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来当神也不难 > 第七章 神像的秘密(感谢“爱爱”的盟主打赏)
    “血,好像是血?”路离看着血珠从油纸伞的伞面处滑落,心头震惊。

    血珠的颜色与常人的鲜血有着细微的差别,颜色显得更黑一些。

    最诡异的是,血珠滴落在地上,瞬间就消失不见,蒸腾为了缕缕黑气。而地面上则出现了一些小坑,就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很明显,刚才若不是眼前的白袍男子突然出现,并用油纸伞挡住血滴,路离就要狼狈地躲避了。

    “这血雨要是淋头上,会秃吧?”路离心有余悸。

    “呼——”,一阵恼人的秋风吹过,吹起了白袍男子的长发。

    不知为何,路离在他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逼气。

    在他的认知里,这种喜欢以背影示人的家伙,通常都是装逼一道的老手,逼王级的人物。

    更何况这人明显刻意的侧了侧身,露出了自己的一部分侧脸,而不是整个后脑勺。从这种角度看去,能更添一抹写意。

    此时此刻,路离甚至还能隐约闻到男子身上的香气,不出意外的话,他的这件白袍,是熏香过的。

    神秘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油纸伞,然后手腕轻轻一抖,油纸伞便神奇地收了回来。

    伞面上没有留下任何的血珠,似乎不会沾水。

    收伞后,他翩然转身,长发缓慢的甩出了一个潇洒的弧度,跟慢动作回放似的,转而与路离对视着。

    少年路离背着顾寒露,抬头仰视着比他高一截的白袍男子,二人皆被对方的长相给惊讶到了。

    这二人都自认为在外貌方面所向披靡,可看到对方后,却有一种有被冒犯到的感觉。

    “此子/此人之长相,竟能对我造成威胁!”这个念头在二人心中不断滋生。

    莫名的就有点相互看不对眼。

    尽管如此,路离对他还是充满了好奇。

    很明显,对方是个修行者,而且就在刚才,他似乎为紫云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白袍男子的目光在路离的俊脸上停留了片刻后,便不留痕迹的挪开了,转而看向了路离背上的小结巴。

    “果然是玄**体。”白袍男子笑着颔首,表情很是满意。

    路离听着这个陌生的词汇,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

    【玄**体】是一方面,但在路离看来,【果然】这两个字,暗藏信息量。

    而且,上次那半瞎之人,只说了顾寒露是天煞孤星,没有说什么【玄**体】。

    所以,是这半瞎没察觉到呢,还是说顾寒露的体质被7号晶石给改变了?

    还没等路离开口套话,白袍男子就继续说话了。

    “你很危险。”他侧头看着空气,话却是冲着路离说的。

    “你命火将熄。”他淡淡地补充道。

    虽然这个事情,路离早已知晓,但从外人口中再次说出,还是让他不由得心头一紧。

    …….

    …….

    村民们跑得慢,老村长一把年纪了,隔了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跑来了此处。

    他一到这儿,便很上道的带领村民们高呼:“拜见真人!”

    在这个世界,普通人们通常会用“真人”、“修士”等词汇称呼修行者们,像“仙师”之类的词,是不能用的。

    【仙】、【神】之类的字眼,不可用到修行者身上,那是对【五曜】的大不敬!

    修行者们听到这种称呼,不会感到开心,相反,很可能恼怒。

    其实,在五曜界,唯有五曜与他们座下的一应仙神,方可称之为正统。

    像路离在山上装神像,这种都是野神的范畴,一不小心还会被处理掉,差不多是404警告!

    只是紫云村穷乡僻壤的,相对比较安全,极少有修行者出没,较为安心。

    老村长拄着拐杖,低着头,这位资深老舔狗恭敬地道:“敢问真人,先前……是发生了什么吗?”

    白袍男子闻言,看了顾寒露一眼,微微一笑道:“本座路过此处,感知到了玄**体的存在,便想下来一观。”

    “恰逢妖邪作祟,便顺手解决了这只对普通修行者们来说,很是棘手的鬼蝠。”

    村民闻言,一片哗然。

    鬼蝠,一种活跃于各大奇闻异事内的妖邪。相传其行踪难觅,可操控黑影,吸食人的魂魄!

    我们村子附近,竟然有鬼蝠存在!?

    路离闻言,低头沉思。

    “看来,刚才空中爆开的血花,便是鬼蝠了。”

    “莫非先前迫害了路恶离的,也是这鬼蝠?”

    “如果真是这样,眼前这个逼…….这个男人,等于间接帮忙报了仇。”

    而就在他思绪纷纷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后背上的衣服被人轻轻地拉了拉。

    顾寒露在路离的耳边轻声道:“少……少爷,放…….放我下……下来吧。”

    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就这样被路离一直背着,实在是有些难堪。

    毕竟她又不是没有腿。

    确切的说,她有着的还是一双比例完美,配得上可玩年三字的美腿。

    事情的始末,现在一下子就理顺了。

    只是这位名为季知秋的白袍修士,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张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夜爬寡妇墙,还死在了墙上,这个死法也等于是把他钉死在了耻辱柱上。

    紧接着,事态的发展一如路离所料。

    年过七十的老村长展示了自己的三十六路舔法,狂舔这位看起来年纪不过三十左右的白袍修士,拉着近乎。

    怎么说呢,季知秋不管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完美的符合了村民们对修行者的想象。与他相比,先前那位给顾寒露批命的半瞎老人,从卖相上直接就被碾压的死死的。

    可村长这死老头明显缺少与修行者攀谈的谈资,话还没说几句,就把神像的事儿给说出来了。

    其中,还包括路离“死而复生”之事。

    “糊涂!糊涂啊!”路离在心中大骂。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季知秋的神色,果然,在听到神像之事后,他瞬间就来了兴趣。

    他的目光环视了一眼周围的村民们,最终定格在了路离与顾寒露身上,开口道:“那不如就由你们两个带本座上山看看吧。”

    “偶遇【玄**体】,还能遇到命火重燃之事,有趣,有趣!”

    …….

    …….

    上山的夜路并不好走,路离与顾寒露走在前面带路。

    路离仗着自己这具身体年轻,拥有着童言无忌的权利,便眼中闪烁着“天真”的光芒,冲着季知秋道:“真人,修行者不是都能飞的吗,我们为何不直接飞到山上?”

    腰上悬挂着木笛,手中拿着油纸伞的季知秋摆了摆手,道:“非也,修行者的确可以御物飞行,但并非所有修行者都可以。”

    听这话中的意思,好像是高手才能飞?

    “啊,真人也不行吗?”路离继续童真,实际上是想套一套季知秋的老底。

    鬼知道他是个什么境界的修行者,反正上次路过的半瞎老人是能飞的。

    这个半瞎老人并没有察觉到灵体状态的路离,也没有看出大石块的端倪。说了“天煞孤星”四字后就飞走了,并未与已被路离打上“糟老头子”这一标签的老村长进行交流。

    季知秋闻言,微微一笑,道:“本座自然是可以的。”

    “得,逼又被你装去了。”路离一时之间竟觉得自己是在嘴贱。

    一行三人很快就来到了神像所在之处,路离有些紧张,但面色如常,没有漏出任何马脚。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季知秋手持油纸伞,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大石块。

    然后,他抬起自己的左手,自上而下,抚摸着大石块的表面。

    路离不知为何,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毕竟这大石块当了他300天的“躯壳”,如今看着别人摸着自己以往的“躯壳”,他还是很有代入感的,感觉被摸的是自己。

    然而,没多久,季知秋的手掌便停了下来,并发出了一声轻咦声。

    而他的手掌所在之处,正是原先黑色晶石所处的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