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两个男人靠在墙壁上,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林珑拿着乐谱,低头认真地教导小姑娘。直到蓝景程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直接走了过去,他说:“我正好有个朋友在附近开了家咖啡馆,里面有钢琴,离榕榕比赛还有一个小时,我可以带你们先过去练习。”

    于是四个人离开少年宫,前往蓝景程朋友的咖啡馆。

    确实像他说的那样,离这边很近,开车也就十分钟。

    所以一到了咖啡馆,蓝景程带着他们进去,站在收银台后面的老板,见他进来了,笑着指了指旁边:“钢琴就在那边,你随便。”

    “抱歉,打扰你了,”蓝景程笑了下。

    林珑带着蓝榕榕在钢琴前面坐下,蓝景程给徐应寒点了一杯咖啡,两人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下,随后悠扬地琴音从身后缓缓传来。

    徐应寒回头,看见林珑坐在琴凳上,双手灵活地在钢琴上来回舞动。

    她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就连眉眼都有点儿笑弯弯。

    “女朋友?”蓝景程突然问道。

    徐应寒被他一句话问地转过身,望着他,突然哼笑了声,身体懒散地靠在身后柔软的沙发座椅上,“胡说八道,没看新闻?”

    “你知道,我现在不关心英雄联盟,”蓝景程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还微微耸肩。

    “不在意你还又打上韩服王者?”徐应寒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睨了对面口是心非的人,来了一句。

    蓝景程面色一僵,随后摊手苦笑:“就知道瞒不住你。”

    之前在排位的时候,徐应寒这边排到一个打野,几次打野来下路蹲,都和他配合默契成功地击杀对方下路的双人组。当时他就觉得这个打野很不错,直到一次在大龙坑的团战,打野先手开团的方式,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这个人。

    蓝景程,应该是所有中国英雄联盟粉丝,都又爱又恨的人物。

    他是唯一一个拿到过全球总决赛冠军的中国人,因为去年春季赛的时候,蓝景程加入韩国GT战队,成为队内的打野。在S赛时候,GT战队六名队员中,就有他。

    作为出道和成名在中国,但是却在去年突然加入韩国队,并且在八进四的比赛中,成功狙击了当时实力最强大的一支中国队伍,让所有中国粉丝都在那一瞬间绝望。

    当时蓝景程在网上,简直是骂声和喝彩声齐在。

    作为职业选手,他帮助自己的队伍,取得胜利无可厚非。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打败了自己国家的队伍,粉丝在理智上知道他是对的,可是情感上却无法接受。

    特别是蓝景程在去韩国之前,几次代表中国赛区,入选了全明星比赛。

    可以说,他是整个中国赛区最有代表性的打野。

    结果,最后他却帮助韩国队伍赢下了比赛。

    在夺下S赛冠军之后,蓝景程没有继续和GT战队签约,但是他也没选择回中国赛区的任何一支战队。他就像是消失一般,就像是那些江湖高手,不管是荣誉也好,责骂也好,都和他无关。

    “准备好了吗?”徐应寒抬起头,目光深沉。

    蓝景程却明知故问地说:“准备好什么?”

    徐应寒随后看向窗外,此时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咖啡馆内伴随着咖啡清香的,就是那连绵不断地悠扬琴声。他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钢琴,那个穿着最普通短袖和牛仔裤的姑娘,此时站在钢琴旁,正低头跟小姑娘说话。

    她垂着头,白嫩的脸颊上带着淡淡浅笑,一副耐心的模样。

    明明自己也还是个小姑娘,可是此时指导起另外一个小姑娘,却那么地有声有色。

    “准备好再拿一次世界冠军了吗?”徐应寒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坚决的目光,继续说:“这次和一支中国战队一起怎么样?”

    “你真是……”蓝景程其实是最了解徐应寒本质的一个人。

    这个人别看平时一副平淡模样,其实内心里傲气最盛的就是他。他作为队伍里的定海神针,没有一次让粉丝和别人失望过。

    只是英雄联盟是一个五个人的游戏。

    有时候,一个人背着一支队伍往前走,太难。

    去年总决赛的时候,不管是简易还是王玉檀都还是年轻选手,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世界大赛。结果在八进四的比赛中,两人分别出现不小的失误。

    本来他们对上韩国队的胜算就不大,结果他们还各自有失误。

    最后被韩国队伍以3:1的结果带走。

    当时,所有人都知道徐应寒尽力,特别是第三局的时候,韩国队的赛点,徐应寒站了出来,带着队伍打了一波零换四的团战,成功拿下大龙,一波上了对方高地。

    把比赛的悬念拖到了下一局。

    可是他的力挽狂澜,还是无法抵挡对方队伍的疯狂运营。

    那一场比赛,粉丝责备了所有人,唯有不忍责怪这个在比赛中,做尽了一切事情的男人。

    随后粉丝疯狂地闯入官博,要求替换简易和王玉檀,把这两个新人选手骂地狗血淋头。也是这个时候,徐应寒站了出来,作为队长承担了所有失败的结果。

    他在长微博里回复说,作为队长,队伍输了,责任最大的就是我。

    我希望支持我们的粉丝,给新人选手一点儿成长的机会。

    相信我们,我们会赢。

    之后,春季赛中简易和王玉檀两人犹如蜕变一般,他们成功地拿下春季赛冠军。

    成为代表LPL赛区参加季中冠军赛的队伍。

    这一次再遇到韩国队伍,他们苦战五场,才输掉比赛。

    蓝景程双手撑在桌子上,突然轻笑道:“寒神,你看得起我了,我都一个赛季没参加比赛了。”

    “所以,手不痒?”

    那种在比赛场上拼到最后一刻的热血,不管是赢是输,都绝对不放弃的坚持。

    不想念吗?

    徐应寒目光定定地看着他,“你的经验必定会成为我们最大的帮助。所以,我需要你。”

    一个强悍如斯的男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连蓝景程都不免都有些动容。

    此时琴声微微停顿,徐应寒回头望向那边的小姑娘。

    “刚才你不是问她是谁,我队的新中单,”徐应寒说。

    蓝景程这次真的惊讶了,“女孩来打英雄联盟?”

    说实话,自从他离开韩国队之后,是真的刻意不再去关注英雄联盟的消失。也就是平时里打韩服排位赛。

    徐应寒:“如果你看过她的比赛,就不会说这种废话。”

    蓝景程立即说:“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徐应寒轻笑一声:“没事,等夏季赛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发现,这个游戏不是靠性别取胜的。”

    “对她这么看好?”蓝景程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要不来打一局?”徐应寒微微挑眉。

    直到蓝景程过了许久,才轻声说:“好呀。”

    不过他还是补充了一句:“得等我们家榕榕拿了第一名的。”

    因为时间快到了,蓝景程开车带他们回去。他们赶到少年宫的时候,最后一组的比赛刚开始,蓝榕榕出场是在倒数第二个。

    不少比完赛的小朋友,还在等待着结果。

    所以里面没什么位置,不少家长都是站在后面的位置。于是他们三个也站在后面,直到蓝榕榕上场。

    林珑仔细听着小姑娘弹奏的琴声,又对比了前面两个人,低声笑道:“这把稳了。”

    徐应寒转头看着她,林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

    “我的意思是,她弹的不错。”

    谁知,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居然看着她,认真地回了一句:“是林老师教的不错。”

    最后,蓝榕榕果然是第一名。

    小朋友开心地又蹦又跳,还一个劲地要谢谢林珑的指点。

    蓝景程笑着要请他们吃饭,不过却被徐应寒拒绝了,他只是淡淡提醒道:“别忘记,你自己说的话就行了。”

    回去的路上,车子还没开到小区,林珑突然说:“队长,你不是请我吃饭的?”

    徐应寒嗯了一声,车子继续往前开。

    不过见他要调转车头,林珑想了想还是阻止道:“算了,还是别吃了吧,待会九点我还要开直播。”

    之前周尧就和她说了,官博已经预告过,她今晚会首次开直播。

    所以眼看着已经八点半了,她也不敢迟到。

    等回到战队,大家都在打排位。林珑刚开了电脑,周尧就火急火燎地过来,见她回来,松了一口气:“我还怕你回不来呢。今晚的直播可别迟到啊。”

    林珑默默地哦了一声。

    刚垂下头,就看见桌子上放着的酸奶,旁边的徐应寒也坐了下来,见她转头,“我叫了外卖,待会还是吃点儿。”

    结果,外卖还没到,林珑直播的时间就到了。

    因为官博之前就已经预告过了,而且这次直播平台对她的首次直播也挺重视的,居然给她安排了首页广告大图的位置。

    所以她刚登录进去,就看见直播已经有十几万的人。

    当她的脸第一次出现在摄像头里的时,林珑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睛。

    结果弹幕已经疯狂地刷了起来。

    “老婆,我来了。”

    “卧槽,还是美啊。”

    “说真的,旁边直播唱歌的那些女的,怎么好意思吹自己好看的。”

    林珑看了一眼,居然还有徐应寒的粉丝。

    “你不是说坐在寒哥旁边的,麻烦把镜头往旁边转一下。”

    “让寒哥也直播啊,他这个月的直播时间应该剩很多吧。”

    林珑笑了下,开口说:“大家好,我是piano。”

    “妈呀,连声音都这么甜。”

    “软妹子,我喜欢。”

    “这声音真JB好听。”

    她见不少人一直在刷寒哥,就开口说了一句:“那个寒哥现在没直播,不过我会把你们的话转告给他的。”

    结果她刚说完,突然身后出现一个人,声音低沉。

    “外卖到了,去吃饭吧。”

    一瞬间,弹幕又炸了。

    “是寒哥吧,我的天哪。”

    “还说你们没奸情?我不信。”

    “寒哥,我想你。”

    林珑尴尬地转头,低声说:“我在直播呢。”

    “直播比吃饭重要?”徐应寒声音有点儿冷。

    林珑无奈,她倒是想让周尧听听他说的话。可是她的椅子被他一下往后拉了过去,林珑都没反应过来。

    “我帮你直播一会,你先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