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七零八落的生日歌唱完,林珑还坐在地上。

    刚才她是蹲在地上找手机,却被突然开门的动静吓到,一下瘫软地坐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他们在唱生日歌,林珑就傻乎乎地坐在地方,听着他们的生日歌。

    生日蜡烛的火光,将偌大的训练室,照成蒙蒙亮的状态。

    突然,从端着生日蛋糕的简易旁边走出来一个人,因为是逆着光,一直到他快靠近自己时,林珑才发现他是徐应寒。

    他半弯腰,撇嘴,就算这时候,声音里都带着几分说不清的取笑:“地上的金子摸到了?”

    林珑:“……”这个人真是。

    可是下一刻,他伸出手精准地握着她的手握,将林珑从地上拉了起来。

    她刚站稳,正要说一声谢谢,突然就感觉到头顶一重。

    好像是头冠一样的东西,戴在了她头上。

    “这是什么?”

    徐应寒轻嗤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似乎借着昏黄的烛光看了一下,才轻声说:“你们小姑娘不就喜欢这些?”

    林珑正想反驳,眼前突然一亮,她伸手挡了下。

    在黑暗中待了这么久,有点儿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强光。

    结果等她拿开手臂,就看见全挤在门口的人。

    王玉檀着急地对她说:“林珑,赶紧过来吹蜡烛,许愿,许愿。”

    林珑此时也顾不得头上戴着的东西,走过去,弯腰,将蛋糕上的蜡烛吹灭。

    她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在心底许下一个期望。

    等她到了餐厅,发现里面居然被全部布置过了,生日快乐的英文字母气球悬挂在墙壁上,屋顶都飘着粉色气球,桌子上摆着的都是食物。

    她震惊地看着这些,“你们都是什么时候弄的?”

    “今天一天在酒店就搞这个,几个大男人在酒店打了一天气球,真你妈……”简易想想,都觉得挺神奇。

    王玉檀感慨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给一个姑娘过生日。”

    被他这么一说,刚才一直憋着的小姑娘,居然真的红了眼眶。

    一旁的徐应寒转头看着她的模样,居然低声吓唬:“不许哭,眼泪掉下来的话,蛋糕就没你的份了。”

    “我是寿星啊,”林珑一边憋着眼泪,一边讨伐他。

    小姑娘是真较真了,那双又圆又漂亮的大眼睛,盯着他,特别用力地说:“今天寿星最大。”

    “今天最大的寿星,看这边,”周尧在旁边喊了一声。

    林珑看过去,立即举手比了个V,站在她旁边的徐应寒,别过头。

    于是一张照片定格。

    周尧是用拍立得照的,林珑扑过去,将照片拿在手里。

    因为众人都站在另一边,所以照片居然正好只拍到她和徐应寒。穿着白色卫衣和长裤的小姑娘,长发乖巧地搭在肩上,头顶上带着一顶精致又繁复的皇冠,圆圆的大眼睛带着笑意盯着镜头在看。

    不过她旁边同样穿着白色卫衣的男人,并没有看着镜头。

    他脸颊朝她的方向,只留下高挺的鼻梁还有弧度完美的侧脸轮廓。

    即便只是个侧脸,这男人都帅地叫人嫉妒。

    明明知道他是为了躲镜头,而不是看自己,可是林珑却觉得这张照片,过分地和谐。

    真好。

    此时,徐应寒过来拿饮料,她把照片在他眼前晃了下,得意地说:“队长,我们两个第一次合影哦,这张照片归我了。”

    徐应寒垂着眼睛看了一眼,居然没反驳。

    因为林珑的话,其他人都闹着和她合影。

    于是各种双人照、三人照、甚至是搞怪集体照纷纷出炉。

    众人一边看照片一边吃东西的时候,王玉檀拿着手里的披萨,难受地说:“妈蛋,为什么老子的脸大一圈?”

    其实他不算胖,只是一个林珑天生的小脸尖下巴,谁和她铜矿拍照,都会显得脸大。

    而另外一个简易,身材消瘦,天生拍照上相。

    “我觉得中野辅应该解散,只剩下中野就好了,大脸怪没资格和我们站一块。”

    简易刚嘲笑完,王玉檀哼笑了一声,居然把林珑一直拿在手里的照片,抢了过去,在手里晃了晃,说道:“你这颜值太拖累林珑,看看人家寒哥和她拍照的效果,什么叫一加一大于二,这才是。”

    旁边的吴迪看了一眼,点头:“咱们队的双C真的有排面了,颜值就先碾压其他队了。”

    林珑赶紧抢回自己的照片。

    聊天的时候,林珑才知道,他们为了不暴露自己,一大清早就出门,在酒店里准备了气球和这些东西。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又开车把这些运回来。

    她在打排位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在餐厅里偷偷的准备,好在气球这些都是提前准备好,只要摆好了就行。

    “对了,刚才简易搬饮料的时候,砸到了寒哥的脚,寒哥是真汉子,居然一声都没吭。”王玉檀想起这事儿,佩服地说道。

    “对对对,寒哥,你脚没事吧,”周尧也想起这个。

    徐应寒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摇头,嗓音低沉地说:“没事。”

    简易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还是周尧为了缓解气氛,说道:“来,敬咱们真汉子一杯。”

    只是林珑要端起面前被打开,但没人喝过的灌装啤酒时,手背被旁边的男人突然打了一下。

    她抬起头,眼神无辜,直到男人沉声说:“小丫头喝什么酒。”

    “我已经成年了,十八岁,”林珑得意地说。

    徐应寒哼了下下,声音却异常冷酷:“那也不行。”

    于是最后,在所有人都举起酒杯的情况,林珑端着一杯牛奶,跟众人干杯。

    **

    第二天下午,林珑才收拾好准备回家。因为前一晚闹到了半夜四点,其他人都喝的烂醉,她这个寿星居然是最清醒的。

    她离开的时候,众人都还没起床呢。

    路上,张叔和她闲聊,问道:“红豆,在这里还适应吗?”

    正看着窗外的小姑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特别开心。”

    张叔问她的适不适应,但她回答的是开心,因为她真的喜欢这里。

    当车子在家门口停下来的时候,林珑一下车就看见花园里有工人正在搭帐篷,显然是为了她的生日宴会准备的。

    乔伊正在客厅里看菜单,这些是早就定下的,不过有些时蔬需要调整。

    “红豆,”她招呼林珑过去,“你爸爸和大哥待会就回来了。”

    林珑点头,乔伊搂着女儿,低声说:“待会你小哥哥也要回家的,你爸爸要是揍他的话,你记得拦一下。”

    林珑偷笑,故意说:“可是妈妈你不是说,我们家不能有逆子的。”

    乔伊哎呀了一声,“你不是经常说小哥哥是笨蛋,你爸爸要是再打他,我怕真把他打成笨蛋了。”

    这理由哄哄三岁就好了,居然拿来哄她。

    说到底,还不是她舍不得林亦让。

    林珑点头,乔伊让她赶紧先回房间,这回都下午四点了。造型师和化妆师都已经在等着她了,为了林珑的十八岁生日宴会,乔伊是准备充足。

    当夜幕降临时,花园里已经是灯火璀璨一片,白色帐篷下摆着长条桌。花园里不管是灌木丛还是树木上,都被挂上了星星灯,交织成一片银色星海。

    林珑换好礼服,从洗手间里出来,正想问造型师,结果就看见,她房中红色沙发上,坐着的少年。

    他正低着头看手机,黑色短发,露出一点儿下颚。

    只有那双搭在屏幕上的手指,修长又白皙,发光一样地好看。

    大概是听到开门的动静,他抬头了。

    这是一张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脸,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就连唇瓣都是红润的水红色。那双和林珑近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在这一瞬迸发出闪耀的光芒。

    林珑呆站在原地,可是沙发上的少年已经原地蹦了起来。

    冲过来,拦腰将她抱起来,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笑着喊她的名字:“红豆。”

    林珑咬着唇,看着面前的人,心头的恼火都在这一瞬都消失不见。

    林亦让这个笨蛋,终于回家了。

    等林亦让把林珑放下来,伸手就要摸她的脑袋,却被小姑娘躲了过去,还抱怨说:“我刚做好的头发。”

    “想不想哥哥?”他问。

    “不想,”林珑毫不犹豫地说。

    “想不想,”他毫不在意地又问。

    “都说不想了,”林珑有点儿不耐烦了。

    直到他问第三遍,小姑娘总算松口,眨了眨眼睛,“只有一点点想。”

    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毫不在意地大笑:“没关系,反正我很想你。”

    “很想很想。”

    林亦淮进门的时候,就看见林亦让正闹着林珑,让她一定要答应,今天晚上第一支舞蹈,要跟他跳。

    “不行,你想挨爸爸和大哥哥的揍吗?”

    林亦让嗤笑,耸了耸肩,“无所谓啊,反正我要第一个。”

    说完,他低头把自己的手机捡了起来。

    林珑正好发现进门的林亦淮,开心地喊了一声:“哥哥。”

    “你们两个如果准备好了,该下楼了,”林亦淮此时已经换好了礼服,他满意又骄傲地看着林珑,穿着一身长裙的小姑娘,今天可真好看啊。

    “林亦让,走了,”林珑点头,说着,就挽着林亦淮的手臂准备下楼。

    可是身后,却没动静,她诧异地回头。

    正好撞上林亦让震惊又不敢相信地表情。

    直到他走过来,将自己手上的手机亮给林珑,屏幕上正停留在一条微博上。

    “今天,是大家期待已久的I.W中单选手的生日。我们很高兴的宣布,韩服王者ID:piano正式成为I.W英雄联盟战队的一员。林珑,欢迎你;I.W、piano,期待你的表现。”

    配图是林珑昨晚拍的单人照。

    照片里,长发小脸大眼睛的小姑娘,开心地冲着镜头比V。

    她头上带着那顶皇冠,在照片中熠熠生辉。

    林珑歪着头,看着面前的林亦让。

    突然,她伸出白皙的手臂,“那好,现在重新认识一下。”

    “我是I.W中单选手piano。”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笨蛋哥哥,惊喜吗?意外吗?开心吗?

    狐狸小哥哥表示,我刚回家,能不能别这么吓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