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也不知是谁把琴房的一扇窗打开,此时晚风吹进来,撩起一旁的窗纱,轻薄的纱飘在半空中,犹如曼妙的女孩在轻舞。

    林珑的脸颊原本就涨地发热,此时一声小骗子,就那么传到她的耳中。

    轰,好像有东西,在脑袋里炸开了。

    她嘟囔道:“我才不是呢。”

    声音又轻又软,明明是反驳,却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娇憨。

    徐应寒站在阳台上,黑夜中他手指间夹着的烟头,明灭闪烁。楼下训练室,依旧是吵吵闹闹的,他出来之前,他们都在讨论林珑在微信群里发的那几条信息。

    “对不起,”突然对面又小声地说了一句。

    林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前一秒还在否认,下一刻就主动认错。

    她说:“我真的喝酒了。”

    徐应寒又吸了一口烟,所以他现在在和一个小酒鬼说话?

    他这口烟刚吐了,对面又开口了:“但是我绝对没喝醉。”

    ……

    呵呵,一般酒鬼都会坚称,自己没醉。

    “我们的训练赛已经约好了,等你回来,”徐应寒声音冷淡地说了一句。、

    林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突然坐直了,认真地说:“我看到你转发的微博,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我会好好努力的。”

    徐应寒安静地听着那头表衷心的声音。

    明明平时不算聒噪的小丫头,喝了酒,居然话这么多。

    “好了,挂了,”徐应寒也懒得再应付一个小酒鬼。

    只是挂断前,他顿了下,低沉地声音再次响起:“生日快乐。”

    而这边,电话明明已经挂断了,林珑却还是举着手机,耳朵贴着的是冰凉手机屏幕,却止不住地烧。

    刚才,队长的声音,好温柔。

    **

    林亦淮发现林珑的时候,她正在扶着楼梯扶手准备下楼。

    “红豆,”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家妹妹,白皙的小脸此刻红通通。

    林珑抬头看着他,还挺开心地打招呼:“哥哥。”

    林亦淮有些奇怪地问:“你这是去哪儿?”

    “回基地啊,我该回去训练了,”林珑认真地说。

    饶是林亦淮再淡然,此刻都有种被雷劈了感觉,再仔细闻闻她身上,居然是一身地酒味。

    他问:“你偷喝酒了?”

    林珑却执拗地说:“今天耽误了这么久,我该去练习了。马上就要比赛了,我不能让队长失望。”

    林亦淮没来得及计较,拦腰将她抱起来。

    小姑娘是真的喝了不少,本来就不是会喝酒的,又喝了那样的烈酒。林亦淮把她抱回她的房间,刚把人放在床上,准备出去让保姆进来帮她换一下睡衣。

    突然,小姑娘又嘟囔了一句:“我不会让队长失望的。”

    队长??

    刚才林亦淮在楼梯口就听到她一直在嘀咕,原本以为是他听错了,可现在看来却不是。

    “不会让队长失望什么,”林亦淮坐在她的床边,伸手拨弄了下小姑娘的额头散落的头发。

    结果,他刚问完,林珑翻了个身,彻底背对着他。

    林亦淮最后无奈地摇头。

    *

    第二天早上,林珑醒过来的时候,一张开眼睛,脑袋先是懵,紧接着就是头疼。

    那种快要炸开的难受。

    她撑着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是她自己的房间。

    等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却对昨晚的事情,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她最后好像是被大哥抱回房间的吧??

    等她偷偷摸摸下楼,准备找点儿解酒的东西时,结果就看见楼下客厅里,爸爸和大哥两个大忙人居然都在家。

    “爸爸,你们怎么没去上班呀,”今天明明是周二啊。

    林立钦看了她一眼,难得沉声说道:“一家两个酒鬼,我能去上班?”

    两个酒鬼……

    “二哥他……”林珑指了指楼上,难不成林亦让昨晚也喝醉了。

    刚说完,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短袖和黑色短裤的人,大摇大摆地从楼上走下来,他一边走一边用手捂着嘴打哈欠,顺便还伸了个懒腰。只是他手臂举在半空中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因为他看见坐在了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爸,大哥,”林亦让缩了下,有些尴尬地喊道。

    林立钦不看见他还真的不生气,此时怒从中来。

    “刚回家就不见你干好事,偷拿我的酒,我就不找你算账,你妹妹才多大,你就带着她喝酒,你是皮又痒了?”

    林立钦在人前也算是风度翩翩的儒雅成功人士。

    偏偏面对这个二儿子的时候,风度都喂了狗,儒雅也随风而散。

    “爸,红豆都多大了,喝一回也没关系吧,”说着,林亦让还冲着林珑使眼色,大概是想让她给自己求求情吧。

    而一旁站着的小姑娘,思虑了半晌,毅然决然地说:“对,就是二哥哄我喝酒的。”

    林亦让:“……”

    于是,林家大宅里,登时响起世界顶级中单选手的讨饶和逃命的声音。

    **

    林珑是吃完午饭回战队的,因为马上就是夏季赛了,所以她必须抓住一切训练的时间。

    一直到了基地,她的头还有点儿疼。

    林珑回基地之后,先上楼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放好,这才去了楼下的训练室。

    果然,一进门大家都在排位打比赛。

    “林珑回来了,太好了,”简易一看见她,开心地吁了一口气。

    接着,他就说:“和我一起排位吧,我实在不想和王玉檀这个坑货一起了。难怪寒哥排位的时候,从来不带他。”

    坐在徐应寒身边的辅助,听到这话,冷笑一声,霍地一下把自己的电脑屏幕转给林珑看。

    “别听他恶人先告状,老子都重回大师了,是他自己不争气,掉回钻一的。”

    林珑沉默,要真论起来这两人谁更奇葩,她居然一时选不出来。

    因为,没一个好人。

    两人都是在排位里各种搞事情的人。

    野辅两人的日常斗嘴,让林珑看了个热闹。

    只是自打她进门之后,坐在她座位旁边的那个男人,居然一直都没转头。

    等她走回自己位置上坐下,打开电话后,还是忍不住地喊了一声:“队长。”

    旁边正戴着耳机打游戏的男人,居然嗯了一下。

    算是回应了。

    林珑松了一口气,队长是在专心打游戏啊。

    “酒醒了?”突然,旁边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正摸着鼠标点开游戏客户端的小姑娘,听到这句话,霍地垂下脑袋。

    一副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别再说了。

    徐应寒冷笑一声,转头继续看着电脑屏幕,因为对方打野到下路蹲着了,想要gank他。结果团战在爆发之后,徐应寒带着辅助二打三,残雪后撤,正好赶上己方打野赶到,一波反打,成功收下两个人头。

    男人盯着屏幕,余光却瞥见那只握着鼠标的雪白手掌。

    “胆子挺肥,啊。”

    林珑小声说:“队长,我真不是故意的。”

    “犯错的人,都爱这么说,”徐应寒淡淡道。

    正好他这局游戏结束了,对方在二十分钟的时候就点了投降认输。

    林珑眼睛一亮,伸手就拉着他的手臂,笑道:“队长,一起双排吧。”

    徐应寒被她扯了下手臂,垂眸看了一眼,他穿了一件黑色卫衣,小姑娘雪白又修长的手指搭在上面,此刻更显得白嫩。

    明明手指那么细,却还是有种软乎乎的感觉。

    徐应寒定格了两秒,才抬起眼睛。

    “嗯,”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一声应答,可表情却是轻松又惬意的。

    等他们打了一局排位之后,林珑的手机在期间一直嘟嘟地来信息。她自然也没去看,一直到这局游戏赢了,她退出来重新排队之后,才伸手拿手机。

    微信里有一个愤怒的人,一口气发了十来条信息。

    “红豆,你这个卖哥求荣的。”

    “我记着你今天的话。”

    “你最近可千万别落我手里来,要不然的话……”

    “……”

    下面的五六条也全都是这样的话,林珑嘴角微扬,这个笨蛋。

    她坐在椅子上考虑怎么回复的时候,教练鱼哥走了进来,“咱们这次训练赛越好了,就在明天,跟万源战队。”

    林珑猛地抬起头,看着教练。

    旁边的简易已经帮他问了出来:“怎么是万源啊。”

    正好周尧也进来了,听到他的话,翻了下眼睛,说道:“因为万源的下路组合终于确定了。”

    一瞬间,大概除了徐应寒之外,其他人都眼巴巴地盯着他看。

    周尧咳嗽了下,说道:“是king和winter。”

    王玉檀脑袋往前凑了凑,有点儿不敢相信地说:“什么?”

    “小皇帝和冬天这对下路组合,去年总决赛你们没看啊?”周尧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简易呲牙:“卧槽,他们两个怎么会来中国?”

    “有钱能使鬼推磨,”吴迪在联盟的时间比他们长,颇为语重心长地说道。

    “可这尼玛是king啊,他们两个下路组合,在韩国都是最顶级的,万源居然还一买买两个?”简易竖起两根手指头,依旧是不敢置信。

    说到这对下路组合,去年S6总决赛的时候,他们所在的战队也闯入了最后的决赛。

    只不过是打满五场,最后以2:3输给了GT战队,遗憾败北。

    但真论实力,他们根本不输GT的下路组合,只不过是对方的上中野,特别是中野联动能力太强。

    王玉檀:“有钱真好。”

    简易啧啧道:“妈呀,万源战队到底是靠了大集团,这暴发户的,真是想买谁就买谁啊。”

    林珑:“……”

    此时她手机又嘟嘟地响了两声,她低头一看,因为刚才就停留在了微信界面。

    所以现在一低头,就能看见林亦让发来的信息。

    “我就说让你不要落在我手里,”这句话还特地加了三个得意的表情。

    “后天的训练赛见。”

    正在她发呆之际,旁边的徐应寒撇了她一眼,突然说:“这样就被吓住了?”

    林珑茫然地抬头,就看见这双漆黑又深邃的眸子,在盯着他看。

    “别怕,”他的声音低沉又稳重,有种能安抚人心的魔力。

    林珑感动地正要点头。

    就听到他淡然地声音:“大不了就是输呗。”

    林珑:“……”

    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