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训练室内很安静,安静地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众人敲击键盘的声音。直到门被推开,徐应寒环视了室内一圈,直接走到王玉檀的身后。

    他正在开直播,有摄像头的那种,所以不少人都看到徐应寒从后面走过来。

    “零受,赶紧让寒哥开直播啊,马上又是月末了,他又不想当人了是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看见我寒哥,想他。”

    满屏都是飘着各种对徐应寒的花痴。

    徐应寒走到椅子边,直接扯开王玉檀头上戴着的耳机,问道:“人呢?”

    王玉檀抬头,见他朝旁边微抬下巴,向旁边的位置示意了下。

    因为是直播,所以粉丝立马听到徐应寒问的话。

    有人立即就说“寒神在问谁?”“对啊,哪个人?”“我觉得应该是在问piano吧。”

    于是很快,关于piano的新闻,又在弹幕上被科普了一遍。

    徐应寒瞥了一眼屏幕,直接伸手把摄像头和声音都关掉。登时,刚才还在弹幕上各种讨论的粉丝,顿时哭天喊地地要求开摄影头,开声音。

    “我刚才看见她换了一身运动服,好像是去运动了吧。”

    一旁的简易小声说道。

    其实基地里是有专门的运动室,因为都是网瘾少年,也不能天天让他们坐着打游戏。所以俱乐部特地准备了健身器材,跑步机什么应有尽有。

    徐应寒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一直到他离开后,简易才小心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点儿后怕地说:“刚才寒哥的眼神真是太可怕了,我怎么感觉他想弄死我。”

    “别说寒哥想弄死你,我也挺想的,”一旁的吴迪,直接抽出鼠标垫,卷了两下,对准他的头就是打了两下,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说说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种标题的新闻,你居然还给林珑。你是不是缺心眼。”

    一向话多的简易,这时候也跟蔫了似得。

    他耷拉着脑袋,手指一直在鼠标键上滑动,“我也是生气。”

    “哪有那种老师的,就算学生选择了不一样的路,居然用耻辱来形容,真是……”简易摸了摸脑袋,越说越来气。

    当他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生气。

    结果他没想到,林珑反应会那么大。

    寒哥捂着她的眼睛时,小姑娘坐在椅子上好久都没说话,直到她开口说想要出去时,在场所有人都听到她声音里的哭腔。

    此时周尧推门进来,进门见就他们三个人在,“他们都不在?”

    “林珑出门跑步去了,寒哥刚出去,”王玉檀指了指外面,说道。

    周尧叹了一口气,说道:“网上的新闻你们也都看见了,不过林珑没发言之前,你们最好也都别说话,免得被带节奏。”

    不说别的,这个新闻居然是热搜第一。

    一点进去,全都是各种大V下场转发,就连新浪娱乐都为了这事儿,连发了两条微博。

    之前英雄联盟战队上热搜不是罕见的事,但是选手上热搜,而且是挂在第一。

    还真是头一回。

    王玉檀摊手,直接说:“现在都不用我们带节奏,漫天飞的都是,论坛、贴吧、微博都炸了,正好休赛期大家都没什么事情,这不大新闻就来了。”

    某知名论坛,早在新闻一出来的时候,就开好了楼。

    楼主还特别说,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来地不算早也不算晚。

    “说真的,我虽然是英雄联盟的粉丝,但是想想也挺能理解她老师的。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学生,居然不弹钢琴,不务正业地去玩游戏。”

    “艹,楼上说的什么狗屁,人家piano的爹妈都没意见,同意自家闺女来打游戏。”

    “就是,花钱培养她的,是她爹妈。爹妈没意见,别人都是屁啊。”

    ……

    即便是在这个全都是英雄联盟粉丝的贴吧里面,都有人意见不同,为这件事吵地面红耳赤。

    不过还是有人表达不同观点。

    “先不论piano这个选择到底对不对,但我总觉得,为人师表,用耻辱来形容自己的学生,真的太过分了。正因为是老师,难道不应该更爱护自己的学生。”

    “对对,我同意,说真的piano才多大啊,前几天过了十八岁生日吧。这么被骂,而且我看她名字都上热搜了,一点进去全说她这个选择脑残、智障,这个老师完全是把自己的学生架在火上烤了。”

    “我去piano的微博看了,全都是骂她的。说真的,弹钢琴就比打游戏高级?同样都是职业,凭什么有高低贵贱之分。”

    “什么高低贵贱啊,古典届一天到晚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结果希望之星宁愿来打游戏,都不继续弹钢琴,脸面上挂不住了呗。”

    至于微博上,节奏就更大了。

    原本这件事应该只是林珑一个人的事情,可是那位老师在采访中,将电竞贬低地一无是处,俨然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林珑去打游戏那就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这让其他电竞选手的粉丝,如何能忍受。

    于是平时圈地自萌的小姐姐们,各种嘲讽技能全开。

    而另一边,居然也有其他古典圈的人,下场站队这位老师。

    特别是一位琴童妈妈写的公开信,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转载之后,这件事简直无限发酵,差点就要演变成当代教育的缺失问题。

    **

    此时小区里格外地安静,只有偶尔开过的车辆,按了一两声喇叭声。

    林珑安静地坐在单杠上,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小时候,每年暑假他们都会去苏州乡下,因为外婆就住在那里,安静幽深地大宅内,庭院里放着一把躺椅,林珑就窝在上面,看着头顶的天空。

    那是她童年难得闲暇的时候。

    江南水乡的夏日夜晚,有种别样的宁静和祥和。

    可惜上海的夜空太高远了,即便也是漫天星斗,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那种感觉。

    “不怕掉下来,”身后一个低沉地声音响起,清冷地音质,有种安抚人心的效果。

    林珑回头,就看见银色月辉照在他的身上,英俊的脸半隐半现。

    此刻,谁都没再说话。

    直到徐应寒走到单杠旁边,低头从裤兜里掏出烟盒,结果就在他把打火机在手心里转动的时候,却又重新放回了裤兜里。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待着,林珑待在她的单杠上。

    徐应寒倚靠在单杠上。

    周围很安静,只有偶尔传来的虫鸣鸟叫声音,林珑突然觉得,大概她不主动开口的话,徐应寒绝对不会比她先开口的吧。

    于是安静地空气中,终于响起小姑娘有些失落地声音:“队长,你不是来安慰的吗?”

    所以啊,有什么想要安慰的话,你就快点说,我可以现在听的。

    谁知徐应寒突然轻笑了一声,反问:“你需要我安慰?”

    林珑蓦然瞪大眼睛,转头看着旁边的男人,只可惜夜色太黑,她只能看见他有些凌乱的短发。

    “你觉得你自己会后悔吗?”

    小姑娘抬头,头顶依旧是那片安静地星空,仿佛不管时光如何流逝,星河依旧永在。

    “不知道。”

    徐应寒转头看着她,夜色下,林珑抬着头,露出的那小截脖颈,有种倔强的味道。

    “那就去做,做到你自己不后悔,让别人闭嘴的程度。”

    林珑还没说话,就听到男人又是一声呵笑。

    “当然,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今天嘲笑你的人,日后只会用更大的声音继续嘲笑,看,那个笨蛋,果然如我们想的那样。那么没用。”

    林珑睁大眼睛。

    “所以,不要当被人看戏的笨蛋。”

    她才不是笨蛋呢,林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随后,她纵身一跃,从单杠上跳了下来。

    她跳下来之后,一直倚在单杠上的男人,终于能低头俯视她。

    “还有,我不觉得你是什么古典届的耻辱。”

    林珑点头,正要笑,就听到徐应寒冷漠地声音:“你现在是我们I.W战队的人,轮不到别人对你指手画脚的。”

    这一次,小姑娘真的笑了。

    嗯,她现在是I.W战队的人。

    回去的路上,林珑和徐应寒说起了她这位老师,说起来也是国内赫赫有名,只不过为人有些古板了而已。

    她低声说:“我知道他是对我失望,不过人生是我自己的。”

    有些老师总会对学生抱有很大的期待,但显然林珑所走的路,并不符合这位老师的期待。

    再加上她成为电竞选手这种新闻,所以有记者去采访,这位老师说的话便格外地重。

    她理解,但是她并不会改变。

    此时正好到了基地门口,徐应寒突然停住脚步。

    林珑也跟着停下,门口有些昏黄的廊灯照在他的身上,这个男人漆黑的眸子,有种迫人的亮堂。他单手插在裤兜里,原本松散站着的人,突然微微前倾。

    他说:“你知道我在打电竞之前是干什么的吗?”

    林珑有些愣住。

    随后徐应寒说出了一个无论是谁都能认识的世界最顶级大学的名字,他说:“我在来I.W的前一天,正好收到了这个学校的offer。”

    此时小姑娘滚圆的大眼睛,满是错愕。

    徐应寒微微靠近,有一种她从未听过的语调。

    “所以牛逼的人转行,也不是只有你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寒神:嗯,值得我拿出自己经历哄的,大概也就你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