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比赛开始之后,所有人拿到自己的英雄,迅速地进入地图内。

    简易的打野英雄扎克,已经蹲在了红buff旁边,而徐应寒也带着王玉檀一起蹲在这里。一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乙方的野区,防止对方在刚开局的时候,过来入侵。

    林珑则是进入中路,对面林亦让拿的英雄岩雀,也已经到了塔下。

    看来双方都没有选择入侵对方的野区,只是下路组合帮助打野进行了一个帝王开局而已。

    因为前期大家选择和平发育,所以只能补兵,并且时不时地消耗一波对方的血线。

    因为辛德拉是个线上推线能力极强的英雄,所以林珑率先将自己这边的兵线推进了对方塔中。不过她也不敢过于深入,毕竟对方的打野,随时可能在中路反蹲一波。

    “简易,野区清完的话,就来下路蹲一波,”王玉檀喊了一句。

    对面的岩雀在清完一波兵线之后,已经准备回家更换一波装备。

    此时下路,虽然king和冬天两个人也配合了两个赛季,但是因为king拿的小炮是个后期英雄,所以线上还是被徐应寒所拿的女警压了大概有是十多刀。

    突然,徐应寒开口:“中路压力大吗?”

    “没事,”林珑沉声说道。

    其实林珑也看过不少林亦让的比赛,想当初是他带着自己接触这个游戏。

    所以林珑玩游戏的风格,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他的影响。

    特别是两人的打法,都很急进。

    结果这一局,两人似乎都改变了彼此的风格,变得小心翼翼地开始试探。

    就在中路还是你好我好,大家和平稳定发育的时候,下路发生了小规模的团战。王玉檀的牛头在草丛里放视野的时候,正好跟对方的辅助遭遇了一波。

    对方小炮的技能接连打在他的身上。

    王玉檀惨叫:“卧槽,好痛。”

    “让你骗技能,没让你去送死,”徐应寒冷漠地说道,随后他的女警将自己技能都打在了对方AD身上。

    由于对方adc的技能都交在了王玉檀身上,而这边徐应寒的技能都是交给了他。

    所以双方这一波换血,显然是徐应寒大赚。

    简易已经野区清完了一波野,刚才王玉檀就喊他来下路蹲一波。

    此时小皇帝的血线被压低,一直蹲在草丛里的扎克,嗷地一下窜了出去。

    “抓小炮,别让他跑了,”徐应寒说了一句,可是此时对方辅助锤石的灯笼已经点了起来,一下将小皇帝拉了回去。

    三人都已经抱团在下路,准备杀人,岂能轻易就让他们逃走。

    于是在三人疯狂地攻击下,对方两人都交了双招逃跑。

    召唤技能冷却的时间很长,所以最后虽然没杀掉他们,但是已方下路已经是大赚。

    三人在下路推线的时候,兵线并不算多,所以对方的打野一直没出现。

    王玉檀一皱眉,提醒道:“林珑,对面打野一直没下来清兵线,你小心点儿。”

    因为林珑拿的英雄辛德拉是个线上强势的,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耗蓝,而且蓝量恢复起来较慢。所以她在清兵的时候,一直使用平A。

    因为林珑一直把兵线推进塔内,在塔下补刀并不容易。

    补刀上,林珑是领先林亦让的。

    他话刚说完,林珑原本是准备回撤的,结果对面的林亦让居然也悄摸地上来。

    他率先使用E技能撒石阵,林珑往右走位,随后他又连上W技能。

    此时林珑只是走位躲避他的技能,所以林亦让的大部分技能交掉,处于冷却状态。

    林珑却用W技能打掉了最后一个炮车兵,在这一瞬间林珑的辛德拉升到了六级,大招开启。

    几乎在一瞬间,林珑先是丢出控制技能,减缓林亦让,随后交出大招。

    岩雀几乎是在一瞬间,血条降到底,林珑最后用普通攻击,收掉他的人头。

    “他们打野到了,”此时简易提醒她。

    上单吴迪抓住了对方上单回程的机会,直接交了TP传送技能下来。

    只不过对方的打野来的比吴迪快,此时林珑大部分技能也是冷却的,好在刚才单杀林亦让的时候,她特别留了一个E技能。

    当她交出技能,消耗了对方一波血之后,也被对方收下人头。

    但是此时上单吴迪到了,他是满血满技能状态,轻松地就拿下了对方打野的人头。

    中路一波一换二的小规模战斗,让训练室内,迅速喊了起来。

    “Nice。”

    “林珑,你单杀了狐狸啊。”

    林珑正安静地等着复活,突然徐应寒问道:“刚才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回头?”

    “对方打野只是在赶过来的路上,如果我转身就跑,只会被他们两个追着打,还不如杀掉林亦让,再消耗打野的血量,最起码也打断他们的节奏。”

    林珑沉稳地说道。

    其实她知道,这一波她之所以能单杀林亦让。

    就是因为他叫了自家打野过来,想着二打一肯定能打死她。

    但是他错在,打野还没到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技能全部交掉,让林珑抓住了机会单杀他。

    上单吴迪收掉了对方打野的人头。简易直接入侵对方的上半野区,直接反掉了红buff,还把三狼这些野区资源也吃掉。

    简易刷了野区之后,直接来下,三人再次抱团推塔。

    随后林珑跟着他们一起打下了水龙。

    因为I.W率先拿下一塔,因为下路组合换线到上路,前期的优势迅速被滚雪球一样地滚了起来。

    当二十五分钟,双方在争抢大龙时。

    因为女警和辛德拉的经济都已经起来了,所以几乎很快就把大龙打下了一半的血量。

    此时对面正好摸了过来,而吴迪还在上路带线。

    结果五人围住他们四人,好在大龙是被简易惩戒掉的。

    就在四人想要逃跑时,对方追了上来,岩雀的大招封路,正好林珑和徐应寒在一边,而打野和辅助却分割在另一边。

    “我有大招,队长,你先走,”这种情况下,两人逃跑是不现实的。

    因为徐应寒现在是五个人头,零次死亡,所以他要是死了,对他们这边损失太大了。

    于是林珑反身扔了一个大招,对方三人正好站在一条直线上,林珑的一个大招,居然一下子覆盖了三个人。

    徐应寒转身就进场,居然收下了两个人头。

    最后这一波完美的零换二,让他们借着大龙buff,把对方的高地和水晶都破掉了。

    当他们推掉对方水晶,赢下比赛时,林珑松开握着鼠标的手。

    低头看了一眼,鼠标上,居然都是汗水。

    也不知谁突然,笑了一声,随后整个训练室都笑了起来。

    一直在后面打他们打比赛的鱼哥,哼了下:“跟升班马打成这样,还好意思笑?”

    “升班马??”简易不敢相信地喊道,指着电脑屏幕说,“鱼哥,你看到对方的阵容了。”

    “麻烦你到去年S6官方排行的前二十人里面找找看,人家一个战队,有三个队员都在里面,Fox、小皇帝、冬天,尼玛,拿出去,谁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王玉檀再次感慨:“有钱真好。”

    此时,徐应寒瞧着他们激动的模样,淡然地点头:“你们是嫌今年俱乐部没有引援是吧?挺好的,我回头提提意见。不过你们谁打算把自己的首发位置让出来?”

    一句话,堵住了两张喋喋不休的嘴。

    不过鱼哥看着林珑,满意地说:“林珑今天表现地很好,对面虽然是成名选手,但是你在线上抗压做的不错。”

    在排位的时候,连普通人都有可能单杀选手。

    但是这种训练赛,就相当于是真正的比赛,要不是前期她强行换掉了对方两个,他们前期的优势不可能一下扩大,并且那么轻易地滚起雪球。

    作为一个双C位置上的选手,最起码,今天,她确实做的很好。

    而此时,在万源的训练室内,气氛还算缓和。虽然输掉了他们的第一局比赛,不过对方毕竟是今年春季赛的冠军,他们新组建的一支队伍,能打成这样不简单。

    教练和他们分析比赛的时候,打野007忍不住感慨道:“对面那个小姑娘打地挺不错。”

    不过说完,他立即朝林亦让看了一眼。

    倒是坐在椅子上的人,嘴角一扬,笑道:“看我干嘛,她打地确实好,单杀我了。”

    虽然他确实是不小心了,不过小丫头,现在确实是厉害了啊。

    真不愧是他的小红豆。

    *

    鱼哥说完之后,徐应寒起身走出训练室,只是没一会,他又回来了。

    他一言不发地走到自己座位上,林珑看着他从桌上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把钥匙。

    王玉檀正好看见,问道:“寒哥,你要出门?”

    “酸奶没了,阿姨大概忘记帮我买,我出去一趟,”徐应寒皱眉道。

    王玉檀点头,不过立即指着桌子上吃了一半的包装袋说:“你能帮我带几包这种薯片回来吗?哎,最近休赛期,粉丝都不爱寄零食到基地了。”

    其他两个迅速说了自己想要带的东西。

    等他们都说完,徐应寒低头看着正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姑娘。

    “你要带什么吗?”

    只见小姑娘埋头沉思了下,突然,伸手拉住他卫衣的衣袖,那只雪白的手掌,摇了摇。

    她说:“你能带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寒哥:不就去个超市,这么眼巴巴地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