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什么叫石化,自认在电竞圈也算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周尧,此刻就是这种心情。

    整个人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在他印象中,能到打电竞职业级别的瓜皮少年,不是应该要么满脸青春疙瘩痘,要么就是瘦地跟麻杆一看就是网瘾少年的男孩子。

    “我是来试训的,之前我们微信里联系过,”林珑一脸甜笑地看着他。

    此刻房间里,原本还稳住在椅子上的鱼哥,也听到门口小姑娘软甜的说话声音。他站起来,往门口走,见周尧跟个木头人似得杵在门口,伸手推了他一下,等把人撞开,他自己看见门口的小姑娘,也是呆了。

    “你是piano?”鱼哥还勉强能开口,但是一脸的震惊还是出卖了他。

    林珑认真地点了点头。

    周尧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真没想到piano会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玩游戏的女生不少,但是能把游戏玩到韩服王者级别的女孩,那真是凤毛麟角。

    等三人进了房间里,周尧这才说道:“其实我们战队的数据分析,包括教练团队都注意你很久了,你的操作很细腻,不管是走位还是意识都非常强。这里条件简陋,我们之前原本是约了训练赛,结果对方临时有事放了鸽子。所以今天你就打一局日常的排位赛就好。”

    林珑懂他的意思,就是说她的技术,俱乐部是认可的。

    现在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她自己真打的,毕竟代打和开挂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我用这台电脑吗?”林珑指了指桌子上的电脑。

    等她坐下之后,直接登录韩服帐号,周尧和鱼哥两人站在后面。

    她排了两分钟,才排进去。

    凑巧的是,她正好排到了中单位置,轮到她选择的时候,她转头看向身后问道:“我可以随便选吗?”

    “选你自己想好的就好,”鱼哥一脸温和的说。

    周尧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这家伙平时在训练的时候,对队员可是秋风扫落叶。

    今天说话语调都变了,这么温柔……

    结果选英雄的时候,林珑拿了一手卢锡安,周尧明显能感觉到鱼哥眉心在跳。好在都没说话,安静地等着游戏开始。

    等进了游戏,周尧就发现对面的中单,居然也是一名职业选手。

    而且他们还挺熟悉的,就是今年春季赛决赛的对手TT战队的中单,谢意。

    春季赛的时候,谢意可是给I.W带去不少麻烦,作为战队的双C,谢意几乎承担了主要输出任务。

    鱼哥对这个对手还挺满意,虽然这种排位和比赛不能相提并论,但遇到这种实力强劲的对手,还是能帮助他看清楚小姑娘的真正实力。

    林珑之前就因为比赛风格杠地很,经常强势三杀、四杀,所以排位视频被弄成集锦,在微博上还小轰动了一阵。

    谁知今天她一直在六级到来之前,都很安稳地在补刀发育。

    特别是当对面的谢意把一波兵赶到她的塔,因为有防御塔的攻击力,所以在塔下补兵,很容易漏刀。谁知就这么一波兵,林珑愣是做到一个没漏。

    “牛逼了,”周尧在后面惊叹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鱼哥则是低头看着她放在键盘上的手指,修长又纤细,搭在黑色键盘上,被衬托地更加白皙细腻。

    就在鱼哥在看她的手时,突然林珑操控的卢锡安升级到六级。

    在对面又一波兵过来,谢意放了个E技能骚扰了一下,想和她强行换一波血。

    谁知林珑突然开了闪现,先是Q技能打中他,接着就是一波圣枪洗礼,银色光辉不断从英雄的手中射出,谢意已经逃到自己的塔下,林珑就像是预判到他的逃窜方向一样,调整自己的走位,银色子弹打地谢意毫无招架之力。

    “这波好痛啊,”周尧低声说了一句。

    他刚说完,对面的英雄血量已经到底,随后一个偌大的firstblood,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鱼哥单手撑着下巴,凝视着她放在键盘上的手指,虽然他不知道小姑娘的手速多少,但是如果真的测试起来的话,只怕比起徐应寒都不弱。

    他们好像真的挖到宝了。

    *

    因为飞机是明天的,所以今天战队放众人出去自由活动。相较于其他几个,只会说howmuch的英语白痴,徐应寒因为在英国生活过十年,当初申请大学的时候都是国外名校。

    一帮人自然紧紧抱着他这条大腿。

    “你说女人哪来的这么多东西要买,”辅助王玉檀看了一眼自己手机上的清单。

    这是他亲爱的堂姐发来的,长长的一条,全都是他不认识的。

    偏偏他还不能拒绝自家堂姐的要求,毕竟当年他作为网瘾少年吵着闹着要去打职业,而离家出走的时候,全程都是靠这位堂姐的资助。

    此时他两只手全提着东西,旁边的打野简易也帮他拿了一袋东西。

    反倒是走在最前面的徐应寒,两手空空,潇洒自在的模样。

    三人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走廊里周尧和鱼哥,他们站在门口,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话。

    “粉丝找到酒店来了?”打野简易第一时间低声道。

    辅助更是急吼吼说:“不好,寒哥,你快跑。”

    一般粉丝找到他们酒店,基本都是冲着自家队长来的。单纯送礼物送吃的还好说,最怕的就是那种一直敲门。

    “你们两的脑仁只有核桃那么大吧?”徐应寒回头,薄唇微扬,刻薄地说。

    野辅两人对视了一眼,核桃怎么了,不是挺大的?

    等走近了王玉檀才发现,这个小姑娘居然是他们在飞机上遇到的,他还挺开心地,指着人家就说:“哎,咱们在飞机上见过。”

    林珑本来是准备离开,没想到遇到回来的三个人。

    王玉檀笑嘻嘻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不是说不是我们寒哥的粉丝?”

    周尧见王玉檀笑地跟隔壁地二傻子似得,赶紧说:“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小姑娘不是看着年纪小,是真的小,他才知道,还有一个月,她才满十八岁。

    林珑摇头,“不用,我的司机就在楼下等我。”

    我、的、司、机……

    I.W一干除了徐应寒之外,都茫然地转转头。

    好在林珑也没继续和周尧他们客气,挥挥手,扔下一句上海见,转身离开了。

    王玉檀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又问:“这位小公主来找你们干嘛?”

    实在不是他胡说,在飞机上的时候,林珑身边就带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全程贴心服侍,这会儿还有司机在楼下等着,可不就是小公主出巡。

    “没什么,”周尧支吾地模糊过去。

    谁知对面的高大男人却没轻易放过他,一针见血地说:“她是来试训的?”

    周尧:“……”

    他大惊失色地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原本没确定,现在知道了,”徐应寒声音凉薄地说,还附带着一副你这脑子只怕还没核桃仁那么大的同情目光。

    旁边的野辅两人,更是大惊失色,满脸震惊。

    “不是吧,尧尧,你们这是要搞大事啊,”王玉檀瞪大眼睛,找个小姑娘来打职业,这不就是在搞事。

    反倒是打野简易,突然一脸同情地看着王玉檀,叹道:“我怕是大事把你搞了。”

    “又关我什么事?”王玉檀一脸懵逼。

    直到简易优哉游哉地说:“你想想小姑娘最常打的是什么位置,你再想想北美赛区接收的唯一一名女选手打的是什么位置?”

    辅助位啊……

    王玉檀手里的袋子啪嗒一下掉在地上,双手按着周尧的肩膀,拼命地摇晃,怒吼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子刚帮队伍拿到春季赛冠军,跟韩国队也打满五场才输,你现在就要卸磨杀驴,找人顶替我,我要去微博控诉你,揭发你。”

    一向温柔的自家辅助,眼看着要暴怒杀人,一旁的徐应寒,伸手拉了下他的衣服后领。

    “嚷嚷什么,”徐应寒一脸面无表情,把人拉了回来。

    “你是我的人,没我同意,谁敢动你。”

    “卧槽,徐应寒,你队霸啊。”

    周尧感觉自己脑浆都快被摇出来,又听到这话,登时有种这队伍没法带下去的感觉。

    鱼哥看着他们闹腾的模样,叹气道:“这件事你们都嘴巴紧点儿,俱乐部暂时还不想对外公布。”

    “老子的位置都要被顶替了,还不许我喊冤,”王玉檀碎碎念,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徐应寒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一副被他蠢地受不了的模样,“简易骗你的,你也当真。”

    小辅助眼睛发亮,盯着周尧问:“寒哥说的对吗?她真不是来顶替我的位置?”

    “不是,”周尧点头。

    这回轮到简易奇怪了,他说:“那她打什么位置。”

    “保密。”

    于是谁都没问出来什么,就被周尧赶回了自己的房间。

    *

    晚上的时候,因为这几天都是在酒店点的外卖,俱乐部为了犒劳大家,特地带一帮人去中国城吃火锅。

    众人上车之后,大巴车在依旧车水马龙的城市中穿梭。

    徐应寒坐在靠窗的位置,低头看了一会手机,直到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他转头看向窗外。

    接着,他的身体微微一僵,路边巨幅的广告牌上,身穿白色斜肩晚礼服的少女,长发微拢,双手搭在身前的钢琴上,她的脸甜美精致,那双乌黑水亮的眸子,像是布满了星光,璀璨发亮。

    “寒哥,你看什么呢,”坐在他旁边的王玉檀,见他一直盯着窗外瞧。

    此时,十字路口发生了一点儿意外,车子都被堵在这里。

    王玉檀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紧接着车里所有的人,就听到自家的辅助大吼一句:“卧槽,这不是小公主?”

    “王玉檀选手,别怪我没提醒你,本战队明文规定,说脏话是要罚款的。”

    “不是,你快来看,”王玉檀指了指外面的广告牌。

    因为周尧坐在车子过道的另一边,所以他只能起身过来看。

    等他看到窗外的巨幅广告牌时,第一念头也是:“卧槽。”

    一直盯着广告牌看的男人,此刻缓缓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尧。

    “恭喜你,这次真的给我队,搞了个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