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林珑坐在沙发上,看着从二楼楼梯上,慢慢走下来的男人。一米八七的身高,即便身上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T,都有一股打骨子里透出来的清新味道。

    乌黑短发大概刚洗过,有点儿湿,凌乱地搭在头顶。

    特别是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浓墨般剑眉,眼睛漆黑深邃,偏偏眼尾修长。就在他抬头望过来的一瞬间,林珑居然心跳漏了一拍。

    小姑娘立即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肯定是疯了。

    疯了。

    徐应寒走下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正使劲拍着自己脸颊的人,原本走向厨房的脚步,突然停住,转而走向这边。

    直到他把手掌贴在林垄的额头上,小姑娘整个身体在那一瞬间,僵硬。

    “我以为你烧坏了脑子,”一声低沉的声音,随之而来。

    林珑抬头,正好撞上他的眼睛,带着戏谑的眸子。

    原本他温热的手掌贴着她的额头,那种厚实又温暖的感觉,像是在安抚着她剧烈跳跃的心。

    可是一抬头,他戏谑的眼神,让林珑眼中和心底所有的悸动,在那一刻退散。

    林珑,不要这样。

    她在心底默默地跟自己说这句话。

    在这一瞬间,她想起网上那些粉丝的留言,什么女孩来打职业就是胡闹,什么她就是为了接近电竞选手。虽然这些职业电竞选手,褪去赛场上的光芒,私底下也不过是喜欢打游戏的网瘾少年。

    但是徐应寒这样的人,天生就要比别人更闪耀。

    或许,她只是被他身上的那种责任感和光芒吸引了吧。

    或许,这也是一种崇拜偶像的心理吧。

    想想,她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就连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两个哥哥,如今她远离家人,和大家住在一起,难免会有不习惯。所以就会被某个人突然吸引。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吧。

    “怎么了,”徐应寒戏谑了小姑娘了一句,没想到她不仅没像平时那样,抬起头冲着他瞪着自己又圆又亮的大眼睛,反而是垂下头。

    他以为小姑娘是生气了,正想着要不要弥补下。

    就见林珑突然又抬起头,轻声说:“没关系,我没关系。”

    没关系?

    徐应寒心底微愣,就听林珑又说:“对了,餐厅的午饭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我先去吃饭了。”

    俱乐部有专门给队员准备一日三餐的餐厅,虽然有时候队员也会点外卖,不过那也是因为错过了用餐的时间。

    不等徐应寒说话,林珑转身,几乎是大步流星地前往餐厅。

    此时简易和王玉檀结伴从楼上下来,看见林珑离开的背影,简易走到徐应寒身边,啧啧称怪道:“林珑怎么了?后面有人追她吗?跑这么快。”

    “大概她偷了寒哥的东西吧,”王玉檀手指捏着下巴,淡淡说道。

    简易问:“她偷了寒哥什么?”

    王玉檀突然往胸口指了指:“心。”

    然后,徐应寒和简易同时转头看着他,王玉檀嘿嘿一笑,赶紧解释:“我是今天早上看了贴吧的分析,说寒哥和林珑肯定在交往。”

    “贴吧里的那些无脑分析你都信?一句话能被他们每个字拆开解读,害的我现在发微博,都要小心翼翼,”简易先是教训了他一顿,随后又鄙视道:“况且寒哥和林珑能有什么事情,你忘了林珑十八岁生日还是我们帮她过的。寒哥再畜生,也不至于对林珑下手吧。”

    “说的也是,”王玉檀点头。

    两人犹如哼哈二将,一唱一和,似乎完全没把旁边的徐应寒,当作他们聊天话题里的当事人。

    直到徐应寒面无表情地回头看着两人,王玉檀才率先反应过来,闭嘴。

    简易却还是喋喋不休地说:“我觉得粉丝的担心真的可笑,寒哥是那种会谈恋爱的人吗?就算世界爆炸,寒哥也还是个单身狗吧。”

    他的肩膀被王玉檀猛地抵了下。

    然后他看见自家那张面无表情地俊脸,总算反应过来。

    “寒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小声辩解。

    “最近很闲吧,都有时间看贴吧了。”

    徐应寒的声音挺淡,听不出生气的口吻,可就是这样,越发叫人胆战心惊。

    “寒哥,我想去个厕所,”关键时候,王玉檀使出尿遁,徒留简易独自面对大魔王。

    于是,简易再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队长的威严。

    **

    众人起床吃完饭之后,下午一点训练开始。因为眼看着夏季赛就要开始了,所以队员之间相互排位也开始多了起来。大号和小号各种切换,还有训练赛穿插在其中。

    新赛季,中国赛区一共有十二支队伍参加。

    所以各个队伍之间,约训练赛越发地频繁起来。周尧还帮战队约了两次台湾战队,倒是韩国战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因为韩国赛区内部十分团结,就算训练赛都是相互之间的。

    况且人家赛区本身队伍的质量就非常高,所以即便不跟外部队伍约训练赛,对他们的损失都不大。但是中国队伍就不同了,在国际赛场上,中国队视韩国队为最大的劲敌。

    都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有时候看别人比赛是一回事,真正和韩国队打又是另外一回事。

    下午的时候,众人刚结束一轮排位。徐应寒突然起身,走出了训练室。

    没一会,就听见外面有说话的声音。

    然后去上厕所的王玉檀,突然火烧屁股一样地跑了进来,对着众人说道:“你们猜我在外面看见谁了?”

    “有屁就放,”简易双手反撑在脑后,舒服地躺在上面。

    他刚结束的那把游戏,轻松拿了一个四杀,还成功回到超凡大师,谁还能说他是钻石皇帝。

    新人上单杨霆特别给面子,“你看见谁了?”

    “蓝神啊,”王玉檀捂了下胸口,下意识地往简易的方向看了过去。

    简易也是一愣,随后骂道:“你男神老子怎么知道是谁啊?”

    “不是男神,是蓝神,”王玉檀简直要被他这个榆木疙瘩脑袋气死。

    倒是旁边林珑突然说:“蓝景程?”

    她是陪着徐应寒亲自去找蓝景程的,所以王玉檀一说起蓝神,她就猜到是他。

    蓝景程,一个关注英雄联盟粉丝都会熟知的名字。

    前冠军打野,是唯一拿到过S赛冠军的中国人。

    整个训练室安静了下来。

    然后,他们再一次望向简易。

    这一次,他脸上有些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