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所有人看着得到许可的小姑娘,一秒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扔下一句我上楼换个衣服,就跑了出去。

    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好像太容易心软了。

    还是吴迪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女人对逛街都没抵抗力?哪怕就是去个超市。”

    打野和辅助不约而同地点头。

    吴迪嗤笑:“你们两个处男点什么头?”

    在外人看来,吴迪是待在队内最长时间的人,性格也稳重,犹如老父亲一般地存在。可实际上,他有时候毒舌起来,嘲讽技能开地不比徐应寒差。

    比如现在。

    野辅两人被他嘲讽一波,结果两人都只是无奈地对视一眼。

    因为好像真的没办法反驳。

    电竞少年的痛啊。

    简易摸了摸鼻子,好心地说:“寒哥,我觉得你还是坐下等着吧,我觉得没半个小时,她不会下楼的。”

    徐应寒没说话。

    谁知五分钟之后,训练室门口探出一颗脑袋。

    林珑带着微微喘息,笑道:“我换好衣服了,可以走了吧。”

    所有人转头,就看见小姑娘穿了一件有点儿发白的牛仔服,腿上穿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白色板鞋,有点儿发光地白。平时她为了方便训练,总是扎个马尾,今天长发反而披散了下来,只是把额前长发扎了起来,露出饱满又好看的额头。

    大概是真的跑地有点儿急,身上背着的粉色小包,有点儿滑落在身前。

    她伸手拉了下自己的包,再次抬头,一脸好奇地看着徐应寒:“不走?”

    因为此时大家都盯着她看,她还以为自己身上打扮有问题,又低头看了一眼。

    男人点了点头,走到她身边。

    等他们走后,简易突然说:“我突然发现,寒哥和林珑还挺男才女貌的。”

    “那是寒哥,”王玉檀一边盯着屏幕,一边说道:“你要是站在珑妹妹旁边,就是癞蛤蟆

    想吃天鹅肉。”

    简易:“……”

    等简易扑过去,吴迪摇头感慨,I.W的又一次野辅恩断义绝。

    **

    徐应寒带着她去开车的时候,林珑没怎么说话。一直走到地下停车场,林珑就看见不少跑车,不过他们居住的小区都是富人区,有跑车不奇怪。

    一直到他们两人走到一辆又大又高的越野车前,车门开锁地声音响了下。

    徐应寒率先走到驾驶座位上,林珑还站在原地。

    等他上车,按了下喇叭,林珑才走到副驾驶座旁,拉开车门上车。

    虽然林珑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但是还是一眼认出这辆车的价格。

    哇哦,看来队长很有钱啊。

    林珑好奇地看着车内装饰,一旁正倒车的男人,突然轻笑了一声,问道:“想开?”

    这句话倒是叫她愣住了,她哪个表情表现出来,她想开了。

    不过徐应寒像是看懂她的内心活动,视线虽然盯着倒车镜,但语气却好笑地说:“那你东张西望地干嘛?”

    “只是觉得你的车很酷,”林珑有点儿羡慕地说。

    她才刚满十八岁,别说车了,连驾照都没有。

    这句话说完,徐应寒嘴角刚微扬起,就听到坐在旁边的小姑娘,又似自言自语一样:“跟你人很像哎。”

    此时车子顺利开出了地库,徐应寒转头瞥了她一眼。

    林珑也条件反射一样地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话。

    她捂着嘴,摇头,否认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说完,还是不对劲啊,小姑娘又摇头,“不是,我的意思,你的车很好看。”

    “嗯,人也很好看。”

    原本还在恼火,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解释才对劲的人,猛地转头,一脸不敢相信地盯着面前的男人,雾蒙蒙的大眼睛里满是诧异,似乎不太明白,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么能是高冷的队长说出来的呢。

    “下次再拍马屁的时候,简单点儿。”

    林珑气地扯着身前的安全带,她根本没有想要拍马屁。只是觉得这个酷酷的车,看起来确实跟他很像啊,整天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打游戏。

    好在,徐应寒确实不是话多的人。

    一路上,他都是安静地开着车,林珑因为尴尬,目光也一直盯着自己这边的车窗外再看。

    大概开了十五分钟,他们终于在一家进口超市门口停下。

    林珑先下车,徐应寒则是开车去找停车位。

    小姑娘一个人站在原地,正无聊地踢脚时,就听到不远处一对男女在拉扯,女孩看起来很生气,男生原本一直在后面哀求,结果也不知女孩说了什么,那男人居然生气地,一把将她推倒。

    林珑赶紧上前,把女孩扶了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她低声问道。

    女孩没说什么话,结果男的却拉着她的手,就要把她拖走。林珑骨子的倔劲儿上来了,挡在前面就说:“你干什么,她都不想跟你走。”

    “我们情侣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男人看她一个小姑娘,长得又好看,就没怎么口出恶言。

    倒是林珑坚决不让他带走女孩,还要掏出手机报警。

    “嘿,我说你还真是狗拿耗子啊,”男的有点儿怒了。

    结果他还没上前,林珑就被往后拉了回去,直到她的后背一下撞上后面人的胸膛,才停下来。

    随后一只宽厚又温热地大手,压在她的头顶。

    一个懒散却又冷漠地声音说:“想动手?”

    对面的矮个男人也就比林珑高一点儿,此时看着突然出现的高大男人,忍不住心下打鼓,抬头仰望地时候,还不忘嘴硬:“是你女朋友先多管闲事的。”

    “哦,”谁知男人只嗯了一声,又充满蔑视地问:“所以你想干嘛?”

    “我不,不干嘛,”矮个子没来由地心虚。

    此时原本还和他吵架的女朋友,突然生气地吼道:“你们想干嘛,欺负人啊?”

    一直到对面的情侣骂骂咧咧的离开,林珑都没再开口说话。

    徐应寒低头看着靠在他怀里的小姑娘,耷拉个小脑袋,不说话。

    直到他无奈道:“真是一会儿没看住你,就搞事情。”

    怀里的小姑娘,过了一会,闷声闷气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徐应寒收回自己扣在她脑袋上的手掌,语气松散地说:“在垃圾桶里找男朋友,又不是你的错。”

    此时林珑已经转过身,少女瞪大眼睛,大概是没想到徐应寒居然没责备自己。

    “不过你这爱抱不平的毛病,确实该改改,”他还是无奈地摇头。

    在季中赛后台,她冲着杜之泽晃中指的模样,徐应寒至今还记得。

    要不是亲眼看见,他大概也不会相信,这是她会做的事情。

    林珑点头,特别认真地说,“队长,我记住了。”

    于是,超市门口的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两人从入口进去,徐应寒随手拿了一辆推车,此时他才想起来问道:“你跟着来超市,是有什么要买的吗?”

    “不是啊,我只是想偷个懒而已,”小姑娘正盯着超市货架上的糖果在研究,似乎对于买哪个有点儿琢磨不定。等她说完之后,在糖果上指指点点的手指,突然顿住了。

    她好像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果然身后一声嘲讽地呵呵传了过来,她咬着唇,正考虑怎么把话圆回来呢。

    “真该让周尧听听这话,”徐应寒冷淡地说。

    林珑赶紧转身,双手合十,有点儿求饶道:“队长,求你。”

    “不行,你也知道我是队长,”男人挑了几盒薄荷糖,直接扔进推车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林珑,“监督队员,也是我的职责之一。”

    “没得商量吗?”林珑跟在他身后,小声地问。

    谁知男人语气十分肯定地说:“不可以。”

    于是,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前面的男人一直在扔东西进推车里,身后的小姑娘,垂着头,一副努力思考地模样。

    直到林珑觉得有点儿凉,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冷藏区。

    这边都是卖各种速冻食品,还有牛奶。

    徐应寒正推着车,准备走到卖酸奶的地方,就见跟在他身后的人,越过他,迅速地往前走。直到她在冷藏柜里,迅速地找到了一箱酸奶,开心地拿了出来。

    “寒哥,你看,酸奶,”林珑把酸奶提在半空中。

    徐应寒挑挑眉,脸上似笑非笑地表情未变,安静地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果然林珑小声地跟他商量:“所以,今天我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吧?”

    她的声音带着点儿哀求的味道,大眼睛巴巴地看着他,似乎正等着他点头。

    冷藏区旁边摆着的冰箱,明亮的灯光隔着玻璃照在他们身上,连她乌黑的眼眸里都带着闪闪光亮。

    他突然问:“你小时候练琴时,也会这么偷懒?”

    他刚问完,一个画面闯入他的脑海中。

    可爱又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因为偷玩而不练习钢琴,被家人抓到,也应该是这幅模样吧。

    明明知道她都是在装可怜,可是好像就是没办法。

    对啊,没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撒娇起来,真的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