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窗外,别墅自带的小花园春意盎然,连绿荫都比寻常浓郁些。

    窗前,站着的男人和少女,完美的身高差,在男人伸手捏住少女下巴时,看起来那样和谐。甚至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只要一低头,就能亲吻上去。

    要是窗上有飘扬的纱帘,只怕电影画面也不过如此。

    所以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心底大概是,我们终破他们奸情了吗?这种刺激混合着忐忑的心情,叫人站在门口进来也不是转身离开也不是。

    “两个智障,”直到徐应寒瞥了他们一眼。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上,“把上面的纸巾抽一张给我。”

    说完,他低头对着林珑的眼睛,猛地吹了一口。小姑娘的眼睛,跟着闭了下。

    “忍住。”

    耳边,是他有点儿冷淡的声音。

    可林珑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即便视线模糊,还是看见他脸上微微的担忧。

    等简易把纸巾拿过来之后,徐应寒又吹了一下,用纸巾把眼角的小飞虫尸体拿开。随后他说:“待会用清水再冲洗一下。”

    “林珑眼睛里飞进小虫子了啊,”简易看着徐应寒把裹着虫子尸体的纸巾,扔进垃圾筐,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了然地说了一句。

    徐应寒回头冷眼撇了他:“要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

    还能以为是什么,当然是以为队长你想霸王硬上弓,欺负人家小姑娘。

    一方面,简易在心底默默安慰自己,队长果然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另一方面,他居然还有点儿说不出嫉妒,果然队长对林珑就是比他们好。

    等林珑眼睛恢复正常之后,才轻声说:“谢谢队长。”

    “小心点儿,”徐应寒叮嘱了一句,就走到冰箱旁边,打开冰箱,给自己拿了一瓶水。

    等他们回去训练的时候,徐应寒还是没回来。

    因为此时他正跟着鱼哥、周尧还有蓝景程在会议室,鱼哥和蓝景程也是老熟人了,不过之前都是对手,从来没在一个队伍里。

    “蓝神,考虑地怎么样,”鱼哥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显然,对于队伍里能多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打野,作为主教练自然是求之不得。

    蓝景程一只手搭在自己面前的水杯上面,纯白色马克杯上是黑色花体I.W战队字样,他低头仔细看了好几眼,才突然抬头说:“我有一个赛季没有打游戏了。”

    “嗯,”对面的徐应寒,就这么简单地嗯了一声。

    蓝景程看了他一眼,突然笑道:“就这样没了?”

    “那不然要怎么办?试训新人一样试训你”徐应寒嗤笑了一声,就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

    然后他直接站了起来,隔着桌子,伸出手掌。

    别说蓝景程有点儿愣,就连旁边的鱼哥都一脸诧异。

    “欢迎你,蓝神,”徐应寒声音坚定地说。

    此时,蓝神突然笑了下,脸上既无奈又好笑,却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握住徐应寒悬在半空中的手掌:“谢谢,队长。”

    周尧心底松了一口气,立即站起来,说道:“其实合同之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拿来给蓝神你看看。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们今天就把合同签了。”

    蓝景程可没想到他们这么迅速,笑着说:“看来我是没后悔的余地。”

    “上了贼船能让你轻易下来,”周尧横了他一眼,飞出去拿合同。

    蓝景程签完合同之后,就先回去准备。周尧这边已经打电话让制作队服的厂商,把蓝景程的ID以及身高尺寸都告诉了对方。

    言语之间的开心,简直要溢出来。

    打完电话,他见徐应寒还没回训练室,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寒哥,这回你可是大功一件。”

    “月底能不够工资?”徐应寒淡淡问道。

    周尧:“……”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摇头:“不能。”

    徐应寒嗤笑一声,“那你说什么废话。”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周尧倒吸了一口气,像是被极度侮辱了一样,追上去就说:“寒哥,谈钱太俗气了。要不你提个别的。”

    “下个月我直播时间少一半。”

    周尧目瞪口呆,他确实是没想到,徐应寒能这么狮子大开口。

    于是,他最后站在原地挥挥手,“您还是回去训练吧。对了,我忘了提醒你,还有三天就月底,您的直播还有十五个小时欠着呢。”

    原本潇洒准备离开的男人,突然顿住了脚步。

    然后,他转身回头望着周尧,认真地说:“真的,我帮战队签下蓝神,没奖励?”

    于是,江湖传闻就算最艰难的比赛上,都能保持自己面无表情司马脸的寒神,此刻就为了十五个小时的直播时间,低头了。

    **

    月底最后一天,参加夏季赛的战队,赶着最后的转会期,把对内最后名单确定。

    I.W战队也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公布了最后的人员名单。

    本来粉丝和吃瓜群众觉得对他们战队的名单,已经了解地差不多了。如果当看到上单中出现了杨霆的名字,粉丝倒也没意外。

    毕竟杨霆在春节赛在次级联赛的表现,所有人有目共睹。

    他被选进一队,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况且吴迪因为身上有伤病,所以队内给他准备替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当所有人看见一个名字时,估计所有人先是揉揉眼睛,然后再仔细确定,自己真的没认错人。可是那个熟悉的名字还有熟悉的ID,再怎么确认,也绝对都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人。

    I.W、Kent(蓝景程)。

    “我揉了三遍眼睛才敢确定,这真的是K神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K,我的K神,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打比赛了。”

    “卧槽,叛徒为什么到I.W。”

    不过骂蓝景程是叛徒这条评论,被粉丝回复了几百条,点进去无一不是在骂他的。

    “K神上个赛季在韩国队效力,他帮助韩国队夺冠,才是做了一个选手该做的事情。”

    “上个赛季谁能夺冠,你心里没点儿b数吗?”

    “要是K神在比赛里放水,我才真的会觉得自己瞎了眼。”

    因为蓝景程加入I.W战队的事情,之前是一点儿风都没透,所以不管是I.W战队的粉丝还是对手,都被这个突如其来地消息,弄地有点儿不知所措。

    好在,粉丝迅速反应过来。

    于是I.W战队超级话题里,全都是粉丝抽奖庆祝的微博。

    至于这个消息出来之后,就连林珑的微信都收到了询问的信息。主要是苏晓潭,她本身就是电竞粉丝,所以一听到蓝景程加入他们战队,据她自己的说法,是从床上一蹦三高。

    “你也太保密了吧,”苏晓潭还在这句话之后,加了个愤怒的表情。

    林珑:不是我要保密,是这件事也就是才确定。

    苏晓潭:不管了,S赛一定要给我拿下来啊。

    林珑:……首先考虑的,不是应该先拿到S赛的门票。

    毕竟世界赛不是谁都能进的,就像是足球世界杯一样,想要拿到门票,战队就必须在各自赛区内取得好成绩。

    中国赛区一共有三张门票可以进入S赛区。

    前两名种子是可以直接进入世界赛的小组赛,而三号种子是需要先打入围赛,如果成功晋级,才能最终进入世界赛。

    至于前两名种子,一号种子则是夏季赛的冠军。

    二号种子,是除了夏季赛冠军之外,全年积分最高的队伍获得。

    至于三号种子,则是由冒泡赛抉出。冒泡赛有三支队伍,积分最高的队伍为守门员,积分第二和第三的队伍,需要先打一局BO5,胜者和守门员打,谁赢了谁就去打入围赛。

    虽然大家都喊着要拿S赛冠军,可是你首先需要拿到门票,才有这个资格。

    之前有支韩国队伍,前一年刚赢得世界赛冠军,可是下一年就能打小组赛的资格都失去了。从巅峰到低谷,似乎只在一瞬之间。

    苏晓潭:【握拳】【握拳】【握拳】I.W有寒神还有你,现在有多了一个K神,进入世界赛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林珑笑了一声,正要回复她。

    就看见她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苏晓潭:放心,这个赛季所有的竞猜,我只会压你们赢的。

    这边刚看完苏晓潭的信息,林亦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接通,就听到对面略有些赌气地声音问:“红豆,你居然瞒着哥哥??”

    林珑沉默了下,问道:“我瞒着你什么了?”

    “K神到你们队,你居然不跟我说一声,”林亦让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整个战队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虽然其他人都觉得杜之泽走了,I.W战队的在实力势必被削弱。

    不过出于对自家妹妹的无限相信和骄傲,林亦让觉得杜之泽压根就比不上他家的林珑,所以I.W战队在他眼里,实力本来就是得到加强的。

    现在又来了一个K神,还真是让人不得不警惕。

    “哦,你找了小皇帝来中国,不是也没和我提前说。”

    说完,林亦让就听到电话里嘟嘟嘟地声音,居然被挂断了,他居然被他家红豆挂了电话。

    其实,他原本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她,明天拍定妆照,万源和I.W战队是约了同一家摄影工作室,他们明天可以见面。

    结果这么振奋人心地好消息,还没来得及说,他就被他的红豆挂了电话。

    算了,明天再给她一个惊喜吧。

    只是,林亦让还不知道,其实是惊喜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