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周末的比赛,是跟LuckyStar战队打比赛,这支队伍在联盟属于在中下水平,上个赛季的时候并没有进入季后赛。但是他们还是保住了自己LPL的名额。

    上赛季中,I.W战队在面对幸运星战队的时候,是保持全胜战绩的。

    教练组还是报着LPL赛区没有弱旅的想法,认真地应对每一场比赛。他们还把上赛季,双方对战的录像翻了出来,认真看了一遍。

    幸运星最大的问题大概就是打野的节奏不够好,虽然能勉强保护住自己的野区,但是线上gank能力并不强。很多时候,对于中单和下路的保护不够。

    下路双人组还好,幸运星的中单在比赛中,几次被杜之泽和简易两人击杀。

    杜之泽几乎是杀穿了中路。

    “这个赛季他们换了个韩国打野,实力还挺强的,经验也足够丰富。所以我觉得前期我们的优势可能并不会扩大很多,雪球一旦滚不起来,就要看双方的阵容强势期。”

    鱼哥看了一眼,围着白板坐着的队员,突然看了一眼蓝景程,说道:“K神,对方打野之前在韩国赛区的时候,你应该挺熟悉的吧。”

    大概谁都没想到,鱼哥会突然这么说。

    林珑朝对面的简易看了一眼,好在他神色如常,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委屈。

    蓝景程点头:“Poe之前我交手过好几次,算是比较熟悉。”

    这句话说地挺客气,其实蓝景程在联赛中,全部击败Poe。但是这也不能否认Poe是个经验很丰富的打野选手。

    其实在开幕式上简易上场之后,贴吧和微博上,都在讨论I.W战队居然让蓝景程打替补,让简易打首发。

    虽然简易在上个赛季的表现十分出色,但这种出色,也不足以掩盖蓝景程的光芒。

    蓝景程作为唯一一个加入过韩国战队,并且成功拿下S赛冠军的中国人,不管是喜欢他的粉丝还是想要黑他的人,都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甚至网上都有人开盘,这周蓝景程会不会打比赛。

    最后,教练组定下了这场比赛的首发名单。

    *

    周末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周尧开始把人往外赶走,门口换鞋的时候,一帮人又是人仰马乱。周尧看着这帮人,气得在后面大喊:“回头我上网买根鞭子回来,驴都没你们懒。”

    因为他们是晚上七点开始打比赛,场馆离他们基地半个小时的路程。

    大家总觉得时间还早,就拖沓了一会,没想到这下就有点儿晚了。

    他们到的时候,前一组的战队在刚开始打比赛。

    林珑这次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外设,耳机、键盘、鼠标,通通都没有问题。她这才放心地让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捯饬。

    一旁的蓝景程正在和徐应寒聊天,此时休息室的电视机上,正播放着比赛实况。

    “闪电队这个AD,真是万年漏刀,”蓝景程笑了一声,摇头服气地说。

    这一场是B组两个队伍在比赛,闪电队是上赛季的四强战队之一,队伍整体实力不错。就是队内的adc打法过于保守,时常会被压刀和犯下错误。

    他刚说完,闪电队的adc就被对方四人包下杀死在塔下。

    一直没出声的徐应寒,突然嗤笑一声,显然这一笑叫人听地头皮发麻。

    林珑转头看着他,就见他双手抱在胸口,仰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墙壁上悬挂着的电视机,面无表情地模样,透着一股子冷漠。

    他打比赛之前,都不怎么爱说话。

    很多时候,就是这么安静地看着电视。

    林珑盯着他看了好久,直到徐应寒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望过来,嘴角微扬,淡淡道:“是不是发现自己队伍里有个完美adc是多重要?”

    林珑:“……”她说什么了吗?

    对于徐应寒这无所不在的自信和爆棚的骄傲,林珑从进战队以来就深刻体会到。只是这两天,自从那晚她喝了一口他喝过的矿泉水,两人之间就弥漫着一股,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林珑可以确定她是喜欢徐应寒,却无法确定他的心思。

    他看起来对她好像是不一样的,可是仅仅也就是不一样罢了。

    “在担心今天的比赛,”见她不说话,徐应寒问道。

    林珑立即摇头,可她还没说话,徐应寒已经转过头继续看着墙壁上电视,嘴上却继续说:“没关系,今天我会带你赢的。”

    这句话冷静又笃定,一瞬间,林珑心底的那些粉红泡泡都消失殆尽。

    对啊,不管是她喜欢徐应寒还是徐应寒到底喜不喜欢她,最重要的从来就是比赛。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她居然在比赛之前,还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于是她屏开杂念,一心只想着下一场和幸运星的比赛。

    只不过林珑没想到,当蓝景程在场上的时候,他和徐应寒虽然是时隔很久才重新成为队友,但是两人之间的默契,简直所向披靡。

    幸运星大概也是汲取了上周NBG战队输掉的原因,这周他们居然首抢了女警这个英雄,这是准备也打一个前期速推。

    倒是I.W战队这边,选择了老鼠和璐璐这样的组合。

    这个版本是下路强势的版本,所以一旦哪个战队率先拔掉下路一塔,那么对于他们争夺地图上元素龙、峡谷先峰这样的地图资源就十分有优势。

    前期一旦能滚起雪球,等大龙出生之后,在抢夺大龙这个点上,就将占据绝对优势。

    在比赛开始之后,双方下路刚到四级,女警利用自己的压线能力,让徐应寒的老鼠一直在塔下。好在就算这样,徐应寒的补刀甚至比对方还多几刀。只是对方一直在磨防御塔的血线。

    此时,幸运星的打野在上半区露头,刚好被I.W战队布置在上半区的视野看到。

    于是在自家蓝buff区域刷野的蓝景程,迅速来到下路。

    一波完美配合的三打二,在比赛开始几分钟之后,徐应寒拿到了双杀。

    从此胜利的天平就再也没倒向幸运星,徐应寒从来就是得了便宜还要占你更大便宜的人。幸运星的下路被压的起不来,徐应寒却不停地吃资源,他从比赛开始就是整个比赛里经济最好的那个人。

    幸运星以为自己找到了应对他们的对策,可没想到,他们活生生地拿着一套后期阵容,在前期就打出了优势。

    果然如徐应寒所说的,他带她赢。

    甚至在第一局的时候,他成功拿下了四杀,在追杀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林珑不小心抢了一个人头。

    她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怎么办时,耳机里传来一个清冷地声音:“故意的?”

    只是她还没说话,众人已经推掉了对方的水晶,比赛结束了。

    他们摘下耳机和对方握手的时候,就听到解说还在惋惜这个五杀。

    这场比赛之后,徐应寒和蓝景程两人作为战队代表,出席之后的采访。当记者问他,对于赛季的第一个五杀没有到手,是不是挺遗憾的时候,徐应寒低头看了一眼话筒。

    “人家忙碌了一场,好歹给她个人头。”

    虽然他没明指是谁,但在座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林珑。

    于是这段采访被放在网上,连粉丝都笑了起来。

    等林珑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是回到战队基地。在这个不到一个小时内,她从一个冉冉升起的中单新星,变成了一个乞讨中单。

    “好想看这期的英雄疯话,想听听看piano到底是怎么哀求寒哥给个人头的。”

    “piano那么萌,就算她抢了寒哥本赛季的第一个五杀,我也不打算骂她了。”

    “乞讨中单,哈哈哈哈哈哈,好配piano。”

    “呸,你们都是嫉妒我老婆长得太漂亮了,靠自己本事拿的人头,凭什么说她抢。”

    于是林珑气地晚饭都没怎么吃,一直到她打完第四把游戏,终于成功拿到一个五杀的时候,她立即截图保存下来。

    等这把游戏结束之后,她把截图发在微博上。

    林珑piano:哦,五杀,不需要抢。

    虽然她没有艾特徐应寒,但是底下一帮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粉丝,帮她疯狂地艾特了对方。

    发完之后,觉得神清气爽的林珑,终于去厨房找东西吃。她打开冰箱,翻了好久,突然看见一瓶藏在角落里的黄桃酸奶。

    她看了一眼冰箱,这罐酸奶是冰箱里的最后一罐了。

    所以抱着要把他最后的酸奶都喝掉了的坏心思,林珑直接拧开瓶盖,一口气把酸奶全部喝完了。

    晚上的时候,徐应寒是在一阵呻吟声中被吵醒的。

    大概是本来就睡的不沉,他刚躺下去没多久,就觉得耳边有声音。等他打开床头灯,坐起来的时候,不知是因为晚上过分安静,还是本来房间之间的隔音就有问题。

    那一声又一声,压抑到极致的呻吟声,慢慢从隔壁传了过来。

    徐应寒直接掀开被子,穿着拖鞋就开门走了出去。

    “林珑,”他敲门,里面没人反应。

    他又敲了两遍,还是没人反应。

    倒是另一边蓝景程走了出来,他打着哈欠站在房门口,问道:“怎么了?”

    结果,他刚问完,就看见徐应寒后腿、抬脚,然后巨大地一声砰,房门被踹开了。明明是实木门框,可是脆地就像是纸片。

    蓝景程被吓得瞪直了眼睛,等他回过神,徐应寒已经闯进了林珑的房间里。

    这会,他也才差距到不对劲。

    等他过去时,就看见房间的灯被打开,而徐应寒就坐在床边,怀里抱着脸色煞白的小姑娘。

    “林珑怎么了?”蓝景程走近,就看见她脸色跟唇色都泛着病态的白,就连额头上都满是汗水。

    徐应寒摇头:“不知道,估计是病了。”

    此时小姑娘双手按在肚子上,身体蜷缩地像一只虾米,就那么安静地躺在徐应寒的怀里。

    “去医院吧,”蓝景程立即说道。

    这会儿其他人也被巨大的踹门声吵醒,周尧穿着睡衣过来的时候,还以为上海发生了地震。不过等他看见徐应寒抱着林珑的时候,先是震惊,随后又是吓了一跳。

    因为林珑那状态,谁看了都知道不正常。

    “现在怎么办啊,”周尧着急地说。

    徐应寒此时已经直接将人从床上抱了起来,低声说:“我抱着她,你开车。”

    周尧哦哦地点头,赶紧说:“嗯嗯,我去换身衣服的,咱们赶紧去医院吧。”

    本来已经抱着林珑走到门口的徐应寒,转头看着他,脸色冷地像是冻过。

    “换你妈的衣服啊。”

    作者有话要说:寒哥:老子媳妇都成这样了,你他妈还想着换衣服

    周尧:我也是急糊涂了

    至于珑妹,她大概是有点儿偷鸡不成蚀把米吧