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又是羲皇
    “将臣?”

    微微一愣神,霍湫立马反应过来,他现在孱弱成这样,连将臣过来都感应不到?看来这段时间又要低调做人。

    按照尼诺现在的情况,恐怕过不了几日,他就会长成一个大人,他携带者圣经密码而生,据说圣经密码记载着未来。

    显然这是假的,最多预知到女娲灭世,女娲能不能成功灭世,天书上面已经有了明确的定义,圣经密码不可能更详细。

    比如,霍湫和将臣打架这件事情,圣经密码最多预测到这件事,不会给出结果,而天书会详细的记录结果,或是霍湫险胜将臣,或是两败俱伤,又或是霍湫败阵,至少也有明确的结果。

    “霍大哥,你快跟我出去吧。”

    况复生拽着霍湫往外拖,另一边的金未来和堂本静,立马把厄尔尼诺护住,生怕将臣来杀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儿子对将臣产生了威胁。

    “你们放心,将臣应该不是为小后卿而来,将臣欠叮当情债,不会在叮当的地盘动手。”

    安抚一番初为人父母的两只僵尸,霍湫则随况复生出去,他很好奇,除了打架这回事,将臣还有什么事可以找他。

    忘记酒吧内,将臣身边站着一位女人。

    马叮当优雅的坐在一旁喝酒,况天佑、司徒奋仁、马小玲在隔壁桌坐下,时刻盯着这边的情况,那可是僵尸王将臣。

    刚刚睡下的求叔,也被弄醒过来,跟马小玲等人坐在一起,盯着那边箭弩拔扈的阵营,突然从灭世大劫,转变为三角恋,真他喵的头疼。

    “将臣,找我何事?”

    霍湫没有丝毫畏惧,他对将臣这个人比较了解,将臣对生命没有概念,但是也算是一只好僵尸,越来越像人的僵尸。

    “给你介绍一下,长留上仙霍湫。”

    将臣没有回答霍湫的提问,反而对身旁一个气质绝佳,面露慈悲之色的女人,介绍他的身份,一个虚构出来的身份。

    “羲皇!”

    那个气场超强的女人,见到霍湫的第一眼,似乎在回忆什么,叫出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这个名字,霍湫不是第一次听见。

    “你以前认识我?大地之母女娲。”

    霍湫在马叮当身边坐下,大咪给他拿来一杯酒,现在的局面越来越扑朔迷离,为何事情超出他们的意料。

    第一次,霍湫在女娲的雕像面前,听到女娲之灵叫他羲皇,这一次,是大地之母女娲,也叫他为羲皇。

    在华夏的神话传说中,被称为羲皇的人,只有燧人氏之子伏羲,原名是风伏羲,不是盘古一族的人王伏羲。

    而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这个身份有关,无论是轻而易举领悟的先天太极八卦,还是伏羲琴的出现。

    亦或者,吸收花千骨世界的洪荒之力,洪荒之力是妖神之力,是妖族的力量,人类又岂能完美吸收,不带有任何副作用。

    “我不知道,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脑海里冒出这个名字,你给我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似亲人。”

    女娲的语气逐渐温柔,在这一刻,她仿佛不再是大地之母,不再是与马叮当斗气的先天神祗,创造人类的女娲。

    “你们认识?”

    将臣也懵逼了,女娲的神魂提前回归,她感受到危机感,所以提前回来,不容灭世大劫出错,也可能是受到霍湫的牵引。

    “应该认识。”女娲不敢肯定的回答。

    “不认识。”霍湫想也没想,他觉不认识这个女娲。

    一旁的吃瓜群众集体无语,你俩这是闹哪样,不会真的是亲人吧,一场苦情大戏,在众人的脑海里开始生根发芽。

    曾经,霍湫和女娲都是先天神祗,是上个文明就存在的神,他们创造人类、教导人类,相互扶持,相亲相爱。

    后来,将臣出现了,女娲享受着将臣的追随,与霍湫渐渐疏远,女娲只是把将臣当作跟班,而她深爱着霍湫。

    直到莫山山的出现,霍湫移情别恋爱上莫山山,与莫山山深情互动,女娲因此大发雷霆,找霍湫理论,而霍湫抛弃了女娲。

    最终女娲黑化,不能忍受人世间的劣性,于是发动灭世大劫,要毁灭所有的人类,那时世间就只剩下她和霍湫两人。

    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霍湫自然会回心转意,突然感觉将臣好可怜,从跟随女娲开始,就是一个备胎,他还因为女娲抛弃了马叮当。

    马小玲小声的讲诉着这个故事,况天佑等人一脸懵逼,齐齐看着马小玲,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马小玲,太会八卦了,比霍湫还耍的牛。

    “霍湫,你真的不认识女娲?”

    同为先天神祗,女娲的实力尚且不及将臣,女娲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在大地之上,她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反观霍湫这人,将臣感觉这货上次贼能划水,估计一成的力量都没拿出来,从这次给魔星改命,就知道这货有多牛逼。

    至少他将臣做不到,帮魔星改名,生而为神,这样的人不是先天神祗,说什么将臣也不信,可能从他遇到女娲事,霍湫就离开了。

    也正是因为霍湫的离开,女娲还会特别无量,创造了人类和花草树木,选择这些人来陪她,解解闷,再后来遇到将臣。

    “我可能认识吧,不过没有丝毫关于她的记忆。”

    搞的霍湫都懵逼了,要不他询问一些事,说不定能问出个所以然,女娲如果是他的妹妹,应该是跟她一个姓氏吧!

    “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姓风?”

    霍湫盯着女娲,女娲突然乖巧的坐在一旁,仔细的思考霍湫的提问,周围的人都傻眼了,特别是将臣,这是他认识的女娲,不是是个假人吧?

    不对,现在的女娲就是假人,回来的只有女娲的神魂,女娲的肉身和法力,都在放逐出去的肉身之上,会在千禧年回归。

    “我好像是姓风,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

    这个女娲对风这个字很熟悉,貌似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确实与这个字有缘,难不成她叫风女娲,觉得不雅,所以把姓氏去掉了。

    “......”

    众人齐齐无语,这是传说中的大地之母?这是要灭世的大地之母?咋感觉那么不靠谱,将臣也无奈的捂住额头。

    “你认识它吗?”

    霍湫唤出伏羲琴,双手轻轻按在琴弦上,并没有运转洪荒之力,轻轻拨动琴弦,单纯的弹一曲清心,洗涤心灵。

    即便没有洪荒之力加持,依旧拥有极强的效果,少了强烈的攻击性,洗涤心灵的效果,令大家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伏羲琴?”

    女娲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个名字,这下众人都愣住了,霍湫的手一顿,停下了拨动琴弦的手指。

    “你认得它?”

    系统替他造的伏羲琴,霍湫感觉没那么简单,里面有几十道封印,与其说是系统造的,倒不如说,它就是真正的伏羲琴。

    “很熟悉。”

    女娲突然变得激动,手掌颤颤巍巍的放上伏羲琴,好似缅怀着过去的一切,好似缅怀着某个人,某个她亲近的人。

    “霍湫,你以前姓风吗?为什么改名字了?”

    马叮当一直关注着其中的问题,霍湫询问女娲是不是姓风,或许他也不敢肯定,就认识女娲这人,漫长的岁月,会令他们遗忘很多东西。

    “我转世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怎么会知道,只是上一次在仙界女娲庙,我曾与女娲神像对过话,她也叫我羲皇。”

    “那个羲皇,指的是风伏羲,女娲的亲哥哥,人族三皇之一的天地共主。”

    微微耸耸肩,真不是他多想,他身上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向着伏羲这个身份贴近,那么系统会不会是伏羲造的?

    否则,为什么他当宿主后,前任系统挂了,系统还不是直接绑定的他,而是绑定他的分身,怕他因此受牵连。

    尽管他是独立出来的,系统给他的福利,却远比莫山山的来得好,不然莫山山早就超过他了,可能在仙剑一的世界,系统故意暴露他,让他离开仙剑世界去花千骨。

    “哥哥。”

    女娲亲切的叫道,这一句哥哥叫的特别自然,仿佛曾经叫过无数倍,本能的再次交出来,一旁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

    “你别乱认亲戚,你创造人类,是大地之母没错,不是在我的记忆中,人教由太上师兄为教主,我也是人族三皇,她不可能灭世。”

    他就是这么豪横,不认女娲这个妹妹,人族是大势所趋,女娲不可能不明白,她以人族证道,岂会自断根基。

    不仅毁自己的根基,连自己哥哥的根基,几位师兄的根基也毁了,女娲再怎么强,也不会与全世界为敌。

    所以说,霍湫大胆猜测,这个女娲可能也是上个文明留下的人,可能与女娲有半毛钱关系,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女娲,连女娲的分身也算不上。

    “霍湫,你真是女娲的哥哥?”

    将臣也懵逼了,他与大舅哥干了一架?然后他选择与女娲站在大舅哥对立面,大舅哥帮着他的前女友,这关系太复杂了。

    “可能是风伏羲转世,风伏羲当年证道的法门,我现在都会。”

    不论是真是假,霍湫与风伏羲肯定有关系,其中大概率他就是伏羲转世,仙剑一的女娲显灵,她不可能不知道神界还有个伏羲。

    而她却叫霍湫羲皇,应该是在雕像上,保留了一缕意识,就像封神演义中,女娲庙上的一样,她能有所感应。

    这诸天万界中,有无数个女娲,她们之间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可能是本尊分出的一缕意识,在诸天万界揽收气运。

    “大舅哥,我们错了。”

    将臣能屈能伸,乖乖的站在霍湫身旁,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这时候他不能支持女娲,看大舅哥的表情,分明要骂女娲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