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

    “卧槽,我已疯了”

    “我老婆太美了,看照片的时候,已经知道她很美,结果视频里更好看。”

    “真的,她就坐在电脑面前,什么都不做,我能看一辈子。”

    “+1,+身份证”

    徐应寒点开直播软件的时候,眨了下眼睛,就看见屏幕上像疯了一样滚动的弹幕,还有礼物。

    连隔壁桌的简易,都有点儿好奇地说:“寒哥,你粉丝这么豪啊,送的火箭我这里都看见了。”

    因为送火箭开了百宝箱,其他直播的房间也会看见。

    徐应寒这才发现,就在刚才短短几分钟,他的房间居然收了一万多的礼物。

    虽然这点儿钱,他没放在心上,只是这姑娘就是露头找了个东西。

    居然让这帮粉丝砸了这么礼物。

    林珑压根没看到屏幕,只是捂着脸小声问:“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闯祸了?”

    她的声音有点儿着急。

    结果因为麦克风还没被关掉,所以直播间的粉丝又听到了。

    “萌吐血……”

    “赶紧把手放下,老婆,我要看你的脸”

    “piano你什么时候开直播啊,我等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珑也不敢耽误,立即起身,剪刀什么,她是再也不想找了。

    徐应寒随后在椅子上坐下,就看见弹幕还在各种提问,而且节奏还变得有点儿奇怪起来。

    特别是有人一直问,为什么林珑会在他的直播间出现,他们两个是不是有奸情?

    提问的人还特地刷了好多条,徐应寒淡然地瞥了一眼,一边点开游戏准备排队一边冷笑:“奸情你妹,龌蹉。”

    随后屏幕上又是一片啊啊啊寒神居然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了。

    好在徐应寒冷着脸,还是解释了下:“她只是找东西,没看见上上下下地翻找。”

    问完,他又看着旁边,离他的椅子足足可以再坐下一个人的林珑,她挤地另一边的简易,都得往旁边挪动。

    “要找什么?”他的声音淡然地问。

    林珑确定他的摄像头不会对准自己,这才小声说:“剪、刀。”

    只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太小,几乎就是在做口型而已。她虽然没直播过,可是见徐应寒说话,傻子都知道,他此时的语音是开着的啊。

    “听不到,”徐应寒真不是为难她,就看见小姑娘张嘴,听不到声音。

    他转头,就看见没关掉的弹幕助手,居然都在说,哎呀,寒哥不要对软妹子这么凶啊,我珑妹妹要找什么,我给他找。

    说的都是什么疯话。

    然后,他的手臂就被东西抵了抵,他看了一眼,就见林珑是用手机戳他的。

    见他转头,小姑娘迅速把手机拿着挡在脸前,就见手机屏幕两个斗大的黑字。

    就像是每次比赛时,坐在台下的粉丝,总会把选手的名字最大化地放在手机上,然后循环转动。

    他看着剪刀两个字,慢慢地亮起来,然后慢慢地循环转动。

    竟是有种无力感。

    徐应寒捏了捏眉心,认真地看着林珑,说道:“周尧还没跟你说过?”

    林珑歪着头,没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和滚圆的大眼睛都是,他要说什么?

    “战队的每个队员,都需要直播的,”与其说徐应寒是语重心长地在说,倒不如脸上的表情更可以称为幸灾乐祸。

    此时,林珑终于憋不住,“我不要。”

    本来还在弹幕上一直让徐应寒不要欺负他的粉丝,听到画面之外,小姑娘的声音,简直跟打了鸡血似得。

    “我老婆连声音都这么软,捂心……”

    “别怕,珑妹妹,万事都有个开头的。”

    “我感觉I.W月末不当人小团伙中,又有新成员加入。”

    “我要去官博下面,让他们赶紧让珑妹妹开直播”

    此时,一旁正在直播的简易,也同情地看了林珑,说道:“你放心吧,万恶的资本家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估计小尧这几天忙着,还没空跟你说这事儿。”

    “是啊,周尧没让你立即直播,我都觉得挺奇怪的,”正在吃薯片的王玉檀,一边吃一边说。

    徐应寒转头看着他,“不是说过,让你吃薯片的时候,别说话。”

    说完,王玉檀嘎巴嘎巴把嘴里的薯片咽下去,“寒哥,我不吃了。”

    因为今晚大家都在直播,所以王玉檀直播间的粉丝,看到他这么怂,登时都笑疯了。

    “队霸又欺负我家零受了。”

    “檀妃不怕,你用美貌迷惑君王。”

    “我可怜的檀妹妹……”

    “妃你妹,受你妹,”王玉檀望着屏幕,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结果粉丝非但没生气,居然整个屏幕上一下都飘过罚款两个字。还有人扬言已经把他刚才骂脏话的视频录了下来,要去官博下面揭发检举他,让他罚款。

    因为林珑来了,训练室好歹有个甜美可爱的小姑娘,整天让她听着尼玛满天飞,也不太好。

    所以周尧出台了新的规定,谁要是在训练室里说脏话,就要罚款五十。

    直播的时候,自然就更不能说了。

    王玉檀哇哇大叫道:“各位大哥、大姐行行好,我一个月的工资就那么多,你们要是去举报,就全都扣没了啊。”

    整个训练室,热闹地像过年。

    林珑还在另外一边小声抱怨;“我真的不适合直播,我怕我自己不上镜。”

    说完,小姑娘把手机的摄像头打开,对准之后,左右看了一眼,最后哀怨地说道:“我最近好像长胖了,我再也不要吃宵夜。”

    真的,自从来了战队之后,周围都是男生,饭量大,晚上点宵夜都是正常的事情。

    她刚开始几天,还能忍住,可是后来也跟着一起同流合污了。

    徐应寒看着她自说自话,估计是早已经忘记了剪刀的事情。他起身,走到不远处的柜子上,直接把里面的剪刀拿了过来。

    等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林珑还在看。

    “别照了,”徐应寒微微摇头,有些无奈,看来真是不管什么性格的姑娘,都对自己的外貌很在意。

    林珑点头,放下手机,拖鞋就放在椅子下面,整个人盘腿坐在上面。

    “嗯,不管照不照,还是这么好看。”

    小姑娘说完,用力点头。

    徐应寒:“……”

    其他人都特别惊讶地转头,纷纷看着她。

    直到徐应寒轻咳了一声,“我直播还没关呢。”

    ……

    这一次,世界终于彻底安静。

    **

    电竞贴吧在本来就是关注各种选手的事情,特别是林珑最近身上节奏不断。下午刚有恩师出来训斥她,结果晚上她就出现在徐应寒的直播间里。

    “难道只有我觉得他们两个不对劲吗?”

    “楼上脑残吧,寒哥都说了,林珑是要找东西,才会在他桌子上翻的。而且她都不知道寒哥还在开直播的事情。”

    “就是,你们这群电竞女孩,不要总想着搞什么大新闻啊。”

    “只有我觉得林珑长得太好看了吗?寒哥的摄像头可完全是普通摄像头,我觉得我能电脑前,看着她翻东西,看一辈子。”

    “反正寒哥说过,他不想谈恋爱,也没心情。”

    “最烦你们这帮女友粉,寒哥都21岁了,你们是他爹还是他妈啊,管得着人家谈不谈恋爱。”

    “所以我就说女孩不能来打电竞,这么朝夕相处下去,迟早出事。等着吧。”

    “又他妈开始带节奏是吧,人家还什么都没有呢,你们就活像捉奸在床一样。就他妈乱入了一下直播间,有必要这么夸张?”

    没想到,原本一个只是讨论林珑误入徐应寒直播间的帖子,最后又被顶成了热帖。

    这边林珑正准备排队再打一把游戏,就见徐应寒转头看着自己,她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队长,你怎么了。”

    徐应寒想起,两个小时前,还坐在单杠上丧气地不行的小姑娘。

    这会儿已经元气十足地开始carry比赛,刚才他比她先结束,结果就看见她中单辛德拉,居然玩出了21击杀3死亡17助攻的战绩。对面全队的人头,居然都没她一个人多。

    王者局倒是被她打出了人机的效果。

    她伸了下懒腰,满意地准备继续点一局游戏。

    结果,此时,肚子突然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

    林珑先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又是转头望着旁边的徐应寒,显然他在明显的一愣之后,面无表情的俊脸已经开始有冰消雪融的效果,薄唇以林珑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上扬着。

    “不是,我……,这,这就是普通的肠道运动,”对,就是这样的,普通的肠道运动,绝对不是她饿了。

    谁知旁边的简易,笑道:“林珑你是不是饿了,正好我也饿了,咱们点宵夜吧。你想吃哪家?”

    “我才不是,”林珑斩钉截铁。

    可是她说完,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噜咕噜了两声,响亮又清脆。

    小姑娘的脸颊就那么在一瞬间,红透了。

    徐应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一圈众人,说道:“好像很久没出去聚餐了,走吧,我请客。”

    其他人几乎是一秒都没有耽误,几乎在他说完之后,就站了起来。

    王玉檀一边站起来一边说:“今天直播就到这里啊,我们队长请宵夜。走了。”

    只留下林珑还坐在椅子上,挣扎道:“我不是饿了。”

    然后,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突然弯腰,单手撑在旁边的桌面上,居然心情挺好地点头。

    “嗯,你不饿,你只是还在长身体。”

    林珑睁大眼睛看着他,伴随着肚子咕噜咕噜叫声的,好像是心跳在一瞬间的剧烈跳跃。

    干嘛突然靠这么近,她心都要跳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寒哥现在估计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珑妹说话,都开始用哄的了

    你不饿,你只是长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