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路上,林珑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车流。

    车厢内简易和王玉檀开始唱歌,一手死了都要爱,吼地别人脑子都疼了。徐应寒早不想搭理这两个醉鬼,直接带着耳机躲到了最后面。

    还是周尧和吴迪把两人哄住。

    等到了基地之后,周尧又跟老妈子一样,给他们倒水醒酒。

    他见林珑没上来,还奇怪地问了一句:“不上楼休息?”

    “我再打两把排位,”林珑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十一点儿呢,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时间还真的算早。

    周尧一顿,点头:“那你打两把就上去休息吧,反正明天没咱们比赛。”

    中国赛区的比赛是每周四天,从周四开始打然后一直安排到周末。这周他们确实有两把比赛,除了今天的开幕式之外,还有就是周末的一局比赛。

    林珑回到训练室,打开灯,其他人都帮忙把简易和王玉檀弄上楼。所以她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就听到楼上砰砰砰地动静。

    她登上客户端之后,突然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亦让:红豆,一起排位啊。

    林珑看了一眼,慢悠悠地拿起手机回复他:我们两个中单怎么排啊?

    林亦让:没关系,哥哥玩打野,死保你中路好不好。

    林珑轻笑了一声,点头说:好吧。

    不过因为网上有直播系统可以看到选手打排位的情况,林珑怕别人看出什么,直接上了小号。她的小号是大师段位的,所以可以跟别人双排。

    说起来这是林珑打职业之后,第一次跟林亦让一起排位。

    所以排队进游戏的时候,林亦让果然选了打野。

    等她排进游戏里,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徐应寒换了一身黑色运动服,就看见整个训练室内,只有一个人的位置是有人坐着的。

    “我选岩雀,”林珑跟对面的林亦让说了一句。

    徐应寒慢慢走过来,然后靠在她的椅背上,突然问道:“在和别人排位?”

    因为突如其来的声音,林珑整个人突然一僵。而当她回过头,看见徐应寒一只手臂搭在她椅背上时,那种从心底弥漫起来的紧张,跟刚才那种因为被吓住的僵硬又是完全不同的。

    带着点儿害羞和期待的紧张,连心跳都在这一刻都被无限扩大。

    我该怎么跟他说话啊,说什么呢。

    对,这时候是不是应该笑一下啊?还有她应该换件衣服的啊,这个队服虽然穿着很帅,可是一点儿特色都没有,她应该是甜美又精致的啊。

    “发什么呆,”徐应寒见她只是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自己,却一眼不发,又问了一句。

    林珑被他问地回过神,这才赶紧点头。

    “嗯,跟一个朋友一起排位,”林珑点头,又伸手拨弄了自己的头发。

    她今天的发型还是那个化妆老师帮忙弄的,也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乱掉。

    只是她内心纠结的时候,徐应寒却已经在旁边坐了下来。林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酒气,忍不住问道:“队长,你今天不是也喝了不少酒,不用去休息吗?”

    “没事,几杯而已,”徐应寒说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尖,轻哼道:“吊打还是没问题。”

    虽然他说话的口吻一如既往地傲慢又欠扁,可是林珑此时偷偷地看向他的侧脸,心底有种说不出地美滋滋,她的队长好像长得真的很好看。

    轮廓分明的侧脸,眉毛眉型好看地恰到好处,鼻梁又高又挺,嘴巴虽然有点儿薄,但是唇色是那种不娘气的粉色,清俊又有点儿侵略性的脸孔。

    之前就觉得他好看,现在好像越来越好看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苏晓潭好像真的没说错哎。

    “开始了,”徐应寒转头,看见她一直盯着自己发呆,抬了抬下巴,提醒道。

    林珑这才赶紧转头准备游戏,这一把果然像林亦让说的那样,他简直就住在了中路。直接帮着林珑打穿了对面。

    期间,徐应寒也转头看了她的游戏好几次。

    特别是她完成五杀的时候,林亦让得意地在公共频道打字:怎么样,我说了我打野很厉害的吧。

    林珑直接打了个嗯,难得让他这么得瑟。

    结果打完了一把之后,林亦让非追着她要继续一起排位。林珑想着她也不困,就继续跟他一起排位。

    直到桌子上被放了一瓶矿泉水,林珑抬起头,有点儿惊讶地看着他。

    徐应寒拧开瓶口,突然指了下屏幕:“你在和林亦让一起排位?”

    林珑顿了下,因为林亦让也用的是小号,她正想着要不要随便糊弄过去时,徐应寒突然冷笑着开口:“你知不知道他这个虽然是小号,但是很多人都知道。”

    “战队也没规定,不能跟别的队伍的人一起排位吧?”林珑犹豫了下,问道。

    确实,选手之间一起排位是件挺寻常的事情。

    徐应寒听完这句话,定睛看了她一眼,突然就伸手把放在她桌子上的矿水泉拿了回去。林珑被他的举动怔住,愣了半天,她才问:“队长,你干嘛?”

    “还学会顶嘴了,”徐应寒冷飕飕地看着她。

    林珑被他盯着,突然就笑了出来,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幼稚。

    于是她毫不客气,站起来就去抢他手里的矿泉水。不过徐应寒似乎早就防着她这一手,往后推了一步,直接把水举在手里。

    林珑喊道;“给了我的,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

    “不好意思,我就有,”徐应寒嗤笑一声,居然当着她的面,拧开瓶盖直接喝了一口矿泉水。

    这就好像小时候家里的小孩子为了抢苹果,故意在苹果上咬了一口,让别人都吃不了。

    只是她以为这是三岁小孩会玩的招数,现在一个二十一岁的男人,居然也会这么幼稚。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徐应寒,你怎么这么幼稚。”

    只不过已经得逞的男人,冲着她笑了下。

    其实他不笑的话,林珑倒也不会怎么样,可是他这挑衅的笑容,还真的让林珑上头。

    她居然直接伸手抢走他手上的水瓶,对准瓶口喝了一大口,喝完也得意地望向他:“被你喝了一口而已,不就是间接接吻……”

    此时,徐应寒站在原地,突然很安静-地看着她。

    间、接、接、吻

    气势嚣张的小姑娘,突然顿住了,她说了什么?

    所以在意识到她喜欢徐应寒之后,就连胆子都一下变大,林珑都觉得她这种行为,简直可以用恶胆包天这四个字来形容。

    所以捏着矿泉水瓶的小姑娘,突然转头就跑了。

    一直等到她从训练室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的心跳都还没稳下来,反而有种越跳越迅速地感觉。

    等她低头看见自己手里,已经被洒了半瓶的矿泉水。

    突然想起今天晚上,她摸到了那双柔软的唇,明明是那么冷漠又高傲的一个人,可是唇瓣却柔软又暖和。

    怎么办,她好像变得很奇怪。

    林珑把水瓶放在自己的梳妆台上,在床上翻来滚去,好久之后。她突然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不知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这么神奇,她居然能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徐应寒的脚步声。

    不急不缓,每一步踩下去,发出的声音似乎都有独特的节奏。

    直到旁边的房门被打开,然后再被关上,林珑这才放心起来。

    于是,她又偷偷摸摸地回到训练室,把自己的手机拿了上来。

    对于毫无经验地她来说,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好像真的挺需要一个狗头军师。

    她生怕被旁边听到,躲在被窝里,偷偷摸摸地给苏晓潭发信息。

    只是当手指搭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想了许久,小姑娘才小心翼翼地打出一行字。

    “晓潭,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会一直想和接触他啊?”

    这句话问地怪怪的,可是她自己知道,其实她一点儿都不介意徐应寒对她的亲密举动,偶尔摸她的头发,不小心地搂住她的腰,就算他只是把手臂搭在她座椅的椅背上,她都能面红心跳。

    几乎是一秒钟之后,苏晓潭回复了。

    她问:“寒神摸你头?还是搂你了?”

    直到又一条信息发来,“还是你们接吻了?”

    “我的天,这进展有点儿快啊,我先缓缓,你先让我缓缓。”

    林珑看着她发来几句话,真是一头冷汗。

    不过她想了想,打了一句话:“间接接吻算是很快的进展吗?”

    作者有话要说:珑妹:我不管,即便是我主动额,那也是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