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林珑挂完电话,低头看着面前桌子上的土豆片,都怪那个笨蛋。

    想完,她认命地抽出纸巾,把土豆片包起来扔进垃圾桶,只不过此时餐厅里的其他人,都没注意到她,而是全部集中到周尧旁边,争着抢着要看他的手机。

    气得周尧怒道:“畜生啊,把老子手机都抢坏了。”

    结果,完全没人要理会他,吴迪仗着身高优势拿到手机,简易还有王玉檀两人踮着脚尖站在旁边看。

    倒是徐应寒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淡然模样,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周尧,”此时教练鱼哥走了进来,见他们都在,冲着周尧喊了一句。

    谁知周尧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无奈道:“你是来问Fox的事情吧,我也是刚收到消息,咱们lpl这些队伍啊,就是动不动想搞个大新闻。”

    “我看是冤家路窄吧。”

    吴迪看完了手机,直接扔给了周尧。

    徐应寒握在手上的手机正好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起身走了出去。

    林珑把自己面前土豆片掉下去蹭的油渍擦干净之后,抬起头好奇地看向吴迪:“什么冤家路窄啊?”

    “当然是这个Fox,”王玉檀摇头。

    林珑半犹豫地问:“他,有问题?”

    “何止是有问题,是问题大了去了,”周尧扶着脑门,一副头疼的模样。

    他们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让林珑真的有些雾水。

    “当年Fox是在咱们中国赛区出道的,不过他进的是个保级队伍。他真的是个中单天才,他刚加入的时候,他们队还真的有点儿起色。可还是架不住其他队友水平太菜,我记得最后一轮比赛的时候,其实他们本来可以赢我们的,结果最后寒哥力挽狂澜,落后一万经济愣是被他硬生生带着队伍翻盘了。”

    林珑惊讶地睁大眼睛,当时她年纪更小,甚至连英雄联盟都还没开始接触呢。

    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吴迪当时就在战队了,所以对当时的事情,清清楚楚。

    “Fox那场真的是天秀了,结果寒哥愣是打破了他最后的希望,”吴迪摇头,“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之所以那么拼命地想要赢,是因为他们打野手上的伤势,根本就支撑不了他们再去打保级赛了。”

    只要能赢下那一场,那么Fox所在的战队,就能排在积分榜的倒数第五。

    每年都是积分倒数后四的队伍,需要为保级而战。

    一步之遥,功亏一篑。

    林珑片刻后,轻声问:“所以他因为这件事,怨恨寒哥?”

    周尧哈地笑了一声,摇头。

    “就像我说的那样,Fox是个中单天才,即便他们队伍保级失败了,也多的是俱乐部想要买他,当时咱们俱乐部也是其中之一,当时我们的竞争实力最强,结果最后他拒绝我们了。”

    “为什么?”

    周尧:“因为他说,比起当寒哥的队友,他更感兴趣的是,打败寒哥。”

    “所以最后,他去了欧洲赛区,”王玉檀这才明白,毕竟Fox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没进队。

    不过对于Fox的大名,他们却一点不陌生。

    欧洲新一任的中单法王,自从他加入CG战队之后,在两年内率队三次获得LCS欧洲赛区的冠军,去年他更是带领队伍成功杀进了四强。

    而相比之下,去年S6大赛上,中国赛区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八强。

    每年官方都会排出二十大选手名单,以及各个位置上的选手前五排名。Fox是排名最高的欧洲选手,而且在中单选手排位中,他除了被韩国中单压了一头之外,也是中单选手排名第二的,中国赛区的其他中单选手,都在他之下。

    就是这么一个世界顶级中单,居然引流回中国赛区了。

    林珑问:“那他这次去哪个队伍啊?”

    “万源战队,”周尧又是摇头。

    林珑这次是彻底愣住了,反问了一句:“是那个万源集团的万源吗?”

    “我记得WY战队改名之前是TK战队吧,这支队伍刚从次级联赛上打上来,就被万源战队收购了,不过你说Fox又去一个保级队,他是不信邪还是怎么的?”

    吴迪也挺好奇的。

    此时鱼哥走过来,看着他们嗤笑道:“保级?你知不知道今年万源夏季赛买了多少人?中单是欧洲法王,adc是从韩国买回来的冠军选手,都是T1级别的选手,人家是要打造银河战舰。”

    “这么财大气粗啊?”简易咋舌。

    作为战队经理的周尧,自然比他们懂的更多,“TK战队确实就是刚打上来的新队伍,可是万源大手笔的引援,这支队伍夏季赛,你们还真别小瞧了。”

    此时外面星空璀璨,一轮半月挂在天际,整个大地被挟裹上一层浅淡色银辉。

    不远处的主干道,树影横斜,晚风吹过,树梢上的叶子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他已经接通电话,那边的显然有点儿兴奋,喊了一声:“徐应寒。”

    “回国了?”徐应寒声音淡淡地问。

    对面嗤笑一声:“是啊,回国了,所以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有战队要你吗?”徐应寒真的有种一张嘴就能气死人的能力,还不等对方说话,他又略显刻薄地说:“要是没有,我们队倒还有个位置留给你。不过首发中单已经有人了,要不你来打个替补?”

    替补???

    能让新一代的欧洲法王,世界级的中单来自家队里打替补,这么不要脸的话,大概也就真的只有徐应寒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接着,就是嘟嘟嘟地忙音,对面挂了。

    徐应寒回厨房的时候,就见他们还在讨论Fox回国的事情,可是厨房里显然少了一个人。

    倒不是他太关注,只是一共就这么一个小姑娘,少了自然醒目。

    “她人呢,”徐应寒问。

    王玉檀左右看了两眼,奇怪地说:“刚才还在呢,怎么又不见了,估计去洗手间了吧。”

    林珑打了好久电话,那边才接通,不过对面声音里带着几分醉意,“抱歉,红豆,哥哥在外面应酬呢。”

    林亦淮平时的声音很稳重成熟,估计是今天喝了酒的原因,就连喊的红豆那两个字,都带着说不出的宠溺和温柔。

    “大哥哥,你知道那个笨蛋回家了吗?”林珑着急地问。

    林亦淮此时站在窗边,身后的助理,看着自家老板扯了扯领带,脸上的笑意更盛。

    他低着声音问:“哪个笨蛋?”

    不过林亦淮虽然喝了点酒,脑子却没糊涂,林红豆打小就不是个外露的人,对外人一向彬彬有礼,能被她这么笨蛋笨蛋的喊,除了他那个笨蛋弟弟,好像确实没别人。

    “阿让啊,对,他今天应该回国了,”林亦淮捏了下眉心,太忙了,忙地连这事儿都忘记了。

    林珑撇嘴,看来大哥哥早就知道了。

    她又问:“万源战队又是怎么回事?”

    林亦淮嗓子里溢出一声轻笑,“你的笨蛋小哥哥总该有个回家的理由吧。”

    “所以是哥哥你给他投资的战队?”林珑没想到,这居然还真是林亦淮干的。

    林亦淮宠溺的笑了下,问道:“红豆是不是吃醋了,那你等一等,明年哥哥也给你买一个战队。”

    “我不要,我觉得我们战队就很好,而且我一定会打败你们的。”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林亦淮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打败他们?

    什么时候他也成了她的敌人。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我不管,冠军只有一个

    寒神摸摸她的脑袋,嗯,一定是我们的

    笨蛋:那不行啊,我哥给我打造的银河战舰,我得让你们哭着唱征服

    林亦淮:让红豆唱征服?好吧,我宣布明天战队原地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