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季中冠军赛,是英雄联盟职业赛事中,仅次于S系列赛的重要国际赛事。

    不仅各大战队重视,连举办方都格外重视。据说这次比赛最终决赛的举办地点,是斯台普斯体育馆。

    作为NBA传统豪门湖人球队的主赛场,这个体育馆在粉丝心中,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

    电子竞技作为新兴的竞技运动,正在以一种蔓延的姿态,席卷全球。

    所以打入最后的决赛,坐在斯台普斯球场的正中心,也是每个来参赛选手的心愿。

    I.W因为是中国赛区的春季冠军,有直接参加小组赛的资格,之前的入围赛已经结束了,有三支队伍打入小组赛。

    参加小组赛的六支队伍,会被分为两个组,进行比赛。

    每组积分前两名的队伍,进入四强。

    就是说,I.W有三分之二的机会,进入四强。

    事实上,除了实力最强的韩国赛区之外,中国赛区的实力也一直不容小觑。

    进入四强,并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只有夺冠才是。

    刚分好房间之后,队里的教练沈宇把人叫到会议室里开会。

    沈宇是打魔兽争霸出身的选手,在他退役之后,英雄联盟游戏兴起,他便转战到英雄联盟,从最初的战队分析师做起,到最后担任I.W的教练。

    可以说,I.W之所以成为中国赛区的豪门战队,和两个人最有关系。

    一个就是战队的中流砥柱,战队内最核心的成员:徐应寒。

    从徐应寒在S3进入战队开始,不管战队其他人员如何变动,他始终都是战队最核心的那个人。

    而另外一个,就是沈宇。江湖人称鱼哥的男人。

    沈宇有这个称号,完全是因为他打魔兽争霸时,选手ID叫Fish。

    几个队员一进入房间,就看见自家一向脸上带笑的教练,此刻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椅子上。众人各自找了椅子坐下,平时最嬉皮笑脸的,都被这气氛感染地不敢大声喘气。

    “季中冠军赛的重要性,就不需要我再和你们说一遍了吧,”鱼哥环视着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坐在最角落的男人,显然这里面他坐姿最舒服,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一双长腿舒服地搭在前面。

    “同样都是打职业的,为什么人家韩国队就能一次又一次地拿冠军,一次又一次地打败我们?”

    这话说地扎心了,可残酷的是,这就是现实。

    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中,韩国人拿到了太多的冠军,太多的荣耀。

    每一次,中国英雄联盟的粉丝只能看着自家的队伍,倒在四强赛或者是八强赛上,就连上一次参加S赛的决赛,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

    “你们的操作都是顶尖的,我们打败了中国赛区的其他战队,站在这里。难不成你们就想拿个四强就回家?想想你们的位置,想想那些翘首以盼的粉丝,如果这时候再闹出什么乱子,你们对得起谁?”

    鱼哥说完最后一句话时,一直垂着头抠自己手指的杜之泽,突然抬起头。

    他心底冷笑,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却不知为何,突然偏头看向了另一边。

    同样是坐在角落,徐应寒此刻也微抬头,只不过那张英俊的脸,依旧一脸淡然冷静,仿佛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足以让他愤怒和震惊。

    杜之泽是两年前加入战队,成为首发中单。

    他是I.W青训队培养出来的,从次级联赛一亮相,就惊艳了众人。最开始他的年纪还没到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的参赛年纪,战队当时的中单又是个功能型中单,并不能起到C位的作用。

    基本上,其他战队是双C,而I.W战队则是徐应寒一个人撑起来的。

    所有I.W的粉丝都在翘首以盼杜之泽的成长,直到两年前,他正式穿上代表着I.W战队的衣服,坐在那个他梦寐以求的赛场。

    一切都朝着所有人期待的那个方向。

    虽然在S赛中,他们的成绩并不突入,但至少在中国赛区中,他们始终处于争夺赛区冠军的队列中。

    但随着杜之泽的成长,队内的气氛慢慢开始变了。

    杜之泽一直觉得明明在春季赛上,他的表现也那么出色,最终的决赛MVP却还是颁给了徐应寒。

    或许去年刚加入战队时,他想的更多是帮助队伍赢。

    但现在,在队伍胜利的同时,他更想要属于自己的荣誉。

    他明白,只要有徐应寒在的一天,不管是粉丝的目光,还是媒体的焦点都不会落在他的身上。他只会是站在徐应寒阴影之下的那个人。

    会议结束之后,鱼哥让他们都先回去训练。

    杜之泽走在最后,等他出门时,其他人早已经不见踪影,唯有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

    “趁周尧还没回来,找个地方抽根烟?”徐应寒靠在墙上,整个人看起来懒散又随性。

    杜之泽正要拒绝,就听到徐应寒的哂笑声:“别说你不抽。”

    话都说到这份上,杜之泽自然不会再拒绝。

    于是两个男人坐电梯一路上去,直接上到酒店的天台,这是个露天观光天台。不过现在四周没什么人,两人直接靠在栏杆上,往下看,就连汽车都变成了火柴盒那么大。

    徐应寒从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他伸手拿出一根烟,直接把烟盒放在一旁。因为天台风大,他微低着头,双手隆成半圆,嘴里叼着烟,在打火机的火苗窜起时,凑进,点燃。

    等烟头被点燃,他深吸了一口,跟着吐了一口。

    软白色轻烟,随着风,很快飘散在这广袤天际中。

    “来一根?”徐应寒右手夹着烟,手肘搭在栏杆上,伸出另一只手将烟盒往旁边推了推。

    杜之泽不知道他叫自己上来是什么意思,皱着眉不说话。

    “你想要什么?”男人的声音格外地低沉,可就是这个声音,每次在战队比赛最危及的时候,总是能安抚人心。

    偏偏杜之泽像是受到了挑衅一样,整个人一下炸开,转过头,恶狠狠地问:“你什么意思?”

    “你想要什么?”可徐应寒却一点没在意他的失态,反而转过头,那双深邃如浓墨般地眼睛,就那么看着他,又问了一遍:“你想要冠军,还是个人荣誉?”

    杜之泽握紧拳头,明明心底有那么多不满,明明早已经想好,要是怎么宣泄。

    当真的面对这个男人时,他居然胆怯了。

    “寒哥,我知道了,”杜之泽垂着头说。

    许久,徐应寒才淡声问:“所以,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没有,”杜之泽摇头。

    他没抬头,所以没看见,对面男人脸上,显而易见的失望。

    **

    姜辉把海报拿过来的时候,林珑正在弹琴,偌大的琴房里,除了这架价值百万的名贵钢琴之外,就只有她。

    这几乎是林珑十三年学琴生涯的缩写。

    这是一个孤独又寂寞的旅程,没有终点,只有不断地练习,一直地努力。

    “你看这个海报还满意吗?我一早就和他们说了,你的位置一定要最靠前,头像必须醒目又大,”姜辉将海报端放在面前,满意地看了又看。

    “明天这个海报就会铺设起来,而且在洛杉矶最繁华的地方,都能看见,”姜辉邀功一般地说。

    林珑站起来,走到旁边,喝了两口水。

    “你还有别的事吗?”她安静地看着姜辉,额头上蒙着一层薄薄汗水。

    姜辉摇摇头,林珑走回钢琴边,把琴谱收拾好。

    “今天结束这么早啊?”姜辉见她要走,还挺奇怪的,没有活动或者演出的时候,林珑每天的练习量都在八个小时左右。

    林珑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笑了下,轻声说:“今天我有点儿事。”

    “什么事啊?”姜辉追问。

    “去看比赛。”

    姜辉一听这话,赶紧说:“你怎么不提前说,我陪你过去。”

    “我又不是小孩,难道你还怕我迷路?”她笑了下,长发在身后微微晃动,金色阳光从在落地窗照进琴房,她身上像是笼着一层薄光。

    姜辉哪想到这位小公主,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结果他好说歹说,最后林珑也只同意让司机陪她过去。

    等到了地方的时候,那个给她弄票的人,已经在等着她了。

    露西是因为之前音乐会和林珑有过合作,这次季中冠军赛她是协作举办方之一,所以没想到这位钢琴小公主,居然对游戏也有兴趣。

    “知道你要来,我特意给你留了前排的位置,距离近到,可以让你看见选手的操作。”

    露西热情地和她打了招呼之后,就领着她进去了。

    “现在选手们还在后台,你喜欢哪支队伍?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们,”露西问道。

    林珑想了想,摇头说道:“不用,让他们专心准备比赛吧,我不想打扰他们。”

    露西对她的话并不意外,瞧着面前小姑娘,长得真是太漂亮,像个完美无瑕的中国娃娃。露西因为之前和她合作过,知道林珑并不难相处,实在是个甜美可人的小姑娘。

    这场比赛是淘汰赛,在经过小组赛之后,四强已经角出。

    不过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本以为I.W能强势晋级,没想到他们在小组赛都打的磕磕绊绊,几乎是在最后才锁定四强的位置。

    国内对他们的批评,已经铺天盖地。

    今天这场半决赛,如果他们再打地像小组赛那样梦游,只怕整个中国赛区玩家的口水,都能把他们淹没。

    因为露西下属来喊她处理事情,她只得歉意万分地让林珑先在后台看看。

    林珑脖子上挂着露西给她准备的通行证,后台哪里都可以去。

    她随意逛了逛,准备先去一下洗手间,结果找了半天,发现指示牌的指向方向居然是错的。

    就在她准备找人问一下时,就听到熟悉的中文。

    “我说了,转会我是肯定转的,我他妈可不想一辈子都活在徐应寒的阴影下面。打的好都是寒神厉害,打不好就是中单菜逼,老子不想再忍了。”

    “你放心吧,他们现在在找的只是替补中单,夏季赛的时候,你就看着徐应寒怎么带着他们一起去保级吧。”

    等打电话的人,挂断后,直接就前面走。

    直到身后有个声音,突然喊了,“喂。”

    杜之泽没在意,结果后面又喊了一声:“杜之泽。”

    他才意识到,这是在喊他。

    等他转身,就看见身后不远处,一个扎着双马尾的漂亮小姑娘,正看着他。这个小姑娘长得很甜美,就算此刻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也没什么攻击性。

    直到小姑娘突然伸出两只手,毫不犹豫地冲着他比着中指。

    “你是谁?”杜之泽皱眉,不记得什么时候招惹过这样的小姑娘。

    谁知,这姑娘冷笑道:“你这种人,不配待在I.W。”

    作者有话要说:别看珑妹长得甜,各种软萌,其实骨子很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