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打野简易挤到这边车窗的时候,看着外面巨大的广告牌,那个穿着白色礼服裙坐在钢琴前的少女,在昏黄的灯光照映下,有种说不出的安静和甜美。

    “我艹,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先来一张照片,”简易掏出手机,对准广告牌,咔咔就是拍了两张。

    还完全沉浸在这个巨大震惊的周尧,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

    倒是坐在窗口的男人,拿出自己的手指,在手机里输出两个字,小姑娘写在手掌心里,告诉他的名字。

    王玉檀凑过来,越看越抽气。

    “我的妈呀,尧尧,你把人家这样的姑娘祸害来打游戏,你确定她亲爹妈不会手刃你?”

    “没,没……”周尧心想说没那么严重吧。

    谁知自己手里就被塞了一支手机,搜索页面上正是林珑两个字。

    “十七岁钢琴天才少女,联合维也纳爱乐乐团在洛杉矶再次演奏柴可夫经典。”

    这是最新的新闻,报道她的近况。

    点进她的维基百科,一串串她的经历以及这些年来的荣誉,看得周尧眼花缭乱。

    “你真不知道?”徐应寒淡淡地问。

    周尧都要被他们逼疯了,暴躁道:“老子看完她的操作之后,跟酒店借的打印,强行先签了一波协议,高兴都来不及,哪有空了解她是哪路大神。”

    如果说piano这个ID之后的主人,从他意识里的网瘾少年变成甜美少女,还算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么现在,林珑这么一个天才钢琴少女,居然被他祸祸要来打职业电竞。

    这就绝对是惊吓!!!

    此时,前面的堵车终于有所好转,大巴车慢慢地往前挪动,那块巨大的广告牌缓缓地抛在车后。

    徐应寒伸手从他手里,拿回自己手机,停顿了下淡淡地说:“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后脖子凉凉的?”

    周尧真的伸手摸了一下后颈。

    “虽然王玉檀的脑仁只有核桃那么大,不过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倒是对的,你就不怕她爹妈来手刃你?”

    周尧欲哭无泪,他怕。

    对于这个突发状况,别说是他了,就连教练鱼哥都有点儿懵逼。

    吃火锅的时候,周尧胃口都不太好了。这家四川火锅说来味道还可以,只不过他吃了一半,就出去抽烟了。

    等他半根烟抽完,肩膀被人撞了下。

    回头,就见夜幕中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淡然地盯着他。

    “给我一根,”徐应寒拍了下他。

    周尧正要给他掏烟盒,结果突然想起来,怒道:“你忘了,医生跟你说不许抽烟。”

    “医生还叮嘱我早睡早起,你觉得可能吗?”

    男人的声音,比这夜晚更凉薄。

    本着算了吧,反正这又不是在俱乐部里,而且比赛也结束了的心态,周尧很没原则和骨气地给他扔了一根烟。

    哎,在周尧第七次叹气的时候,徐应寒手里的烟头熄灭了。

    他转个身靠在栏杆上,抬手,烟头在空气画出一条抛物线,随后完美地落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徐应寒双手架在栏杆上,一双长腿就那么敞着搭在地上,姿态闲散地问:“她怎么样?”

    周尧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他在问谁。

    “绝对的天才,真的,别看人家是个女孩,但是不管是走位还是意识都足够好。虽然没打过比赛,但是我相信只要给她时间,她肯定能成为T1级别的中单。”

    徐应寒嘴角微扬:“原来她打中单。”

    周尧:“……”这种时候,这个还重要吗?

    可是刚想完,周尧恼火地扒拉自己的头发,“小姑娘还没满十八岁呢,要跟我们正式签约的话,肯定需要监护人同意。你说她父母能让一个好好的钢琴天才少女,跑来打职业?”

    想想,这个可能几乎都为零。

    旁边,一声冷嗤传来,“怎么,这么轻易就想放弃?”

    周尧转头,就看见旁边男人那张面无表情地脸,突然扯起了一个勉强称得上是笑容的表情,但是这种表情,周尧看着都害怕。

    他说:“到嘴的肥肉,凭什么吐出去?”

    **

    I.W战队虽然在四强败北,但是因为他们输给的是本届冠军,而且打满五局,结果也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不过在出国比赛中遇到的问题,在回国之后,就凸显了出来。

    杜之泽在输掉韩国队的比赛之后,就全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战队一起去火锅店聚餐,他都没参加。

    这些事情,林珑并不清楚。

    因为三天后,她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奏会,成功举行。

    不过在参加完庆功典礼之后,她就乘机飞回上海。

    这次回上海是临时行程,林珑谁都没带,随身也带了一只小箱子。在机场等到了出租车之后,上了车报了个地址,直接就倒头睡下。

    不知过了多久,出租车师傅小声地喊:“小姑娘,到了。”

    林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见师傅挺不好意思地笑道:“你这个小区太高档了,不许出租车进的。”

    她点头,用手机付了钱,下车,拎了箱子往里面走。

    此刻,上海已进入夜幕中,宽敞的林荫道,两边亮着白色亭灯,不远处是流水的声音,在这么一片寸土寸金的地方,硬生生制造出了依山傍水的错觉。

    林家的别墅在最里面,一栋三层米色宽阔建筑物。

    夜幕下,别墅里四处都亮着灯,一派灯火辉煌的繁华模样,就连此时没什么人在的花园,都被灯光照地透亮。

    林珑按响大门口的门铃时,接通室内视频的刘阿姨,怎么都没想到,是她回来了。

    司机张叔叔出来开门的时候,又意外又惊喜地问:“红豆回来,怎么也不叫我去接你。”

    在林家做事的人都有十几年了,再加上她父母不喜欢先生小姐那一套称呼,所以就连家里的司机保姆,都是跟着家里人习惯了叫她的小名。

    “爸爸妈妈不在家吗?”林珑问道。

    张叔从她手里赶紧接过箱子,摇头说:“夫人今天陪董事长去参加一个宴会。”

    “那就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咯?”林珑小松了一口气。

    她想了想拿出手机,给苏晓潭发了一条短信。虽然苏晓潭是个没谱的人,可林珑马上要干的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好歹也找个狗头军师。

    苏晓潭几乎是一瞬间回复了她。

    林珑想了想,正要打一句,我回上海了,给你带了礼物,要来我家拿吗?

    其实她什么都没带,就是想把人骗到家里来。

    谁知这句话还没打完,她整个人突然离地腾空而起。

    要不是她下意识地死死抓着手机,只怕手机要被摔地粉碎。

    可一声又慌又乱地喊声,还是脱口而出。

    林珑在空中被转了个方向,最后是扛在肩膀上的姿势,进了家里。

    “哥哥,你快放下我,”她回过神,气地在扛着她的人后背拍了两下,不过打地轻软,一点儿都不疼。

    “怎么回家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等她被放在沙发上,林亦淮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她因为之前戴了棒球帽,所以头发没扎,被他这么一揉,头顶乱地跟鸡窝似得。

    面前的男人穿着一套剪裁妥帖地高定西装,原本挺括的肩线因为刚才扛着林珑的原因,微微凌乱。不过他抬手就解开自己西装外套的纽扣,袖子上的宝石袖口,在客厅水晶吊灯光线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林珑看着面前的大哥哥,比她整整大了十岁。

    她刚会走路的时候,大哥哥就上了初中,她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能和女生在校园里拉手的高中生。

    兄妹两人巨大的年龄差距,让林亦淮早就养成了单方面无条件宠她的习惯。

    “大哥哥你不要总是吓唬我?”林珑微撅嘴,小小抗议。

    林亦淮微垂着眼睛,轻笑道:“是吗?可是我记得你以前每天都端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等我,我一放学回来,你可是一定要举高高。”

    林珑捂脸,那是她上幼儿园时候干的蠢事。

    林亦淮上高中之后,回家的次数明显少了很多,林家这个小红豆就成了望哥石。

    几乎是每天一到傍晚,就要端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等着。

    就为了不让她失望,林亦淮高中三年一节晚自习都没上过,全都是申请在家自学。

    “我都长大了,”林珑微微抗议。

    谁知男人却一挑眉,“所以长大了,就不喜欢我?”

    林珑:“……”论偷换概念,你最强。

    “不跟你说了,我上楼洗澡,”林珑从沙发上跳起来。

    谁知洗完澡,她躺在自己那张柔软又舒服的大床上就睡着了。

    等她给饿醒的时候,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

    她下楼去找东西吃,刚翻开冰箱,穿着一身藏蓝色睡袍的林亦淮跟着下来了。

    “想吃什么?”他问。

    林珑扬起脖子说了一句牛肉面,林亦淮弯腰从冰箱里把切好的牛肉拿了出来。

    “就知道,你要吃。”

    厨房里,林珑乖巧地站在身后,看着前面高大的哥哥站在厨灶前,明明平时是伸手不沾阳春水的人,偏偏给她煮的牛肉面,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牛肉面。

    等林珑把一碗牛肉面快吃完的时候,门外响起车子引擎的声音。

    林珑猛地抬头看向窗外,穿着睡袍正喝着水的林亦淮,好整以暇地说:“闯了什么祸,趁早交待,要不然待会可救不了你。”

    “我很乖的,”林珑鼓着小脸,一副你不要冤枉好人的表情。

    等穿着一身晚礼服,明艳动人的乔伊进来时,就看见坐在餐桌前的兄妹两。

    “红豆,怎么突然回家也不先告诉妈妈,”她心疼地看着女儿,林珑长年在美国学习,他们作父母的能陪伴在她身边的时间并不多。

    同样穿着一身高级定制西装的林立钦进来时,听到这句话:“你要是提前打电话,你妈妈又该丢下我了。”

    林珑正好把碗放下,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父母和哥哥。

    餐厅里并没开着水晶吊灯,只开着一盏朦胧的壁灯,照地周围有些昏暗。

    “我回来是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她微微握紧手掌。

    林立钦和乔伊不约而同地看着她,反倒是林亦淮,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似乎在处理别的事情。

    “我不想弹琴了。”

    这是第一句。

    “我想去打职业比赛。”

    这是第二句。

    乔伊像是被雷狠狠地劈中,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林立钦比她稍微淡定点儿,但是也眉心紧蹙,倒是只有大哥哥,此刻从手机上抬起头,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的’表情。

    “林珑,不可以,”乔伊在醒过神之后,斩钉截铁地说道。

    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小女儿,怎么都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小姑娘,这一叛逆起来,居然就这么石破天惊。

    “林珑,你知道你在和妈妈说什么吗?你从四岁开始就学琴,十三年来,你几乎从来松懈过,怎么走到现在,反而要放弃了呢。妈妈想不通,也没有办法理解。”

    乔伊越说越激动,直接站了起来,拉着林珑的手就往楼上走。

    林立钦没及时按住她,怕她太激动,赶紧跟上去。

    好在乔伊只是拉着林珑,带她到了家里的琴房。那是一间有几十平米的大房间,除了房间的一角摆着专门放琴谱的书架,只剩下矗立在中间的那架施坦威三角钢琴。

    房间的一面墙壁被专门改成了落地窗,窗外就是林家的花园。

    多少个春夏秋冬,林珑就坐在这架钢琴前,看着叶子绿了,然后再黄了。

    她弹琴的时候,家里任何人都不会进来。

    整个琴房里,就只有琴声。

    “林珑,你能告诉妈妈,为什么吗?”

    乔伊是个极有耐心的人,即便此刻林珑的决定在她看来,太过离经叛道,她依旧忍着耐心,轻声询问。

    林珑慢慢地走到钢琴旁边,在琴凳上缓缓坐下。

    琴房里没有开灯,走廊的灯光从敞开的大门照射进来,室内的光线依旧昏暗地只能看清楚房间里的大概。

    林珑坐下后,把头轻轻地靠在琴盖上,黑色长发倾泻如瀑。

    “太孤单了,妈妈你不是总奇怪,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在下雨天弹琴,”她的脸颊贴在冰冷的琴盖上,这是她为之努力了十三年的地方,直到她声音软软地说:“因为下雨天有雨声打在窗户上,除了琴声之外,我还能听到点儿别的声音。”

    “林珑,”乔伊的声音有点儿颤抖。

    她知道学琴是一条很漫长很寂寞的路,可是她没想到,林珑心底会这样的。

    “琴声是我的,孤单也是我的,没人陪着我,这条路太漫长了。”

    她好像没成为钢琴家,反而成为了一位哲人,林珑自嘲地想着。

    可是想着这条孤单又没有尽头的路,她反而羡慕起那些电竞选手,特别是那天后台,明明已经前两局输的够惨了,所有人还是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

    最起码,他们身边有一起努力的人。

    这是她最羡慕的。

    乔伊被林立钦拉回房间的时候,坐在床边一直在哭。直到她抽泣地抬头说:“我不知道,我以为她会喜欢。所有人都说她有天赋,我……”

    “可是我不希望她后悔,她努力了这么多年,如果就这么轻易,万一她哪天后悔呢。”

    林立钦单膝蹲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突然轻笑一声,“你知道你的女儿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乔伊迷茫的抬头。

    林立钦颇有些自豪地笑了起来:“从小到大,你见过她后悔过哪件事?”

    “一旦下定决心,就一定会做到最好,我们的林珑,你太小看她了。”

    迷迷糊糊间,林珑只觉得自己身体很轻,像是悬在半空中,她模糊地睁开眼睛,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哥哥,我今天好像还没练琴。”

    “那就不练了,”林亦淮抱着她,声音柔软。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雨声,雨滴敲打在窗户上,那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声音。

    *

    第二天早上,林珑下楼的时候,就发现大家都已经在吃早餐。

    她打了招呼之后,就坐了下来。刘阿姨把她的早餐端过来时,林珑低着头安静吃饭,突然对面的乔伊,开口说:“你说想去打职业,想去哪家俱乐部?”

    林珑抬头,半晌没回过神。

    倒是旁边的林立钦看着她,微笑道:“爸爸相信你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相信你自己的热情所在,做能让你开心的事情。”

    林珑原以为这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家庭纷争。

    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轻易解决。

    林珑把I.W已经和她签订初步协议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乔伊表情微愣,她大概也没想到林珑这么迅速。

    好在随后,她脸颊微扬,一脸骄傲地看着林立钦。

    “怎么办,我好像真的生了个天才女儿,随便打打游戏,都能被人家俱乐部请去当职业选手。”

    林立钦低头一笑,起身,当着儿子女儿的面,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

    “老婆最棒。”

    林珑还傻愣在位置上,一旁的林亦淮已经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慢条斯理地说:“这饭真是吃不下去了。”

    虐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