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半场休息的时候,连贴吧里面都讨论疯了。

    自从杜之泽加入NBG之后,据说就连和套套战队都能打个五五开。不过因为和I.W战队之间的事情,两家战队之前并没有约过训练赛。

    NBG战队下路是Met和琉璃两位选手,上个赛季都是靠这对下路组合,才将NBG带入了季后赛。只不过其他几路只能算普通,所以他们倒在了第一轮。

    夏季赛的时候,中单选手换成了杜之泽。

    上单和打野依旧是原来的两人,但是队伍整体水平肉眼可见地提升,在训练赛中他们可是捶了不少战队。

    在两队开打之前,大家都是猜测这场比赛情况会很焦灼,说不定会打到五十分钟之后的大后期。

    “到底是谁跟我说,NBG夏季赛的阵容是冲冠阵容的???这尼玛都被打崩了吧。”

    “对对对,之前训练赛的时候,和TT战队各胜一场之后,吹地天上地下,老子就等着他打脸,只是连我这么乐观都没想到今天的情况。”

    “之前不是一直在讨论,piano到底能不能补上杜之泽的空缺,现在人家妹子告诉你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piano很强,中单这种位置,一出道就carry比赛的天才少年太多了。”

    “这个piano真的有点强啊,在河道那一波,我以为她会被NBG打野越塔强杀,没想到反而被她收下两个人头。那波操作全都是细节。”

    原本还等着看林珑笑话的人,认为她只是个会打排位的绣花枕头而已。

    可第一局比赛,虽然评论她的实力还为时过早,但是最起码她打出了自己的实力。成功让那些人闭嘴。

    就连前场的解说都一直在讨论。

    奇袭:“看来I.W战队的速推战术,得到了充分的执行,每个人都在线上打出了自己的优势。”

    明风:“对,我觉得下场NBG肯定会ban掉女警吧。”

    奇袭点头赞同,随后看了一眼弹幕笑道:“看来大家都在关心piano,不过作为第一次登场的选手,piano的表现我只想送她两个字,完美。”

    明风和奇袭是英雄联盟解说里,比较被观众喜欢的两个解说,两人经常一起解说。

    这会儿明风也赞同道:“其实我们都知道打比赛和打排位很不同,所以很多新人选手在打比赛的时候,往往会因为太过紧张,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从而使自己的操作出现变形或者其他问题。但是我们看piano这场比赛,她全程都没有出现过失误,沉稳地根本不像第一次打比赛的选手。只能说是大心脏了。”

    此时弹幕上有人笑话他们。

    “这不是废话,人家打lol之前,开过多少场演奏会。”

    “连国家领导人都见过,还怕这一场比赛?”

    奇袭看完哈哈大笑,点头说;“对,是我们心里没点儿逼数了。”

    就在解说的闲话之中,很快第二局开始了。双方队员再次从休息室内,粉丝看见他们之后,疯狂地举起手中的牌子,喊着双方队员的名字,给他们加油。

    因为这一局是NBG先ban先选,所以第一手他们就ban掉了女警。

    屏幕上刚出现这一手,I.W战队众人齐齐笑出声,简易摇头笑道:“看来他们是想破我们女警体系啊。”

    当三手ban位都选定之后,NBG一手先选了一个打野皇子。

    鱼哥拿着笔记本站在他们身后,笑道:“他们果然一抢皇子了。”

    刚才在后台的时候,因为他们速推体系,所以也会猜测对方下局要怎么玩。

    皇子这个英雄跟酒桶一样,都是拥有开团能力的。这一手选择,估计对方还是不死心,依旧想玩后期抱团打架的模式啊。

    吴迪突然笑了下,还吹了下口哨,“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于是他一下选择了小炮,旁边的简易直接选定了璐璐。小炮的点塔能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两个下路组合前期依旧拥有很强的能力。

    等双方阵容中选定之后,连解说席都笑起来了。

    奇袭边看边摇头:“说实话,这两队都是不死心啊。一个是对自己打后期团战不死心,一个是对自己打前期速推不死心。”

    “对,两方选择的英雄虽然跟上把不一样,但是思路却没变。NBG这边依旧是发育打团的后期阵容,而I.W战队则是前期速推,就看这把谁能把自己的战术意图贯彻地更到位。”

    于是,当比赛开始之后,没用多久,粉丝和解说都看见了。

    因为在六分钟的时候,简易到下路配合徐应寒的小炮,点掉了NBG的下路一塔。上一局女警点塔也差不多要十分钟,可是这一局,小炮只用了六分钟,就成功点掉了下路一塔。

    所以在徐应寒回城之后,开始转线上路。

    此时NBG根本找不到好的应对策略,就算他们下路的老鼠和风女也转线到上塔,可刚才在下路一塔发生的尴尬情况,此时还是在上塔继续发生了。

    在下路二对二的时候,小炮超强的点塔能力,老鼠前期根本就阻挡不了。

    NBG打野去上路帮忙的时候,简易就在下半区和吴迪两人趁机拿掉一条土龙,还顺带着入侵对方野区。

    所以一来二去,NBG打野为了保证自己的发育,也不敢一直待在上路。

    至于中路,林珑和杜之泽两人,反而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直到简易到中路来gank,杜之泽因为走位出现失误,成功被简易和林珑两人收下一血。

    随后对方打野显然着急了,直接在上路帮助自家下路两人围攻徐应寒和王玉檀。那边在下路的上单也直接交出传送,四人开始包围I.W战队的上路一塔。

    于是徐应寒毫不犹豫地回头,往自家上路二塔处走,王玉檀为了保护他,主动卖掉自己。

    此时林珑和简易也赶往上塔,倒是吴迪要传送,反而是徐应寒开口说:“你不用过来,你直接带下路二塔,拿掉他们的二塔。”

    王玉檀这会儿已经阵亡,徐应寒血量也极残,对方还想杀他,林珑正好赶到。此时对方的皇子因为越塔,血量也被很残,林珑毫不犹豫W技能打上去,谁知对面的辅助风女赶了出来,直接一个护盾,勉强保护住皇子。

    结果,残血的徐应寒居然又杀了个回马枪,利用小跑的跳跃,直接拿下皇子的人头。

    皇子一死,对方也只能撤掉,即便小炮残血在眼前,也不敢再上。

    林珑有点儿目瞪口呆,叹道:“队长,您为了抢人头,真的很拼。”

    “富贵险中求,”徐应寒冷哼一声。

    这次NBG战队的四人包围下路,I.W战队只死了一个辅助,但对方不仅掉了下路二塔,还死了一个打野,所以算起来真的是血亏。

    I.W战队本来就是前期强势的阵容,现在被他们拿到优势,这帮一贯会蹬鼻子上脸的,简直越发过分。

    拿塔、杀人,杀人拿龙。

    二十八分钟的时候,当对方水晶再次被点破的时候,也不知道谁突然来了一句:“哇,这么快啊。”

    五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林珑摘下自己头上的耳机,脑袋转了下,就看见旁边正站起来的徐应寒。

    他没穿战队的外套,只穿了一件T恤,单手撑着椅背上,低头看着她,原本面无表情地脸,突然轻笑了下。

    “还傻坐着干嘛,要去和对面握手的。”

    林珑这才想起来,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跟着队友一起走到对面。

    按照英雄联盟赛事规定,在结束后,胜利者需要走到失败方那边,与对方握手。

    这是一种礼仪,同样也是一种荣耀。

    因为只有赢得人,才有资格,走到对面。

    当他们排队和对方握手的时候,轮到杜之泽时,林珑抬头看了他一眼。显然,杜之泽也早就知道,她是piano也是那个在后台对他竖中指的小姑娘。

    突然林珑扬唇浅笑,脸上露出深意,轻声说:“我说过的。”

    你不配待在这支队伍里。

    说完,她松开杜之泽的手,跟后面的两人握了握手。

    **

    比赛结束之后,他们没有立即离开,因为今天是开幕式,所以战队决定聚餐。

    倒是林珑这边,因为乔伊还要留下来看林亦让的比赛,所以她也决定留下来。

    “妈妈觉得比赛还挺有趣的,所以想多看一场,”林珑因为不能曝光自己和林亦让的关系,只能这么糊弄周尧。

    虽然周尧挺奇怪的,不过既然是人家妈妈想看,自然没有让林珑离开的道理。

    所以他叮嘱说:“那你们结束了,就过来一起吃饭吧。”

    下一场就是万源战队的比赛,虽然这队伍之前没什么粉丝,可是自从林亦让和小皇帝加入之后,人气也是暴涨,就连现场拿灯牌的都不少。

    林珑就坐在乔伊和苏晓潭中间,后面粉丝显然也注意到她了,一个个都挺激动。

    苏晓潭低声说:“红豆,你不知道你自己打比赛的时候有多帅。”

    林珑低声问道:“你那个朋友怎么走了?”

    苏晓潭轻哼了一声:“他说寒神比赛完了,他就不想在看别人的比赛了。”

    林珑:“……所以他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苏晓潭一撇嘴,不屑地说:“这种人,算了,别提他了。”

    说完,她又抽出一块灯牌,笑道:“我今天带了两块灯牌过来,你和二哥一人一块。”

    林珑看着灯牌上,狐狸小哥哥,你最carry的字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真是……”

    “我可是你们最忠诚的粉丝。”

    乔伊倒是对她带来的灯牌挺感兴趣的,还一直问她这个东西是在哪里做的。苏晓潭一五一十地回答,乔伊居然还说,下次她再来也要带灯牌。

    “妈妈,”林珑赶紧喊了一声。

    乔伊娇嗔道:“这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想要妈妈的支持??”

    只是乔伊一向都是那种精致温婉的贵夫人模样,林珑实在想不到她举着灯牌,在下面给自己和小哥哥疯狂加油的模样。

    好像会挺好玩的。

    “还有你大哥和爸爸,回头让他们都来看。我们红豆打游戏的时候多帅气啊。”

    在所有人粉丝的欢呼声中,林珑捂着脸,低声笑了起来。

    **

    等林亦让的比赛结束之后,因为万源战队今天也要聚会,乔伊干脆让他们都跟自己战队去玩,她自己也回家了。

    林珑没让司机送,自己打车过去的。

    去的路上,周尧把包厢地址告诉她了。而且他还说为了等她,他们只是点了菜,大家都还在玩游戏打牌,没上菜呢。

    林珑到的时候,推开门就看见,好几人脸上贴着纸条。

    “哎呀,珑妹妹你总算来了,来来来帮我打一把,我去个洗手间,”纸条贴地最多的简易,赶紧站了起来。

    他对面的徐应寒,冷哼一声,看着他:“出去上洗手间,纸条也不许摘。”

    “寒哥,”简易大喊。

    可是徐应寒挥挥手,示意他要滚就赶紧滚。等简易走了,林珑刚摸到牌,徐应寒就直接把手中的牌扔在桌子上,说道:“不打了,上菜吧,我饿死了。”

    “别啊,我刚抓了一手好牌,”王玉檀恼火地喊道。

    他身后的蓝景程食指直接敲在他后脑勺,说道:“你看看寒哥手里的牌,还不谢谢寒哥抬一手。”

    所有人低头看了一眼徐应寒扔下来的牌,居然有三个炸,基本没什么单牌。

    这一手还真是,随便都能赢。

    林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牌,她这一手,估计就是赌神来了,都难赢。

    所以当她把手里的牌放下去的时候,王玉檀立即喊道:“寒哥哪是对我抬一手,他这是抬一手林珑啊。你看看她这个牌。”

    “简易这个逼,真的太奸诈了,一手烂牌也敢让人接。难怪寒哥不许他摘了纸条。”

    好在大家也没怎么认真,因为都饿坏了。

    服务员上菜之后,有人提议喝两杯啤酒,因为明天没他们比赛。所以周尧也就同意了。

    连林珑都倒了一杯,坐在她旁边的徐应寒,看了一眼,低声说:“不能喝就别喝。”

    林珑想起她生日那天的乌龙,于是脸颊一红。

    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包厢里进来几个人,居然是几个英雄联盟解说也在这里聚会。还有几个打游戏的主播也在,听说I.W战队在,就过来打个招呼。

    一个长发大眼的女孩,走了过来,冲着徐应寒笑道:“寒神,好久不见了。”

    徐应寒冷淡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点头,算是打招呼。

    林珑看着他们之间,只觉得乖乖的。而旁边的简易和王玉檀像是刻意岔开话题一样,上去跟他们打招呼。

    长发女孩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徐应寒。

    等过了一会,他们离开之后,徐应寒也起身去了洗手间,只是许久都没回来。

    林珑大概是喝了一杯啤酒的原因,脸颊热到有点儿爆炸,也想出去吹吹风。

    于是她出去,这家餐厅二楼有个露天小阳台,不过这会儿外面没亮灯,有点儿黑漆漆的。林珑走过去,还没踏过门,就听到外面的声音。

    “寒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个女声在黑暗中响起来。

    随后徐应寒有些疲乏地声音,淡淡说:“嗯,我知道,你说过。”

    不知是他的口吻有些温和还是因为说的话,似乎让女孩一下燃起了希望,于是林珑就站在门口,看见前面两个黑影之间的距离,一下缩短了。

    似乎,那个女孩一下子扑到徐应寒身上。

    “那我们……”女孩的声音带着啜泣,似乎燃起了无限希望。

    徐应寒本来就防着她一手,直接伸手按着她的肩膀,不许她靠近自己本分。他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旁边连接露天阳台和二楼的那个门口,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队长,蓝神他们找你喝酒呢。”

    女孩被吓住,她大概也没想到,此时会突然来人。

    所以她又慌又乱,直接说了声音对不起,又匆匆离开了。

    林珑看见她跟自己擦肩而过,这才慢悠悠地走进去。徐应寒见是她,反而是放松地靠在栏杆上,还伸手摸了摸口袋。

    忘了带烟。

    “她是……”林珑站在他旁边,声音明明还算冷静,可是心跳仿佛乱了节拍一般:“你女朋友?”

    黑夜中,街上的车子鸣笛声,仿佛都悠远地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

    就像是有只手,狠狠地抓着她的心脏。

    “问什么没营养的问题,”这个熟悉又冰冷的声音开口时,林珑的心仿佛归位,可是下一瞬又再度狂跳,队长他好像没否认。

    “你觉得可能吗?”他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

    林珑不知道此刻的心情,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她只知道,自己的脸颊热地像是要爆炸。

    她小声嘀咕说:“那你还让她靠近你。”

    “你哪只眼睛看见她靠近我了,”徐应寒又无奈又好笑。

    林珑突然转身,做了个刚才那个女孩扑向他的动作,一边扑还一边说:“她都这样了。”

    可是这一次,那双刚才挡住别人的手,却没出现。

    喝了酒的林珑,恶向胆边声,居然伸出手,摸向他的嘴唇,“她是不是还想亲你的??”

    “是不是,”可是这句话问完,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僵住了。

    因为她的手掌,摸到一处软软的地方,那,好像是他的嘴唇。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大概也是没想到,是珑妹扑倒寒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