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从火影开始的无限技能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琳与魔术与夜总会
    待一众赌客安静下来,琳快速的前后甩了几下脑袋,他好像有很多怪异的小动作,像是多动症。

    他抬起那根沾着他唾液的食指隔空点了点负责摇色子的工作人员:“你,就你了。”

    左嘴笑道:“恭喜啊。”

    右嘴咧了开来:“幸运嘉宾~”

    “啊?”工作人员向后退了半步,但左右看了看兴致高昂的赌客们,他最终还是上前站到了琳的面前。

    “好,很好。”琳用食指在他脸上划了一下,然后从身后变出一个红色的包布给他盖住。

    “3”

    “2”

    “1”

    琳打着响指,三张嘴跟着响指的节奏开始倒计时。

    “当当当当~”琳大手一挥,掀去了红布。

    只见工作人员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了一个面露惊恐的石像,与那名工作人员一模一样,栩栩如生。

    “噢噢噢,好!再来一个!”

    观众兴奋地欢呼了起来,他们见过魔术,但这么厉害的是真的没见过,在毫无准备的临时表演中将人变没,还弄出个等身石像在里面。

    “再来一个?”琳挑了挑眉。

    “我们看来很受欢迎。”左嘴好像有些开心。

    “那就给他们再来一个。”右嘴吐着舌头说道。

    琳用左手握住了右手食指,然后用力一拔,食指消失不见,变成了一截树枝。

    “天啊,这是真的吗?太神奇了。”

    琳的表演还没结束,他再次把红布罩在石像上,再次掀开,石像已经变成了木质雕塑,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同样的栩栩如生。

    “是很厉害…可是,大变活人好像是要把人变到其他地方吧?那个人…哪去了?”有看客发出了疑问。

    他的疑问也激起了赌客们的好奇心,纷纷大叫着要把人变出来。

    “这很简单,对魔术来说,这只是基本功。”琳摇了摇手指,然后再次把红布罩了上去,但里面却出现了让人牙酸的吱嘎声。

    “当当当当,见证奇迹的时刻!”

    “哗”,红布被他扬到了天上,露出了被盖住的一堆已经不成人形的肉块。

    全场寂静,然后随着一阵阵的吸气声,通过刺鼻的血腥味,和那尸体碎裂后特有的恶心味道,人们确认了这根本不是魔术,不是障眼法,这个声称要给他们表演魔术的男人真的杀人了!

    人群立刻混乱起来,争先恐后的向门外冲去。

    “砰砰砰”,人群用力的砸门,推门,可门就像怪物紧闭的嘴巴,纹丝不动。

    “快开门啊!开门啊!前面的磨叽什么呢?”

    “来人啊,杀人啦,忍者哪去啦!”

    琳皱了皱鼻子,用力的甩了甩脑袋然后探着脖子用那瞪大的狭长双眼看着他们:“我给你们表演魔术,你们看完后却想一走了之,这可不太厚道。”

    他从高台上跳了下来,然后身体与地面倾斜六十度角走了过来。

    啪,他用大手抓住一个人的肩膀把人掰了过来:“你说是吧?”

    他斜着身子和那浑身发抖的赌客对视。

    “赌场,赌场的老板呢?老板在哪里?快让他出来!”

    听了他们的叫喊,琳的五官都皱在一起,向后退了几步:“老板?老板在这。”

    他掀开了自己的上衣,肚子上的皮肉扭曲露出了一张人脸。

    然后他像跳肚皮舞一般边扭动肚皮边用刻意低沉粗厚的嗓音开口道:“哦~哦~大家好啊~我是赌场老板~琳先生是赌场请来的高人,你们要付观看费的,这很合理,over~”

    随着身体的扭动,肚子上的脸摆出了各种怪异的表情,加上琳那刻意扭曲的嗓音,就像是肚子上的人脸真的在说话。

    说完后,脸部消失,琳快速甩了几下脑袋看着他们:“听到了吧?老板也说要你们付出费用,所以…谢谢惠顾,来生再见。”

    ……

    嘎吱,赌场的大门推开,琳的脑袋探了出来左右扫视了一圈,然后大踏着步走了出来,昂首挺胸,就好像赌博时赢了个天翻地覆。

    随着手臂的摆动,不太合身的红色西装拧出了几滴红色的染料。

    “接下来去哪?我们好像没有目的?要不要去发展那什么血神教?”

    “有,毁灭草之国,杀死大名,奴役那里的所有生灵,以及收集大量有实力的叛忍,让他们加入猩红之国。”

    “嗯,我之前好像有听说,纲手两个字,她也许在附近,哦对,还有静音。”

    琳和两张嘴讨论了片刻后,决定将几个目标整合一下,毁灭草之国,杀死那里的所有生灵或让他们入教,收集纲手和静音,奴役大量有实力的叛忍。

    琳随手拉住一个低脑袋走道的路人:“看没看到金发**的女人?”

    路人被拉住后看到琳的长相先是慌乱,随后反应过来他的提问后嘿嘿笑了起来:

    “想不到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啊,嘿嘿,咱给你推荐个地方,别说金发**,你想要啥类型的都有。”

    “那挺好。”琳小幅度的点了几下头:“带我过去。”

    路人嘿嘿怪笑了几声,带着琳七绕八绕的就来到了一处昏暗的小巷。

    在这小巷的尽头,是一家灯红酒绿,充满了世间浮华的娱乐之地。

    琳有些茫然,他有些不太确定自己来找的是纲手还是自来也。

    “我不觉得她会在这里。”琳缓缓地摇了摇头。

    根据他的印象,纲手并不是一个会为了赌资而来这里工作的人,她的债务几乎堪比一个小国一年的资金支出。

    “她堕落了,学坏了,赌和黄也没有差多少。”右嘴反驳了一句,根据他的记忆和经历,这两样东西基本上是可以重合的。

    “你,跟我们进去。”左嘴声音变得阴狠。

    琳拽着路人就走了进去,如果这路人敢耍他,他就要让这路人变成这里的头牌。

    “欢迎这位老爷光临。”

    一进门,侍者就低头向琳鞠躬,这让他不喜的皱了皱眉头。

    第一眼,这地方给他的感官就极差,因为这里的老板是个吝啬鬼,而他讨厌吝啬鬼,这老板居然抠门到给员工的服装都偷工减料。

    侍者那弯腰的角度可以让他看到大片的雪白,但琳的注意力不在雪白上,而是在侍者后方那正准备给新客人领路的少女身上。

    “这世上最如童话般美好的事情是什么?”琳问了一句。

    路人和侍者有些懵,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这么说。

    不过右嘴却毫不犹豫的答道:“你孩提时代的初恋,和你睡在一张床上,这就如童话般美好。”

    “那打破这童话的事情又是什么?”

    左嘴回答道:“噢~,那当然是穿好衣服后你要付给她钱,而她要礼貌的对你说欢迎下次再来。”

    “是的,是的。”琳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一旁领他来的路人:“你没有骗人,在这里,确实是我想要找的全都有。”

    说完后,琳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到了侍者后面的少女面前,拍了下手掌:

    “初次见面,你在这里做什么?如果缺钱的话…我还是有足够的钱买下你的,小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