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对于蓝景程的突然到来,虽然大家都挺意外,但是当他走进训练室的时候,众人还是站了起来。

    吴迪因为出道时间早,所以蓝景程也算认识。

    其他几个都算是新人,他们打比赛的时候,蓝景程已经在韩国队里。

    至于林珑,要不是徐应寒之前带她去见,根本还不认识这位。

    “打算回来了?”吴迪看了他一眼,倒是挺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到了电竞生涯夕阳红年纪的时候,看着身边一张张年轻又有朝气的面孔,再突然看到和自己差不多时间出道的老选手,心里到底还是感觉不一样。

    蓝景程伸手拥抱了下他。

    直到周尧开口说,“这次多亏蓝神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帮我们联系到韩国那边的队伍打训练赛。”

    因为之前周尧就提过要约韩国队训练的事情,不过毕竟离S赛还远着呢。

    “大家也别太紧张,即便是韩国队伍也有弱点,就当是夏季赛开始之前的最后一次军训,”徐应寒见他们都不说话,居然难得开口说话安慰众人。他环视了一圈,语气肯定地说:“不过我希望是你们军训他们,而不是他们军训你们。”

    “放心吧,寒哥,我们可不是去年的弱鸡了,”王玉檀第一个开口。

    去年S赛上,简易和他两个人都是队伍里的新人,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特别是遇到韩国队的时候,对方的ADC和徐应寒的实力五五开,但偏偏对方辅助号称世界第一辅助,王玉檀几乎被打地毫无还手能力。

    不管是保护自己adc,还是拿出强势开团的英雄,他都被对方完爆。

    不过经历了一个春季赛的磨练,再加上在季中冠军赛上,再次遇到韩国队,他的表现不再是去年的愣头青模样。

    吴迪点头:“自从季中冠军赛之后,我发现咱们和韩国队最起码也能五五开了。”

    “可别,回头让黑粉听到,有你们好受的,”周尧赶紧摆手,一副我可怕了你们的模样。

    倒是林珑开口问:“我们什么时候跟韩国队打呢?”

    “今天。”周尧斩钉截铁地说。

    王玉檀问:“跟韩国哪个队打?”

    蓝景程看着他们,开口说:“GT战队。”

    *

    训练室内除了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声音。

    徐应寒打完一局排位,靠在椅背上,就看见隔着林珑的另外一张椅子,此时是空的。简易好像出去很久都没回来。

    他起身,走了出去。

    基地地方虽然大,但是他们能去的就那么几个地方。等他看见手里拿着烟的小少年时,眉头还是一皱。

    徐应寒走了过去,伸手就把简易手上夹着的烟拿了过来。

    他把烟头按灭,直接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的,”徐应寒声音里透着冷,看得出来,他挺意外。

    简易垂着脑袋,不敢说话。

    徐应寒看着低头的小少年:“戒了,这玩意不好。”

    “寒哥你自己不也抽,”简易嘟囔道。

    徐应寒:“就因为抽,所以知道这不是好东西。”

    “况且祸害活千年,你能和我比?”徐应寒斜视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简易:“……”

    “不去训练,就躲在这里抽烟??”徐应寒说完,倒也没继续责骂他,只是淡声问道。

    简易看着不远处,似乎在沉思也似乎在想到底应不应该说。

    直到他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问道:“寒哥,以后蓝神会留在队里吗?”

    虽然蓝景程没说,周尧也没说,但是作为一个自由人出现在战队基地里,要说他不是加入战队,就连简易都不相信。

    徐应寒:“我希望他能加入I.W,因为他的经验很重要。”

    一个获得了世界冠军的打野,不管是哪个战队,都会争取这样的人加入的。

    简易明白了他的意思,下定决心点头:“我明白,我知道寒哥你最想拿的就是世界冠军,我也想拿。所以就算打替补,我也心甘情愿。”

    没有一个职业选手不希望自己坐稳首发的位置,可是既然打了职业,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你可能是别人的替补,甚至没办法保证自己的上场。

    但他们是一个集体,如果只是牺牲他一个人,他愿意。

    徐应寒突然转身,简易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他面前时,甚至需要抬头仰视他。

    “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徐应寒沉声问道。

    这一次他的声音比刚才,看见简易抽烟的那一瞬间时,还要严肃。

    在对上简易不明所以的眼神,徐应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直到他再次开口问:“你应该知道战队不会因为一个人曾经的荣耀都让他坐稳首发的位置。”

    简易抬起头,似乎有点儿不敢相信。

    “如果蓝景程真的留下来,你和他的状态会决定你们谁首发。”

    “队长,”简易感动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的看着他。

    徐应寒:“去年S赛的时候,我就说过你和王玉檀只要给你们时间,一定会打出比我更成功的职业生涯。”

    “所以,我还等着你帮我去打那帮黑粉的脸。别丢老子的人。”

    一句话,叫简易低头。其实在徐应寒出现之前,他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脑子里想了很多,有不甘、难过、不知所谓,甚至想过如果他真的再也打不上首发要怎么办。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寒哥从始至终都相信他能行。

    *

    到了跟GT战队比赛的时间,首发阵容并没有改变。

    等进入之后,看着对面一到五楼的ID,如果说电竞世界里的传奇和巨星,那么这五个ID就像是96年的那支芝加哥公牛队。他们拥有整个电竞世界里,职业天赋最好的选手,每个位置上的选手,都能成为队伍的carry点。

    所以跟这样的队伍打比赛,即便只是一场训练赛,都需要倾注所有的注意力。

    在选英雄上,教练组之前就开过会。看了之前GT战队比赛的视频,还有他们上次比赛时候的资料,不难发现GT其实是个喜欢选择阵容偏后期的队伍。

    因为韩国队伍运营能力强,有时候就算领先了七八个人头,可是你一看经济会发现,可能经济差只在两千左右。

    这就是韩国队伍可怕的地方。

    所以想要打败这样的队伍,就要在前期不断地给他们压力,不断地寻找机会。

    所以在选择阵容上,I.W的五名队员,特别选择了一个偏前中期的阵容。

    上单兰博,打野挖掘机,中单辛德拉,下路双人组是霞和露露。

    至于对方在双C的选择上,更多是偏发育,特别是下路组合是小炮和风女,前期线上能力并不算强。

    因为林珑是新成员,所以在开始之前,鱼哥就跟她叮嘱过,对方很可能把她当作突破口,一直来中路gank她。

    好在林珑拿的是辛德拉,这是个前期线上能力很强的英雄。

    只要走位小心,不可能被对方的中单单杀。

    简易开局之后就打地十分主动,他先开了自家上路的红buff,随后打掉石头人和其他小野怪,便开始在河道处做视野。之后他进入对方有红buff的下半野区,放置眼位,以便掌握对方打野的动向。

    所以当他刷掉野区,等级来到4级的时候,林珑就看见他蹲在河道的草丛。

    好在对方的中单似乎并没怎么把林珑放在眼里,一直在清兵线,并且还强行和她换了一波血线。

    直到林珑身边传来简易一声:“我控住他。”

    随后,简易交出一个技能,又交出闪现,从草丛里出来。对方中单立即利用自己的位移技能往旁边扭开,随后想从河道逃往自己的蓝buff野区。

    可是林珑的辛德拉在前期能力也很强,在她的Q、W技能连招下,对方中单的血量迅速地降低到丝血。

    林珑跟上,闪现,打出普通攻击。

    于是屏幕中,一血产生的声音响起。房间里,其他人登时喊了一声nice。

    因为在I.W战队过往的比赛中,下路很容易打出优势,所以打野往往在第一波都是来下路gank,帮下路建立优势。

    当初杜之泽在的时候,这是引起他不满的地方。

    如今,林珑是新人,即便她的反应速度和手速都完全不输其他人。

    但是战队也明白,其他队伍一定会把她当成队伍的最短板,对方打野也会一直来骚扰她。

    所以反而会让简易多来蹲中。

    对方中单在不到六级的时候,死亡一次,要是平常,林珑心里上肯定会很放松。

    但是她抬头看了一眼对方的ID.

    Arbiter,中文意思‘主宰者’,傲慢又自大的一个ID。

    可是只要了解英雄联盟电竞的人,都明白这个ID所代表的是什么,5次韩国赛区联赛冠军,两次世界赛冠军,两次季中邀请赛冠军。

    他所得到的荣誉,足可以将他的名字载入英雄联盟的历史中。

    之前在美国,林珑是亲眼见到他如何率领自己的队伍,击败了I.W战队。

    今天,她想让他输。

    林珑的性格其实并不像她的外表,很多人看见她的外表,都会被甜美精致的长相迷惑,认为她一定是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偏偏她内心的胜负欲,强过大部分的人,她讨厌输。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她最终选择电子竞技,而放弃钢琴的原因吧。

    钢琴家需要的是丰富又充沛的情感,不管是希望也好,悲壮也好。但是她内心最喜欢的却是胜利的感觉。

    如果GT战队是这个比赛的王者,那她希望自己能成为最终的屠龙者。

    偏偏有时候内心的想法,和现实大相径庭。当A神再次上线的时候,林珑也回城更新了一波装备。等她再上线的时候,才发现对面A神的补刀居然只比她差了八刀。

    要知道他已经死了一次,损失了一些兵。

    这就意味着,除了他死亡时漏掉的兵,他几乎没有漏刀过。

    她正思考时,突然对方打野从刚才简易蹲着的同一个地方窜了出来,控制技能毫不留情地将她困住,林珑冷静地释放技能,她的闪现还在,所以逃离的机会很大。

    可是对方像是预判到她的走位一般,在她交出闪现的一瞬间,技能居然就冲着她闪现的方向释放。林珑的血量本来就已经是残血状态,此时再次降下,只要再一个平A就能把她带走。

    果然,当她已经逃到塔下的时候,对方还是不依不饶,越塔强杀。

    林珑就这样献出了自己队伍里的一血。

    而这个人头,被A神收下。

    “抱歉,刚才不小心,”林珑歉意道,她觉得自己是刚才走神了一下,才会被对方抓住。

    简易倒是嘿嘿笑了下:“没事,我待会也帮你再抓一次A神,反正能抓他一次,就能抓他第二次。”

    结果,还没等到简易来中路,下路先爆发了一波小规模团战。

    双方上路都交出传送技能,纷纷到了下路。就连打野都在,除了中路之外,其余四人纷纷到齐。

    徐应寒低声道:“拖住对方中单,别让他传送下来。”

    因为A神带的是传送技能,林珑并未携带,所以对方队伍的应援机动性更快些。

    于是,林珑上前缠住他,力求把他锁死在中路。

    可就是在这时候,A神居然交出闪现,上来就对她一套技能,林珑一边计算自己的血量一边甩出自己的技能,双方都到了半血以下。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被单杀。

    随后她眼睁睁地看着A神利用传送技能,直接传送到了下路。

    本来双方都有人员残血,但还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可当A神到了下路的时候,战况一瞬间扭向对面。

    林珑看着他收掉辅助和打野的人头。

    徐应寒利用自己的走位,勉强逃到下路二塔,才传送回城。

    “抱歉,没拖住他,”林珑苦笑了一声。

    如果说在之前,她还有雄心壮志,想让自己成为屠龙女孩。如今现实真的好好给她上了一课。

    随后双方再次进入上线,I.W这边率先选择了换塔。

    下路双人组转换到了上路,结果对方并未换线,而是直接选择推下路一塔。

    吴迪皱眉道:“下路一塔看来守不住了。”

    “迪哥,你往后撤,免得被他们推塔又杀人,”王玉檀提醒道。

    吴迪点头,准备后撤,结果就在他动的一瞬间,对方也动了。一波兵线进入塔内,对方双人路直接进入塔中,但他们并未点塔,而是直奔着吴迪去了。

    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将,吴迪当即就知道不好。

    可此时对方打野已经从旁边的草丛钻了出来。

    三人包夹,吴迪勉强挣扎,但还是被成功带走。随后对方成功拿下一血塔。

    明明是拿的一个前期阵容,可是却被对方打成了自己的阵容强势期。

    “这么打下去,不行,”突然一直沉默地林珑说话。比赛期间,她的话也不多,只偶尔让简易来中路gank的时候才会开口。

    此时她盯着屏幕,声音有点儿冷漠地说:“玩运营,我们会被玩死。”

    所有人自然知道这个结果,只是现在对方前期就已经取得了不小的优势。

    “跟他们打架。”

    小龙争夺的时候打架,开大龙的时候决定要打,就连推塔的时候,都不忘杀人打架。

    于是当一波又一波团战在各个地方爆发的时候,双方人头迅速来到了十位数以上。可是双方的经济居然一直都没拉开。

    你推我的塔,那好,我也推你的。

    如果你不让我推,我就和你打架。

    之前中国赛区被人戏称为打架赛区,然后在这场比赛里,I.W战队的五个人把这个光荣传统,无限发扬光大。

    然后,当四十分钟,自己这方的水晶爆炸时。

    林珑抬头看了一眼,双方的人头比最终定格在,23:29。

    如今的比赛偏运营,一场比赛双方加起来爆发二十个人头都算了不起,没想到这次,两方阵亡人数都超过了二十。

    “这局输地不算冤枉。”

    也不知道谁突然说了这句话,站在身后的鱼哥,实在忍不住了。

    抄起手里的笔记本就拍了下去,“路人局的人头都没你们多吧。”

    “要是不跟他们打架,咱们死地更快吧,”简易无辜地说。

    然后,鱼哥伸手扯着他的耳朵,怒吼道:“你还有理了。”

    于是这场比赛,以I.W战队输掉休赛期第一场训练赛为结果结束了。

    因为要准备开会研究这盘游戏,所以众人都先休息。林珑起身也去厨房,准备给自己拿点儿冰水。虽然她知道这局输地不冤枉,可到底是她第一次输训练赛,一时脑子还是懵的。

    等她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

    厨房的百叶窗打开,连窗户都开了一半,窗外正对着外面的小花园。林珑往窗口站了下,微风吹着外面的树梢,绿叶沙沙作响。

    突然,她觉得眼前一闪,似乎有个小黑影飞过。

    随后她眼睛一疼,林珑这才明白,刚才的小黑影是小飞虫。

    此时小飞虫掉进眼睛里,她面前没镜子,又不敢随意地伸手去弄。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用手里的冰水冲一下眼睛时,面前突然出现一道身影,因为她双眼微闭着,所以只听到低沉地声音问:“哭了?”

    徐应寒看见她眼角有点点泪光,还以为她是因为输了比赛哭了。

    于是就在他正准备说话时,小姑娘的手掌突然抓着他的手臂,“队长,我眼睛里进小飞虫了,你能帮我吹一下吗?”

    徐应寒这才明白,他又好笑又是无语。

    直到男人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半强迫地让她抬起脸颊,随后犹如琴音般的悦耳声音说:“睁开眼睛。”

    可是林珑一睁眼睛,就觉得眼睛晦涩难受,眼泪不停地往外流。

    “你闭着眼睛,我怎么吹?”徐应寒无奈道。

    随后他微微低头,整个人靠近,林珑勉强睁开眼睛,就看见他遽然放大的俊脸。

    徐应寒见她想往后躲,微微用力,捏着她的下巴,低声说:“别动。”

    别动,男人温柔的声音,还有他身上淡淡的味道。

    就在徐应寒凑近,准备她眼角那只小飞虫吹开时,突然厨房门口传来一声不敢相信地声音:“你们……”

    一回头,简易、王玉檀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寒哥要强吻人家。

    嗯,这下好像真的说不清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寒哥,你就别否认了

    寒神:哦,也没想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