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10章 强敌
    索什杨继续向前,穿过高大的拱门,走进陵寝大殿中的中心。

    大殿内的空间极其巨大,空气中洋溢着绿色的光芒,这就好似步入一个机械的地狱。

    由光柱支撑着的多边体黑石水平悬浮在他的四周,细瘦、沉寂的死灵们静卧在其中,数以万具遗体,被框定在光、黑石和重力力场中,经由自动控制系统联合到了一起。

    如果它们都苏醒过来,那么第七连就算所有人填进去,也掀不起一丝水花。

    所幸也许是那种神秘诅咒的缘故,苏醒的死灵只有十分之一,但也足够麻烦了。

    索什杨在钢铁的丛林里劈波斩浪,一路抵达战场的中心,这里也是他的连长被包围的地方。

    然而他还是来晚了。

    连队的药剂师倒在地上,他的胸口像一只扇贝一样被劈开了,内脏和鲜血正在泊泊涌出,染红了他白色的装甲——随着连队药剂师的阵亡,那些死去战士的基因种子将永远遗落在冰冷的虚空中。

    这对于任何一个战团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原本这景象本应已让索什杨进入防御状态,以最快的速度和最高的警觉。

    尽管他有着超人的本能,但药剂师的阵亡还是让他的的心神恍惚了那么一瞬间。

    于是第一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袭击是侧面袭来的,索什杨的肩甲仅仅是侥幸才挡下了这一击。

    攻击者的战镰击碎了肩甲,并且刺伤了索什杨的前臂。

    “该死!”

    他摇晃着向后退去,脸上满是惊讶和愤怒。

    因分心这个错误而愤怒。

    因突袭他的那个存在的强大力量而惊讶。

    索什杨重整旗鼓,用他的剑格挡起敌人的进攻。

    他在与一个死灵贵族面对面地较量,那是一个没肉的畜生,光滑的银色护甲上缀满各种强化器官和醒目的绿色晶体:这些异形通常是它们那可悲族民的统治者,也是亡灵种群里的精锐。

    那个战士的身形配得上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它的武器是一把经过强化的战戟。

    短暂的对峙后,他们在大厅内像舞者一样旋转着相互攻击。

    死灵贵族的挑战比索什杨在这一天毁灭掉的所有死灵炮灰加在一起都要有威胁,这些精英武士的战技极其可怕,强化过的力量也远超索什杨。

    甚至连它的速度都令阿斯塔特有点喘不过气来。

    你简直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机械应该具备的灵活性。

    在令人毛骨悚然的一瞬间,索什杨不知道自己是否,终于,也在亲身体验到无力的感觉。

    他们向大厅中央一路搏杀而去。

    那里放置着一台巨大的生化静止发生器堆栈,上面雕有各种怪异的形象,像是神殿的祭坛一般。

    躺在棺中的死灵被从其中传送出来,上下悬浮着堆叠在一起。

    几尊巨大的黑色雕像,如雪一般耀眼,恭敬地跪拜在静止发生器四周。

    死灵贵族的银色的护甲在陵寝区诡异的光线下泛着浮油一般的光泽,他的战戟像是一条光带般舞动着,以冷酷且精密的计算发动每一次攻击。

    但索什杨的防守更加老道。

    “哈!”

    大吼一声,他抓住机会,用剑柄送出了闪电般的一击,击裂了对方的胸甲。

    死灵贵族踉跄几步,立刻又扎稳脚步,马上发起了反击。

    咣!

    两把武器十字相错,牢牢咬在一起。

    但是链锯的锯齿却在战戟的相位利刃上吃了亏,伴随着刺耳的嘎吱声,飞溅的碎金属拍打在索什杨的动力甲上,还有一些从他的脸上飞过,刮出一道道血痕。

    眼看僵持不利,索什杨正打算脱身再战,对方却忽然用肩膀撞在自己身上。

    阿斯塔特踉跄着向后倒去,撞进一排自动控制系统中。

    套管被撞碎开来,碎片四散飞溅,在虚弱的光线照射下像是枯萎的花瓣一般。

    一些套管被撞出重力光柱支撑的范围,砸碎在抛光的金属地板上。

    陵寝的能量供应瞬间陷入了短缺,那些沉睡的异形像成捆的树枝和根茎一样乱七八糟地滚落到地步之上。

    “胜利或是死亡!”

    死灵推开挡在它面前的悬浮套管,踩着满地的碎渣和残骸向索什杨冲去。

    阿斯塔特挣扎着站起身来。

    黑暗的、病态的能量闪光像接错的神经原一样在陵寝大殿已倒塌的区域间跳跃着,爆炸发出的各种颜色的火焰扭动着撞进未被损坏的墙壁宁静的银色表层内。

    如同万千种声音汇成的低吟的古怪和声充斥着整座大殿。

    死灵贵族已经冲到索什杨身前。

    阿斯塔特沉住气,这一刻时间骤然变得极为缓慢,对方的动作也是。

    千万思绪在大脑里闪过,随后索什杨抬起手臂,链锯剑在他的眼前划过,砍碎了一只镜头单元,并向下在对方腹部和髋部砍出一道痕迹。

    眨眼间,死灵摇晃着挥出战戟,差一点就命中索什杨的头部。

    但死亡天使的反击迫使这个异形步步后退,将满地的碎片踩成齑粉。

    索什杨接下来的一击砍伤了敌人的大腿,某种银色的、像是液态水一样的东西呜咽着流了出来。

    死灵贵族在此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上半身以脊柱为中心猛地一转,战戟一把将索什杨的链锯剑荡飞,同时战戟的尾部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索什杨顿时倒地,冲击力使他头骨内的大脑嗡嗡作响,嘴里和鼻腔内满是鲜血。

    他脸面朝下,在一阵眩晕中伸出手去摸索刚才脱手的剑,但是却什么也没摸到。

    “长官!”

    他翻过身,向上看去,想知道敌人为什么还没有结果他。

    结果坍他发现小队的维利努斯正在与死灵贵族对剑,费克斯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武器射击时发出的巨大响声不断从入口处传来,这说明又有其他的小队已经进入了陵寝的核心区域,没有什么比援军抵达更加能够激励人心的了。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让索什杨痛心疾首。

    维利努斯在杀进大殿的路上受了伤,他的动作有些迟缓。

    他的到来和截击挽救了索什杨,但是也断送了他自己。

    死灵贵族是个太过强大的对手,在头晕目眩、口鼻淌血的索什杨能够站起身之前,那个异形头领已经送出致命的一击,将维利努斯从左肩至右胯劈裂开来。

    仅仅一击,就将他沿对角线劈成了两半。

    小队成员的碎尸沉重地倒在地上,鲜血和内脏喷了一地。

    费克斯怒吼着向死灵猛扑而去,但对方一拳就将其轰进另一排棺椁之中。

    这给了索什杨机会,他找到了自己的剑,尽管上面的锯齿已经残缺不全。

    “去死!!”

    他将剑从身后插进亡灵贵族的脊柱,剑尖从异形胸甲上的徽饰中间刺了出来。

    那个畜生先是单膝跪地,而后脸朝下倒了下去。

    索什杨将膝盖压在他的后背上,切开了他的头骨,死灵贵族苍白的脸转向一侧,脸颊贴着地板,银色的金属沾满暗红色的血珠。

    随着索什杨将它颅骨中的一切摧毁,那眼眶中的诡异绿芒也逐渐黯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