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温柔的晚风就那么吹拂在脸颊上,可是比脸颊更烫地,是她的指尖。

    像是摸到什么碰不得的东西,她的手指就那么搭在那里,僵硬地不知道该如何,碰不得却又拿不开。

    直到,徐应寒的声音缓缓响起,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珑嗖地一下缩回自己的手指。

    可是徐应寒显然也不想放过她一般,突然轻笑了一声:“还有她没碰到我。”

    六月的上海已经有些许燥热,夜晚凉凉的晚风一吹,林珑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她、到、底、在、做、什、么???

    所以听到徐应寒的解释,她赶紧摇头,“没事,我知道。哈哈。”

    她尴尬声音伴随着两声干笑,然后还特别强调说:“感情的事情嘛,我懂得,懂得。”

    “你懂?”徐应寒的声音有点儿冷。

    直到他突然收住手臂,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像是带着威胁一般地轻声说:“你懂什么感情?”

    这会儿林珑才发现自己靠他还是那么近,刚才她学那个女孩的样子,扑过来,现在发现自己完全就是找死。

    两人都因为在包厢里喝了酒,所以早就把外套脱下。

    此时都各自穿着一件薄T恤,所以当她的腰身被徐应寒搂住的时候,林珑才发现相较于温热又有存在感的肌肤来说,这一层T恤到底有多薄。

    她几乎能感受到他衣衫下面,坚硬的腹肌。

    从来没和除了家人之外的男人,这么亲密的林珑彻底傻眼。

    即便是爸爸和哥哥们,在她长大之后,即便是举动亲密也不过是摸摸她的脑袋和脸颊,用这种姿势抱着她,还从来没有过。

    她带着着急地几乎变调地声音说:“对不起,队长,我错了。我不懂。”

    “对啊,你还这么小,怎么能懂呢,”徐应寒低头看向她。

    随后他放开她,反身趴在栏杆上,对面不远处就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方,十里洋场依旧热闹如昔。

    林珑不知道他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转变地那么大。

    她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所以沉默了半天,才说:“对不起,队长。”

    徐应寒转头瞄了她一眼,嘴角微扬,“嗯,对不起什么?”

    “我刚才不该跟你这样,”林珑垂着小脑袋,真的像个做错事在认真认错的小孩子。

    可她只是不想他不开心。

    徐应寒说他不懂感情的事情,其实并没有说错,因为这时候的林珑,还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可以轻易地牵动着她内心的喜悦。

    他开心的时候,她就跟着开心。

    他如果不开心,她好像也会失落。

    十八岁的林珑啊,她真的不懂。

    直到头顶传来徐应寒的轻笑声,她才松口气地抬头。

    徐应寒看着她,低声说:“走吧。”

    随后,他转身往回走,林珑赶紧跟上。两人慢慢地走回包厢里,这会儿包厢的众人正在讨论今天的比赛,一个个说的热血沸腾。

    他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简易端着酒杯,大声吼道:“我,今年绝对不会再被粉丝骂了,S赛我要carry你们所有人。”

    嗯,豪情壮志伴随着他的口水,一块都喷到了旁边的蓝景程身上。

    蓝景程赶紧把这醉鬼手里的酒杯夺下来,不能喝酒的话,就他妈早说嘛。谁知他刚碰到简易手里的酒杯,就听到他又嚎道:“去年他们都说我混,我知道我确实是混了。所以我今年努力啊努力,我就想好好打,不给咱们队长丢脸。”

    说到这里,连一旁的王玉檀也受不了了。

    他也是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喊道:“我也是,去年都是我拖累寒哥,我知道网上粉丝都把我骂死了,结果他一句没骂我。”

    这两人咋咋呼呼地叫着,站在门口的徐应寒皱眉问道:“他们到底喝了多少?”

    周尧叹了一口气,“原本说喝一点儿,等我反应过来,两人都喝了不少。卧槽,这他妈只是一场开幕式比赛而已,不知道还以为咱们赢了S赛的冠军,在这里庆功呢。这一个个喝的。”

    “从现在一直到今年S赛结束,不许再让这两人沾一滴酒,”徐应寒冷漠地说道。

    其实作为职业选手,烟酒这种东西确实是要少沾。

    本来今天就是想意思意思喝两杯,这个休赛期他们心里也都憋着气,网上都在说I.W战队失去杜之泽肯定影响很大,可大家用一场漂亮又干脆地比赛,狠狠地扇了那些人一巴掌。

    等他们离开的时候,居然正好遇到之前那帮人。

    双方打了招呼,林珑站在蓝景程身边,看着他和那帮人也挺熟稔,于是在对方离开时,小声问道:“蓝神,那个长发的女生是什么人啊?”

    蓝景程转头看着她,这一眼看地林珑有些心虚。

    她低头咬了下唇,尴尬笑了下:“我就是随便问问,觉得她长得挺好看。”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憋不住呢,”蓝景程突然说道。

    林珑微微愣住,这又是什么意思。

    直到蓝景程下巴微抬,指着那个女孩离开的地方,“你觉得她漂亮?”

    “放心吧,在寒哥眼里,她和其他人都一样,”蓝景程的脸上突然带着坏笑,低声说道。

    林珑像是被他吓住了一样,登时反驳说:“跟寒哥有什么关系,只是我随便问问。”

    “嗯,”蓝景程理解地点点头。

    随后他往车上走,结果刚走出去几步,他突然转头看着林珑。

    “别的我不知道,但最起码在寒哥心里,你跟她们都不一样。”

    他慢慢走远,只留下林珑站在原地。

    她的脑海中,全都是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地不断回荡着,心底像是有无数地气泡一直一直在升起,那种开心到整个人都是飘荡着的喜悦。

    原来在别人眼中,她在他心里真的是不一样的。

    然后,十八岁的林珑,就这么站在大街上,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她喜欢她的队长。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妹:嗯,这一次我真的确定了

    童哥:然后呢

    珑妹妹:我要追求我的幸福(握拳)

    童哥叹道:你忘记你队长说过什么吗?电子竞技,没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