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7章 剥皮者
    他们选择了左边的通道,这条似乎小一些,并且向下倾斜。

    周围的表面依然是黑色的同时,奇怪的文字现在变成了醒目的银色,在照明灯经过时发出幽光。

    索什杨发现他的呼吸开始在目镜面前结成雾气,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说明他的氧气循环系统可能出了问题,世界引擎是一个只有太空死灵才能生存的环境,没有氧气也没有水分。

    “接敌。”

    忽然,前面的阿克塞停下了脚步,小队所有人迅速摆出战斗队形。

    索什杨一边警戒四周,一边越过阿克塞的肩膀看向前方,同时一个从他听觉边缘升起的沙沙杂音正在迫近。

    “停止开火。”

    奥卡姆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

    “所有人不要动。”

    索什杨听从了他的安排,其他队员也一样,于是他们立刻看到了发出噪音的东西。

    那一刻,索什人承认自己确实是惊呆了。

    无数机械虫群钻出黑暗,从他们周围经过,它们像液体水银般移动,照明灯的光亮在数以万计类型甲虫生物的外骨骼上反射。

    它们迅速淹没了周围的通道,仿佛移动的潮涌覆盖墙壁,屋顶和地板。

    最先接触到它们的是阿克塞,然后是索什杨,再到后面的人。

    它们分开,然后又聚拢,占满了周围每一寸空间,它们经过时的摩擦如细碎的耳语。

    单从外表上看,无论它们是什么,至少都不是有机物,每个都比星际战士们的拇指小,却完全由金属材料组成。

    当潮涌扫过通道时,每一只甲壳虫都完美镜像了周围同类的协调动作。

    仅仅半分钟,波涛就变成了溪流,怪异的昆虫潮涌的顶峰就这样过去了,它们对于一动不动的星际战士视若无睹。

    在那沙沙声逐渐减弱的过程中,虫潮也消失在小队身后的黑暗中。

    眼见数百万咔哒作响的小金属腿从自己面前走过,阿克塞终于呼出了一直憋着的气。

    “它们是什么?”

    阿克塞开口问道。

    当索什杨保持沉默时,他转向奥卡姆,对方则摇了摇头。

    “一种亵渎智能,被这些异形用作维修工人,一旦受惊就会发起进攻,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它们发狂的样子的。”

    “继续前进,小心警戒。”

    他们朝更低处走,但此时沿着的地道不再统一,墙边散落着许多石棺。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开始下降,这时索什杨注意到了通讯频道里的异状,静电的刺激爆响填满了他的耳朵。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动力甲的某些数据也开始失效——它们似乎卡在抵达世界引擎表面的一瞬间,其他队员也报告了同样的事情。

    索什杨没有期望获得什么答案,他知道这不会有的。

    很快,通道抵达了尽头,他们面前是一间大厅和通向远端的两条通道,墙上的印记变成了更大而且是银色浮雕的形式,同时屋顶像排列的黑色脊柱一样拱了起来。

    “鸟卜仪上标记了这个地方吗?奥卡姆。”

    “是的。”

    老兵低头看向鸟卜仪。

    “貌似这里左手通向后面一个更大的厅。”

    “很好,保持紧凑。”

    他们迅速转移到更大的一个空间,这里虽然有交战过的痕迹,但是并没有尸体,不管是星际战士的,还是异形的。

    空荡荡的大厅中间,只有一个巨型底座,成簇的粗电线像蟒蛇一样盘在它侧面,将它连接到放在顶部的某种银皮雕像上。

    索什杨第一眼看去,感觉它像某种巨大、金属质的蜘蛛,或者一个他们早先遇到的微型生物的放大版。

    它的肩膀上装着人造晶簇,在照明的光柱扫过时发出微光。

    “别靠近它。”

    奥卡姆发出警告,小队成员们迅速占据了环绕大厅的位置,将武器对准基座和上面的雕像。

    “它在休眠状态。”

    老兵加了一句,就像那解释了一切。

    “我们继续前进。”

    “有敌人从后方接近!”

    忽然,处于队伍后方的拿德发出警告,所有星际战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协调同时转过身,举起爆弹枪覆盖住之前穿过的拱门。

    然后他们听到了一种噪音,一阵脚步声。

    它听起来很像一个星际战士走过的声音,金属碰撞金属的沉重哐啷声,只是这脚步一瘸一拐而且散乱。

    随着光柱照亮黑暗的通道,一种移动的闪烁出现了,如同一片煞白的皮肤。

    “那是什么——”

    阿克塞想说话,但词语很快被卡在了喉咙里。

    同时,那个朝大厅跛行的身影在拱道边缘露出了样貌。

    它是一个高个子的人形生物,但驼背得很严重,看似由金属组成的,但又有些许不同。

    因为它像斗篷一样穿着带血的人皮,长肉条盘绕在它的肩头并耸拉在身后,腥红的血浸湿了银色外骨骼的大部分,而它赤污的战利品还在滴血,其作为双手的邪恶长足爪上也是如此。

    令人更加毛骨悚然的是,一张人脸像个梦魇般的面具挂在它的头骨上,两只绿眼在空洞的眼眶里燃烧。

    但是它获得战利品并非毫无代价,看那断裂的右脚和浑身的创口就明白,死者进行了怎样的反击,或许它原本很灵活,可现在只是个靶子。

    “射击!消灭它!”

    异形的脚步声很快被爆弹枪的雷鸣淹没,那个生物拖着脚步进入大厅的一瞬间就被****笼罩。

    随着一种锤子敲打铁砧的声音,爆弹砸入其金属身躯,撕裂了那些湿润的皮肤和其下的活性金属。

    那骷髅状的恐怖生物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迅速解体,金属飞散的同时,电路冒出火花和烟。

    它停下了时断时续的前进,一侧膝盖跪地,因为系统被破坏而进入痉挛。

    随后,一发爆弹击中了它头骨侧面并爆炸,暴露出一部分被破坏的接线头。

    最终它瘫倒了,血依然在受害者剥下的人皮周围形成一滩。

    “死吧,怪物。”

    索什杨靠近并朝其脑袋打了最后一枪,把它炸成一片火花。

    “那是什么?”

    放下手中的枪,索什杨盯着地上的残骸,他认得那张破碎的脸,属于四连的一个战士。

    “一个诅咒,或许就是这些太空死灵变得如此疯狂的原因。”

    奥卡姆走上来,看了一眼,语气中透露出一种疲惫。

    “诅咒?”

    “我也是听闻,据说这些异形中有一种类似瘟疫的诅咒,会让它们变成这种模样,也许这个墓穴的主人正是觉察到了这种诅咒的蔓延,才变得疯狂……”

    “不管是什么原因,它们都是异形,都得死。”

    说罢,索什杨忽然注意到鸟卜仪出现了异动。

    “有新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