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月色下,目瞪口呆地小姑娘,看着自家大言不惭的队长,就这么丢下一句话之后,迅速地走进了基地里。

    门口的廊灯,照在小姑娘精致的小脸上,那满脸的错愕,被照地格外清晰。

    徐应寒先进去的,周尧正好出来,看见他回来,立即问道:“小公主没事吧?”

    见徐应寒微微摇头,周尧才松了一口气,说道:“现在网上闹地还挺大。我真怕她受影响。这段时间,让她别上微博了吧。”

    说话间,基地的大门再次被推开。

    两人站在客厅,就看见林珑走了进来。

    “运动回来了啊?累吗?赶紧去冰箱拿瓶水喝,我看你这满头大汗的,”周尧格外热情地说道。

    身为战队的经理,其实他这位置就跟个老妈子没两样了。

    平时不仅要安排战队各项事情,还要关心战队队员。

    毕竟人家父母把自家孩子交过来,本来还好好的,在这里受了委屈,总是他们的失职。

    林珑明显愣了一下,她说出去跑步,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连徐应寒都对周尧的关心,嗤之以鼻,他冷笑了一声,“你看她有一点儿跑步的样子吗?”

    虽然是穿着运动服,可是从额头到头发丝,都是干净清爽的模样。

    确实不像。

    林珑也知道这个时间段,她应该在训练。

    即便她自己身上出了问题,不过耽误训练时间,就是不应该的。

    所以她赶紧垂着脑袋,一头扎进了训练室。

    周尧见她进去了,有点儿惊讶,不过还是开心地说:“这就没事了?”毕竟之前小姑娘刚看到新闻时的模样,他也是看见的。没想到,这才几个小时,居然就好了。

    “你以为她就真的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

    周尧愣住。

    “你练过钢琴吗?”周尧自然是摇头的,徐应寒看着训练室的方向,“那你觉得我们训练苦吗?”

    当然苦了,如果说普通人玩游戏,那就是一个乐趣而已。但是当乐趣成为职业的时候,其中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光是他们看在眼里,都觉得很辛苦。每天数十小时的训练,把一个英雄打上几百上千局,不断地理解这个英雄的特质,都要花时间。

    “就算是我从进入这个联赛开始,也不过才三年时间。可是你想过她吗?一个小姑娘从四岁开始就练习钢琴,年复一年,坚持了十三年。相较于我们的辛苦,她比我们坚持的时间更长。所以这样的人,你觉得她只会是单纯的温室花朵?外界的一点儿风吹草动,就能把她打败。”

    不会,她或许会不适应,或许也会伤心难过。

    可是她会很快地站起来,重新面对。

    周尧被他的一番话震住,一直以来,他都把林珑当作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女孩。

    因为她过于精致可爱的长相,总会觉得她需要别人更多的关注和保护。从而忘记了,这个小姑娘在他们不熟悉的领域,曾取得那样的成绩。

    而这些成绩,都是用无数地汗水浇灌出来的。

    她并不比谁弱,相反,她性格中的韧劲,或许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周尧挠了挠头:“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是有点儿小看林珑。”

    徐应寒瞥了他一眼,径直往训练室走了过去。

    结果他还没推开房门,就看见身后,周尧嗷嗷地喊声,“寒哥,寒哥……”

    男人站在训练室门口旁边的墙壁旁,背倚着,直接说道:“有屁快放。”

    “你看,热搜撤了,”周尧把微博热搜榜递给他看,惊讶地说:“真的,我刚才还看见在第一呢,结果现在前五十都没有了。”

    “不是你找人弄的?”

    “我倒是想找人啊,结果请朋友问了下,尼玛,撤个热搜也要几十万呢。咱们战队是有钱,可是我花几十万去撤热搜,总部那边还不得打烂我狗头啊。”

    徐应寒把他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还真的没有林珑的名字了。

    **

    此时,上海某高档小区内,一辆黑色宾利安静地在一栋楼前停了下来。

    副驾驶座上的人下来,赶紧将后座的门打开。

    随后,一个穿着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从车内下来。他身高腿长,穿着这样一套剪裁贴合的衣服,犹如行走的衣架子一般。

    没一会,助理上前输入了他们要去的楼层户数。

    一直到出了电梯,男人走在前面,而提着满手东西的助理,则是跟在身后。

    当他们按响1201的门铃,很快里面就有人过来开门。

    “亦淮来了,”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打扮精致的中年妇人,颇为惊喜地说道。

    门口站着的林亦淮微微点头,恭敬地说:“来打扰您和薛老师了。”

    “说什么打扰,”薛夫人赶紧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她正要给林亦淮找拖鞋,就见林亦淮已经从身后助理手中接过一次性鞋套。薛夫人赶紧笑了笑,她倒是忘了,这位一向的习惯。

    助理把东西递给薛夫人,并未进门。

    薛夫人看着这又是人参又是燕窝的礼品,满脸地不好意思:“哎哟,你这太客气了,每次来,都要提这么多东西。之前不是就和你说过了,千万别再带了。”

    薛夫人也不是眼皮子浅的人,只是她也识货,就这些东西,十来万不在话下。

    林亦淮神色淡然,微微笑道:“都是应该的。”

    此时屋子内的一间房门被打开,只见一个穿着条纹连衣裙,化着精致妆容的姑娘,从里面出来,一眼就看见站在玄关门的林亦淮。

    “亦淮哥,你来,”女孩显然是这家的女儿,跟林亦淮也挺熟悉的模样。

    此时一见到他,粉白的小脸登时染上粉色红晕,属于女孩的娇羞,挡都挡不住。

    “赶紧进来坐吧,薛老师正在厨房呢,我过去请他,”薛夫人微笑着说道,东西倒是也拎了进去。

    林亦淮回头看了一眼助理,示意他在外面等着。

    等林亦淮在沙发上坐下,薛家的女儿娇俏地说道:“亦淮哥,我给你去泡茶吧,我爸的学生最近刚送了他大红袍,我泡给你喝啊。”

    她刚说完,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真是女大不中留,你爸爸一共这么点儿大红袍,你也要拿出去献宝,”薛其秋摇头,可脸上又是宠溺的笑容。

    却不知,坐在沙发上的林亦淮,看着这对父女温馨又宠溺的对话,反而脸色更冷。

    薛其秋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他,“亦淮来了。”

    “许久没来看望您,我父亲特地托我向您问好,”林亦淮微微点头,只不过说话虽温和,眼底却有点儿冷。

    薛其秋看着他,板着脸,一副教训地口吻道:“便是你不来看我,我要去找你父亲了。林珑的事情,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竟然还不知道,你们家里到底是怎么……”

    “薛老师,”林亦淮突然开口,果断又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

    薛其秋平时教训人惯了,乍然被打断,居然还不习惯。

    他怔怔地看着林亦淮,直到面前精致又英俊的青年,再次开口说:“我这次来,就是想和您说林珑的事情。”

    “那正好,我对林珑的选择是太……”薛其秋挥挥手,一脸地愤慨。

    谁知还没等他说完,林亦淮再次打断他:“对于林珑的选择,我们全家都很支持。”

    薛其秋愣住,吃惊地看着他,半晌都没回过神,好像是不敢相信,这是他亲耳听到的话。

    “如果你没听明白,我可以解释一下,那就是不管是我的父亲还是我母亲,都对林珑的选择没有意见。”

    薛其秋没想到自己能被这么堵,一时,气得脸都红了。

    指着林亦淮,就说:“你,你们……这是溺爱。”

    “薛老师,”林亦淮看着他,脸色严肃又冰冷,他说:“因为你是林珑的授业恩师,所以我到现在还是对您恭敬以待。但是请您明白一件事,林珑的人生应该由她自己选择,既然她不想再继续钢琴,那么谁都没资格批评她。即便是我的父母,也需要尊重她。”

    “你是说我没资格教训她?”薛其秋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此时正在厨房里泡茶的薛夫人和女儿,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跑了出来。

    林亦淮嘴角微扬,微微冷笑:“我刚才说过,谁都没资格对我妹妹的人生指手画脚。”

    “因为敬重您是林珑的老师,所以对于这次您的口不择言,我们家里会当成是对您最后的尊重,”林亦淮眼底的厌恶,终究还是露出了一点儿,他说:“但如果再有下一次,到时候咱们就得法庭上见了。”

    “你们还想告我?”薛其秋当真是被气得心口疼,一向教训人惯了的,这还是头一次被人教训。

    林亦淮看了一眼,旁边目瞪口呆的薛夫人和他们的女儿,轻蔑地说:“薛嘉琪比林珑还要大三岁吧,您对您的女儿尚且这般宠爱,却在媒体之中,对别人家的女儿这么侮辱。你可想过你用耻辱这两个字形容林珑,对她是多大的打击?”

    薛夫人此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赶紧求道:“亦淮,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老薛居然这么说林珑。他也是对林珑期望太高了,一时心急。”

    “抱歉,我没办法体谅他的一时心急,”林亦淮冷漠地说。

    随后他说:“今天来我本意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林珑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弹钢琴了,所以她的人生她的前途,就不劳烦您来指手画脚。”

    “请记住我的话,这是最后一次。”

    说完,他转身离开。

    等他推门出去,助理就在门口等着,赶紧走到电梯旁,按了下去的按钮。

    林亦淮扯下鞋套,直接扔在电梯旁的垃圾桶里。

    此时,薛嘉琪追了出来。

    电梯正好在12楼停下,她赶紧喊道:“亦淮哥。”

    林亦淮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见薛嘉琪追过来,一脸歉意地说:“我代爸爸向你道歉,他真的是好心。”

    “我记得我好像没和你说过一件事吧。”

    薛嘉琪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

    直到他扯着薄唇,露出一个凉薄的笑容:“你弹琴比林珑差远了。”

    **

    林珑在桌子上找了一回,旁边的简易问道:“你找什么呢。”

    “剪刀啊,我记得训练室里有的,”她有些无奈地说,刚才还看见的呢。

    她在网上买了个东西,正好寄过来了,结果找不到剪刀,开不了。

    简易朝着徐应寒的位置努嘴,说道:“我下午看见寒哥拿了,要不你去他位置上找找看。”

    林珑点头,这男人之前打了一盘游戏,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而此时徐应寒站在外面,电话那边的人说道:“说真的,我报道都写出来了,你现在又让我别发了,为什么呀。”

    “之前她的名字在热搜上面,现在既然热搜撤了,也就不用你的文章了,”徐应寒淡然地说。

    电话那边的人哈哈大笑,有些揶揄地说:“这可是寒神第一次求我,挺难得的机会。”

    徐应寒冷笑了一声。

    “真想见见这位值得寒神出面的人啊。”

    “别乱想,只是因为她是我的队员罢了,”徐应寒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结果对面一点儿都不买账,特别无辜地说:“我有说你们有关系吗?”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徐应寒回到训练室的时候,就看见林珑一直靠在他的桌子上,不停地找来找去。

    脑袋在桌子旁上上下下,就连电脑机箱都被她翻了一遍。

    “干什么?”他站在椅子后面,问道。

    林珑这才转头,说道:“队长,你看见剪刀了吗?”

    “你就为了找剪刀?”徐应寒不敢相信地问。

    谁知小姑娘还特别认真地点头。

    直到他指着电脑屏幕说:“那你知道我在直播吗?”

    下一秒,林珑的脸颊被她的双手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