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大清早,周尧就开始挨个房间的敲门,因为今天要去拍赛季的定妆照,所以昨晚12点多就让这帮网瘾少年去睡觉了。

    周尧还特地搜刮了前台行政人员的面膜,每个人都扔了一片。

    好歹明天要拍照,都收拾收拾利索了,毕竟粉丝都说过整个LPL赛区,I.W战队从队员到教练,颜值最高,就连周尧都被粉丝称为最帅战队经理。

    等他一个个在把人从床上捞了起来,这才去敲林珑的房门。

    谁知刚敲了一下,房门就被从里面拉开。

    清晨阳光充裕,但门口站着的小姑娘就如沐浴着早晨清露的花骨朵。林珑穿着I.W战队新赛季的队服,红黑白三色的队服,看起来更像是赛车服,有种硬朗的帅气。

    小姑娘长发扎在脑后,清爽利落的马尾,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英姿飒爽的味道。

    “起来了啊,”周尧有点儿意外。

    看她连队服都穿好了,应该是早就起床了。

    林珑笑了下,指了指旁边说:“你来敲门的时候,我就听到了。”

    周尧:“一帮懒鬼,还是咱们队里唯一的鲜花讨人喜欢啊。”

    说完,他就让林珑赶紧下楼吃饭。

    因为跟人家摄影工作室早就定好了,早上九点是一定要到的。几个队员还要化妆,所以正式拍照估计怎么也得到十一点左右了。

    林珑先下楼,今天餐厅里做了南瓜粥,小姑娘刚端起来喝了一口,就看见门口出现的几个人。所有人一反平时T恤大裤衩的穿着,都穿了昨晚刚发到手里的队服。

    这赛季的队服和上赛季还是有些区别的。

    上赛季主色调是红白色,但是这赛季又加入了黑色元素,看起来更像是赛车服。因为是定制的衣服,每个人都交了尺寸上去,所以衣服都很合身,黑色长裤更是显得各个腿长。几个男生走了进来,视觉效果就先得到了爆炸。

    林珑手里还端着白色小碗,等回过神,才发现手指被烫地生疼。

    她赶紧用手指捏了捏耳朵,这才低下头。

    没一会,她桌子对面就坐了人。

    简易和王玉檀两人形影不离地程度,简直到了上厕所都要手拉手一起。

    所以他们坐在林珑的对面,林珑是一点儿没奇怪。

    可就在小姑娘用筷子夹了一只奶黄包时,旁边的位置又有人坐了下来。她没转头,就已经听到简易喊了一声寒哥。

    “手指烫到了吗?”林珑低头继续吃奶黄包,然后就听到这句话。

    小姑娘愣了下,随后轻轻转头,就看见徐应寒英俊又深邃的侧脸。

    那种滋味,就像不断往外冒的蜂蜜在发酵,连空气里都一下充盈着甜丝丝的味道。

    徐应寒:“电竞选手的手,你也敢随便烫?”

    林珑:“……”真是白感动了。

    小姑娘心底的粉红色泡泡,在一瞬间破裂。

    吃完早餐之后,周尧和鱼哥都跟着他们一起上了战队的大巴车。等林珑上来的时候,才发现大巴车内部的装饰简直可以用豪华两个字形容。

    战队大巴车的外观是喷绘了I.W的队标,整体都是以红色为主。

    而内部则只有两排座椅,而且每张椅子可是真皮座椅,又宽大又舒服。

    因为之前晚上出去聚餐的时候,也只是坐了队员自己的车子出门。这还是林珑第一次坐战队的大巴车,上来之后小姑娘也微愣。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座位,所以等其他人坐下之后,林珑才选了个略靠后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车子开出去,车厢内挺安静的,大家都纷纷拿出耳机,开始听歌、打游戏。

    林珑低头找了好一会,结果居然没在自己的包里找出耳机。

    难道她居然忘记带了??

    好在这也不是去打比赛,所以她干脆放弃继续找。谁知坐在她旁边的徐应寒,似乎看出来了,直接问她:“忘记带耳机了?”

    此时他手上正拿着一副耳机,正红色配色,简直有点儿不像他的性格。

    “寒哥,你要用耳机吗?”因为听周尧说,到摄影室那边最起码也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她指了指耳机问道。

    徐应寒:“用。”

    林珑微微撇嘴,既然要用,干嘛还问她那种废话。

    于是小姑娘刚准备转回头,就听到徐应寒突然说:“你要借我的吗?”

    “要我求你吗?”在听到徐应寒这句话时,林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林亦让。在她和林亦让十八年的兄妹岁月当中,他就曾经无数次这么幼稚过。

    徐应寒:“来一句听听。”

    本来以为徐应寒这么高冷的人,最起码不会这么幼稚。

    可是男人是不是都有这样的一面呢?

    其实林珑此时还不明白的是,男人幼稚与否,也跟他面对的是谁有关系。

    强忍着对自家队长翻白眼的冲动,林珑最后还是假笑了一声,转身看向另一边的窗外。此时正是早上上班上学的高峰期,旁边的车辆川流不息。

    大巴车在车道上,走走停停,开地并不算快。

    林珑下巴磕在玻璃窗上,眼睛巴巴地看着窗外。

    突然,两边耳朵一热,脑袋就被稳稳地戴上一个东西。她抬起头,就看见自己座位旁边站着的徐应寒。

    可是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转身,就到车子最后面,跟周尧说话去了。

    耳机里,歌声依旧在流淌着。

    戴着耳机的少女,突然撩起唇,耳机里传来的都是他喜欢的音乐吧。

    车窗外的阳光,洒在她精致的脸颊。

    比歌声更动人的,是少女的浅笑。

    等到了地方之后,大家一起上了二楼的化妆间。偌大的化妆间里,灯光打地透亮,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等着他们呢。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儿堵车,”周尧跟人家道歉。

    好在他们也就是迟了二十分钟,所以化妆老师手脚快点儿,倒是能在十一点前,赶上拍摄。

    “说来真的好巧,今天又另外一个战队,也到咱们这里来拍摄,而且还是请了一位大牛摄影师亲自坐镇呢。”

    显然化妆老师和他们都挺熟悉的,毕竟LPL赛区很多战队和他们家有合作关系。

    特别是去年拍摄出征世界赛的MV,也是请的他们工作室。这家工作室的老板,是摄影界的一位大牛人物,是按日收费的,寻常战队都请不起。

    周尧挺好奇地问:“哪个战队啊?”

    “好像是叫万源吧,今年刚升上来的队伍是吧,”化妆师想了下说道。

    此时,正穿着浴袍的几个少年,纷纷抬头望了过来。

    还真是挺有缘的。

    周尧一听,赶紧打听,说道:“他们请的是谁啊?”

    “咱们老大啊,昨天特地从北京飞回来的,据说是万源战队老板的面子,反正你也知道,我们老大现在接活不像以前,看人的。”

    简易当即冲着周尧摇头,“看看,被人家比下去了吧。”

    谁知周尧哼了一声,“没事,咱们队里都是帅哥,不用大牌摄影师,怎么拍也都好看。”

    “没事,没事,给你们拍照的周总监,也是咱们工作室的元老,去年你们出征世界赛的那个MV就是他拍摄的啊。”化妆总监赶紧说道。

    没一会,外面又有动静,据说是万源战队的人过来了。

    因为男生化妆都很快,所以其他人都结束之后,林珑还在化眼妆呢。所以周尧就带着其他人,先去拍摄,反正最后一个拍她也来得及。

    于是他们离开之后,化妆老师安心地给她化妆。

    谁知没一会,林珑就收到林亦让的微信,问她在哪儿呢。

    林珑怕他直接找回来,回复道:我在化妆。

    林亦让:哥哥给你带了蛋糕。

    看到他最后带着的微笑表情,林珑也是又笑又无奈。她回了句:我待会去洗手间,你顺便给我吧。

    林亦让:……真当是地下党接头。

    林珑:那你接不接。

    于是几秒之后,她看到他的回复:接。

    徐应寒是回来找自己的队徽,刚才他拿在手里,随手塞在口袋里,谁知到了摄影棚的时候就找不到了。周尧还叮嘱他,顺便把林珑叫回来。

    可谁知回来,队徽是找到了,林珑却不在。

    他等了一会,倒是看见给她化妆的老师回来,于是一问,才知道她去了洗手间。

    于是徐应寒干脆去洗手间。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知道洗手间在哪里。谁知刚拐弯,就看见洗手间门口站着两个人。

    穿着自家队服的小姑娘,正背对着他。

    而她对面站着的则是穿着全黑色队服的少年,比林珑高了大半个脑袋,此时正一脸笑意地盯着对面的女孩。

    直到他伸手去摸女孩脸颊,但小姑娘好似不愿意一般,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站在远,并未听到他们对话的徐应寒,此时不知道他们说的是……

    林亦让:“这个化妆师给你化的妆也太浓了,把我家红豆的花容月貌都挡住了。”

    林珑:“讨厌啊你。”

    就在两人正说着话时,林珑肩膀被人重重地握住,整个人带着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她听到头顶,冰冷地声音说:“林亦让,没人告诉你,不要对小姑娘动手动脚吗?”

    林亦让一脸震惊地看着冲出来的人。

    随后视线落在,徐应寒握着林珑肩膀的手臂上。

    到底是谁他妈对小姑娘动手动脚了???

    作者有话要说:寒神:不好意思,这是我未来媳妇,我能动

    狐狸小哥哥:这他妈还是我亲妹妹呢

    珑妹:嗯,要不你们先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