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走廊里的小姑娘,犹如还不满足一样,冲着对面的男生晃了晃中指。

    这才转身,准备潇洒离开。

    可当她一转头,看见自己身后站着的高大男人时,整个人犹如被关上了电源,只有刚刚过于用力转身时,甩动的长发一下打在了她的嘴角。

    徐应寒单手插在兜里,他身上没穿外套,穿着一件战队的短袖T,黑色运动长裤。只是胸口那个红色I.W队标,像是一个印记,在深深地提醒着什么。

    他淡然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刚才骂人的时候,干脆又利落。

    就连中指都比划地格外有力。

    这会儿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倒是一副她完全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要不是徐应寒亲口听到,大概也要被她这幅天真甜美的模样被骗了。

    难怪都说,越漂亮的女孩越会骗人。

    “你打完电话了吗?如果打完了,现在回去准备,马上就轮到我们上场了,”徐应寒的声音依旧清冷如寻常,就像完全没撞到刚才那一幕。

    杜之泽原本还在恼火,无缘无故被人挑衅。

    可是在看见徐应寒之后,他心底的心虚占据了上风,点了点头,迅速往回走。

    他刚走到拐弯,脚步顿住,就站在拐角,看着此时还没离开的徐应寒。

    林珑微微握着手掌,她不知道徐应寒听到了多少。更不想去解释她对杜之泽竖中指的事情,或许她巴不得徐应寒把她当成一个脑残粉,只是看杜之泽不爽而已。

    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骄傲又自负的人解释,其实你的队员一点儿都不喜欢你,巴不得离你越来越远才好。

    这种滋味,林珑体会过。

    外面的喧闹声越发地热闹,这是比赛即将开始的讯号。

    一直站在原地的男人也真的动了,只是他没转身离开,反而是朝林珑走了过来。

    小姑娘的眼睛原本就又大又圆,像是浸透了水的紫葡萄,此时微微睁着,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娇憨可爱。

    他走到林珑面前的时候,小姑娘眨了眨眼睛,似乎下意识地想往后推。

    徐应寒原本已经抬起手,想了想,轻笑了一声,手指指了下他自己的嘴角,说了一句:“有头发。”

    林珑刚才转身的时候,马尾打在她的嘴角,留了一根长发。

    她皮肤太白,就这么一根长发留在嘴角,都格外显眼。

    林珑呆了下,手指还是跟着他的动作,摸了下自己的嘴角。

    见她把嘴角的长发拿掉,徐应寒转身离开,刚走出去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地声音:“队长,加油。”

    徐应寒脚步微顿,却没回头,没插在兜里的手臂举了起来,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

    林珑微懵,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幼稚的加油,居然还能得到这个傲慢男人的回应。

    *

    比赛开始之后,林珑才弯着腰慢慢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候,大屏幕上正在显示双方的ban&pick阶段,简而言之,就是双方分别禁用和选择英雄,比赛双方分别有五次禁用英雄的机会,也有五次选择英雄的机会。

    首先是禁用英雄,不过不是一次性禁用五个英雄,而是双方先各自禁用三个英雄。

    然后再分别选择三个英雄。

    在第一轮禁用和选择结束之后,再进行到第二轮剩下英雄的禁用和选择。

    所以这对双方策略的要求更高,谁都不会也不敢掉以轻心。

    很不幸的是,I.W这次遇到的是实力最为强劲的一号种子队,韩国战队GT。

    这是一支得到无数次荣誉的韩国豪门战队,作为卫冕冠军,从小组赛开始他们就展现出了不可阻挡之势。因为I.W小组赛的战绩不算出色,所以半决赛率先遇到了GT。

    双方的禁用和选择,伴随着现场观众的欢呼在进行着。

    最后一个英雄被选定之后,现场解说把这两套阵容都夸了一遍,GT的选择更多是偏后期,而I.W的选择则是前期冲击力更强。

    韩国队伍的运营一向都很强,如果真的让比赛拖到后期,结果可想而知。

    只是不管是现场的观众,还是守在电脑屏幕里,看着直播的观众,都没想到,前两局比赛会是如此一个压倒性的结果。

    五局三胜的比赛赛制,GT几乎是以水银泻地的方式,轻松赢下两局。

    两局比赛用时都在三十分钟左右,I.W几乎毫无招架之力。特别是今天的中单杜之泽,他的比赛犹如梦游一般。

    就连周围的国外观众都纷纷摇头,他们都是这个游戏的忠实玩家,否则也不会来现场看比赛。对于两支队伍的都很了解,就算I.W整体实力确实不如GT,可是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淡。

    此刻在国内,I.W的官博发了一条第二局赛果微博。

    几乎是在一瞬间,这条微博就被铺天盖地的责骂淹没,如果只是输,那么粉丝倒不会那么失望,可这两局比赛输的毫无斗志,毫无反抗力。

    “这个杜之泽到底在他妈打什么?我以为第一局被杀了四次,他该清醒清醒了,结果第二句他居然敢死六次?”

    “比赛打成这样是泽神一个人的错吗?打野来过中路几次?你怎么不骂孤儿打野。”

    “我艹,打成这样还好意思怪别人不帮他?后面key全程蹲中,也架不住有些人给对面送人头啊。”

    粉丝之间口水乱飞。

    舞台上选手已经离开,林珑干脆起身,这场比赛的结果,显而易见。

    *

    后台,I.W的休息室里,一片死寂。

    就连鱼哥都想不出什么话来骂人。直到站在门边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电视屏幕,画面上是刚才比赛的精彩集锦,也是I.W被疯狂屠杀的集锦。

    “你,跟我出来一下,”突然,徐应寒伸手打开休息室的门,回头冲着最里面的杜之泽冷冷说道。

    杜之泽茫然地抬起头,片刻后,还是乖乖地跟了出去。

    休息室内,众人心头都是一片阴霾。

    两人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徐应寒才停下来。他转身,脸上没有愤怒,只是下颚线紧绷,“如果这是你在I.W的最后一场比赛,你就想给所有人这么一个结果?”

    杜之泽霍地抬起头,因为刚才在赛场上,他就一直在想,那个女生会不会把这件事曝光了。

    他私底下跟别的战队联系,这种事情是犯忌讳的。

    “我没有,”他嘴巴动了动,好半天,只有这么一句有气无力的反驳。

    “在这个圈子里,成绩就是实力,如果以你今天这场比赛的表现,你觉得你的身价值多少?”徐应寒安静地看着他。

    杜之泽原本还心虚,此刻反而被他的话激出了怒火。

    如果不是不想一直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谁又愿意离开一直培养自己的战队。

    他说:“我的事情不管你的事。”

    “那好,你的事我不问,我只问你,如果这就是你在I.W的最后一场比赛,你不会后悔?”

    他会。

    不管杜之泽再怎么找借口,他已经在为自己的表现懊悔。

    很快,第三局比赛就要开始了,I.W的选手从休息室出来,在上舞台的通道口,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住脚步。

    外面是现场所有粉丝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徐应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队友,缓缓开口:“这一局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你们就想被韩国队这么轻而易举地送回家?”

    几个人眼眶都有些泛红,谁都不愿意看着自己就这么轻易地失败。

    “不为粉丝,不为其他人,就问问你们自己,想这么轻易就认输吗?”

    “不想,”打野key是第一个回应他的。

    随后队内的上单wudi也点头。

    直到最后,杜之泽慢慢抬起头,在所有的目光下,缓缓摇头说:“我也不想。”

    徐应寒伸出一只手,平摊在半空中,“那就去干,就算是死,也得是站着死。”

    当所有人的手都重叠在一起时,站在不远处的林珑,清楚地听到那一声整齐地呐喊声。

    “I.W加油。”

    第三局比赛开始之后,不管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直播前只剩下一半的观众,都发现I.W像是变了一个队伍。前期他们打的积极主动,原本对方依旧想蹲中,抓一波状态不好的中单。

    结果反而被这边的打野key击杀了对方的中单。

    在比赛开始的第三分钟,I.W拿到一血。

    接着,节奏就被这边牢牢地把握住,整局比赛中,中国战队都积极地寻找机会,不管是打龙还是开团的时机,几乎没有失误。

    在第三十五分钟时,I.W推上对面高地。

    徐应寒强势越塔杀掉对方两人之后,基地水晶顺势被爆掉。

    随着最后那一声爆炸声,现场掌声雷动。

    所有观众都在选手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疯狂地喊着一个名字,Phoenix。

    正如凤凰涅盘一般,徐应寒带着所有队员顽强地拿下这把比赛。

    而当他们又拿下第四局比赛的时候,I.W已经登上了微博热搜前十,点进去,几乎所有人都在道歉。

    官博在发布本局比赛结果的时候,下面也是铺天盖地地道歉。

    他们最终还是打出了血性。

    就算这场比赛最终的结果也是失败,相信没有人会怪罪他们。

    林珑就那么坐在位置上,抬起头,看着大荧幕上一边又一边地回放着。还有那声撞进她心底的加油,那帮少年坚定而执着的脸,就那么一次次出现在她眼前。

    这是一个和钢琴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

    这里充满热血,奋斗和激昂。

    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不后悔,拼命地努力着。不再是一个人的努力,因为你的周围始终有队友在。

    最终,林珑没有看完比赛。

    她是在微博上得知I.W输掉了最后一局,但是他们是历经了一个小时,才输掉这场比赛。

    这一次,真的没有人会责怪他们。

    **

    周尧他们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国,结果就接到国内的电话。

    “你说那个韩服路人王piano,愿意和我们见面?”周尧有点儿奇怪,对面说了一句,他有点儿激动:“他现在就在洛杉矶?”

    等他挂了电话,立即去找了鱼哥。

    对方在得知这个piano愿意来和他们见面,也挺惊讶的。

    他说:“不是说这个人不想打职业,我听说国内好几家战队都联系过他。”

    “那不管,反正待会他就要来了,他可是被很多家战队觊觎着的,咱们一定要拿下,”周尧搓手,一脸兴奋。

    目前队内的现实情况已经出现,他们必须提前做准备了。原本想找个替补中单,只怕现在得找个首发中单了。

    半个小时之后,鱼哥一局游戏打完,突然门铃声响了起来。

    原本躺在床上看手机的周尧,腾地一下蹦了起来,立即过去开门。

    只是他没想到,一打开门,看见门口站的是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的模样,个子倒是很高挑,长发扎成马尾,一张精致莹白的小脸上,那双乌黑水亮的大眼睛,像是镶嵌着的黑色宝石,闪闪发光。

    “小姑娘,你找谁?”对于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周尧耐心挺好,估计是找错人了吧。

    林珑看着面前的男人,甜甜地笑了下,还挺客气地伸出手。

    “你好,我是pia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