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东京快乐吹风 > 第412章:你已经是成熟的刀娘了
    .......

    另一边,某座酒店高层的一间套房中。

    一个染着栗色长发,戴着一副黑色胶质眼镜的女孩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虽然诺玛正在追踪她的位置,但她一点都不慌乱。

    因为她在电话挂断的时候,让人放出去了二十多个伪造的电话IP地址。

    而当卡塞尔学院的人一一搜过这些地址后。

    他们会发现,这些地址没有一个是真的,全都只是她因为电话对面那个家伙的恶劣态度,想要发泄出气,故意放出来让他们白跑一趟的迷雾弹。

    如果电话对面,那个叫森川羽的卡塞尔学院教授亲自带队去搜查就好了。

    大半夜的,让他瞎折腾一番,也勉强算是给自己报仇。

    苏恩曦心中如此想着,从身边拆开了一桶薯片,吃了起来,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给她的老板打的。

    她,酒德麻衣,包括侵入计划中,在卡塞尔学院教堂与楚子航战斗的那位能使用“言灵·君焰”的女孩,都是老板的手下。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

    她喊了一声:“老板。”

    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很亲切的声音:“嗯,薯片。”

    “问到麻衣在哪里了吗?”

    “没有。”苏恩曦摇了摇头。

    她对着电话叹了口气,仿佛对面的“老板”能看到她一样,抱怨道:“我很确定麻衣就在他的手里,但他坚持不知道麻衣去了哪,语气没有一丝破绽。”

    “真的吗?那就糟糕了啊。”

    老板似乎很惊讶:“我刚刚才确定,麻衣她不在学院的手里。”

    “也不在学院手里?”苏恩曦皱起了眉。

    她也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能确定酒德麻衣不在卡塞尔学院手中。

    但既然是老板确定的事情,那就应该没错。

    她点了点头,又忍不住皱眉:“如果‘长腿’她不在学院的手里,也没有落入对方之手,那她会在哪?”

    “我们的人到处都找不到她,就好像她凭空消失在了学院一样......”

    老板似乎也有些头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恐怕只有一种可能了。”

    苏恩曦犹豫了一下,问道:“尼伯龙根?”

    “对,尼伯龙根。”老板肯定了她的话。

    尼伯龙根,在北欧神话中意为“雾之国”,原是指死人居住的国度。

    但在现实中,它并非“冥界”,“地狱”一样的存在,而是龙类们的“宝库”和“圣殿”,只有血统足够高的龙类才能开辟,也只有被祂选中的人才能进入。

    它就像是个平行空间。

    除了它的开辟者之外的人,一旦进入,便再也难以离开。

    苏恩曦沉默着,道:“我记得老板你说过,想要进入尼伯龙根,需要跨越某种界面,比如镜子和水。”

    “‘长腿’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会这么不小心。”

    “但要是有逆党复苏呢?”老板的声音变冷:“麻衣根本不是那些逆党的对手,哪怕只是刚刚苏醒的君主,恢复百分之一二的力量,也足够让她万劫不复。”

    苏恩曦:“老板你怀疑‘诺顿’已经恢复了记忆,重新掌握了‘权柄’,开辟出了尼伯龙根?”

    这次跟在酒德麻衣身边执行任务的老唐,就是青铜与火之王中的兄长“诺顿”。

    她原本是希望老唐进入卡塞尔学院地下的“冰窖”,见到他被解剖的弟弟,恢复记忆,然后让他和弟弟康斯坦丁一起被昂热校长和路明非杀死。

    谁知道半路上有个家伙拦住了老唐,还抓住了去帮忙的麻衣,导致一切计划都变成了泡影。

    老板摇头:“我没有感觉到逆党苏醒的气息。”

    “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嫌疑。”

    “薯片你继续盯着卡塞尔学院,如果发现诺顿现身,或者那个抢走龙王之卵的家伙出现,就解决掉对方。”

    老板挂了电话。

    苏恩曦叹了口气。

    老板总是扔下命令就走,丝毫不管命令要怎么执行。

    但这就是老板的风格。

    她已经习惯了。

    ......

    第二天,卡塞尔学院,安铂馆。

    学生会安铂馆的会议室中,开着一场只有学生会内部成员才能参加的会议。

    所有学生会干部面色凝重的看着手机,看着校园新闻网最上面的头条新闻—“S级与S级!深夜中的密谈!”

    配图是两个年轻人,站在图书馆的书架边,勾肩搭背,不知道说着什么。

    其中一个年轻人黑色长发,面容俊秀,风衣下的身材匀称有力,但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目光,像是藏着蓄而不发的风暴。

    但若是细看,又仿佛那是错觉,真正在他眼中的是温和的风。

    另一个年轻人同样也是黑发黑瞳。

    虽然气质衰了点,但身材纤细,脸蛋也别样的清秀,女装起来绝对不错。

    后勤部部长摸了摸鼻子。

    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前者是学院的格斗系教授,名叫森川羽,虽然不是终身教授,但是拥有S级的血统阶级。

    后者是今年刚入学的新生,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却是近三十四年里唯一的被评为S级的学生。

    最绝的是照片好像就是诺玛的监控录像截图。

    也就是说两个人是被诺玛拍下来的。

    只是不知道两人到底在说了什么。

    然而这恰好是他们这些学生会干部最关心的事情。

    今天早上,学生会长凯撒向他们发了消息,让他们帮忙关注学院的教授森川羽,暗中搜集对方的资料。

    结果昨天凌晨这个S级新生就跑去接近了对方,不知道去做了什么。

    实在是让人担心。

    不过,后勤部长并不敢开口说话。

    因为这个头条新闻的下面,是一条相当敏感的新闻。

    “世界名画!《学生会长凯撒在守卫英灵殿》,永不过时的苏联笑话!”

    昨天凌晨夜里,有个匿名的家伙发了个“《学生会长凯撒在守卫英灵殿》”的帖子,又因为帖子里吵架太严重,把帖子给删了。

    结果有人下载了图片,把图片保留了下来,今天早上又发了这个帖子,还放出了图片和昨夜的学生会与狮心会吵架截图,然后帖子下面的人又吵了起来。

    这一次,发帖的人没有删帖。

    因为发帖的人是学院新闻部的部长,臭名昭著的新闻豺狼芬格尔·冯·弗林斯。

    此人最喜欢的就是霸占卡塞尔学院的新闻头条,谩骂和嘲讽于他而言,只是疯狂上涨的流量和热度。

    就连学生会和狮心会都拿对方没有办法,在经历过多场被打的溃不成军的舆论战之后,只能拱手将舆论的高地拱手相让。

    后勤部长小心的看向会议桌最中间坐着的金发青年。

    对方就是学生会的现任会长,昨天在校长办公室中接下任务的三人之一,凯撒·加图索。

    凯撒正好也抬起头,目光扫向坐在他身边不远处的红发漂亮女孩。

    那是他的女朋友,帖子《学生会长凯撒在守卫英灵殿》中的挑逗新生路明非的那位学姐。

    他开口:“诺诺,你......”

    被他喊道名字的红发女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放心,我对那家伙没意思,只是觉得他昨天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手足无措的样子很有趣,带他去兜风而已。”

    “你懂吗,就像是那种看到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所以就想逗一逗的感觉,明白吗?”

    凯撒无言。

    诺诺的表情中透着一种“别问我出没出轨,我可看不上这种衰仔”的感觉。

    他凭借着对自己女朋友性格的把握,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恐怕也确实如此,那个叫路明非的小子对她而言,和路边趴着,让她忍不住想逗一逗的小狗没什么两样。

    他不再看诺诺,目光扫向在场的学生会干部们。

    昨晚校长给了他,楚子航,路明非任务。

    虽然昂热校长不赞成他动用学生会的力量,但也没有反对。

    所以他依旧把任务下达给了各位干部。

    “大家,新闻的头条你们也看过了,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那个叫路明非的学生应该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帆船部部长举手说:“我们依然有机会,而且可以主动出击。”

    凯撒看向其他部长。

    其他部长也都点头,表示他们的想法和他差不多。

    “另外,我们可以把路明非争取进来。”又一个部长说道:“不管他是不是真正的S级,这个名号的拥有者必须在我们学生会手里。”

    凯撒点头。

    这点他同样有想法,但也就仅仅是有想法。

    现在有人提出来了,那就列入计划。

    “那就这样做。”他沉声道:“总之不能输给狮心会,不能输给楚子航。”

    “不过要注意一点,‘岚龙’任务的重点仍然在于森川教授,不能暴露你们自己,也不能惊动森川教授。”

    “明白!”部长们齐声道。

    凯撒再次点头,起身离开会议室。

    ......

    另一边,森川羽刚刚醒来。

    昨天凌晨,他忙完酒德麻衣和老唐的事情,又通过路明非发现校长在怀疑他,然后和侵入者通了电话,让诺玛帮忙追查对方。

    做完这些,他才和心觉睡觉,享受起了小女仆的侍奉。

    小女仆的身子香香软软的,一点都不输刀娘。

    她身上装饰多于实用的精致lolita女仆装也很可爱,大腿上绑着的,别人看不到的黑色丝带,更是在可爱之余,多了些诱人的性感。

    在两人玩的最开心的时候,她甚至还会猜着他的心意,变出猫耳或者狐耳,讨好他,贴心至极。

    两人玩了很久,才一起睡去。

    “主人~”

    心觉发现他已经醒了,搂着他的脖子,腻在他的怀里,用额头蹭了蹭他的下巴:“主人,昨晚对人家还满意吗?”

    森川羽点头:“当然。”

    “嘿嘿,主人满意就好。”

    心觉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人家喜欢你,喜欢你,最喜欢主人你了。”

    森川羽也轻笑。

    他抱着心觉,坐起身:“好了,该起床咯。”

    “今天有要紧的事要做呢。”

    心觉:“是昨天说过的,帮主人洗脱嫌疑的事情吗?”

    “对。”森川羽点头,同时从御朱印帐中取出他和心觉的换洗衣物,进浴室和心觉一起洗了个澡。

    洗完澡,他换上风衣,又看着心觉穿上了一身新的女仆装。

    “我昨天晚上给诺玛和昂热校长发信息的时候,还给古德里安教授留了消息,让他今天吃早饭的时候喊上我。”

    “一会心觉你就变成我的样子,和古德里安教授他们一起去吃早饭。”

    “我变成那天的样子,找个地方,引起学院的注意力,然后你和古德里安教授他们一起来找我。”

    “等确保咱们两个同时在场以后,我就离开,你来追杀。”

    “等到我脱身以后,咱们再找个地方换回来。”

    “好。”心觉点头。

    森川羽拍了拍鹤丸国永的刀身,把鹤丸叫了出来。

    他看着刀娘,清了清嗓子:“鹤丸,你已经是成熟的刀娘了,该学会帮主人战斗了。”

    鹤丸点头,露出微笑:“放心啦,主人,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绝对会帮你好好的保护心觉,把所有想要碰她的人都解决掉。”

    “你就放心吧。”

    “嗯。”森川羽点头。

    他又讲了一下细节,最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快到时间点了。

    他让心觉变化成他的样子,然后看着心觉将鹤丸国永佩在腰间,这才用疾风步,隐藏起了他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