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徐应寒这句话说地声音并不低,所以周尧立马就听到了,甚至暴跳起来,怒吼道:“寒哥,你身为队长,这时候说这种话,打击新队员的信心,你觉得合适吗?”

    正好整以暇窝在椅子上的男人,见他暴怒的模样,嗤笑一声。

    他说:“难道要跟她说,如果输掉一场,就是世界末日。就算强如GT这样的战队,还不是也有不进世界总决赛的经历。”

    他这句话说地叫众人一顿,好像还确实是这个道理。

    “输不可怕,可怕的是毫无斗志地输,况且这场比赛咱们未必会输,我们这边是有个新人,可是对方是一个完全重组的队伍,默契这玩意,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的。”

    周尧听到这话,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小声嘀咕道:“那你还说这种话?”

    “我哄她的,你也信?”徐应寒面无表情地说。

    一旁的林珑睁大眼睛,那双又圆又水亮的眸子,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直到徐应寒又转头冲着她说:“要是输掉第一场训练赛的话,就把你吊起来打。”

    周尧简直要被她逼疯了,吼道:“寒哥,你别再吓唬她了。”

    徐应寒冷笑一声:“你也知道。”

    于是在徐应寒的眼神下,周尧呵呵干笑了两声。

    他们走了之后,其他人都继续开始排位,而林珑则是搜出了林亦让在世界赛上的视频出来看。

    S6的时候,其实林珑本能去现场看他的比赛。

    可偏偏一直在美国的人,却在那段时间需要去欧洲交流,再加上时差关系,她压根就没看过林亦让的比赛。

    等她赤脚搭在椅子上,安静地看着电脑里的解说。

    这是一场八进四的比赛,就是在这场比赛里,林亦让所在的ED战队,成功淘汰了lpl的TT战队。

    而这个TT战队,就是今年春季赛中的亚军队伍。

    也是LPL赛区的豪强队伍,基本上每年都能闯入全球总决赛。

    TT战队的中单谢意,之前林珑在排位赛的时候遇到过,这个人线上压制能力很强,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中单。

    林珑安静地看着比赛,整整三个小时,连屁股都没离开椅子。

    看完之后,她盯着电脑上已经停止的画面,许久都没回过神。

    林亦让,好像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了。

    或许是因为比赛的原因吧,即便镜头对准他的时候,他也是一副严肃又认真的模样,只有在赢了一局比赛之后,才会露出一个短暂又轻松的笑容。

    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打游戏也算是电竞选手的工作。

    看来她的笨蛋小哥哥,也有帅地让她不知道的一面。

    **

    因为后天就是比赛,所以教练组安排他们下午打排位,晚上都是一起合练。本来I.W是有两名替补选手的,上单和打野位置,结果正好两人家里都有事情,所以就请假回家了。

    估计最早也得下个星期才能回来。

    于是周尧把二队的小孩拉了过来跟他们一起打比赛。

    虽然完全是碾压式的胜利,但林珑知道,这是因为选手个人操作硬实力上的差距。

    就算不是她,换了任何一个菜鸟中单,也能碾压胜利。

    要想真正检验他们配合以及她实力,只能等到与万源战队的训练赛。

    第二天就是训练赛,所以晚上的时候,周尧特地让他们早点儿睡觉。其他人都已经起身准备离开,只有林珑还坐在位置上。

    简易回头看她:“林珑,你不走?”

    “我这局比赛刚开,最后一局,待会就上楼,”她低声说。

    其他人见她果然是还在游戏中,所以也没说什么,纷纷和她说了再见,就打着哈欠离开训练室。

    徐应寒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跟他同住一个房间的吴迪,已经睡着了。

    他用毛巾擦了擦脑袋,就觉得隔壁房间安静地有些过分。

    战队虽然地方大,但是住的人也多,所以很多房间都是后来改造的,隔音效果就没原本那么好。

    他把毛巾仍在椅子上,打开房门,转身下了楼。

    果然,刚到了走廊,就看见尽头训练室内,还亮着的灯光。

    他走进去时,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上还坐着人。小姑娘因为头上戴着耳机,所以根本没听到他进门的声音。

    徐应寒走过去,看着她正在进行的游戏。

    她拿的英雄是辛德拉,男人沉默了会,她居然又开了一把游戏。

    因为之前离开的时候,他看到她拿的英雄是飞机。

    直到屏幕变成黑白色时,徐应寒伸手扯下她的耳机,林珑明显被吓了一跳,身子一哆嗦后,才慢慢地转身往后看。

    “队长,”她小声地喊了一句。

    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是说最后一把的?这是第几个最后一把?”

    林珑摇头,结果反而是徐应寒先指了指屏幕,说:“你复活了,继续打吧。”

    原以为要被教训的林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好说话。

    于是她乖乖地继续开始游戏。

    而顶着一头湿漉漉短发的男人,安静地坐在隔壁他自己的椅子上,手肘抵在椅子的扶手上,手掌撑着下巴,安静地看着她的游戏屏幕。

    显然这局并不好打,对方的打野是个职业选手,gank能力强,除了中路之外,其他两路都处于劣势局面。

    不过中路林珑已经压了对面二十多刀。

    训练室里,没有人说话,就连轻柔的呼吸声,都被覆盖在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中。

    她的手指不停地来回移动,每一次技能的释放,对伤害的把握,都格外地精准。

    这局一直拖到了四十分钟才结束。

    毫无疑问,后期强大的飞机,在团战中作用太大,成功翻盘。

    “赢了,”她转头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本就长相甜美大气的少女,此时突然笑颜绽放,叫徐应寒微楞。

    只是,一秒后,他迅速站了起来,沉声说:“关掉电脑,上楼睡觉。”

    林珑立即听话地关掉电脑。

    等她跟上男人时,对方已经上到了楼梯,林珑突然在后面说了一句:“队长,我不紧张。”

    走在前面的男人,单手插在睡裤口袋,虽然脚步停下,却没回头。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她说完,停住的男人已经重新迈开脚步,只听他冷淡地声音回荡在楼梯间。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怕你再玩下去,浪费电。”

    ……

    在一个充满了网瘾少年的电竞基地里,他居然怕自己浪费电??

    **

    比赛是在下午,所以不到一点,所有人都吃完午饭,在电脑前坐好了。

    等比赛时间到的时候,所有人登录了专门训练赛的房间。

    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对面三楼的ID时,林珑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WY、Fox。

    因为对方先比他们进来,所以他们一出现在房间,就有个人在公共频道打字。

    “嘿嘿。”

    得意又欠揍的两个字。

    简易最先开口:“这个Fox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觉得他来者不善啊。”

    吴迪摇头:“估计早就想着怎么把我们按在地上摩擦了吧。”

    就连一向寡言的徐应寒,都嗤笑一声:“痴心妄想。”

    结果他刚说完,公共频道上,又出现了两个字,呵呵。

    这一次,是自家这边打的。

    所有人一致转头看着安静地坐着的少女,只见她目光如炬地盯着电脑:“不能让他太得意。”

    好在很快就进入了ban&pick阶段,大家都进入游戏状态。

    因为I.W是在蓝色方,所以有先手的权利。

    首先,这边就禁掉了在莫甘娜,随后又禁掉了目前版本第一的辅助洛。对面辅助冬天是个能力极强的辅助,而他的洛胜率据说已经达到了71%。最后他们又禁掉了蛇女。

    而万源那边,他们则是禁掉了酒桶、复仇之矛以及加里奥。

    复仇之矛这个ADC英雄,是目前版本T1级别的,所以一向都是非ban必选的英雄。

    你不禁用这个英雄的话,就一定要先手抢掉这个英雄。

    因为I.W是在蓝色方,可以先拿英雄,所以对面万源就禁用了这个英雄。

    轮到抢英雄时,I.W这边先拿了一手扎克,这是保证自己这边强开团的能力。

    对方则是选择了皇子和小炮。

    随着双方你来我往,I.W最后一手选择是中单位置。

    所有人都没说话,都安静地看着她,直到林珑对王玉檀说:“帮我拿辛德拉吧。”

    没人说话,直到王玉檀小声又犹豫地说:“你确定?”

    林珑点头。

    徐应寒转头看了一眼她,沉声说:“帮她拿。”

    辛德拉,林亦让的成名英雄,去年总决赛他就是靠着一手辛德拉,成功送TT战队回家的。

    在万源战队这边看到,最后一手辛德拉选出来时,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林亦让。

    有意思啊,这是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