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 第675章 675,阿初,你还有我
    第675章675,阿初,你还有我

    沈砚爱怜地摸了摸白初的发顶,“好,我不参合,你需要我做什么的时候我再做。”

    “嗯嗯。”白初往沈砚怀里又钻了钻,好似恨不能融入沈砚的骨髓一般,满满的依赖意味。

    沈砚收紧了缠在白初腰间的手,“明日你四更天就要起来了,睡吧。”

    “嗯。”

    ……

    翌日,四更天的时候白初就起了,之前她大婚是王萍去喊她,今儿个则是她去喊王萍。

    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过于忧虑睡得太迟,被拉起来的时候迷糊着眯着眼睛,无论怎么摆弄都不醒。

    直到外面响起了鞭炮声,小姑娘猛地惊醒,双眸里还带着迷糊。

    “醒了?”白初眉眼含笑地看着迷糊的王萍。

    闻言,王萍转眸看向了白初。

    “看看铜镜,看看是哪家的美娇娘。”

    初醒脑子不够利索,白初这么一说,王萍下意识就转了过去,在见到铜镜里陌生又熟悉的人的时候,脑子逐渐清醒。

    这是她,穿着一身红色嫁衣,她要出嫁了,今日是她出嫁的日子,以后就要离开家了。

    一想到这,泪水瞬间盈满了眸眶。

    “怎么了这是?”一瞧见人要哭,白初的笑意瞬间散了,变成了担忧。

    “哎呀,萍儿,今儿个可是大喜日子,你莫要哭。”

    王婶这一出口,萍儿绷不住地喊了一声,“娘。”喊着就扑进了王婶的怀里,“娘,我舍不得你,娘……”

    “你这傻孩子,这才多点的距离,想回来直接回来就是了,有什么舍不舍不得。”

    “娘……”

    母女俩一个说着不舍,一个安耐着不舍哄着,这画面真的是温馨极了。

    而白初这才意识到她两次成婚,竟是一次都没有感受过这不舍的感觉。

    她娘早早去了,至于爹,她从小就没有。

    “好了萍儿,咱先出嫁,嫁完了直接回来住也没关系,小博反正一个人,不会在意的,更何况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就更该回来了,那样婶可以帮你们照应。”

    眼见着时辰差不多了,白初开口劝了王萍。

    而这一说生孩子什么的,王萍又羞涩了。

    就在这会儿外面响起了王叔的喊声。

    王婶抹了一下眼角,又用袖子一角帮王萍擦了擦眼泪,“来,盖上盖头,咱高高兴兴出嫁。”

    许是发泄了一下,又许是被王婶和白初的话给安慰到了,此刻王萍的情绪平静了,就那么任由王婶盖上她的盖头,再由王婶和白初扶着她出了屋,上了王叔的背,由王叔一步一步背着她出了院子。

    本该由虎子背的,但虎子太小,便由做父亲的王叔背了。

    王婶不舍的跟随了上去,虎子也紧随其后,白初慢几步走在了后面,一侧是一直守在院子门口的沈砚。

    只看了一眼,沈砚就看出了白初情绪的不对劲,“怎么了?不舍?”

    “没有,人总要长大,更何况只是一个形式,想要回来王萍就可以回来了。”

    闻言,沈砚顺着白初的眸光朝着前面王家四人的身影,看了片刻,收回了眸光,并伸手抓住了白初的手。

    这一抓惹得白初侧首看向了他。

    “阿初,你还有我。”

    白初定定地看了沈砚好一会儿,最后温柔了眉眼,“嗯,我还有你。”

    ……

    因着要给姬宏朗看诊换药,沈砚和白初提前离开了婚宴席。

    饶是这样,到了姬家的时候早已经月上中天。

    这次依旧是管家接待的他们,不知是不是因为沈砚在的原因,管家情绪收敛了许多,并不如昨日晌午时那般热情,但是看上去依旧很是和蔼。

    依旧是昨日见姬宏朗的那个院子,白初在那见到了姬宏朗,双方打了招呼,白初便开始看诊换药。

    全程白初整个身心都专注于处理姬宏朗的伤口,倒是姬宏朗看着白初屡次欲言又止,满满的想要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架势,他还从未有过对谁想要说什么说不出来。

    “今日情况特殊,以后我依旧会每日辰时三刻左右来为将军看诊换药。”

    换好药后,白初约定了一下以后姬宏朗见面的时间。

    白初这架势一看就是收拾完就要告辞离开的架势,可姬宏朗还没有想出来怎么开口,完全不敢冒然开口。

    “好。”因为不敢冒然开口,在应了白初一声后,姬宏朗直接将穆逼爱转向了沈砚,“听闻靖安侯主谋私挖铁矿一事,不知沈大人处理得如何了?”

    “证据确凿的事没什么好审的,落实证据就行了。”

    这话好生有道理,有道理到姬宏朗都没办法反驳,只觉得沈砚也太不会看眼色了一点,看不出来他在找话题留人吗?就不能多扯几句,真的是没眼见。

    但一想这是为了护着白初,他又觉得莫名窃喜,不由得又看沈砚顺眼了几分。

    真的不是一般的矛盾。

    “不过靖安侯并不愿意承认,还说是栽赃陷害,拒绝配合。”

    姬宏朗正在心里吐槽沈砚,没想到沈砚又开口了,先是一喜随后认真了起来。

    “不过是负隅顽抗罢了,这个局面容不得他不承认,等事情接近尾声,你要回京复命的时候,我再给你些东西。”

    这些东西与其说是给沈砚,不如说是给白初的,沈砚好,白初便好,他可能需要很久才能认下这个女儿,但不妨碍他以其他的方式护着这个女儿。

    沈砚看了姬宏朗片刻,姬宏朗眸光毅然任由沈砚看,过了好半晌沈砚开口,“好。”

    沈砚只应了一声好,再无其他,毕竟还没到那个时候,具体如何到那个时候再说。

    “天色不早了,我们告辞了。”应了一声好之后,沈砚便起身告辞了。

    听这一声,姬宏朗转眸看向了白初,依旧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了一句,“明日辰时三刻,等小初来给我换药。”

    话没什么问题,但姬宏朗特地说这么一句,白初感觉怪怪的,却也没多说,“好。”

    到此,便也没有什么要继续说的了,沈砚领着白初告辞离去。

    依旧是管家送了人出去,送完人以后又重新返了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