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训练赛虽然粉丝不能看到,可是结果却没什么保密的。

    特别是谢意这个人,直播的时候,话还特别多。因为他昨天下直播的时候,说的就是要去和I.W战队打比赛。

    所以今天他一开直播,粉丝就问他,结果怎么样。

    “输了啊,”谢意拨了下头发,对着镜头,有点儿叹息道:“我们本来选个后期阵容,想先稳定发育的。结果他们前期抓死了我一次,下路双人组又被四个人包夹,死了一次。被人家滚起雪球了。”

    弹幕上都是惋惜的评论。

    谢意自己挠了下脑袋,笑着说:“训练赛嘛,还行,最起码我知道了,女人不好惹啊。”

    这句话自然被所有人注意到。

    因此有人开帖讨论,谢意是不是被piano军训了。

    “吹牛逼吧,piano再怎么厉害,也就是个新人。谢意可是LPL三大中单之一。”

    “说实话,中单这种双C位置,出来的都是天才少年,还记得韩国那位大魔王吗?人家一出道就干掉韩国第一中单,自己登上王位。这剧本说不准就要在咱们LPL重演了。”

    “卧槽,那我是不是还要继续买一手I.W战队赢啊,我本来觉得他们夏季赛肯定凉。”

    “不好意思楼上,这牛逼可不是piano吹的,是谢意帮着她吹的。”

    “就是,我发现好多人对piano敌意好强,就因为她是个女生?”

    于是这个从林珑刚被宣布成为I.W战队首发中单时候,就存在的问题,再一次被讨论起来。那就是女生到底应不应该打电竞,女生在电竞方面的天赋,到底是不是比男生差。

    只不过现在除了日常排位之外,谁都没见过林珑真正打比赛。

    什么话放在现在,似乎都还不好说。

    倒是I.W战队这边,自从他们的替补上单准备退役在老家结婚之后,队内的教练们研究决定,把二队的上单杨霆提进一队。当前版本上单是肉坦的情况下,他每场比赛的承伤是整个次级联赛里的最高。

    所以对于这个决定,众人都没有意外。

    I.W一队和二队的训练室是分开的,所以在教练组下了这个决定之后,杨霆下午就搬到了他们这边的训练室。

    “霆霆来了啊,真好,以后咱们可以一起双排啦,”坐在杨霆身边的王玉檀,拍了拍小少年的肩膀,一副很友好的模样。

    虽然之前大家都在一个战队,但是一队和二队平时接触的也少。

    所以杨霆心里挺忐忑的,一听到这话,登时充满感激的看向王玉檀。

    一旁的简易撩起雪白牙齿,笑地不知道多开心。

    “还有我,咱们三个可以一起三排啊。”

    杨霆一边把自己的键盘和鼠标放在桌子上,一边点头,看得出来小伙子是真挺感激。

    林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突然想起来,当时她刚到战队的时候,王玉檀和简易两个也是这么骗她上灵车。当时她大概也像杨霆这样,还傻乎乎地感谢他们吧。

    想到这里,小姑娘差点儿捂脸想笑。

    倒是徐应寒起身的时候,看着她这一副想笑又憋住的模样,“傻笑什么?”

    林珑捂着自己的脸,她什么时候傻笑了?

    她低声说:“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拉别人上自己的灵车,和当初拉我时候一样。”

    “所以你知道自己当时有多傻乎乎了吧,”徐应寒居高临下地低头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潇洒离开。

    林珑:“……”你才傻乎乎。

    可是小姑娘的吐槽,也只敢憋在肚子里。

    杨霆坐下没多久,周尧就进来,手上还拿着文件模样的东西。

    林珑因为正在打比赛,所以他也没立即喊人。

    一直等到林珑这把排位打完,他才笑着把人喊了过去。

    “这是咱们战队的直播合同,你们也知道的,每个队员每个月都有规定的直播时间,”周尧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杨霆在二队的时候,就已经开过直播。

    不过既然他现在升到了一队,合同自然是要重新出一份的。

    至于林珑,一张小脸登时憋地通红,半晌才不敢相信地问道:“我也要直播吗?”

    “当然啦,你可是我队的首发中单,排面,”周尧瞧见小姑娘的模样,真想伸手捏捏她包子一样的小脸蛋。

    瞧瞧,把孩子吓得。

    林珑愣了半天,才小声地说:“我能不直播吗?”

    “不可以,”果然笑眯眯的周尧,也顶多就是看起来好说话了,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

    林珑双手背在身后,漆黑的眸子盯着周尧手上的合同。

    “其实直播没什么不好的啊,你看看那么多粉丝支持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粉丝福利,多多和粉丝互动,也算对得起粉丝的支持。”

    周尧刚说完,林珑皱着眉头说:“难道不是赢下比赛才是对他们支持最好的回报,这和直播有什么关系。”

    周尧:“……”

    坐在电脑前的徐应寒,突然转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周尧,嗤笑:“看见没,现在的孩子可不好哄了。”

    不过最后,林珑还是乖乖签字。

    大概快到五点的时候,外面红霞铺满半边天际,天空犹如被灼烧过一般。训练室的窗帘没拉开,所以林珑一抬头,就能看见外面的红霞。

    难得一见的火烧云。

    一旁看了一眼手机,突然站起来的男人,伸手抵了下她的肩膀。

    林珑转头看着他,一脸疑惑。

    “跟我出来,”徐应寒声音依旧清冷,连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儿严肃。

    林珑吐了下舌头,难道是因为她发呆被他抓住,所以生气了?

    等她跟着徐应寒到了外面客厅,就见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才说道:“去换一身衣服,待会出去吃饭。”

    林珑一愣,有点儿惊讶,虽然心里有个想法。

    可是又觉得不可能。

    最后,她还是抱着疑惑问道:“就我们两个吗?”

    “不是,”徐应寒摇头,就已经又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并且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字,看得出来他正在和对面的人聊天。

    林珑也不敢多问,只好上楼换一身衣服。

    周尧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她上楼的背影,他有点儿惊讶:“你要带她过去?”

    “嗯,”徐应寒点了下头。

    周尧叹了一口气,轻声说:“他都一个赛季没打游戏了,你确定还行?”

    原本正垂着脑袋,低头看着微信的男人,突然抬起头,目光如炬,看地周尧心底一虚。直到徐应寒再次低头,发了最后一条信息过去,才缓缓开口:“你是觉得他不行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现在版本更新这么快,他又这么久……”

    周尧闭嘴,因为他看见了徐应寒的表情。

    徐应寒:“我相信他,就像相信,终有一天,我们肯定能拿到世界冠军一样。”

    林珑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徐应寒已经站在门厅那边。他换了一双黑色板鞋,不过鞋子上的印花刺绣有种说不出的骚气。

    徐应寒平时穿衣服就很简单,卫衣和短袖是常见穿着。

    不过架不住人家是天生的衣架子,就是俗称的,穿什么都好看。

    这种人,大概身上披一块麻布,都能穿出不一样的效果吧。

    林珑在玄关换了一双鞋子,又回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训练室,奇怪地说:“不是说还有其他人?”

    “谁跟你说是他们了,”说完,徐应寒已经推门出去了。

    林珑跟在他身后,默默吐槽,这男人话还真的少啊。特别是打游戏的时候,因为I.W战队的指挥是王玉檀,打野简易因为在地图四处游走,所以也会提供信息。

    倒是徐应寒,比赛的时候,话少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两人上车之后,徐应寒直接开着车离开了小区。

    一路上两人都挺安静的,直到车子在一个少年宫前面停下。林珑看着门口,不少家长正拉着孩子的手,陆续进去。

    虽然有点儿奇怪,但是林珑还是跟着下车。

    直到他们走到门口,林珑看着门口拉着巨大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热烈祝贺第九届春雨钢琴比赛圆满开幕。’

    林珑:“……”

    这都什么鬼啊。

    “宝宝,别紧张,妈妈相信你。”一旁站在角落里的小姑娘哭了起来,旁边的年轻妈妈着急地哄她。

    仔细一看,周围哭的小朋友还真不少。

    直到徐应寒低声说了一句:“走吧。”

    林珑连一句去哪儿都没问出来,旁边的男人已经迈着他的大长腿,疾步往另一边走了过去。

    直到他们在角落,看见一个年轻男人和穿着粉色小裙子带着小皇冠的小姑娘。

    “哥哥,钱老师说她赶不过来了,”小姑娘嘟着嘴,一副要哭的模样。

    随后男人伸手摸摸她的脑袋,低声说:“没关系,就算钱老师不在,榕榕也能弹好的。”

    然后,男人就看见了徐应寒和林珑。

    “好久不见,”徐应寒走到他面前,主动说道。

    结果,他刚说完,对面的男人就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就连林珑都觉得惊讶。因为一向脸上都明确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的男人,居然伸手抱了抱男人。

    “没想到寒神,居然这么给面子啊,”男人放开他之后,捶了下他的胸口。

    不过说完,男人主动伸手,说道:“蓝景程。”

    林珑微微一愣,“你好,我是林珑。”

    “哥哥,哥哥,”此时,一旁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姑娘,赶紧拉了蓝景程的衣摆,一脸激动的表情。

    蓝景程低头,温柔问道:“榕榕怎么了。”

    “这个姐姐,我认识,”小姑娘像是揣着一个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蓝景程有些惊讶,徐应寒带来的人,他不认识,反倒是他妹妹认识。

    “她是林珑姐姐啊,”蓝榕榕用小手捂着嘴,轻声说道。

    然后,小姑娘又特别害羞地抬头看着林珑,“钱老师带我去看过你的演奏会。”

    林珑愣了下,突然蹲了下来,平视着小姑娘。

    小孩子是最天真又最不会骗人的人,她看着小姑娘清亮又明润的大眼睛,认真问:“你觉得姐姐弹的好吗?”

    “嗯,”小姑娘毫不犹豫地点头,还悄悄地靠近她说:“我觉得你弹的比钱老师还好。”

    林珑微微抬起下巴,语调郑重又轻松地说:“那姐姐带你,拿第一好不好?”

    即便是此刻她正蹲在地上,可是她脸上自信的光芒,让另外两个大男人都看地一愣。

    徐应寒低头看着她,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认真。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跟着姐姐有肉吃

    蓝景程:嗯,姐姐

    寒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逗你们的,蓝神肯定不是情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