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洛杉矶回来之后,I.W进入短暂的休息当中,本来放假了众人,谁知没人选择离开,反而都是待在基地打排位。

    季中赛上他们明明已经打到了四强,却最终还是输给了韩国队。

    在英雄联盟这个游戏里,韩国队伍就像是通关的boss,想要赢得最终的胜利,你的路上必然会遇到一支或者更多的韩国队。

    野辅两人正在开直播,因为之前的季中赛,所以这个月欠下的直播时间太多。

    打野简易排到了ad位置,王玉檀反而排到打野位置。

    “你把打野让给我,”简易椅子一滑,伸腿踢了一脚王玉檀的椅子。

    王玉檀握着鼠标,嘿嘿一笑:“不让,我打野也很强的,保证带你赢。”

    “赢你妹,老子信了你的邪,上次说你中单玩的好,结果拿了一手辛德拉,被对面单杀了四次,一局你死了十一次,”简易坚决不信,又踢了一脚。

    结果王玉檀还是没给他让位。

    倒是两人的直播间,已经疯狂地刷屏。

    “6666666,I.W选手为抢打野位,在基地斗殴,造成一死一伤。”

    “野辅两人和谐不在,灵车解散。”

    “话说玉娘娘,你不是应该和寒哥双排……”

    简易眼尖瞥见了王玉檀屏幕上的玉娘娘,当即哈哈大笑,气得王玉檀大怒,让房管把所有喊他玉娘娘的人都封了。

    因为下路通常是adc和辅助两人一起走,所以通常被粉丝戏称为不动CP。

    徐应寒那张万年不化冰山脸,可怜的王玉檀只能被粉丝戏称为玉妃,后来更是进化为玉娘娘。

    结果I.W的辅助和打野因为年纪相仿,反而关系更好些。

    “寒哥,你快来管管你家辅助,要不然真被打野的拐跑了……”

    结果在单排的徐应寒,弹幕上节奏也被带的飞起。

    徐应寒冷笑一声,带着游戏里的辅助还有打野,强行越塔强杀,他这局游戏拿的是霞,只见紫色的羽毛嗖嗖地插在对方身上,一套打上去,对方ad血量直接掉到丝血。

    等他收掉对方ad后,谁知对方的打野赶到,想要留下他。

    好在他这边的辅助洛看准时间,E技能位移过来,闪现开大招,成功晕住对方的打野和辅助。

    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先是用Q技能打中,随后他的大招正好冷却好。

    他开大招进场,收割对方打野和辅助人头。

    一波零换三的小团战,登时弹幕爆炸一样地覆盖起来。

    “666666666……”

    “坐下,坐下,基本操作,基本操作。”

    “求你别秀了,lpl其他队伍又凉了。”

    就在众人在一派和谐的直播时,突然训练室的外面传来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吼,“老子就是他妈不待了。”

    不知道谁刚刚出去,训练室内的门是半开着的,这一声暴怒,清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简易和王玉檀对视了一眼,赶紧关掉自己的直播。

    但此时弹幕上已经有人察觉到了,还一直在问,谁在骂人?

    “你们先打游戏,”徐应寒声音清冷地说道。

    他是战队的队长,一向有威严,就算众人好奇地要死,可是谁都不敢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他出去的时候,周尧正拉着杜之泽往里面的会议室。

    但是杜之泽太过激动,根本不想跟他进去。

    鱼哥一脸严肃地站在走廊,还有团队其他人,此时都站在外面。

    好在杜之泽总算对徐应寒有些顾忌,他出来之后,杜之泽就没那么闹腾,被周尧顺势拽进了房内。

    徐应寒回头看鱼哥,就见鱼哥摇摇头。

    “怎么回事?”他低声问。

    鱼哥苦笑一声:“还能怎么,没谈拢呗。年轻人野心太大,想要的太多。”

    杜之泽合约还有一年才到期,但是他私底下联系其他俱乐部的人,要求转会。对方俱乐部这次春季赛也就是季后赛第一轮的水准而已,只不过据说有大公司投资,能花大价钱在引援上。

    在I.W里,徐应寒是当仁不让地核心。

    杜之泽早已经心存不满,被对方俱乐部经理一哄,着急廖火地想要转会。

    但他是I.W青训出来的,经过这几个赛季的历练,已经成为国产一线中单。俱乐部自然不可能也不愿意就这么放他离开。

    可杜之泽提出的种种要求,又是俱乐部无法满足的。

    于是双方谈崩。

    徐应寒今天没穿战队队伍,黑色长袖卫衣,在走廊明亮的灯光下,衬托地他越发面如冠玉,他本来生地就白,又常年在室内打游戏,每次不管是开直播还是比赛的时候,粉丝都要感叹一遍,寒神怎么就能这么白。

    鱼哥看着这张脸,心底又是一声苦笑。

    杜之泽处处要跟徐应寒比,可不说两人在这个圈子里待的年头,不说两人过往的战绩,不说两人的操作水平,就是光是这张脸,他杜之泽能他妈比吗?

    就算俱乐部强推你,你他妈自己圈不了粉,能怪谁?

    此时,那边的会议室里还隐隐出来杜之泽不服气的声音。

    徐应寒回头看鱼哥,面色冷静:“战队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鱼哥摇摇头,最后吐出两个字:“封杀。”

    这意思是不许杜之泽再上场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杜之泽离合同到期还有一年的时间,一个职业选手足足一年不能上赛场,这基本就跟废了没什么区别。

    I.W财大气粗,可以在休赛期再招募中单进来。

    至于杜之泽,一年之后,别说有人想给他花高价转会费,有没有战队愿意要他,都是一个问题。

    鱼哥身为教练,不愿意看见自己队员这样,可是事到如今,只能摇头叹一句。

    “小孩还是太冲动了。”

    不过俱乐部这边还没正式公布对杜之泽的决定,网上就已经发酵了起来。

    因为事情发生时,队员都在直播,所以不止一个人听到战队里有吵架的声音。

    再加上杜之泽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有打排位,也没有参加直播,毕竟其他人都在疯狂地补直播时间,他这么安静如鸡,实在太反常了。

    一时,不管是贴吧还是微博,都谣言四起。

    特别是I.W的官博下面,最新一条无关痛痒的宣传博,都被涌进来的粉丝,硬生生刷了一万多条评论。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官博能不能出来回应一下?我们粉丝心底很着急啊。”

    “I.W虽然今年战绩不错,可是别他妈再出幺蛾子了,老子受不了,受不了。”

    “我们家泽神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没开直播,据说你们战队要封杀泽神,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结果这一条杜之泽要被封杀的评论,一下子被顶到了第一。

    不管是不是杜之泽的粉丝,都在询问这个情况是不是真的。

    毕竟杜之泽是中单,队伍里的carry位置,要是他真的被封杀了,夏季赛即将到来,对于I.W的打击可太大了。

    战队自然还是知道了网上的风言风语。

    “老陈怎么说?”会议室里,徐应寒双腿搭在桌子上,对面的周尧一边看手机,一边抓头发。

    I.W战队是由国内大企业汇方集团赞助的,战队内的工作人员,一半都是企业员工。

    特别是最高负责人陈总,本来就是汇方集团的副总裁,平时本身工作就忙,所以战队的事情很少过问,大部分都是交给周尧他们负责。

    也就是碰到引援这种要花大钱的时候,需要请示他。

    周尧无奈:“陈总说了,这种仗着自己有一点儿小成绩,就威胁战队的人,不管到哪儿都是害群之马,就不要让他去祸害别家,咱们战队先收着。”

    徐应寒嗤笑一声,这确实像那老头说的话。

    “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想走,就让他走吧。”

    会议室外就是战队的后花园,今天上海的天空还真的格外蓝,难得的好天气。

    连带着他的心情都不错。

    周尧大惊,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他不是想转会吗?我们强留他在队里,不过是毁了一个中单,送他走,还能得到一笔不小的转会费。”

    周尧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登时着急:“不管杜之泽他性格怎么样,他如今可是国产的一线中单,在整个LPL都是排地上前三的。”

    这真让他转会,无疑就是给自己战队,又增加了一大劲敌。

    徐应寒想是看出他的想法,“谈转会费的时候,狠狠地要,不撕下对方一块肉,千万别松口。”

    周尧顺手把手里的纸团成一团,扔了过来,只不过对徐应寒轻轻一躲,避开了。

    “那陈总那边呢,”毕竟大老板发话了,周尧小心地问。

    此时徐应寒脚掌微一用力,椅子往后滑过去,抵到墙上停住,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的周尧:“老陈那边,我和他谈。”

    “那行,”周尧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又意识到不对劲,挺奇怪地说:“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不是不爱管闲事。”

    “只是不想看见选手不是输在赛场,而是输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等徐应寒出去之后,周尧这才摇头。

    这男人别看平时冷冰冰的,可是他在LPL的人缘还真没得说,还有这么多粉丝喜欢,总是有他妈理由的啊。

    **

    三天后,I.W战队发布了一条微博。

    在经过俱乐部的多方沟通以及最终确认,从即日起,队内中单选手杜之泽(ID:Ace)即将转会到NBG战队。虽然在此期间出现了很多传闻,但是依旧感谢选手在队内时的一切努力和拼搏。祝福杜之泽选手能在新的队伍中继续努力,同时感谢粉丝对于我队的信任和等待。

    再见了,I.W、Ace。

    配合着这条微博的,还有一条三分多钟的视频,是杜之泽在赛场上的精彩表现。

    这个消息一经披露,可谓是爆炸效果。

    NBG战队的粉丝自然不用说,喜出望外。在今年的春季赛里,NBG虽然进入了季后赛,却连一轮都没赢,没想到夏季赛引援上,队伍居然能这么给力。

    杜之泽如今算是国产中单的排面之一,能把他买过来,简直是从天而降的惊喜。

    一时间NBG战队粉丝在微博上各种抽奖庆祝。

    相较于对方粉丝的开心,I.W队的粉丝简直如丧考妣。

    虽然队伍输了季中赛,可最后一场和韩国队打的你来我往,让粉丝相信他们在今年的S赛上,肯定会取得好成绩。

    结果,结果,队内的中单,突然没了。

    “卧槽,那我队的中单在哪里?我记得I.W有替补打野,替补上单,就是没替补中单吧?”

    “离转会期结束就剩下十几天了,麻烦你们去给我找一个跟泽神一模一样的中单。”

    “凉了,凉了,我队可以开始研究S8了。”

    **

    粉丝不知道的是,就在今天,位于上海某高档小区内的I.W战队,正迎来一位少女,也就是他们翘首以盼的未来中单。

    因为林珑本身有签约过音乐合约,本来这个四月经纪公司就该跟她续约,但是被她一拖再拖。没想到她突然宣布不弹钢琴,转而去打电竞比赛。

    不仅让公司的人大跌眼睛,就连她的经纪人姜辉,都没想到。

    但是她心意已定,那边的合同已经到期,所以她跟I.W很快签订了合同。

    俱乐部在合同里绝对保证了她的上场时间,当然是在她的竞技状态,达到队伍要求。

    当听到外面大门打开的声音时,坐在椅子上的简易,整个人绷直,“是不是她来了?”

    徐应寒正在打排位,今天还一局都没赢过,战绩一片红。

    他正冷笑着杀掉对方的辅助,突然周尧的声音响了起来:“来来来,进来,这就是咱们的训练室。”

    当穿着白色喇叭袖连衣裙的少女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一向脸皮厚的瓜皮少年们,居然难得的害羞。

    “都愣着干嘛,这就是咱们我们的新中单,”周尧一脸开心地说。

    简易眨了眨眼睛,基地里一向都是男多女少,除了少数几个女性工作人员,他们从来都没想到,居然有朝一日,会有一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子来打比赛。

    就在众人一一和林珑打招呼认识时,突然一声基地水晶爆炸的声音响起。

    林珑抬头看着坐在不远处的男人,只见他烦躁地扯了下头发,随后突然站了起来。

    当男人缓缓走过来的时候,单手插兜站在她面前,似乎在微微打量着林珑。

    周尧怕他作妖,赶紧说道:“寒神,你作为队长,要好好照顾咱们的新中单,毕竟她才是个十七岁的妹子。”

    结果,他刚说完,徐应寒突然微微弯腰,靠地有些近。

    “这次来之前,你妈妈有什么交代吗?”

    一句话问地其他人满头雾水,但林珑知道,这是他在笑话自己那天在飞机上说的话。

    于是甜美可爱的小姑娘,微微歪头,故意软软地说:“妈妈说,要听队长的话。”

    那双又亮又圆的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徐应寒微愣。

    这双眼睛,真他妈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乔伊:妈妈没有这么说过,妈妈只说过,男人要听老婆的话

    珑妹:那我尽快把队长变成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