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2章 新兵(上)
    空气稀薄得让肺部时不时的抽搐,索什扬端坐在椅子上,余光偶尔扫过周围。

    运输机里一共有二十个男孩,以及一百多个空位。

    也许这里从未满员过。

    索姆斯的特殊学院每年从各个阶层招收五千多名男孩,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活不到毕业,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中层和上层巢都显赫家族的孩子,但在那个地方,他们的身份毫无用处,只是教官们手中被任意蹂躏的新兵蛋子。

    在学院里,他们除了要学习文化课程,还有极其艰苦,甚至于灭绝人性的肉体锻炼或者说是摧残。

    在数年的学习里,每个人都被逼到了他们能力的极限。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大多数都有着光明的前程,星界军里的指挥官,高阶民事官员,外交官或者教士,少部分人会成为工程师,地方长官,法官,甚至执法者,乃至于踏足泰拉那神圣的土壤,成为更荣耀也更有身份的人。

    可这并不是学院创立的终极目标。

    在每年那么多毕业生中,最多,也只是“最多”,只能有二十人可以加入星界骑士战团。

    这颗星球原本并非是一个荣耀的征兵世界,但是在两百多年前,某一任战团长在这个星球建立了征兵点,开始从贵族学院中征集他们认为足够优秀的新兵。

    在夜间的低语中,索什扬无意间听闻过,在古老的过去,选拔的标准从未如此严格。

    但荷鲁斯大叛乱后,很多事都变了。

    那是一场曾经撕裂整个帝国的叛乱,荷鲁斯这个被诅咒的帝皇爱子,向他的父亲举起叛旗,连同近一半星际战士卷入叛乱之中。

    那也是一场他们那幼小大脑所无法想象的战争,帝皇的诸位爱子陨落其中,甚至连帝皇本人也在最后的决战里身受重伤,不得不进入泰拉皇宫深处的王座保全生命,其后人类帝国的大权便落入了泰拉高领主议会中。

    凡人的时代到来了。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那些强大的战士就从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他们依旧是帝皇最忠爱和最锋利的刀刃,不管多么危急的战场,只要有他们出现,那么定能转危为安。

    他们是帝皇的告死天使,是异形与异端的灭绝使者,也是人类最精锐的武装力量,每一个都是不朽的超人。

    若这属实,那索什扬·阿里克谢被选中这一事实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他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他在他的名字被点到是感到难以置信,他在告致辞时还恍若梦中,在所有人向他们这一小撮幸运儿致敬时亦然。

    甚至当他被带上有着战团标志的运输机时,这仍旧如梦似幻。

    因为从儿时起,索什扬就极度渴望成为一名星际战士。

    索什扬的家族在当地虽然并不称得上显赫,却有着非常古老的历史,其谱系甚至能追溯到大远征时代,其间虽然有诸多磨难,但这个家族却还是顽强的存活下来,并延续至今。

    虽然阿列克谢家族的历代祖先从没有担任过什么重要的职务,但本地贵族们还是相当尊重这条古老的血脉,始终能让这个家族的人处于巢都中等偏上的阶层。

    然而到索什扬这一代,他们古老的家族似乎便走到了末路,年轻的后嗣只剩下他和他的一个堂弟。

    因此尽管成为星际战士对于一个家族而言是十分荣耀是事情,但对于可怜的阿列克谢家族来说,这很可能意味着延续上万年的血脉的断绝——索什扬的堂弟身体一直都不好,时常让人怀疑能否活到成年。

    在许多年的时光里,索什扬的父亲无数次对他讲起他所肩负的延续家族血脉的重任,而他只是默默的聆听,然后更加努力投入到学习和锻炼中。

    他的母亲也曾在深夜哭泣的央求他,希望索什扬能够想想他那可能永远不会拥有的后代,这个古老家族唯一的希望。

    尽管当时还年幼,他的回答却是这般。

    “人人畏惧黑暗,何人来阻挡黑暗?”

    人们都说他是个太过早熟的孩子,有些人说他太奇怪,甚至有传言索什扬或许在教堂中聆听到了帝皇的圣言或者某种召唤,但这样的流言很快就被当地国教给扼杀了。

    但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那就是索什扬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有着某种与神俱来的非凡特质。

    这种特质给他带来了称赞,也带来了诋毁。

    而他,也从不与人解释。

    因为他,一心一意只想要成为一名阿斯塔特修士。

    但只有索什扬自己清楚,他并非真正的铁石心肠,因为在父母最后为他送别的时候,他哭了。

    他成为了他们的骄傲,也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作为一个儿子他将永远无法尽到自己的职责,作为一个家族的后裔,他永远无法履行家族责任,古老的血脉很可能就此断绝。

    若干年后他时常会想,这大概是他的部分人性情感能够残留下来最重要的原因。

    但凡人的情感,是成为阿斯塔特必须首先要抛弃的一部分。

    索什扬想到这些,暗暗叹了口气,虽然原则上他不应该遗憾,但他从不会自欺欺人。

    这一刻,他产生了些许的后悔。

    而其他男孩坐在他们的缓冲椅上,被安全带牢牢捆绑,每一个都目不斜视,如同古代雕像一般刚硬。

    他们在试着长大成人,变成他们期待中战士的模样。

    索什扬坐在头排最靠大门的位置,这意味着他在别人眼中很有能力。

    他知道自己的天资超过绝大多数候选人,他也明白嫉妒此物会如何在人心中扎根,在学院里他就不止一次遭遇到因为嫉妒产生的冲突。

    所以索什扬一直懂得谨言慎行,避免他的一举一动在别人眼中显得骄傲或者自豪。

    忽然,运输机开始抖动,这也意味着他们正在脱离大气的束缚。

    索什扬收敛起心情,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很快,这场震动消失了,舱内的就绪指示灯变成了红色,男孩们困惑的彼此看着。

    “到了吗?这也太快了。”

    一个细碎的声音低语着。

    随着缓慢的嘶嘶声,舱门坡道打开了,展露出了太空港和其后索什扬本以为今生再也无缘的见的行星轨道站。

    同时出现的,还有舱门外的三个人影。

    他们都如巨人般高大,当他们进入舱室,每一步都激荡起沉重的回音。

    索什扬眨了眨因为气压改变而胀痛眼睛,他能够确认,这些就是星际战士,人类的守护者,帝皇的死亡天使。

    身穿厚实动力甲的他们足足有两米多高,每一个拳头都比男孩们的上半身还要大。

    指示灯将白色罩袍下冷冽的塑钢染成了红色,他们没有戴头盔,而是用冷漠的双眼在男孩中逡巡。

    微微发抖的孩子们对这些巨人紧张的眨着眼,他们那故作镇静伪装立刻就破碎了。

    索什扬认出了他们那带着蓝色色块的银灰色动力甲,还有肩甲上那双剑向上交叉的徽章,在胸口金色的鹰徽前,一条长长的勋带自他们左肩到袖口跃动着,腰间悬挂的头盔上还有特殊的矛形纹饰,这是星界骑士战团的荣誉卫队。

    所有的细节,迅速被他捕捉并刻在头脑中,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力量。

    其中一个星际战士扫了一眼左手上的数据板。

    “索什扬·阿列克谢?”

    十九个男孩同时看向他,索什扬并未出声来向他们确认自己的身份,但那名星际战士仍然抬起手臂,指向了他。

    “你,跟我们走。”

    说话的那个星际战士,有着一张生硬的脸与深蓝色的眼眸,额头上还钉着两颗服役钉,嘴角有一条明显的疤痕。

    很久之后索什扬才知道,他是七连——也就是自己未来所在连队的连长——埃弗里奇。

    “什么?”

    索什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依旧强装镇定。

    “你跟我们走,现在。”

    那个星际战士阴沉着脸走到索什扬身边,撕开他的安全带并将他半拖着扯离座位,他第一次体会到星际战士那巨大的力量,这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而且这对于当前的境况来说,反抗也是十分危险的。

    “可是我们要去黑曜石要塞!请告诉我这么做的理由!”

    须臾,索什扬终于没有再维持自己成人的姿态,也还是坚持着自己倔强的口吻,但他们并不给他机会。

    “服从命令。”

    话没说完,冰冷的金属便扎入了索什扬的脖颈。

    感受到皮肤上传来的寒意,索什扬没有更多的动作,他的意识便随着他的希望一同破碎,堕入黑暗的深渊……

    “唔……”

    不知多久之后,随着身体的摇晃,索什杨的意识短暂的复苏了片刻。

    但他感觉很冷,非常冷,仿佛置身冰窖当中。

    同时他的太阳穴还在抽痛着,虽然那意味着什么尚无从知晓,但他至少知道他还活着。

    忽然,有声音从他耳边传来。

    “这是个好苗子,他的评估等级远远超过了合格参数线,团长会想要这个的。”

    这是一个略带些鼻音的高亢声音。

    “那也得等他接受灰髓才知道。”

    另一个声音则是平淡冷漠,并伴随着许多金属在一面金属盘上碰撞作响的声音。

    “你认为他能坚持下来?”

    带鼻音的声音又开腔了。

    “试了才知道。”

    而第二个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个样本适应性很高,跟前十几个对比起来,他的成功率是最高的,如果他还不行,我们可能就……”

    逐渐的,这些声音变得模糊,就像天边的鼓声,似远似近。

    一种温暖的液体正在缓缓注入他的身体,也将他稍有复苏的意识再次击碎,他又堕入了无尽的梦幻当中。

    未来,变成了一团不可预知的迷雾,将他紧紧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