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来当神也不难 > 第三章 撑腰
    天空阴沉,下起了绵绵细雨。

    此时已是入秋,夜晚已有几分凉意。

    雨越下越大,打湿了山上的泥土,让周围稍显泥泞。

    还别说,雨滴敲打棺材板的声音,怪好听的。

    感兴趣的可以试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棺材内的人如同大梦惊醒一般,由平躺着变为惊坐,一头撞飞了棺材板。

    “嘶,竟然不疼。”少年摸了摸自己撞飞了棺材板的脑袋,喃喃自语道:“这么头铁的吗?”

    穿着麻衣的少年缓缓从棺材内爬出,一边淋着秋雨,一边抬头仰望着近五米高的大石块。

    “老伙计,咱们可算是分开了。”他冲着大石块道:“以后没人在你里面钻来钻去,你可别不适应。”

    时隔300天,路离终于又是个人了。

    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竟觉得还有几分不习惯。

    “这皮肤怎么都变白了?”路离低头看了看手掌,又撩起麻衣看了看两只小臂,还不信邪的拉起裤腰往下看了看,还真是全身都变得白皙了。

    要知道,原先的小傻蛋,就爱在太阳底下发呆。人被晒得跟煤球似的,活脱脱的黑猴子。

    “看来在融合了黑色晶石后,身体似乎产生了什么变化。”路离一边想着,一边朝着积水处走去。

    淋着秋雨的他,竟也不觉得冷,相反,他觉得自己此刻的身体状态特别的好,虽然这具身体还是少年,但感觉充斥着的力量比前世自己这个成年人还要强得多。

    “感觉可以打死一头牛。”路离想着。

    来到水坑旁,路离蹲下身子。

    天亮了,虽然下着雨,但世界总是明亮了一些。

    周遭虽说还是有点灰蒙蒙的,但竟并不影响路离视物,他能清楚的看到水坑里倒映着的脸庞。

    “啧,这下子有代入感了。”路离看着水中的自己,微微颔首,表示满意。

    虽然这张脸仔细看着,和以往的小傻蛋还是大致相似的,但不管是气质、气色、五官的精致程度,都有了明显的差别。

    “谁还不是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了?”路离吹了声口哨,觉得这具被改造后的身体很不错,不逊色于前世羞煞彦祖的自己。

    秋雨停了,路离找了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然后盘膝闭上了眼睛。

    他稍加感知,就感知到了位于自己体内的黑色晶石。

    而当他把自己的意念灌输到黑色晶石内,晶石内的空间立马打开。

    他想通,它就开。

    路离一眼就看到了悬浮着的大光球,以及那七颗被点亮的小光球。

    是的,第七号光球本灰蒙蒙的,如今已彻底被点亮了。

    “看来,7号晶石已经与顾寒露相融了。”路离想着。

    一想到顾寒露,路离的眼神竟柔和了几分。

    他很清楚,这是受到了路恶离的影响。

    此刻的他,其实接纳了路恶离的所有记忆,就像是体验了一遍他的人生。

    不过记忆有点混乱,路离还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消化。毕竟是小傻蛋的记忆,乱一点也正常。

    也正因此,对他来说,顾寒露的确成了很特殊的存在。

    更何况7号晶石还自主选择了她。

    感知完了体内的黑色晶石后,路离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色猛地苍白了几分。

    “命火将熄!”他喃喃自语,眉头紧蹙。

    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所谓的“命火”,它代表着你的身体状况。

    比如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很差,或者大限已至,便会有命火将熄的现象产生。

    普通人是看不到自己的命火的,但相传修行者们可以。他们不止能看见自己的,修为高深之人,还能看见别人的命火。

    灵体状态的路离可以看见命火,如今竟然也还保留着这项能力。

    “从这现象来看,是阳寿无多。”路离有了推测。

    他在村里的时候,听了不少村民们的闲聊。村民们有提及过,相传不少修行者们就算是大限已至,身体素质也是很好的,无病无痛。

    他们身死道消,是因为阳寿已尽,并不是这具身体撑不下去了。

    修行的确有延年益寿之效,修为越高,效果越强,但也不是无穷无尽的。

    路离现在的状况就有些类似,体魄很强,跟牛似的,还是那种能把田耕坏的牛。

    但命火的火光却很暗淡了。

    寿元无多!

    “得想点法子。”路离知道这个名为五曜界的世界有多么神奇,这个问题并非无法解决。

    路离站起身来,朝着山下看了一眼。

    他很清楚,继续留在山上,没法解决任何问题。

    而下山后,他同样要面对不少难题。

    毕竟他如今的情况,有点儿像是…….诈尸?

    那么,以何种形式下山,以何种身份下山,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还好我这三百天也不是白过的,在某些方面,我很有经验。”路离微微一笑,心中也算有些底气。

    …….

    …….

    雨后下山的路,有些难走。

    好在路离现在的身体素质很不错,竟也不觉得吃力。

    下山的路上,他还有心情摘野果吃,野果酸得他龇牙咧嘴,但脸上的笑容却异常灿烂。

    至少现在的他,又能吃东西了。

    山下的紫云村,路离格外熟悉,来到村口后,他发现村子口竟没有人。

    “人都去哪了?”路离纳闷。

    他细细一想,心中很快就有了猜测,并暗叫一声:“不好!”

    然后,他就快步朝着顾寒露的住处走去。

    紫云村不大,路离很快就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眼前的一幕果然如他所料,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堵在了门口,顾寒露那瘦削的身影在人群里显得格外弱小,她跪在地上,不断地给村民们磕头。

    她的额头都磕破了,鲜血混杂着泥土与灰尘。

    “求……求求你们。”

    “少…….少爷还…….还在山上。”

    “村…….村长爷爷,我…….我求您,求…….求求您。”

    她口中的少爷,指的就是路恶离。

    这个称呼一直都让村民们感到不习惯,毕竟大家都土土的,你这高大上的称呼,太怪了。

    可是你要知道,童养媳可不是从小真的就当媳妇儿养的,地位和正经媳妇根本不一样。

    因此,这个称呼其实也没毛病。

    很明显,顾寒露苏醒后便想着去山上的神像处。

    少爷已经死了,总不能让他曝尸荒野。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也很重视入土为安。

    “唉,太可怜了。”张寡妇感慨着。

    “可怜什么可怜?还不都是她这个灾星克死的?”有个腰肢粗壮的村妇白了身段窈窕的张寡妇一眼,立马顶了一句。

    “就是!昨日神像显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肯定是惹恼了神像!”又有人道。

    “村长,这个灾星一定要早点处理掉,别祸害了整个村子!老娘还不想死呢。”

    张寡妇张了张嘴,想说几句话,但她是个死了男人的女人,这时候也不敢开口。

    她若是再说什么,指不定要被戳脊梁骨,毕竟她的男人也没了,背地里也有人说是她这妖精克死的。

    张寡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山,只见张山眼神闪躲,一言不发。

    明明与我夜间私会谈及这个话题时,他拍着胸脯,表现出了自己对于可怜女子那浓浓的保护欲,传递着安全感。

    好像天塌了都由他顶着,谁敢说这些可怜女人一句不是,他立马揍人。

    当然,他拍的是张寡妇的胸脯。

    顾寒露听着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浑身颤抖,不知所措,只能不断地继续磕头。

    对于死亡,顾寒露其实没有多大的恐惧。

    少爷死后,这个可怜的女孩对于这个世界,也便没了牵挂。

    这些年她太累了,经受的也太多了。

    “听闻普通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只能活一辈子。”

    “真好啊。”

    但少爷的尸体就这么放在山上,她觉得自己没有脸面下去见婆婆。

    婆婆待她还是极好的。

    路离站在不远处,村民们竟无一人发现他的到来。

    他还是灵体的时候,村民们自然看不见他。可他如今有了躯壳,似乎存在感还是极低,很容易让人忽略。

    跟半个隐形人似的。

    这一特殊性运用得当的话,或许…….也算一种超能力?

    对于曾经的路离来说,他就像是一名世界的旁观者。

    可如今的他不一样了,他已入局。

    在路恶离的记忆里,是把小结巴当姐姐看待的。他傻乎乎的脑子里,对于媳妇儿的概念很浅显,还啥都不懂呢。

    而路离是个成年人,虽然记忆有了一定程度的融合,但他可代入不了弟弟这个身份。

    至于另一个身份嘛,咳咳,日后再说。

    但不管怎么说,在他眼中,顾寒露还是个少女,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少女。

    他挠了挠耳朵,在心中道:“这些八婆们话可真密啊,嘴也真毒,真当这户人家没有男人了!?”

    路离冷着一张脸,把自己代入进了平日里做神像时,以神的身份入梦时的气度与神态,然后迈着大步,沉稳的向前走去。

    这具充满力量的体魄,给了他不虚这群坐骑……不是,是这群村民的底气。

    他如今的想法很简单,他此刻的立场也很坚决:

    “我不是来主持公道的。”

    “我是来给我的小朋友撑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