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林家的花园里已经热闹非凡,林珑见到苏晓潭的时候,她正一手端着香槟,一手拿着甜心,躲在角落里吃地正开心。

    “我还以为你没来呢,”林珑坐在她旁边。

    苏晓潭喝了一口香槟,满足地说:“有好吃好喝的,我怎么可能不来。”

    “当然今天可是我们红豆妹妹最重要的十八岁生日,打死我都不会缺席的,”苏晓潭拍马屁道。

    林珑撇嘴笑了下。

    夜晚的空气里带着清新的味道,不远处乐队演奏的音乐,悠扬又动人。

    苏晓潭见她跟自己一起坐在角落里,轻声问道:“你不用去招待客人?”

    “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我就不用了,”林珑摇头。

    虽然是她的生日宴会,但也邀请了不少父母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林珑并不擅长这些,自然图个安静。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苏晓潭妈妈正好过来,瞧见她们两个躲在角落。

    于是苏妈妈不悦地说:“晓潭你也太不懂事了,红豆今天过生日,你可不能一直打扰她。”

    “妈,红豆自己想坐在这里的,”苏晓潭无语。

    好在苏妈妈说了两句,又抱了下林珑,恭喜她生日快乐。一直等苏妈妈离开,苏晓潭才敢低声抱怨:“我妈真是恨不得把你跟我对换才好。”

    她哀怨地看了林珑一眼,“你这个隔壁家的孩子。”

    或许父母总会这样吧,不能看见自己孩子的闪光点,反而是羡慕别人家的孩子。

    林珑摇头浅笑,托着下巴,轻声说:“或许过一阵子,我在你妈妈就该是反面教材了。”

    苏晓潭刚开始还有点儿不明白,倒是没一会就醒悟,她嗤笑道:“我妈才不会呢,我妈如果知道你去打电竞,大概只会说,你看看人家红豆,就算跟你一样喜欢游戏,人家能当选手,你连当个啦啦队,都没人要。”

    大概是太了解自家亲妈的性格,苏晓潭把苏妈妈的口吻学的是十成像。

    林珑笑地前俯后仰。

    苏晓潭四处张望了一圈,抵了抵她胳膊说:“你小哥哥呢?”

    “不知道,估计也躲到哪里偷懒了吧,”林珑说。

    “那咱们去找他吧,我还得找他签名呢,”苏晓潭笑嘻嘻地说。

    林珑笑话道:“你还真是没追求。”

    “什么没追求,你知道Fox有多红吗?他的女粉都快赶上寒神多了,”苏晓潭一个前几天还各种想要徐应寒签名的人,今天又倒戈了。

    林珑愣了下:“就他?”

    “当然了,技术好,长得帅,他没粉丝谁有?”

    说起来,苏晓潭是没说错,林家三个孩子长得都好看,是真的属于父母时常提到的隔壁家孩子。就连看似跳脱不稳重的林亦让,掰开手指数数,好像也是满满的优点。

    林珑架不住她闹腾,只能带着她回主楼。

    结果,找了一圈,居然没找到林亦让。林珑于是拉着苏晓潭回自己的房间,她的手机之前放在房里,忘了带出来。

    只是她取出手机,要点开来的时候,苏晓潭如临大敌般地说:“你干嘛?”

    “我给二哥哥打个电话,”林珑奇怪地说。

    苏晓潭松了一口气,想了想,还是小声说:“我觉得你今晚先别上微博,带节奏的太多了。”

    林珑一愣,这才明白苏晓潭的激动。

    原来她是怕自己上微博,于是她好笑地问:“骂我的人很多?”

    苏晓潭正不知道和她在怎么说时,林珑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调皮地笑了下:“不应该啊,我长得这么可爱。”

    苏晓潭:“……”你都话说完了,我还要怎么说呢。

    不过林珑倒是确实说对了一句,她长得这么可爱。

    特别是贴吧那个关于她是钢琴家的帖子,居然在端端一个多小时内,被顶到了一万层。

    “按理说,这时候我应该大骂一句,I.W战队怎么找的路人中单。可是看着小姐姐的履历,我觉得我没这个逼脸。”

    “23333333楼上,别说,你就是另一个我。”

    “同上同上,想了半天,我觉得自己应该大骂I.W居然耽误了我国一个未来钢琴家。”

    “尼玛,你们都是I.W的黑粉吧,我大I.W有钱有战绩,怎么也算是豪门战队……算了,我也跟你们一起骂吧。”

    就在此时,林珑的微信有信息提醒。

    她点进去看了一眼,是周尧给她发的,是告诉她,战队的官方微博已经官宣了。如果她有空的话,就转发一下。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回复,房门突然被打开。

    穿着白色礼服的林亦让看着她,笑道:“我就知道你们躲在这里呢。”

    “亦让哥,”苏晓潭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些害羞地跟他打招呼。

    林亦让点头,笑了下:“你也在。”

    “红豆,”林亦让鬼鬼祟祟地走过来,直到他轻声说道:“想喝酒吗?”

    林珑惊讶地看着他,直到林亦让伸手捏了下她的脸颊,“这个生日宴太无聊,想想你今天可是十八岁,就算现在拿着身份证去网吧,人家都会让你上网了。难道不值得庆祝一下吗?”

    就为了这个理由?

    直到林珑看着他像变魔术一样地,把藏在身后的酒拿了出来。

    林珑惊讶道:“这可是爸爸的私藏。”

    “私藏就是该这个时候喝啊,”林亦让这会儿全都是歪理邪说,而且他在拐带林珑做坏事这点上,不要太得心应手。

    他微抬下巴,看着苏晓潭:“晓潭,你想不想来一杯?”

    苏晓潭上次见到林亦让还是一年前,不知道是许久没见,还是林亦让真的又变得更帅了,在他略诱惑地声音下,她下意识地点头。

    最后,当三个人在琴房的地毯上坐下时,落地窗外,是喧嚣的花园。

    他们没开灯,但是花园里耀目的灯火,透过落地窗,把整个琴房照地半亮。彼此甚至能清楚地看着对方的脸。

    三人打小就在一起玩,所以有时候干坏事都是一起做。

    明明都是已经长大,可是这种背着大人偷偷摸摸干坏事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

    “第一杯,祝我亲爱的妹妹,生日快乐,”说完,林亦让伸手摸了摸林珑的脑袋,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不舍。

    吾家有女初长成,大概就是这种心情了吧。

    林珑拍了下他的手,却还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那股子辛辣的味道在口中蔓延时,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一杯酒下肚之后,林珑就开始迷糊了。

    不过都说酒后壮人胆,特别她是看着周尧给她发的信息,不就是转发微博,她转,她发。

    于是,小姑娘果断地点开了微博,点开I.W战队的官博,毅然转发了最新那条祝她生日快乐顺便官宣的微博。

    她盯着屏幕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敲打着。

    直到发出去。

    发完之后,她认命地给周尧回了一条,告诉他自己已经转发了。

    接着就扔掉手机,让林亦让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说实话,这时候喝酒还真的挺能缓解她心情的。

    可是五分钟之后,她在又喝完一杯酒之后,居然又偷偷摸摸地把扔了好远的手机拿了回来。

    就看一眼,她就看一眼而已。

    她点开微博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点进自己转发的那条微博里,却突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林亦让见她又拿着手机又捂着眼睛,伸手戳了戳下她的脑袋,轻笑道:“干嘛呢,看手机还捂什么眼睛。”

    直到小姑娘偷偷地张开指缝,眼睛从手指间看向屏幕。

    “小姐姐,生日快乐。”

    “相信寒神,祝福小姐姐。”

    “小姐姐,你好漂亮啊,我想说I.W这次真有排面。”

    “女孩怎么了,女孩照样可以打好电竞啊。”

    ……

    居然没有一条是骂她的。

    直到她点开再次点开转发,才发现原因。

    因为热门转发的第一条,那个ID简单又直白。

    I.W、Phoenix:嗯,技术不错。

    林珑点进他的微博,发现他发的微博就只有十条,而且是连这条微博在内。

    虽然他的微博只有六个字,可就是这六个字让人看清了他的态度,连一向严苛要求高的寒神都点头了,谁还敢逼逼呢?

    战队其他的队友,也都转发了她的微博支持。

    林珑点开微信的,在战队群里发了好几条信息。

    “谢谢大家。”

    “以后我会努力的。”

    “S赛加油吧,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我们能拿S赛冠军。”

    而且她还一连发了好几个撒娇和害羞的表情。

    林珑发完之后,抱着手机,嘿嘿傻笑。

    其实她也有很多人支持的啊。

    结果手机就在她掌心震动,林珑看着手机上的电话,愣了下,还是接通。

    “你喝假酒了?”对面低沉悦耳的男声,缓缓响起。

    林珑捂着嘴巴,摇头否认:“没有。”

    可随后,她居然打了一个响亮又清脆的酒嗝。

    直到对面低声嗤笑:“小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