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于他掌心骄纵 > 第524章 524买了点东西
    第524章524买了点东西

    江屹北把几个大老爷们扔到沙发上,从楼上抱了几床被子搭着,空调温度也调高了几度,炉子里的碳也给灭掉,然后牵着姜幼伶离开。

    从房子出来,冷空气扑面而来,快速席卷了全身。

    两人开车离开。

    车厢内的温度好一会儿才升起来。

    暖气从风口喷洒出来,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江屹北修长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语气懒懒地:“回家吗?”

    姜幼伶点头,慢吞吞的说:“……回家啊。”

    她靠在椅背上,路灯的光线在冬夜里都显出了几分朦胧感。

    夜已经深了,窗外什么都看不清,她干脆闭上眼睛小憩。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费劲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发现街景好像有些眼熟。

    “还没到吗?”

    江屹北淡淡道:“快了。”

    姜幼伶仔细的一看,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这不是,这不是回我们家的路吗?”

    回舒薏阿姨家,跟这条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刚才还没看出来,这会儿她倒是熟悉了。

    江屹北直视着前方,注意着路况,慢悠悠道:“你说回家,又没说回哪个家。”

    姜幼伶思索了一下。

    刚才他们的对话好像还真是,就说了回家,也没说回哪个家。

    姜幼伶觉得有点奇怪:“可是,为什么突然回家啊?”

    江屹北目视的前方,嗓音淡淡:“回家还需要理由吗?”

    姜幼伶:“……”

    总感觉不是这么简单而已。

    盯着他看了好几秒,而后慢吞吞地挪开了视线。

    过了一会儿,姜幼伶又转头看他一眼:“可是阿姨不会等我们吗?”

    “我跟她说过了,让她别等。”

    姜幼伶后知后觉的点头:“哦,好的吧。”

    “反正离的也不远,明天还可以再过去。”

    姜幼伶小声嘀咕:“你平时都不回家,阿姨肯定很想你,趁着放假,在家里多陪陪他们。”

    江屹北撩了下眼皮,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小姑娘,慢条斯理道:“相比起我,她更想看到你。”

    姜幼伶的眼睛弯了起来:“舒薏阿姨好像是挺喜欢我的。”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可爱。”

    江屹北轻笑了声,很是顺从:“嗯,你可爱。”

    车子开进停车场,停好车后,两人直接从小区负一楼乘电梯回到家里。

    刚走进家门,姜幼伶就抬手拽了下领口,闻了下身上的味道。

    刚刚在外边厮混过,现在身上还沾着烧烤味儿,让她有些无法忍受。

    又看了一眼江屹北。

    这人怎么能做到烤了烧烤还不影响他身上清冷气质分毫。

    不过,他肯定也无法忍受自己身上有烧烤的味道,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她直接往房间的方向走:“我也去洗澡了。”

    还没走两步,手腕被人攥住。

    江屹北伸手拉住了她。

    姜幼伶回头看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他的身形高大,站在她的跟前,几乎要压住头顶的光线,背着光时,那张脸显得晦暗不清,桃花眼却深得像墨:“我也要洗澡。”

    姜幼伶眨巴了下眼,一时没转过弯来:“啊?”

    他的眼神玩味,又往前走了步,离她更近,呼吸落在她的额头:“一起?”

    姜幼伶:“……”

    江屹北垂眼看着她,桃花眼弯出漂亮的弧度,微微压低了声,意味深长道:“你刚才让我高兴了,我还没让你高兴呢。”

    姜幼伶心跳逐渐加速,心口的那只小鹿都快要撞死了。

    这人怎么回事?!

    她艰难拒绝:“不,不用了,咱各洗各的就行了。”

    江屹北抬起手,撑在她身后的墙壁上,几乎要将她拢进怀里,灼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廓:“伺候你洗澡,不好吗?”

    姜幼伶:“……”

    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刚才亲他是为了哄他,让他高兴。

    可是,一起洗澡这件事,到底是谁占便宜啊?

    姜幼伶尽量保持理智:“我腿都已经快好了,用不着人伺候。”

    江屹北有些玩味:“真不要?”

    姜幼伶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应该听懂了他的暗示。

    两人都这关系了,那事不是也挺正常的吗。

    姜幼伶故作镇定:“你,等会儿会来找我吧?”

    江屹北的眼皮动了动。

    姜幼伶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洗澡吧,一股烧烤味儿。”

    说完,摁了下门把手,转身回到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姜幼伶背靠在门上,拍了拍胸口,紧张的要命。

    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她就有点不淡定。

    其实之前她也主动过,不过都被拒绝了。现在两人都和好了,也算是顺理成章了吧?

    这段时间顾及着她的腿伤,江屹北一直都没有碰她。

    她之前听谁说的来着,男人如果忍太久,可能会憋坏的!

    这么想来,哥哥确实有点可怜了。

    姜幼伶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

    她很快就进了卫浴间。

    洗完澡,姜幼伶裹着浴袍,找了套睡衣换上,然后拿着玻璃杯去外面装水喝。

    客厅很安静,没有人在。

    照理说,他洗澡应该比自己要快,难道还没洗完?

    总不能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他根本就没那个想法??

    姜幼伶觉得奇怪,倒完水就拿着玻璃杯回到了房间。

    他们俩应该算是和好了,可为什么还要分房睡?

    她平时睡觉也没有锁门的习惯,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直接掀开被子睡进去。

    这会儿已经快十二点了,确实有些晚了。

    折腾到这么晚,本来就有些困。

    姜幼伶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间,没过多久,被子一角被半掀开,大床旁边的位置深陷进去。

    男人刚洗过澡,身上是很清冽的沐浴乳的味道,格外的好闻。

    体温不像平时那般滚烫。

    姜幼伶眼睛还闭着,下意识靠了过去,抱住他的腰,钻进他的怀里:“你怎么现在才来。”

    果然要抱着他才更加习惯。

    昨天没抱着他睡觉,她差点都睡不着。

    江屹北抬手搂住了她的细腰:“出去了一趟。”

    姜幼伶迷迷糊糊的问:“出去干什么了?”

    江屹北垂着眼,盯着女孩薄薄的眼皮:“买了点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