极高的全国重点实验基地。

    是Q大的招牌,也是物理学院的门面。

    毫不夸张地说,哪怕全国范围内也找不出比这更高级的实验室了。

    周正奇少不了觉得江扶月有些不识好歹。

    可她却说:“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

    “呵,别开玩笑了,你知道建一个实验室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吗?”

    江扶月点头:“知道啊。”因为她正在建。

    小六那边已经开始动工。

    预算单早在工程队进场之前就发给刘尽忠过目,她自然也看过。

    首期投入就是两千万,江扶月又追加了一倍。

    小六有点懵:“暂时不需要这么多……”

    江扶月:“你按我说的来建。”

    等小六听完她的规划,当场傻住。

    我的妈,这是要搞大事啊!

    不过他为什么这么兴奋呢?

    时间回到当下,徐开青见江扶月不愿接受,顿时急了:“你放心,这次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人再妨碍你使用实验室,我保证!”

    “你想用多久用多久,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一张门卡,方便进出。”

    这个卡放眼Q大也只有少数几位老教授有,给学生更是从无先例,更何况还是非本校生。

    简直胡闹嘛!

    周正奇试图阻止,结果被徐开青一个警告的眼神堵死。

    他哼哼两声,表达不满。

    谁知,江扶月却拒绝得相当干脆:“不用。”

    “那你实验怎么办?开学之前能完成吗?”

    江扶月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她在明大建实验室的事告诉徐开青:“……已经动工了。”

    好家伙!愁不愧是愁,没有实验室就建一个!

    “时间来得及吗?”

    江扶月点头:“算过,刚好。”

    徐开青见她胸有成竹,遂不再多劝。

    突然,一声嗤笑传来,周正奇一双老眼写满惊讶,隐隐浮现出嘲讽——

    “江同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建实验室?”

    “有问题?”

    周正奇见她还在大言不惭,关键老徐竟然还真的信了,这……简直荒谬!

    “你以为搭个棚子,弄点仪器摆上就叫实验室了?正规的实验室不仅需要大量资金建成,还要有添置设备的渠道。高端设备通常需要在海外工厂预定,且运输途径特别,你上下嘴皮子一碰倒是简单,反正吹牛也不用负责。”

    江扶月想凭个人力量修建能与A3看齐的实验室,在周正奇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当初徐开青的实验室还是申请了国家补贴,又让相关部门大开绿色通道以便购进设备,才最终落成。

    饶是一帆风顺,最后也花了整整三个月才正式挂牌。

    江扶月想赶在九月开学前,周正奇觉得她脑子可能不太清醒。

    现在的年轻人,急于求成,急功近利,还爱说大话,关键你说就说吧,总得符合点常识对不?

    瞧瞧这牛皮吹得,一听就让人发笑。

    周正奇也真的笑了出来,只听他语重心长:“江同学啊,人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能逞强。不切实际的话少说,不靠谱的事少做,脚踏实地才能走出路来,那些飘在半空的,迟早要摔下来。”

    江扶月莞尔一笑,不恼不怒:“多谢周校长提点,等实验室建好,还请赏脸来参加挂牌仪式。”

    啧!死鸭子嘴硬!

    “好啊!到时一定来!”倒要看看你能建出个什么东西。

    “我呢?不请我吗?”徐开青目露兴奋。

    江扶月立刻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凭咱们的交情,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

    “嘿嘿……”徐开青搓搓手,目露期待。

    在他的认知里,只要愁想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所以他也懒得说服周正奇了,到时亲眼所见,看他还怎么自欺欺人。

    老周这人,以前不这样的,可能在校长的位子上坐太久,虽然没什么坏心,但也傲得不行。

    迟早会被大佬教做人。

    徐开青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

    回去的路上,周正奇还在念叨:“老徐,我跟你讲,这个江扶月实在太飘了!就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学生!”

    “是,我承认,高考满分、学科竞赛连夺三金、各种论文成果发表,她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可骄傲跟自负是两码事,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徐开青闭目养神,一概不理。

    周正奇:“?”靠!

    ……

    此时,韩家。

    “月月,你要建实验室?”

    “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呢?”

    “缺钱吗?”

    “人呢?不够可以从公司调。”

    三个舅舅围着她,轮流开问。

    江扶月耐心地一一回答——

    “之前就有这个想法,正好Q大不让借,干脆提上日程。”

    “刚动工,事情多,就忘了说。”

    “不缺钱,也不缺人,都安排好了。”

    话虽如此,但三个舅舅还是一致觉得,不能不管,哪能让娇滴滴的小姑娘单打独斗?

    尤其,那个校长还冷嘲热讽,一脸“你绝对建不成”的样子。

    那怎么行?

    所以,当晚江扶月就收到了小莽叼来的三张支票。

    韩慎给了两千万,好家伙,直接把Q大那栋没捐成的楼给她了。

    韩恪和韩恒都是一千万。

    韩恒私下给她发微信:【我原本也想给2KW,这不是为了顾及老二的面子嘛!】

    然后,给她转账999999,附带留言:拿去吃顿好的~

    江扶月从善如流地点了收款,一点没有不好意思:【谢谢小舅!】

    韩恒就喜欢她这股爽快劲儿,瞧瞧多好的孩子,多好的性格。

    大大方方,不作不造。

    韩恒:【那你早点休息,别熬夜。】

    江扶月:[晚安]JPG

    刚聊完,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韩恪的消息又进来了。

    一句话没说,先转账。

    金额:999999

    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商量过,居然一毛一样。

    韩恪:【1KW太少,不是我的风格,但为了给老三留面子,没办法。】

    韩恪:[摊手]JPG

    江扶月确认收款。

    【谢谢二舅~】

    韩恪:【乖】

    韩恪:[拍拍头]JPG

    “汪——”

    江扶月一手支票,一手撸狗。

    小莽高兴地往她腿上蹭。

    临睡前,韩廷过来把小莽弄走,江扶月靠在床头,开着壁灯,接通谢定渊打来的微信视频。

    男人英俊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漆黑的眼睛看过来。

    江扶月笑了笑:“在开车?”

    “嗯。”

    “那你看路,别看镜头啊!”

    “不看镜头怎么看你?”

    江扶月板着脸:“安全第一。”

    谢定渊本就打算靠边停,闻言,嘴角漾开浅笑:“好了,我停了。”

    乖觉得很。

    江扶月:“怎么这么晚?”

    “实验步骤出了点问题,导致后面得出的数据不准,要重做。所以……”他停顿一瞬,“还要晚几天才能来帝都找你。”

    “不急,先完成实验再说。”

    男人眉心稍蹙。

    江扶月隔着屏幕察觉到他情绪不对。

    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你怎么了?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吗?”

    情侣之间猜来猜去太累,江扶月更喜欢不懂就问,直接点,简单轻松,还不容易产生误会。

    男人音调发闷:“……我不来,你好像一点也不失望。”

    江扶月眨眼:“就为这个?”

    “书上说,这是不够喜欢的表现。”

    她哭笑不得:“哪本书?”

    “《直男恋爱大全》。”

    “……”

    “咳!以后别看了。”

    谢定渊不解:“为什么?”

    “不适合你。”

    “那我适合什么?”

    “Nature、Science。”

    谢定渊:“……”看不起谁呢?

    下一秒,只听女孩儿缓缓开口,清泠的嗓音在暖黄的灯光下糅合了几分浅浅的温柔——

    “我喜欢有学识的男人,眼似大海,心如旷野,胸有万千丘壑,脑中蕴藏宇宙。”

    那头一愣:“我……是这样吗?”

    “原来谢教授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他说,“只在你面前。”

    白皙的手指抚过屏幕,停在男人眼睛上,江扶月轻喃:“你不知道你的眼睛很漂亮吗?”

    男人喉结轻滚,嗓音低沉:“……现在知道了。”

    ……

    第二天江扶月醒来才发现手机落在枕边,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记得昨晚跟谢定渊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她催他赶紧回家,别大晚上了还在马路上停着。

    男人说好,却不愿结束通话,也不让她挂。

    两人就这样一直保持通话,但为了不影响谢定渊开车,江扶月全程都没怎么开口。

    不知何时就睡过去了。

    啧……

    她起床,先给手机充上电,然后洗漱、换衣服。

    收拾好自己,才拿起手机,开机。

    打开微信,谢定渊的头像果然出现在前排第一个,江扶月点进去。

    通话时长3:52:15,将近四个钟头……难怪没电自动关机。

    江扶月:【早。】

    那头没回,这个点,估计已经在实验室了。

    她收起手机,下楼吃早餐。

    今天佣人阿姨熬了八宝粥,软烂甜糯,还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

    韩慎和韩恪都已经出门,韩恒还在楼上呼呼大睡。

    所以,跟江扶月一起吃早餐的,就只有老爷子。

    两人聊聊新闻,说说棋,倒也不算冷清。

    韩启山:“听说你要建实验室?”

    “嗯。已经动工了。”

    “现在进度怎么样?”

    “一切正常。”

    老爷子突然起身,走到客厅去拿了什么东西,然后又回来递给江扶月。

    文件袋?

    江扶月挑眉,并未第一时间伸手去接:“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土地使用权证?”江扶月一惊。

    再看具体地址,她忍不住倒抽凉气。

    竟然是明大和Q大之间那块长草的空地!

    二十年前,楼明月在创办明大的时候,就想把这块地皮一并纳入校园规划。

    与此同时,隔壁Q大也看中了这块地,想用来扩宽操场。

    鹬蚌相争,结果渔翁得利,被一个低调富豪买走。

    后来,楼明月试图让人联系这位买家,可惜始终没找到人。

    便只能就此作罢。

    韩启山:“……据说,当年这块地,Q大和明大都想抢呢!结果被我买下来了,谁让卖家是我朋友呢?”

    “他当时资金周转困难,这块地是他唯一的翻身机会,卖给陌生人不放心,正好我说可以接手,他当然更愿意卖给我。”

    说到这里,老爷子有些得意,眉毛差点飞起来。

    “你马上就要去明大读书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选它,但你肯定有你的理由,拿着这个,什么校长、校董咱们通通不怕,只管横着走,必要时候让他们跪下来叫爸爸也不是不可以!”

    江扶月: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谢谢姥爷!”收了这么大一份礼,嘴也格外甜。

    这东西可不是用钱就能买的。

    “欸~喜欢就好!”韩启山应了声,笑得满脸褶子也不在意。

    ……

    吃过早餐,江扶月带上使用权本和支票,驱车前往当归酒吧。

    萧山到之前还纳闷儿江扶月怎么会约在这种地方?

    酒吧白天开门吗?

    可到了之后才发现,白天的确不营业,但唯独对江扶月开放。

    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这地方是她的!

    所以,有钱人都东一座学校,西一间酒吧,顺带还开玛莎?

    “坐。”江扶月指着对面。

    萧山依言。

    牛睿亲自服务,为两人送上咖啡。

    “请慢用。”

    江扶月趁喝咖啡的时候,稍稍抬起眼皮,正大光明打量起眼前男人。

    相比当初在夜市那副颓废丧气的样子,如今的他西装周正、眉清目明,漆黑的瞳孔折射出坚定的光,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文人的儒雅。

    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江扶月在打量萧山的同时,萧山也在看她。

    虽然不久前两人才碰过面,但几天不见,她好像又漂亮不少。

    眉眼间是熟悉的自信,眼波流转,顾盼神飞。

    “恭喜萧教授又出一篇SCI。”

    不是校长,而是教授,江扶月这个称呼肯定了他作为科研人员的贡献与成就。

    听在耳朵里,倍觉舒畅。

    萧山:“当初既然答应你每年拿出比肩国内排名前20一本重点院校的科研、论文成果,不努力点怎么达标?”

    女孩儿轻轻勾唇,放下杯子:“你倒是记得清楚……”

    萧山但笑不语。

    “小亮仔最近怎么样?”

    “刚过来的时候不适应帝都这边的气候,进了几次医院,现在已经适应良好。课程进度也慢慢能跟上,还交了几个好朋友,经常放学一起踢球,周末一起上补习班。”

    江扶月一边听,一边点头:“那就好。”

    “今天找我出来不只是为了叙旧吧?”

    她没否认,只说:“总要有个开场白嘛。”

    萧山失笑。

    干脆直白是她,铺垫伏笔也是她。

    好的坏的,到了她身上,似乎都变成理所应当。

    “什么东西?”萧山见她推过来一个文件袋,不由挑眉。

    “明大和Q大中间那块空地的使用权凭证。”

    “嘶——”他眼中的惊讶不比之前江扶月的少。

    “你拿去挂到学校名下,再向有关部门申请变更用地性质。”

    萧山:“变成教育用地?”

    “嗯。”

    “你打算拿这块地做什么?”

    江扶月:“建楼。”

    “教学楼?”

    女孩儿摇头,“实验楼。”

    但不是给学生做实验的。

    “我会联系小六,让他做好准备工作,你尽快把手续办下来。”

    “好。”

    ……

    萧山拿着文件袋离开之后,牛睿换上新的咖啡,果然没多久,又有一个男人推门进来。

    比起萧山通身的儒雅书卷气,这人就显得有些粗糙不讲究了。

    一个雅,一个痞,两种风格。

    小六进店之后,先打量一圈,再走到江扶月对面坐下:“月姐,你找我?”

    正好他今天去明大检查施工进度,江扶月一通电话,他就直接开车过来了。

    支票推过去,江扶月:“这是两千万。”

    小六:“?”

    之前给的四千万预算还没花完,怎、怎么又来了?

    江扶月:“我准备在学校旁边的空地规划一栋实验楼……”

    “要不了这么多!之前公司帮一个中学盖了栋六层的教学楼,也才四百多万。”

    江扶月摇头:“不是教学楼,是实验楼。”

    她强调。

    “有区别吗?不都是每层八到十二间教室,只用途不同而已。教学楼用来上课,实验楼用来做实验,大不了再多添些实验器材放进去,那也不用到两千万。”

    江扶月勾唇:“这栋实验楼不是给学生用,不需要每层八到十二间。”

    “啊?那给谁用?”

    “每一个愿意加入明大的科研工作者。”

    建好之后,将以楼层为单位划分实验区域和科室,每个区域以研究学者的名字进行命名。

    好比“徐开青实验室”,未来这栋楼里将囊括上百个类似实验室,他们所处领域不同,研究方向也不一样,但他们都在这栋楼里!

    如此一来,这栋楼将成为最强师资源头,供给明大。

    当一个学校的教师班底上去了,学术影响力提升也是自然而然。

    那距离冲击国内一流高校榜单还会远吗?

    “……所以,内部结构还需要进一步规划,最好每个实验区都能做到独一无二……”

    江扶月在说,小六就拿出手机,飞快在记。

    听到后面,他两眼放光,脑海里已经大致有了那样一栋楼的雏形。

    如此绝妙,不可思议……

    如果真的建出来,还不知道会惊艳多少人。

    ……

    转眼,又过了一个星期。

    时至八月中,江扶月的实验室便在这炎炎烈日下终于建成竣工。

    邀请函也在第二天寄到徐开青和周正奇手里。

    “呵,她还真建好了?”一声嗤笑,态度轻慢。

    ------题外话------

    三更合一,六千字。

    接下来看周校长花式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