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机舱内柔软的灯光下,连他那面无表情的脸,都变得没那么倨傲。

    林珑举起手中早已经揉成一团的薄毯,软软地说:“这里。”

    徐应寒盯着她看了一眼,因为坐地近,似乎连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能看见。他伸手直接从她手里拿过笔,扯着薄毯的一角,就要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大一点儿,醒目一点儿。”

    谁知,小姑娘的要求还不少,见他落笔,忍不住提醒说。

    男人本来就不是个有耐心,嗤笑一声,问道:“是不是还要给你个to签??”

    林珑一愣,却在下一刻笑颜如花,歪着头一脸期待地望着他:“可以吗?”

    结果都不等徐应寒回答,她已经迅速地又说:“林珑,我叫林珑。”

    一旁的小辅助zero早已经瑟瑟发抖,虽然这小姑娘长得确实又甜又美,可自家队长不是那种能被美色轻易诱惑的啊。平时让他签名,他都不耐烦,还要to签。

    姑娘,你胆子真大。

    “你是不是不知道珑字怎么写?”林珑见他没反应,就又从他手里把笔拿了回来。

    她把自己手掌心摊开,一笔一划地在手心里写下自己的名字,端正又认真。等写完之后,她手掌摊在徐应寒眼前,他才发现这姑娘的手指出奇地细长。

    徐应寒片刻惊讶后,安静地看着她掌心的两个字。

    林、珑。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他重新拿回笔,在薄毯上写下小姑娘的名字,斗大的墨黑色字迹在粉白色薄毯上清晰可见。等他写完之后,直接把笔还给了空姐。

    倒是空姐服务周到地问:“请问几位还要喝点儿什么吗?”

    “不用。”

    “牛奶。”

    徐应寒一脸淡然地转头,看着旁边的姑娘,心底哼笑了声,确实是还没脱奶的年纪。

    等空姐把牛奶端过来,林珑说了一声谢谢,接过杯子,一口气喝下去半杯。原本已经打算睡觉的徐应寒,被隔壁飘过来的浓浓奶香味,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谁知他刚坐起来,捧着杯子的小姑娘,已经转头,甜软地问:“你要喝牛奶吗?”

    徐应寒:“……”

    一声冷笑,还没从他嘴边溢出,他就看见林珑嘴角沾着的白色奶渍。

    顿时,这冷笑声被压在唇边。

    “那是小孩喝的东西。”他声音有点儿冷淡。

    林珑依旧捧着杯子,乖巧地哦了一声,接着把半杯牛奶喝完。等她喝完了,才慢悠悠地对旁边的男人说:“我妈妈说,睡前喝牛奶,有助于睡眠。”

    真是神他妈,我妈妈说……

    林珑喝完牛奶之后,又把刚才徐应寒签名的那条毯子叠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模样,让徐应寒觉得好笑,忍不住问道:“你是我粉丝?”

    “不是啊,”小姑娘依旧是那副慢悠悠地腔调。

    此时连在最激烈的比赛中,都能保持着面无表情死人脸的男人,是真的错愕了。

    ‘噗’一声清晰可见的轻笑声,从过道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全程都偷听的小辅助,终于在听到小姑娘这句话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刚笑完,他就捂着自己的嘴,真是嫌自己活地够长啊。

    人家小姑娘等下了飞机,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当然不怕得罪自家队长,自己这个辅助,可是要在下路和他待到天长地久的。一想到这里,zero完全不想笑了。

    林珑把叠好的毯子,放在自己的头边,看了邻座的男人,挥了下手。

    “晚安,队长。”

    *

    即便是头等舱这么大的空间,可是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还是让人疲倦不堪。

    林珑收拾好自己的随身行李,就把那条粉白色薄毯抱在怀里。

    姜辉见状,立即说道:“来,给我,我帮你拿着。”

    “不用,我可以自己拿,”她摇头,而此刻机舱内的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

    几个人都是穿着红白相间的运动服,因为昨晚有人睡的早,有人带着耳机看电影,所以除了辅助zero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徐应寒和林珑之间的互动。

    此刻几人见到机舱里,突然出现一个少女,都挺意外的。

    特别,面前的少女长得还特别好看。

    虽然一个个在国内女粉不少,此时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希望一觉睡醒,头发别乱翘。

    “再见,”林珑拿起座位上的帽子,冲着徐应寒挥手。

    等她离开之后,队里的打野key像是嗅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赶紧蹭过来,问道:“队长,你和这个小美女认识啊?你们怎么认识的,粉丝吗?”

    一提到粉丝这两个字,徐应寒就觉得头疼,面色登时阴沉了下来,神色犹如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少问点儿没用的。”

    说完,他单肩背着包,就先走了出去。

    key被无缘无故地骂了一顿,有些委屈地看向辅助zero,嘟着嘴说:“我说什么了,干嘛这么凶?”

    zero是知道实情,同情地拍拍他肩膀,这不是在队长伤口上撒盐嘛。

    “你们还走不走,不走让开,”身后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两人脸色登时微冷,却还是迅速让开了通道。

    等人离开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

    还是小辅助心宽,主动安慰自家打野,轻声说:“算了,泽神就是脾气稍微大了点儿。”

    因为key和zero是队内年纪最小的,两人都才十八岁,所以平时两人关系好,也爱凑在一起。

    “你觉得他现在还拿我们当队友吗?”key不是那种爱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可同是一个俱乐部的队友,有人偏要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谁能受得了。

    小辅助不说话了,key勾着他的肩膀,嗤笑道:“听听你喊他什么,泽神。”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等到了机场拿了行李之后,周尧领着他们站在机场门口,等着来接他们的大巴车。

    上车的时候,key上车正要在前面的位置坐下,却被人从身后狠狠地撞了下,要不是他及时地扶住车座椅背,差点儿就摔倒了。

    等他转头,就看见中单杜之泽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抱歉,不小心。”

    说完,他就在key原本想要坐的那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Key到底年少有点儿冲动,背着包刚冲到杜之泽的跟前,就被跟着上来的徐应寒挡住。高大的男人一只手抵在他的胸口,沉声问:“干嘛?”

    “队长,”小少年眼眶有些微红,显然是受了委屈的模样。

    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杜之泽,此刻他已经带上耳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先坐下,什么事到酒店再说,”徐应寒见他还是站在原地不懂,眉心微蹙,声音更沉:“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听到这话,小家伙这才闷闷地回头,选了一个远离杜之泽的地方。

    徐应寒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着杜之泽,这才选了个旁边的位置坐下。

    车上发生的这一幕,虽然只是个插曲,却没有逃开其他队员和工作人员的眼睛。

    *

    林珑到了下榻的酒店,助理刚把她的行李箱推进来,她就让人把她的电脑拿了出来。姜辉见她又打开游戏界面,简直要头疼死。

    “我已经帮你约了琴房,半个小时之后,你就去练习。”

    得到的是小姑娘心不在焉地回复,姜辉摇了摇头,就关门出去了。

    林珑在排队等着匹配,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慢悠悠地接了起来,一接通就是预料中的疾风骤雨,“红豆,红豆,红豆豆,你知不知道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林珑翻了下眼睛,有些不悦地警告:“还有,早跟你说了,不许再叫我小名。”

    可此时在手机那边,和她隔着千山万水的好友苏晓潭却丝毫不在意。

    说来,苏晓潭家因为和她家有着十里八弯的亲戚关系,所以两人从小就相识,林珑没什么朋友,她算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我昨晚登录了一下你的韩服帐号,你猜让我碰到什么了?”

    苏晓潭兴奋地声音,让林珑眉头一皱,她赶紧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分数,果然掉了下去。

    她就不该因为苏晓潭鬼哭狼嚎的哀求,心软把自己的帐号告诉她。

    “你一个破铜烂银,能不能心里有点儿自知之明。”

    林珑微刻薄地说。

    长发少女此时完全没了平时在外的甜软,颇有一种本性暴露的自在。

    苏晓潭也早就习惯了她的打击,嘿嘿一笑,说道:“人家还不是想体会一下韩服王者局到底是什么滋味嘛。”

    “对了,我跟你说正事啊,”苏晓潭这又想起来她要说的事情,赶紧把话题扯了回来。

    她说:“昨晚我用你帐号登录的时候,你猜怎么着?”林珑自然没猜,不过她自己憋不住,立即倒豆子一样地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居然有职业战队来联系你,说是想让你去打职业比赛。”

    林珑原本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却在这一刻,身子一僵。

    苏晓潭越说越兴奋,“而且你知道是哪儿战队吗?是I.W,豪门战队。我还跟他们聊了,据说他们是想直接找队员,不用参加青训,直接进一线队的那种。”

    此刻,林珑才慢慢找回自己的意识,她手指微微握紧手机。

    “不过你放心,最后我还是拒绝了他们。”

    “我们家红豆豆,以后可是当钢琴家的,打什么职业啊。”

    苏晓潭说完,大笑起来,似乎挺为自己做了这个正确决定自豪的。

    因为,这可是林珑啊,一个从四岁就开始学钢琴,十三岁开了人生第一场钢琴独奏音乐会,十四岁就被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学院柯蒂斯录取,十七岁就能和世界上最顶尖的乐团合作的天才钢琴少女啊。

    许久,一言未发的人,终于微微抬起眼睛。

    对面就是一面镜子,她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眼里的神色,那是一种渴望。

    然后,她说:“可是怎么办,我还挺心动的。”

    对面苏晓潭爽朗的声音,戛然而止。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记住林、珑这两个字

    寒神:有什么特殊?

    珑妹:因为这会是你未来媳妇的名字

    寒神:真是从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放心吧,你们寒神会被打脸的不要不要)

    珑妹的小名叫红豆,其实她的名字是取自一首诗,想必会有人猜到吧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