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林珑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钟。

    自从来了战队之后,她的规律作息都不复存在,完成了一个不到半夜誓不睡觉的网瘾少女。

    因为害怕洗澡,头发被沾,所以她特地在脑袋上包了一块毛巾。

    乌黑长发就那么全被束在毛巾里面,因为洗了澡,毛巾已经松松垮垮地,连带着几缕长发都跟着落了下来。

    谁知放在梳妆台上的电话,就那么突然响了起来。

    铃声和震动的闷响声音,在安静地房间,显得突兀又醒目。她赶紧过去,谁知刚拿到手机,头上的毛巾掉落在地上,她穿着的拖鞋正好踩在上面,整个人被绊地往前一扑。

    林珑被吓得连手机摔在地上,都没来得心疼。

    因为她正好撞在椅子上,脚趾头硬生生地顶在椅子腿上,周尧特地为她选的少女一定会喜欢的复古款公主椅,像是一个庞然大物一样,缓缓地倒了下去。

    要不是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她相信,上下几层楼的人,都该被她吵醒了。

    可就是这样,林珑还是小心的看了一眼隔壁。

    因为隔壁就住着徐应寒。

    手机还在地上不断地震动,林珑伸手摸了起来,这才在床边缓缓坐下。

    “红豆,”深夜里,似乎连这个清朗的声音都被染上了一层寂寥,他说:“我好想你。”

    “林亦让,你大半夜地发什么疯啊,”林珑低声道,她一边说一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瞬间红肿了起来,连摸两下都觉得痛。

    要不是为了接他的电话,她根本不会摔倒。

    结果,他大半夜打来,居然只是要和她说,想她了?

    大概也被自家甜美可爱的妹妹,居然在发脾气这个事实震惊的林亦让,立即着急地问:“红豆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林珑被气到,已经压根不知道该不该和他生气了。

    最后在自我安慰下,总算再一次原谅了她的笨蛋小哥哥,反正从小到大,他找的麻烦还少吗?

    她问:“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刚打完游戏啊,想着你也应该没睡,就给你打了,”林亦让坐在基地的阳台上,抬头看着头顶的漫天繁星,有点儿不高兴地说:“红豆,我不喜欢你在I.W战队,反正现在赛季也还没开始呢,要不你来万源吧。”

    “你把首发中单的位置让给我吗?”林珑轻笑一声,反问。

    林亦让毫不犹豫地说:“好啊,我给你打替补。你要是来万源的话,肯定不会有那么多流言蜚语。要不是大哥不许我发微博,我早就想帮你骂那帮人了。”

    叫林亦让给她打替补?

    虽然她总是笨蛋笨蛋地喊他,可是谁都无法否认,林亦让是世界级的中单,也是最好的非韩中单选手。

    林珑之所以提前就跟大哥哥说好,不许他发微博,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哥哥和妹妹,她不想他们以后的每一次在赛场的相遇,都被人用别样的眼光看待。

    所以不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她。

    都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她真的敢去万源,敢让林亦让给她打替补,只怕那些不知道真相的粉丝,真的会刨了她家的祖坟吧。

    “我没受委屈,”林珑知道林亦让是心疼他,她低声说:“我队友都很照顾我的。”

    “林红豆,”林亦让突然郑重地喊了她一声。

    林珑微怔,直到那边林亦让认真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你三十岁才可以找男朋友。”

    说什么疯话,林珑忍不住抚额。

    直到林亦让再次说:“所以谁敢打你主意,我就揍他。”

    林亦让挂断电话后,林珑还在盯着手机发呆。

    直到连续的微信提醒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队长:你在隔壁唱戏?

    队长:还是杂耍?

    因为她在和林亦让打电话,一直没回信息,最后一条信息是一分钟之前发来的。

    队长:回个话,要不然我撞门了。

    林珑怕他真的过来撞门,赶紧回了一句:没事,我不小心撞倒了椅子。

    很快,对话框上,显示着对方正在回复。

    林珑握着手机,安静地等待着,一旁的窗帘并未被拉上,因为室内光线和室外是黑夜的原因,穿着浅蓝色睡衣裙乖乖坐在床上的小姑娘,就那么清晰地被倒映在玻璃上。

    她垂眸看着手机,像是在等待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直到那边的信息,最终传来:晚安。

    就两个字,林珑盯着看了许久,直到她抱着手机,往后仰躺着倒在床上。

    嗯,晚安哦,队长。

    **

    谁知第二天,林珑十点多就醒了过来。当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望着头顶白色吊灯。伸手一摸,果然是一头汗。

    她居然是被梦惊醒的。

    “我刚从水深火热的巴厘岛回来,居然错过了一场年度大戏,你和寒神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

    正好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伸手摸过来,举在面前,就看见苏晓潭刚发来的信息。

    她前几天和家人去巴厘岛旅游,估计也是刚睡醒吧,就给她发信息。

    林珑回复她:“别胡说八道,只是战队聚餐。”

    苏晓潭迅速发了三个奸笑的表情,还顺手打了嘿嘿嘿三个字。

    她说:“这难道不是对外说辞,你可以放心对我说实话,我的嘴一定比烈士还要严。”

    “真实说辞就是,我们真的是战队聚餐。”

    林珑从床上坐了起来,心底的余悸居然还没完全消失,梦境真实地有点儿可怕。

    苏晓潭发了哭哭地表情,回复道:“你可是我心目中唯一愿意承认的寒嫂。”

    “……”

    林珑对于这个女人的善变,早已经习以为常,她说:“你上次不是还说,宁愿徐应寒一辈子搞基,都不想他找女朋友。”

    “那时候你们不是还没苗头,我当然是宁愿男神搞基,也不想他被哪个小妖精迷惑,坏了千年道行。不过如果是红豆你的话,你们男才女貌,我有什么反对的理由哦。”

    林珑想起那个梦,顺手回道:“那你不用想了,林亦让昨天跟我说,我三十岁才可以谈恋爱。结果我晚上就做了个噩梦,梦见他一直追着我们……”

    如果不是她自己做的梦,而且那么真实又逼真,林珑自己都不敢相信。

    梦里面,一个人牵着她的手,谁知林亦让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追着,坚决不许他们在一起。

    “…………”苏晓潭打了一段省略号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还真觉得这会是你小哥哥做的事情。不过他也太坏了吧,让你单身到三十岁,惨无人道啊。”

    林珑翻身趴在床上,就听到苏晓潭突然停住笑声。然后她认真地问:“那你看清那个男生的样子了吗?”

    看清楚了吗?

    林珑顿了下,“光顾着逃命了,没看见男主角什么样子。”

    **

    等林珑到楼下的时候,就发现周尧和徐应寒正在客厅里,两人低头好像在讨论什么事情。

    “林珑,这么早,”周尧看着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谁知徐应寒却有些皱眉,说道:“我不同意。”

    周尧也是皱眉,说道:“这事儿是好事,你有什么不同意的。况且当事人都没发话呢,你自己就跳过当事人了。”

    林珑见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若无其事地讨论起来。

    突然轻咳了两声,等他们两人都看着自己之后,林珑才问道:“我能问一句吗?你们说的当事人是我吗?”

    小姑娘说完,还指了指自己。

    徐应寒双手抱在胸口,面无表情地靠在沙发椅背上,满脸都是我坚决不同意地表情。

    倒是周尧,立即起身,走到她身边解释说:“其实是这样的,这不是马上就要到夏季赛了,赛区总部那边要开始拍摄宣传片。每年呢,都是战队各派一个明星选手,不过今年联盟准备搞地声势浩大点,允许一个战队出两个人。”

    林珑愣了下。

    直到周尧脸上露出狼外婆一样的笑容:“因为你是唯一的一位女选手,所以联盟希望,咱们队里的第二个人,是你。”

    I.W战队的不变核心,自然是徐应寒。

    所以这种拍摄宣传片的事情,一般都是徐应寒出面。只是没想到,联盟这次居然推陈出新,想要搞噱头。

    不过对于战队来说,是好事,是为了宣传。

    周尧觉得这种事情,小姑娘不至于会拒绝。毕竟她是个新人,参加这种宣传,也算是很有排面的事情。

    林珑看着他,反问道:“就因为我是个女孩?”

    周尧被她问的愣了下,不过联盟那边确实是这个意思,好歹是第一位女选手。

    “那不用了,这种名额还是给别人吧。”

    周尧惊诧地看着她,倒是一直坐在身后沙发上的徐应寒,双手依旧抱在怀中,安静地看着她。

    “我以后一定会参加,不过是靠我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因为我是个姑娘。”

    林珑刚说完,就撞上徐应寒那双漆黑的眸子,明明深地犹如渊海,却在此刻仿佛在放光。

    她想起那个梦,慌乱地登时说道:“我去喝水,好渴。”

    周尧看着惊慌逃跑地小姑娘,再回头看徐应寒,有些奇怪地问:“她跑什么?”

    一直到厨房,打开冰箱,林珑站在那里发呆。

    她跟苏小潭说谎了。

    其实她看见了梦里的那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狐狸小哥哥:别打我妹妹主意,她三十岁才可以谈恋爱

    寒神:这事好像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你们觉得谁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