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寒队,你洗过澡了吗?”吴迪见徐应寒推门进来,顺口问了一句。

    徐应寒正站在衣柜前,居然没搭理他,吴迪也走过去,这才发现他居然站在衣柜前面发呆。直到吴迪推了他一下,“发什么呆呢?”

    “没事,”徐应寒微微摇头,然后他回头望了一眼对面的墙壁。

    他居然还在想刚才在楼下训练室里的事情,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即便刚才在战队大巴车上,简易和王玉檀鬼喊鬼叫了一路,他都能戴着耳机只当没看见。

    可现在,他却觉得头疼。

    小姑娘的心思,如果他现在还看不出来,那也是蠢的。

    徐应寒这个人怎么说呢,从小到大就是那种受女生欢迎的人,不管是从前在学校里,还是后来打比赛成了电竞选手,成群结队的粉丝和那些仗着关系想要扑上来的人。

    原本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困扰。

    对于粉丝的喜欢,他努力打好每一场比赛,用胜利去回馈她们就好。至于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更是连正眼都不给,不在意的人,又怎么会觉得头疼呢。

    可她是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是因为她游戏比别人打的好?还是别的。

    又或许是林珑从一开始出现就是不一样的,那个在飞机上慢悠悠地跟他要签名,再用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告诉他,她才不是他的粉丝。

    那个在后台听到杜之泽的电话,粗鲁地冲着杜之泽竖起中指的小姑娘。

    还是他在洛杉矶的街头看见她的演奏会海报,穿着晚礼服的小姑娘自信又精致的脸颊,在夜晚灯光的映照下,好看地有些过分。

    徐应寒又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就连在比赛落后一万经济的时候,眉头都没皱起过的男人,此时居然站在自己的衣柜前面,发呆。

    “有心事?”吴迪看他好久都没动弹,又问了一句。

    徐应寒摇头,低声说:“没有,我去洗澡了。”

    说完,他拿着自己的睡衣,走了出去。

    **

    这边苏晓潭简直要疯了,按捺不住直接给林珑打了电话,小姑娘没办法,只能躲在被窝里,接了这通电话。

    “哎呀,你声音怎么那么小,”苏晓潭听着她又低又闷地声音,有点儿无奈地问道。

    林珑摇头,只能说:“我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

    苏晓潭也不在意这件事,赶紧打听道:“你们间接接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就说嘛,寒哥对你有意思,肯定有意思。完了,你要成了电竞公敌,居然要泡到电竞圈最大的钻石王老五。”

    林珑这时候倒是替林亦让说起话来了,她说:“其实我觉得我小哥哥也不错啊,长得又好看,还有钱。”

    “他就算是再好看,再有钱,那也是你哥,骨科剧本的话我可不建议,还是咱们寒神好啊,又高又帅,关键是足够冷漠,撸圈不知道多少网红和解说都被他直接或者间接拒绝过。”

    林珑躺在被子里,又闷又热,然后整个热像是被焖住的茄子,连水分都快蒸干了。

    是啊,是谁都知道他那么好。

    可他也不是她的啊。

    就连这个对她来说,特别大的进展,其实都是她主动来的。

    林珑忍不住趴在床上,怎么办,她是不是应该再主动点呢。等她把今晚的事情告诉苏晓潭时,对面惊喜加肯定地告诉她,“你放心,寒神对你肯定有意思,要不然他不会让你这么靠近他的,真的,你信我。”

    听到这话,林珑反而心底更加不安。

    因为从小到大,苏晓潭说的这话,好像都没怎么灵验过。

    她霍地一下把被子从自己的脸上掀了下去,有气无力地说:“如果他只是当我是普通队友怎么办?”

    其实他对别的队友也很好啊。

    战队里请客吃饭,都知道找寒哥准可以。

    简易和王玉檀两人去年世界赛上,打地那么稀巴烂,结果徐应寒还帮他们两个背锅,坚决支持他们两人,弄得他们两人现在简直是徐应寒门下死忠走狗门徒。

    还有蓝景程,好好一个前冠军打野,就因为徐应寒的邀请,居然愿意到队里来当替补打野。

    吴迪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两人当了三年队友,据说睡了一个房间都快两年。

    只有她,认识他最晚。

    或许他真的只是因为她是队友,才这么照顾她吧。

    “你不试试的话,怎么知道呢,”

    “可是被拒绝的话,不是连队友都没办法做,我还想和队长一起拿S赛冠军呢,”林珑抱着腿坐在床上,所以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让他们的关系进入一个无法逆转的地步。

    苏晓潭在对面叹了一口气,好像也是这样的。

    两个臭皮匠,似乎完全没什么办法。

    好在苏晓潭还算懂得安慰,她说:“我觉的寒哥如果真的喜欢你,他肯定会有所行动的,要不咱们先按兵不动,等一个守株待兔。”

    林珑愣住,半晌才说:“那如果那只兔子,没那么傻呢,自己主动送上门。”

    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怎么都不觉得徐应寒是那只傻兔子啊。

    “那万一他就是呢,”苏晓潭不服输地说。

    然后,林珑居然信了她的邪一样的,突然有点儿开心地说:“对哦,万一呢。”

    于是,小姑娘带着这个万一,居然做了一夜的美梦。

    **

    第二天的时候,林珑照例是最早起床的,只是原本一般都是十二点起床下楼吃饭的徐应寒,居然一直没动静。

    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简易和王玉檀两人下楼了。

    他们一看见林珑就嘿嘿傻笑,显然对于昨晚自己愚蠢的行为,这两人还是记忆深刻的。

    也幸亏一直到周末他们才重新有比赛,要不然就他们两个这状态,估计贴吧里的那些战术大师早就把他们喷死了。

    因为在排位比赛中,两人双排连跪了三把。

    徐应寒是最后一个起床的,林珑看着他进来的时候,居然恍惚觉得他脑袋上,真的生出了两只长长的耳朵。

    果然是昨晚那个梦做地她自己都恍惚了。

    作者有话要说:寒神:谁是兔子?谁?

    珑妹:你你你

    寒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