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8章 七连
    当第七连的连长埃弗里奇和他的战士们稳步推进时,前方的道路看上去就像一大片纠结不清的金属网络。

    而在远处巨大的黑曜石雕像就像一头若隐若现的沉睡中的捕食者。

    这位连长冲到通道的尽头,开旷的大厅之外时,污血的恶臭从屠宰场飘来,钻进他的进气格栅,这里显然发生过一场战斗,动力甲的碎片和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正当埃弗里奇确信他们没有被发现时,一队手持高斯枪的不朽者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

    霎时间,深绿色的闪光照亮了半明半暗的通道。

    亚罗克,那名紧挨着埃弗里奇的旗手,被两发高斯命中胸部,强大的能量撕开了他的盔甲,鲜血飞溅出来。

    旗手扭曲着跌倒在地,他的主心脏和第二心脏全部破裂。

    “战斗队形!!”

    埃弗里奇伸出手将连旗扶住,并交给一旁的副官。

    小队借助复杂的框架依托在两侧,当星际战士们试图缩短他们与敌人的距离然后夺取优势时,一架蝎型的亡灵载具忽然从地面升起,并发射了它的主炮。

    轰!

    一道炽热的火柱窜入空中,就如同水中的墨迹。

    在冲击波的边缘三名星际战士被冲击力甩开,猛地撞在一旁的金属壁板上,壁板没有屈服于突如其来的大量碎肉和精瓷的冲击。

    即使隔着他的盔甲,埃弗里奇扔感觉到爆炸的热量吹拂在他的脸上,警报传感器疯狂的鸣叫着。

    他跌跌撞撞,却仍保持站立,并大吼着指挥冲锋。

    “为了帝皇!!”

    当二连长皮利瑟听到从西侧传来的爆炸声,看到天空中的滚滚浓烟和火焰时,他正通过一条暗道偷偷靠近。

    他们接近了,世界引擎的能量节点之一,但是一堵密实的黑暗之墙,充斥了星际战士的视线。

    “埃弗里奇,报告,”

    战团长阿穆拉德的声音通过头盔通讯阵列传来,他注意到了战术显示屏突然出现明显的热量信号。

    “我恐怕我们已经被发现了,团长。”

    “集合你的部队,然后推进至能量节点!”

    “遵从你的命令,团长!”

    埃弗里奇回复完,然后命令他的战斗小队迅速脱离战场,通过一片迷宫似的管道,通向他所能联系到的其他小队集中向他所在的中央通道。

    当他们前进时,埃弗里奇一马当先,俯瞰地表的巨大的平台投下的阴影笼罩了所有人。

    出于本能,他抬起头向上看,看到一排手持高斯枪的异形向下对着他们。

    眨眼间,分解射线如同雨点一般向他们袭来。

    埃弗里奇翻滚着躲到雕像的阴影之下。

    连队的另一个副官格瑞斯分神了,出现了一丝迟缓,他为他的松懈付出了代价,一道炙热的射线将他的躯干炸开了一个洞,将星际战士烤熟在他的盔甲中。

    伴随着一声响亮的铿锵声,他跌倒在地。

    埃弗里奇以他的爆弹手枪的轰鸣回击作为回应,当他周围的雕像被撕烂时他瞥见目标介于有缺口的主梁之上。

    剩余的星际战士在他的带领下,竖起风暴盾,规避着敌人的火力,并进行迂回。

    埃弗里奇紧贴着最近的平台基座然后看向四周,衡量着地形,该如何带领他们走完去往能量节点剩下的路程。

    在墙壁和基座之间形成了数道狭窄的通道,其上则是观察平台,由金属支架支撑,在远处是环构架的防空火力,防御炮塔以及一簇簇的传感器探针。

    当爆弹枪的火力继续压制住它们时,埃弗里奇收身撞在岩壁上。

    “连长,我们被伏击了!”

    一个战士在通信阵列中大喊道,努力尝试克服这喧嚣的环境,即便他在大吼,仍显得语气非常冷静。

    信息发出后产生了片刻的停顿,一个模糊的声音插了进来。

    “支援正在赶来。”

    简短的回复很快就消失了,埃弗里奇只能依稀判断这可能是索什杨的声音。

    第二轮回击过后,一连串不大的爆炸席卷了观察平台,碎片如淋浴般四溅。

    一支战术小队赶来支援。

    埃弗里奇站起身,在爆炸所产生的浓烟消散之前吼出了命令。

    “别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干掉他们!马上干掉他们!”

    阿斯塔特们打破掩体,开始冲锋,将亡者留在身后。

    两百名步伐僵硬的死灵组成队列从数条通道中出现,并立刻开始反冲锋。

    “开火!”

    埃弗里奇刚吼道,便立即感受到身后服从命令的战士们爆矢枪齐射的气浪。

    齐射的效果是残酷的,成排异形倒在猛攻之下,尸体一头栽进它们的同类之中,在爆矢弹的打击下抽搐旋转。

    零件四散飞出,残骸像沙包一样堆叠,绊倒了后面跟上的异形。

    这并非一边倒的攻击,同样有星际战士在敌人的反击火力下阵亡,但是纪律严明的阿斯塔特们在第一批炮灰接近前掏出了近战武器。

    一个如同一个引擎工一般伤痕累累,满身污点的死灵拿着一把带刃的高斯步枪来到埃弗里奇面前。

    连长用他尖啸的链锯剑迎接了对方,将它切入那个异形的胸膛。

    死灵没有马上死去,扭动着埃弗里奇手中的武器。

    阿斯塔特没有丝毫停顿,将这个可怜虫甩开,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残骸在空中旋转着撞进了它那卑贱的同类之中。

    七连长随后又以一记低平的横扫砍翻第二个袭击者。

    一名战术小队的队长,带着狂热与自信来到埃弗里奇身旁加入了混战。

    当他冲入敌群时残肢断臂如雨点般跌落,他没戴头盔的脸上展现出种令人恐怖的愤怒。

    在眼角的余光之外,埃弗里奇看到另一个同袍将一个试图开火的敌人斩首,激起了战士们更大的狂热。

    然而,虽然遭受着无情的肆意屠杀,这些卑贱的异形扔拒不溃退,它们皆是无魂的机械,丝毫没有畏惧的概念,也不会因为同类的死亡而愤怒。

    “把他们赶回去!”

    埃弗里奇紧咬牙关吼道,用他的战斗盾一击将一个敌人砸翻。

    但他正要竭尽全力时忽然向后跌倒了,两到三个尸体从地上扑倒了他,这些机械哪怕只剩一半躯壳,也依旧具备行动能力。

    狂乱中,他丢掉了他的盾,但当他在倒伏的尸海中摸索时,他发现了他那链锯剑的剑柄。

    打开链锯开关,埃弗里奇切开金属让自己得到解放。

    但很快,又有无数只手抓住他试图将阿斯塔特拽倒,当他试图起身时,冰冷的手骨抓绕着他的盔甲。

    这不是人类战斗的方式,亦很少有异形心甘情愿如此死去,即使当有什么东西值得去这样做。

    这便是为什么阿斯塔特们是致命的战士,他们对于任何会被自然地恐惧所浸染的敌人而言都是终极武器,因为一名星际战士可以控制并驱逐自己的恐惧感。

    但太空死灵是另一种敌人,一种甚至连星际战士都无法击溃的敌人。

    “该死!”

    埃弗里奇从牙缝里说道,他摆脱掉一个只剩下上半胸腔的机械,在战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现在我们得把他们全部干掉。”

    连队在死灵的包围下继续前进,但是一发射击忽然命中了他的侧面,埃弗里奇感到一阵剧烈爆发的疼痛。

    “唔!”

    他一个踉跄,而这正给了他的敌人一个他们所需的缺口。

    一个突然骚动起来的金属死灵扑向受伤的阿斯塔特,紧接着袭击者的重量将他拖倒,它们那冰冷的触感充斥着他的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